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一基督徒被罰款並嚴密監視六年 致親戚都無法上門

近年來,中共對宗教信仰的迫害逐漸升級,成千上萬的家庭教會基督徒遭受任意拘留和監禁,甚至被致殘、致死,更多的基督徒被罰款、監視,絲毫沒有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據了解,甘肅省平涼市一名基督徒筱雨(化名,女,48歲),正遭受著中共警察無休止的監視、騷擾,從2013年至2018年,她一直被警方嚴密監控,隨時被盤問,甚至連親戚上門都會遭抓捕。

2013年7月的一天,筱雨出去聚會,派出所警察將其抓捕,其家人被勒索了5萬元罰款後,筱雨才被釋放。此後,警察在筱雨家門口公路兩邊都安裝了攝像頭,24小時監控筱雨與其他基督徒的來往。

2014年3月的一天,筱雨弟弟叫其去山上栽樹,隨即派出所兩名警察來到筱雨家調查盤問,趕至其栽樹的地方,確定筱雨在栽樹之後才離開。

2014年7月,筱雨換了手機號碼,第二天,她到山溝裡割豬草,一名警察追到山溝裡對其大聲呵斥道:「你為啥要換電話號碼呢?」筱雨說手機壞了,警察才悻悻離去。

2015年11月,筱雨的外甥女(不信神)放學後來其家裡吃飯,被警察監控以為她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警察不分青紅皂白將正在讀書的外甥女強行抓到派出所關押了三天。期間,對其外甥女審問道:「你們信全能神有幾個人?」筱雨的外甥女嚇得說自己什麼也不知道。警察不信,就拿她的手機給通訊錄裡的每個人打電話詢問其是幹啥的,最後其班主任在電話裡證明了她只是個學生,並指責警察無辜把孩子抓走耽誤學習,已經過了三天,警察才將筱雨外甥女釋放。此後,筱雨的親戚都因害怕被警察抓捕,不敢去她家了。

2015年12月,基督徒王英(化名,女)去筱雨家買豬肉,筱雨擔心被警察監控到會找王英的麻煩,就讓其趕緊離開。次日早上,警察就拿著通過攝像頭拍攝的王英的後背照片,來筱雨家逼問來人是誰、幹什麼的,還威脅筱雨要交代清楚,家裡來基督徒要彙報。無奈,筱雨藉口說王英是孩子的姨娘,警察才不再追究。

2016年2月,王英在去車站的路上碰見筱雨,兩人沒敢說話,之後王英見當地派出所一警察騎著摩托車一直跟蹤她到車站。這讓王英確定:誰與筱雨接觸誰就有可能被警察跟蹤監視。

2017年9月,筱雨的公公(不信神)舉報筱雨還在信神,警察隨即趕至筱雨家將其家裡搜了個底朝天,連炕筒都未放過,未搜到任何信神資料,警察把筱雨的公公抓去拘留了15天。

此後,警察對筱雨的監控仍未停止。2018年1月,筱雨鄰居母女倆受警察唆使,把筱雨家的櫃子搜了個遍,沒搜到信神物品才罷休。2月27日,筱雨夫婦從親戚家回來,早已等候多時的三名警察見其便問:「你去哪兒了?這幾天有個女的找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

就這樣,警察長期的監視、騷擾致使筱雨無法正常生活,其弟弟、弟媳去當地派出所質問警察為什麼一直監視、騷擾她,警察強詞奪理說筱雨肯定與基督徒來往,監控他們是警察的正常工作。

警察無休止地監視、騷擾,致使筱雨不敢跟任何基督徒接觸、來往,怕給教會基督徒帶來麻煩。中共的長期監控剝奪了筱雨的信仰自由權利,嚴重侵犯其隱私權。因中共煽動對信神之人的仇恨,致使筱雨在親戚、鄰居中受到歧視、排擠,令她的生活苦不堪言。

相關內容

  • 上海市:一日內十名基督徒遭突擊抓捕

    2018年8月16日,上海市10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到警察突擊抓捕,另有11人下落不明。 據了解,此次被抓的基督徒多數已被警察跟蹤、監控,在家中或是單位被捕。 8月16日,上海市公安局十多名便衣警察闖入程梅家(化名),將其強行抓捕,程梅的信神書籍、筆記本電腦等物品被警察搜走。現程梅被警察扣以「利用邪…

  • 陝西省多處「洗腦基地」曝光

    中共在各地設立祕密「洗腦基地」關押、審訊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並對他們進行強制洗腦、精神摧殘。 近日,陝西省多處祕密關押基督徒的「洗腦班」曝光,這些「法外機構」成了中共迫害基督徒的主要陣地之一。 陝西省西安市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智(化名),被祕密關押在當地一法制教育中心60多天後,於2018年6月獲釋,…

  • 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一基督徒家庭慘遭迫害 父子被抓 妻子逃亡

    2018年1月19日,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警察將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明達(化名,男,47歲)和兒子李亮(基督徒)抓捕,逼二人說出郭敏(化名,李明達妻子,41歲,基督徒)的下落,二人不從。李明達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妻子郭敏至今逃亡在外,兒子李亮次日被釋放,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慘遭中共政府迫害,…

  • 宿遷市一基督徒因信全能神被判刑三年 刑滿釋放仍被警方監控

    江蘇省宿遷市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鍾成(化名,男,46歲)因信全能神被中共當局抓捕判刑三年。釋放後仍被監控、騷擾,之後為躲避再次被抓,被迫離家躲藏。2018年春節期間,警察還上門追查他。 據鍾成自述: 2014年8月3日下午兩點,天下著大雨,鍾成和四名基督徒正在一基督徒家庭聚會時,四名警察突然闖入,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