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方攔阻人信神喪心病狂 連八旬基督徒也不放過

——其中一人被威脅取消低保 一人被停發退休金並遭抓捕、審訊

2018年伊始,中共警方為了搜捕到更多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出動公安機關各派出所、社區治安辦等多個部門,對基督徒進行挨家搜查、盤問、監控等,一時間各地再度充滿緊張、恐怖氣氛,致使基督徒活在擔驚受怕中煎熬度日。一些年過八旬的基督徒也未逃此劫,有的遭威嚇,有的被以取消低保、停發退休金威脅,僅一月份有據可查的就有三例:

山西省忻州地區原平市 李微(化名,男,80歲)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政府以「涉嫌參與邪教組織罪」為由停發了退休金。中共政府不僅剝奪老人的生存權,還逼其出賣教會基督徒信息。

2018年1月22日,李微去信用合作社領退休金時被告知工資卡裡沒錢。

24日,他從市防範辦下發的通知得知:「退休幹部李微因涉嫌參與邪教組織,於2017年12月12日暫停發放工資。」

29日下午,李微和他兒子向市公安局副局長詢問停發工資原因,該副局長稱有人舉報李微是全能神教會的帶領,只要李微說出其他基督徒的信息或者公開宣布不信全能神了,就把退休金還給他。被李微拒絕後,副局長厲聲威脅李的兒子:「你必須給你爸做擔保,如果你爸還信全能神,你家孩子就不能考大學。」

31日上午,610辦公室和市公安局的四名警察到李微家將他帶到派出所。警察逼問李微:「你什麼時候信全能神的?誰傳的?你有信神書籍嗎?和你一起的還有誰?」三個小時的審訊沒問出什麼結果,警察並未罷休,由國保大隊隊長帶七名警察押李微回家搜查,連犄角旮旯都不放過,最後搜出一張存儲卡才離開。

四川省自貢市 董碧連(化名,女,81歲)

1月8日上午11點左右,董碧連老人在家正準備做午飯,當地村委婦女主任領著三名派出所警察來到董家。警察盤問董碧連現在是否還在信神,家裡有沒有信神書籍,後要求董碧連在訊問筆錄上簽字,遭拒絕後,一警察給老人強行拍照,之後離開。

因著警察的監控,年邁的基督徒現在無法與其他基督徒接觸。提到此事,董碧連傷心氣憤地說:「中共連我這樣一個老婆婆都不放過,實在太邪惡。我心裡恨透這個中共老惡魔了!」

江西省宜春市 易桂花(化名,女,83歲)1月7日下午3點左右,易桂花和四名基督徒正在家聚會,突然村長帶著三名村幹部闖進家門,村長直奔各個房間到處搜查,沒收了一台MP4播放器和信神書籍,並盤問易桂花MP4播放器和信神書籍是哪兒來的。易桂花沒有回答。村長恐嚇易:「你以後如果再信神,就不給你低保了!」

中共政府在2013年頒布的《老年人權益保障法》中稱:「國家和社會應當採取措施,健全對老年人的社會保障制度,逐步改善保障老年人生活、健康以及參與社會發展的條件,實現老有所養、老有所醫、老有所為、老有所學、老有所樂。」中共出爾反爾,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在迫害鎮壓家庭教會基督徒時,連高齡老人都不放過,不但隨意抓捕、調查、盤問,限制老人們的人身自由與信仰自由,而且以取消低保、停發退休金等手段威脅這些老人放棄信仰,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可見,中共頒布的相關法律只是一紙空文,是欺世盜名、掩人耳目的手段而已。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雲南省100餘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抓捕

    2018年,中共當局在雲南省全省範圍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展開大抓捕行動,僅8月、9月,就有100多名基督徒被抓捕。 8月,雲南省楚雄州、昆明市、景洪市、玉溪市、宣威市、曲靖市共有37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捕。截至目前,約10人仍被關押,1人下落不明。 9月,中共加大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力度。楚雄州、紅河…

  • 福建省50名基督徒遭抓捕 3人下落不明

    今年8月以來,中共在福建省展開針對全能神教會的統一抓捕行動。8月份至少41名基督徒被抓。2019年9月5日,福州市又有9名基督徒遭抓捕,另有3人下落不明。 9月5日傍晚6點至晚9點,福州市警察先後闖入幾名基督徒租住處實施祕密抓捕。有現場目擊者看到,警察給兩名基督徒戴上黑色頭套,隨即押上警車。另有一名…

  • 安徽省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當局大抓捕

    中共當局在全國各省市鎮壓、抓捕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行動仍在持續,10月下旬,安徽省各地近200名基督徒遭到抓捕。 10月18日,中共在安徽省多市展開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抓捕行動。據初步統計,截至10月30日,僅合肥市就有100多名基督徒被抓捕,500多人因此受到牽連被迫離家,四處躲藏,至少40,000…

  • 木棍抽、薅頭髮 基督徒遭毒打逼供至今留後遺症

    一基督徒多年前因信神傳福音兩次被中共抓捕,遭木棍抽、薅頭髮等酷刑逼供留下後遺症,至今仍未痊愈,致其備受折磨。 「警察把我的兩個大拇指綁在一起,3個人把我按趴在地上,一個警察拿着一根長50公分,像擀面杖一樣粗的木棍使勁抽打我的後背和腿,我痛得劇烈挣扎,把繩子都挣脱了,他們至少打了3個小時,我被打得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