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一基督徒被拘留,五年來全家遭警方騷擾、盤查不斷

這位因信神遭受中共迫害的基督徒名叫何路(化名,女,28歲),家住安徽省亳州市某縣。因當地警察接連不斷地監視、上門查問何路的行蹤,逼得她不得不背井離鄉,開始了逃亡生涯。中共警方為了達到對何路的管控,五年來一直對她的家人騷擾、盤查、拍照、監視,使何路一家人的身心備受摧殘。

警察接連探訪,不達目的不罷休

2018年1月11日上午,當地派出所警察找到何路父親上班的超市,對何父勒令道:「你讓何路回來一趟,把手續辦了,省公安廳的人在鎮上處理這事,你把何路的地址給我們。」後無獲而返。

第二天上午,兩名警察再次找到何父盤問何路的下落並索要其聯繫方式。

2018年2月11日下午3點,兩名警察到何路的爺爺(83歲)、奶奶(78歲)家,盤問何路的下落並索要電話號碼,無獲。

據了解,今年何路家人被警方多次騷擾、盤查是源於何路在2013年被抓過。以下是何路2013年遭警察抓捕的事實經過:

一場抓捕過後,監控、恐嚇接踵而至

2013年6月17日下午2點多,何路正在聚會時被惡人舉報,當地派出所八名警察將其抓捕並押往派出所。審問無果後,警察強行給何路扣上「非法聚會、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將她拘留15天。

7月2日,何路獲釋當日,一國保大隊的警察威脅、恐嚇道:「出去再信神,下次再進來就不是到這兒了,把你送到亳州市去(意指判刑)。」

何路獲釋後仍沒有人身自由,當地派出所和村幹部為了掌控何路的行蹤,經常上門監視她和她家人。之後的4個月內,村幹部隔三差五地到她爺爺家監視,何路為躲避中共的迫害,被迫離家逃亡。2014年5月,四名便衣警察來到何路家,威脅、恐嚇何母:「你們還信神嗎?還信就抓你們!何路哪兒去了?」何母說在外打工。警察火冒三丈怒聲追問:「何路與你丈夫都上哪兒打工了?打電話讓他們回來!你不要信了,再信就通緝你!你到哪兒都跑不掉!從中央到街鎮,全國各地都通緝你!限你三天時間,叫何路父親和何路回來,到鎮裡去!不然讓派出所警察天天來,讓全村人瞧不起你一家,讓你一家丟人,你就完了。」隨後責令何母把何路二叔、四叔、爺爺都找來,未果。警察又假惺惺地對何母說:「我知道你們全家都信全能神,你們不要再信了,再信就下通緝令抓你們!我這都是為你好。」隨後揚長而去。

警察頻頻追查盤問,八旬老人不堪其擾

事後,當地派出所警察和村幹部為打探何路的下落,於2016年9月、2017年7月、8月、10月2日、10月9日先後五次趕至何路爺爺(83歲)、奶奶(79歲)家,給二老及其房屋拍照。

尤其10月2日那天,鎮裡的三個幹部也一併到了何路爺爺家,強迫其在事先打印好的材料上按手印。

因中共警察的持續追捕、盤問,使得何路及家人常年逃亡在外,家裡的莊稼也不敢回去收種。已是耄耋之年的爺爺、奶奶不但沒人照顧,還得時刻提防警察的突然「造訪」,痛苦壓抑之餘還要挑起生活的重擔。2017年秋收時,因當地派出所警察和村幹部頻繁上門查問何路父女的下落,何路父母不敢回去收種,兩位八旬老人只得冒著雨把六畝地的玉米收回家中。何路及家人經常為此牽腸掛肚,為躲避警察的追捕整天擔驚受怕,過不上一天安寧日子不說,一家人還得四分五裂、骨肉分離,他們真實感受到在中國信神太艱難了。現在何路的爺爺、奶奶只要一看見有車往村裡開就擔心是派出所的人又來盤查了。警察的騷擾、盤查令何路一家人苦不堪言。

相關內容

  • 雲南省100餘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抓捕

    2018年,中共當局在雲南省全省範圍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展開大抓捕行動,僅8月、9月,就有100多名基督徒被抓捕。 8月,雲南省楚雄州、昆明市、景洪市、玉溪市、宣威市、曲靖市共有37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捕。截至目前,約10人仍被關押,1人下落不明。 9月,中共加大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力度。楚雄州、紅河…

  • 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一基督徒家庭慘遭迫害 父子被抓 妻子逃亡

    2018年1月19日,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警察將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明達(化名,男,47歲)和兒子李亮(基督徒)抓捕,逼二人說出郭敏(化名,李明達妻子,41歲,基督徒)的下落,二人不從。李明達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妻子郭敏至今逃亡在外,兒子李亮次日被釋放,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慘遭中共政府迫害,…

  • 安徽省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當局大抓捕

    中共當局在全國各省市鎮壓、抓捕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行動仍在持續,10月下旬,安徽省各地近200名基督徒遭到抓捕。 10月18日,中共在安徽省多市展開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抓捕行動。據初步統計,截至10月30日,僅合肥市就有100多名基督徒被抓捕,500多人因此受到牽連被迫離家,四處躲藏,至少40,000…

  • 基督徒被警察暴力毆打強制墮胎

    全能神教會一名基督徒,在懷孕四個多月時,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為逼其出賣教會信息,殘忍地對其進行暴力毆打、酷刑折磨,甚至命令醫生使用帶腳踏板的機械給其強行墮胎,這給她的身心留下了永遠抹不去的傷痛。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年,但談起往事,她仍歷歷在目。 聚會被抓,警察對懷孕的她實施嚴刑逼供 我叫辛玲,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