石河子市一名基督徒遭到警察強制拘留、洗腦

岳娜(化名,女,46歲)家住新疆石河子市,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2018年1月18日,岳娜被警方非法抓捕拘留,並持續洗腦、恐嚇她,使她被迫離婚。

2012年12月6日岳娜在傳福音時被抓,扣押12個小時後釋放。

2018年1月17日下午3點左右三名警察到岳娜家中,再次盤問她2012年傳福音被抓的事,並追問:「你現在是不是還在信全能神?現在國家頒布的十三個禁止信的邪教,全能神教會列為第一,國家不叫信你就不能信。」

1月18日下午3點多,岳娜到一聚會所去聚會,敲門之後沒人,就與另一名基督徒玲玲下樓了,在樓梯裡正好與押著聚會所家主(基督徒)上樓的警察碰面,二人被警察抓捕(一警察17日去過她倆家裡)。

在派出所,警察勒令岳娜裸檢後,又強迫她帶警察回家搜查。岳娜擔心警察會把MP5播放器、信神資料搜出來,就將自己抄的神話給了警察。

隨即岳娜被再次帶回派出所,警察就審訊岳娜個人信息、教會的錢及信神的事,無果。

1月19日上午8點左右,警察以「從事邪教活動的罪名」將她轉押至拘留所非法拘留半個月。

2月2日上午10點多,警察又來提審岳娜,並恐嚇道:「你信全能神,一家三代都要受影響,孩子以後考大學、找工作、你娘家、婆家所有人的前途都要受影響,孩子以後找對象也受影響。」審訊無果。2月3日上午11點左右,岳娜被釋放。

2月4日,連隊書記打電話讓岳娜到辦公室,強迫其抄寫反面宣傳書冊給其「洗腦」,又誘騙其寫保證書、決裂書、心得體會,均被拒絕。

2月14日(農曆臘月二十九)政法辦又來了七八個人,將岳娜與玲玲分開問話,警察吼道:「我們是信馬列的,現在政府定全能神教會為邪教,政府說邪,你就得說邪!」並讓其寫褻瀆全能神的話,岳娜未從。三名警察站起來恐嚇道:「你要不說,可能就判刑坐牢了,也許得判七年!」岳娜聽後,想到另一名基督徒的退休工資都因信神被中共停發,就擔心丈夫的工作也被中共給停了,那還未滿18歲的兒子就無法生活。岳娜為了不牽連家人,被迫當天下午回家和丈夫辦理了離婚手續,將兒子的撫養權給了丈夫。

截至2018年2月25日發稿時,岳娜仍被強迫天天去辦公室抄寫洗腦學習材料,警察幾乎天天恐嚇她「若轉化不過來,不背叛神就給你換地方」,使她的精神高度緊張,晚上常常失眠。因岳娜拒絕簽「三書」,擔心面臨坐監、親人分離的痛苦,她心裡感到特別壓抑難熬,深深地體嘗到在這個無神論國家信神太艱難。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逃亡海外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家人遭中共追捕

    因著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數千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然而,中共對他們的迫害並沒有停止,當局正試圖通過各種手段將他們引渡回國,他們在國內的家人也成為當局監視、迫害的對象。 河南省的趙英(化名)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兩年前,她的兩個兒子為躲避中共的抓捕逃亡海外。此事引起了當地政府的格外重…

  • 一名全能神教會帶領被囚禁賓館遭酷刑審訊

    全能神教會一名帶領被警察抓捕,後被囚禁賓館酷刑審訊10天。 2018年8月15日,江蘇省徐州市四名警察闖入一聚會處,將家主控制後,蹲守在該聚會處伺機抓捕教會帶領李瑞(化名,女)。晚上9點,李瑞剛進家就不幸被捕。隨後,她被押往當地派出所。 警察把李瑞帶到審訊室,將她雙手反銬控制在老虎凳上,並把空調溫度…

  • 山東15名基督徒集體被判刑 6人遭重判5至7年半

    山東15名基督徒同日被抓捕,後遭法院集體判刑,6人獲重刑5至7年半。 2019年9月30日,山東青島市北區法院對15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扣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集體判刑。6人被當局認定曾擔任教會帶領或同工遭重判,其中袁洪芬和另一名基督徒被判7年6個月,張春榮被判7年3個月,3人均被罰…

  • 陝西省多處「洗腦基地」曝光

    中共在各地設立祕密「洗腦基地」關押、審訊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並對他們進行強制洗腦、精神摧殘。 近日,陝西省多處祕密關押基督徒的「洗腦班」曝光,這些「法外機構」成了中共迫害基督徒的主要陣地之一。 陝西省西安市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智(化名),被祕密關押在當地一法制教育中心60多天後,於2018年6月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