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我們今天交通一個重要的話題,這個話題是從神的作工開始到現在一直在談的一個話題,對每個人都很重要。也就是說,這個話題是每個人在信神的過程當中都能接觸到的問題,也是必須接觸到的問題,是一個很重要的、不可避免的也是人離不開的問題。說到重要,對於每一個信神的人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有些人認為最重要的是明白神的心意;有些人認為最重要的是多吃喝神的話;有些人認為最重要的是認識自己;有些人認為最重要的是知道怎麼蒙神拯救,如何跟隨神,如何能夠滿足神的心意。我們今天先把這些話題都放在一邊不談,我們談什麼呢?談一個有關於「神」的話題。這個話題對每個人是不是最重要的?有關於「神」的話題都有哪些內容呢?當然這個話題肯定離不開神的性情、神的實質與神的作工,那我們今天就談一談「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從人開始信神就接觸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的自己這樣的話題。談到神的作工,有些人會說:「神的作工作在我們身上,我們每天都在經歷,我們並不感到陌生。」談到神的性情,有些人會說:「神的性情是我們這一生都在研究、都在探討也都在注重的話題,對我們來說也不陌生。」至於說神自己,有些人會說:「神自己是我們跟隨的,是我們相信的,也是我們追隨的對象,我們也不陌生。」從創世以來神就沒有停止過他的作工,在他作工期間,他一直在發表著他自己的性情,用各種方式發表著他的話語,與此同時他也在不斷地向人類表達著他自己,表達著他自己的實質,發表著他對人類的心意、對人類的要求,所以說在字面上來看,這些話題對每一個人來說並不陌生。事實上,就現在跟隨神的人來說,對神的作工、對神的性情以至於對神自己都是很陌生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人在經歷神作工的同時,人也在與神打交道,人自己覺得了解神的性情了,認識神性情的一部分了,所以,人都不認為對神的作工與神的性情是陌生的。人覺得與神很熟悉,對神了解很多,但是這些了解就現在的情況來看,很多人只局限在書本上,也只局限在個人的經歷範圍裡,局限在人的想像當中,更局限在人眼見的事實範圍當中,與真實的神自己相差很遠。這個「遠」到底有多遠呢?也可能人心裡不清楚,也可能你有一些意識,有一點感覺,但是就神自己而言,人對他的了解遠遠不能夠得上真實的神自己的實質。所以我們很有必要把「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這樣的話題拿出來系統地、具體地交通一下。

事實上,神的性情向每一個人都是公開的,不是隱藏的。因為神從來沒有有意識地去迴避任何一個人,也從來沒有有意識地去掩飾自己,從而不讓人認識他,不讓人了解他,而是神的性情始終是公開的,始終是直白地面對著每一個人。在神的經營當中,神作著他的工作,面對著每一個人,而且他的工作是作在每一個人身上的。他在作這些工作的同時,在不斷地流露著他的性情,也不斷地以他的實質、以他的所有所是來帶領供應著每一個人。在每一個時代、每一個階段,不管是好的環境或者是惡劣的環境,神的性情向每一個人都是公開的,他的所有所是對每一個人來說也都是公開的,就如他的生命在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扶持著人。但是對於有些人來說,神的性情是隱藏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類人雖然活在神的作工中,雖然跟隨著神,但是他從來不去了解神,也不想去認識神,而且更不想去靠近神。對他而言,一旦他了解了神的性情,那就意味著他的結局臨到了,意味著他被神的性情審判、定罪。所以說這類人從來不想去了解神、了解神的性情,也不想去深入地了解神的心意、明白神的心意。他們不想通過有意識地配合達到理解神的心意,他們只是樂此不疲地在做著自己想做的事,信著自己願意信的神,信著自己心中的想像當中的神、觀念當中的神,信著日常生活當中與自己「形影不離」的一位神。對於真實的神自己,他們不屑一顧,不想去理解他,也不想去搭理他,更不想去靠近他,而是用神所發表的話語來粉飾自己、包裝自己,這樣,他們就覺得自己已經把神信到家了,把神信到心裡了。在他們的心中,他們的想像、他們的觀念以至於他們對神的定規在帶領著他們,而真實的神自己呢,與他們無關無份。因為一旦他們了解了真實的神自己,了解了神真實的性情,了解了神的所有所是,這就意味著他們的行為、他們的信、他們的追求被定罪。所以說他們很不甘心去了解神的實質,也很不甘心很不願意去主動地尋求或是禱告達到更了解神,更知道神的心意,更了解神的性情。他們寧願神是一個虛構來的、空洞的、渺茫的東西,也寧願神是一位與他們的想像一模一樣的神,讓他們呼來喚去,而且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當他想享受神的恩典的時候,讓神作他的恩典;當他需要祝福的時候,讓神作他的祝福;當他臨到逆境的時候,讓神給他壯膽,作他的後盾。這些人對神的認識只是停留在恩典、祝福這些範圍裡,他們對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對神的了解也只局限在想像與字句道理的說辭裡。但是有一部分人急切地想了解神的性情,想真真切切地看到神自己,實實在在地了解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這一部分人追求真理的實際,追求能被神拯救,追求得著神的征服、拯救與成全。這些人用心看神的話語,用心去體會每一次神擺設的環境與神為他安排的人、事、物,真心地去禱告、去尋求。他們最想知道的是神的心意,最想了解的是神真實的性情與實質,以便他們不再觸犯神,在經歷當中更加看見神的可愛,看見神真實的一面;以便他們心裡有一位真真切切的神存在;以便神在他們心裡有地位,他們也不再活在想像觀念當中,也不再活在渺茫當中。對於這些人來說,之所以迫切地想了解神的性情、了解神的實質,原因就在於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人經歷中隨時的需要,是人一生的生命供應。他們一旦了解神的性情就能更加敬畏神,就能更好地配合神的作工,更好地體貼神的心意,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是兩種人對神的性情的態度。一種人是不想了解神的性情,他們雖然嘴上說想了解神的性情,想認識神自己,想看到神的所有所是,想真真切切地體會神的心意,但是在他們心裡寧願神不存在。因為這些人一貫地悖逆、抵擋神,在心裡與神爭奪地位,在心裡常常懷疑甚至否認神的存在。他們不想讓神的性情、也不想讓真實的神自己佔有他們的心,他們只想滿足自己的慾望,只想滿足自己的想像、滿足自己的野心。所以這一部分人雖然信神,雖然跟隨神,也能撇家捨業,但是他們的惡行不斷,甚至有些人偷吃祭物,有些人揮霍祭物,有些人背地裡還咒罵神,還有一些人利用地位之便不斷地見證自己、高舉自己,與神爭奪人,與神爭奪地位,以各種方式、用各種手段讓人崇拜,總想籠絡人心控制人,甚至還有些人有意讓人誤會他是神,從而把他當神待。他從來不向人說他是敗壞的人,他也有敗壞、有狂妄,別崇拜他,無論他做得多好都是神的高抬,都是他應該做的。為什麼他不這樣說呢?因為他深怕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這樣的人從來不高舉神,也不見證神。他不高舉神、見證神的原因是因為他從來就不去了解神。他不了解神他能認識神嗎?不可能!所以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這個話題中的這幾個字雖然簡單,但是對每一個人的意義不同。對於那些常常悖逆神、抵擋神、與神敵對的人,那就是定罪;而對於那些追求真理實際能夠常常來到神面前尋求神心意的人,那無疑就是如魚得水。所以在你們當中,有些人一聽說要講神的性情,講神的作工,腦袋「嗡」就大了,心裡滿是抵觸,甭提多難受了!但有些人聽了之後感覺:這個話題正是他的需要,因為這個話題對他太有益處了,是他生命經歷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內容,是關鍵的關鍵,是人信神的根基,人不能離開它。雖然這個話題對每一個人來說既近又遠,既陌生又熟悉,但是不管怎麼樣,這個話題還是在座的每一個人必須要聆聽,必須要知道、要了解的。無論你怎麼對待,也無論你怎麼看待這個話題,怎麼去領受這個話題,這個話題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視的。

神從創造人類以來就開始作工了。起初是很簡單的工作,這個工作雖然簡單,也有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發表在其中。雖然到現在神的工作拔高了,在每一個跟隨他的人身上神作了大量的具體的工作,向人發表了大量的話語,但是從始到終,神的本體是向人隱藏的。雖然他兩次道成肉身,但是從聖經的記載到現在,有誰看到過神的真體?據你們了解,是否有一個人看見過神的真體?沒有。沒有一個人看見過神的真體,也就是沒有一個人看見過神的真實面目,這是大家都一致認同的。就是說神的真體或者說神的靈向所有的人是隱藏的,包括神創造的亞當、夏娃,也包括神悅納的義人約伯,都沒有見過神的真體。那神有意識隱藏他的真體是因為什麼呢?有些人說:「神怕嚇著人哪!」有些人說:「神這樣隱藏他的真體是因為人太渺小,神太大;人不能看,人一看就得死。」還有些人說:「神每天忙著經營他的工作,可能沒工夫向人顯現讓人看見。」不管你們怎麼認為,我這裡有一個結論。這個結論是什麼呢?那就是神根本就不想讓人類看見他的真體。這裡的「向人隱藏」是神特意作的一件事情,就是說,神有意不讓人看見他的真體。這個你們都聽明白了吧!既然神從未向人顯現過他的本體,那你們認為神的本體存在嗎?(存在。)這是肯定的!神本體的存在是不容置疑的。至於神的本體多大、是什麼樣,這是不是人類該探討的問題呢?不是!回答是否定的。關於神的本體的話題不是我們該探討的問題,那什麼是我們該探討的問題呢?(神的性情。)(神的作工。)在交通正式的話題之前讓我們還回到剛才的話題:為什麼神從未向人類顯現他的本體?為什麼神有意向人類隱藏他的本體?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受造的人類雖然經歷了神幾千年的作工,但卻沒有人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與神的實質,這樣的人類在神看是與神敵對的人類,神是不會向與他敵對的人類顯現的,這是為什麼神從未向人類顯現他的本體與為什麼神有意向人類隱藏他的本體的唯一原因。現在你們清楚認識神性情的重要性了吧?

自從有了神的經營以來,他就在一直盡心盡力地作著他的工作。雖然他隱藏著他的本體,但他一直伴隨著人類,作工在人類身上,發表著他的性情,以他的實質帶領著全人類,以他的大能、以他的智慧、以他的權柄作工在每一個人身上,以至於有了律法時代,有了恩典時代,有了現在的國度時代;雖然神的本體向人隱藏,但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與神自己對人類的心意,神是毫不保留地都顯現給人讓人看見、讓人經歷。就是說,人類雖然看不見摸不著神,但人類接觸到的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發表。這是不是事實?神無論以什麼樣的方式、站在什麼角度作工作,他都是以他真實的身分在對待人,作他該作的工作,說他該說的話;神無論站在什麼角度上說話,或者是站在三層天的高度,或者站在肉身的角度,甚至站在一個普通人的角度上來對人說話,他都是盡心盡意,沒有任何的欺騙,沒有任何的隱藏。在他作工期間,他發表著他的言語,發表著他自己的性情,也發表著他自己的所有所是,毫不保留!他是以他的生命、他的所有所是來帶領著人類。就這樣人類在「看不見、摸不著」的神的帶領之下度過了律法時代──人類的搖籃時代。

律法時代之後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此次道成肉身的時間長達三十三年半。這三十三年半的時間,對於一個人來說,時間算長嗎?(不長。)因為人的壽命一般都不止三十幾年,所以說三十三年半在人來看不是很長,但是對於道成肉身的神來說,這三十三年半的時間是漫長的。他成為一個人──一個普通的人擔當著神的工作,擔當著神的託付,這意味著他要擔當常人所不能擔當的工作,同時也要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在恩典時代,從開始作工一直到釘十字架這期間,主耶穌受了多少苦,這個雖然不是現在的人能親眼目睹的,但是在聖經記載的故事當中你們能不能體會到一些?不管記載的這些事實當中有多少細節,總之,在這些時間段裡神作的工作是充滿了艱險與苦難。對於一個敗壞的人來說,三十三年半的時間並不長,受點兒苦不算什麼;對於聖潔的、沒有任何污點的神來說,他要忍受所有人的罪,他要與罪人同吃同住同生活,這個痛苦就太大了。他是造物的主,他主宰著萬物,主宰著一切,當他來到人世間的時候卻要忍受敗壞人類的宰割、殘害,為了完成他的工作,為了拯救人類出苦海,他卻要被人定罪,而且擔當所有人的罪。他所受的這一切苦難都是常人所不能想像到、不能體會得到的。他這個受苦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神對人類的奉獻,意味著他為了拯救人類、為了贖人的罪、為了完成這一步工作所受的屈辱與所付的代價,也意味著人類將要被神從十字架上救贖下來。這個代價是血的代價,是生命的代價,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因著他有神的實質,他具備神的所有所是,他才能擔當這個苦,才能擔當這樣的工作,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代替的,這是神在恩典時代的作工與神所流露的性情。這裡有沒有神的所有所是的流露?值不值得人類去認識呢?

在這個時代,人雖然沒有看見神的本體,但人卻從神得著了贖罪祭,人也被神從十字架上救贖了下來。對於恩典時代這個時期神曾經作過的工作人可能不陌生,但對於神在這個期間所發表的性情與神的心意又有誰是不陌生的呢?人只是從各個途徑了解到神在不同時期所作工作的內容,或者了解到在作這些工作的同時所發生的與神有關的故事。這些內容與故事充其量也只是一些有關神的信息或者是傳說罷了,它們與神的性情、與神的實質毫無關係,所以不管人知道多少關於神的故事都不能代表人對神的性情與實質有了深刻的了解與認識。與律法時代一樣,恩典時代的人雖然與道成肉身的神有了一次親密的零距離的接觸,但他們對神性情與實質的認識幾乎等於是空白。

到了國度時代神又一次道成肉身,這個方式與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一樣的。在這個作工期間,神仍然毫無保留地在發表著他的言語,作著他該作的工作,發表著他的所有所是,同時也在不斷地忍耐著、寬容著人的悖逆與人的無知。在此次作工期間神是不是也在不斷地流露著他的性情,表達著他自己的心意?所以說從開始有了人類到現在,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與神的心意對任何一個人都是公開的,神從來沒有有意隱藏他的實質、隱藏他的性情、隱藏他的心意,只不過人都不關心神在作什麼,神的心意如何,所以人對神的了解少得可憐。就是說,神在隱藏他本體的同時卻每時每刻都在陪伴著人,每時每刻都向人公開表達他的心意、他的性情與實質。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神的本體也是向人公開的,只不過是人的瞎眼與悖逆使得人總也看不到神的顯現。所以,如果按照現在這樣的情形,那對每一個人來說,了解神的性情、了解神自己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呢?這個問題很不好回答,是不是?要說容易吧,有些人雖然也在追求認識神,但總也認識不到,總也認識不清楚──朦朦朧朧、模模糊糊;要說不容易吧,也不對!經歷神作工這麼久,每一個人在經歷當中與神都曾經有過真實的交往,怎麼說在心靈裡與神也有一些感應,都曾經與神有過心靈的碰撞,對神的性情應該都有些感性上的認識,對神的了解也有些許的收穫。跟隨神到現在,人得的太多了,只是因著種種原因──人的素質差、人的愚昧、人的悖逆、人的各種存心使人流失的太多了。事實上神給人的還少嗎?神雖然隱藏了他的本體,但是神把他的所有所是、把他的生命都供應給了人,人對神的認識實在不應該是現在這樣的情形。所以我認為很有必要與你們更進一步地交通關於「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這個話題。目的是為了不枉費神這幾千年對人的良苦用心,同時也讓人能真切地了解體會神對人類的心意。這樣既能讓人在認識神的這個領域裡邁進一個新的台階,也能還原神在人心目中的真實地位,也就是還神一個「公道」。

要想了解神的性情、要想了解神自己就得從一點一滴做起。從哪些事的一點一滴做起呢?首先我從聖經裡找出一些章節,以下的這些資料就是從聖經裡摘錄下來的章節,這些章節都涉及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這個主題,是我特意找出來作為你們認識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的參照資料。在這兒我們把這些章節拿出來分享一下,看看神在以前作過的工作中流露過哪些性情,哪些神的實質是不為人所知的。這些章節雖然是舊的,但是我們要交通的話題是新的內容,是人沒有的、人從來沒聽過的。也可能有些人覺得不可思議:把亞當、夏娃拿出來了,把挪亞也拿出來了,這不又走回頭路了嗎?不管你們怎麼想,這些聖經章節對於今天交通的話題很有益處,它可以作為今天交通的這個話題的教材或者是第一手材料。當我交通完了,你們就知道我選這些章節的用意所在了。之前看過聖經的人,可能都看過這幾段話,但不一定真明白。我們先粗略地看看,之後再逐個具體地交通。

亞當、夏娃是人類的祖先,如果要提聖經中的人物,首先得講這兩個人。其次就是挪亞,他是人類的第二個祖先,看到了嗎?第三個人物是誰呢?(亞伯拉罕。)亞伯拉罕的故事你們是不是都知道啊?可能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太清楚。第四個人物呢?毀滅所多瑪的故事中提到誰了?(羅得。)但是在這裡沒提羅得,提到誰了呢?(亞伯拉罕。)在有關亞伯拉罕這一段故事裡主要提到耶和華神說了什麼,這看到了嗎?第五個人物是誰呢?(約伯。)在神的這一步作工當中神是不是提到很多關於約伯的故事?那你們是不是很關心這個故事?既然你們很關心,那你們有沒有仔細讀過聖經裡關於約伯的故事?知不知道約伯都說了哪些話,做了哪些事?最多的讀過幾遍?是不是常常看哪?香港的姊妹說說。(之前,就是在恩典時代的時候讀過一兩遍。)之後就沒再讀過嗎?那就太可惜了!我告訴你們:在這一步作工當中神多次提到約伯,這裡有神的心意在其中。而這個「多次提到」卻沒有引起你們的注意,這就證明了一個事實:你們對做好人、對做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不感興趣。因為你們對於神所提到的約伯的故事只滿足於知道個大概,只滿足於了解故事的本身,根本就不去關心也不去了解關於約伯此人的細節與神多次提及約伯的用意。對於神所稱許的一個這樣的人你們都不感興趣,那你們到底注重什麼呢?對於神提到的這麼重要的一個人物,你們都不去關心他,不去了解他,你們對神的話是什麼態度呢?這是不是可悲的事啊?能不能證明你們多數人都不務實,都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你若是追求真理的人,對於神所稱許的人、對於神所提到的人物故事你會給予足夠的重視,不管你是否能夠得上、能摸得著,你會很快地去看、去了解,然後想辦法去效仿,盡力地做到你能做到的,這才是一個渴慕真理之人當有的表現。但是在座的你們這些人呢,居然多數人都沒有讀過約伯的故事,這個很說明問題。

回到我們剛剛講的話題。在有關舊約律法時代的這段經文裡,我主要摘錄了一些人物的故事,這些故事是大多數讀過聖經的人耳熟能詳的故事,其中的人物很具代表性,讓人讀後能感覺到神在他們身上作的工作、對他們說的話是現在的人能夠觸摸得到也能夠理解到的。當你看這些故事的時候,看這些聖經記載的時候,你更能了解神在當時是怎麼作工的、是怎麼對待人的。但是我今天找出這些章節的目的並不是讓你去了解這些故事與其中的人物,而是想讓人從這些人物的故事當中看見神的作為,看見神的性情,以便於人去認識、去了解神,看見神真實的一面,停止你的想像,停止你對神的觀念,也停止你在渺茫中對神的信仰。因為讓你憑空去了解神的性情,了解、認識神自己,你常常覺得很無助,感覺無能為力、無從下手,所以我就想出這個辦法,想通過這個方式與途徑讓人能夠更了解神,更真實地去體會神的心意,去認識神的性情,認識神自己,讓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神的存在,讓人真真切切地體會到神對人類的心意。這是不是對你們有益處?那你們現在再看這些故事、這些經文,心裡會怎麼想?覺不覺得我選出的這些經文是多餘的?我必須再強調一下剛才告訴你們的:讓你們看這些人物的故事,目的是讓你們了解神在人身上是如何作工的,了解神對待人類的態度是什麼樣的。通過什麼了解呢?通過神曾經作過的工作,再結合神現在正在作的工作來了解神的點點滴滴,這些點點滴滴是真實的,是作為認識神之人所必須要知道、要了解的。

首先我們就開始講關於「亞當、夏娃」的事,先唸經文。

一、亞當、夏娃

1. 神對亞當的囑咐

(創2:15-17)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在「神對亞當的囑咐」這段經文中,你們聽明白什麼沒有?這一段經文給你們什麼感覺?為什麼摘錄「神對亞當的囑咐」這一段經文呢?在你們每一個人的心裡有沒有一幅關於神與亞當的圖畫?可以想像一下,當你們身臨其境的時候,在你們心裡神是一位什麼樣的神呢?這個畫面給你們什麼感覺呢?這是一幅既感人又溫馨的畫面,畫面中雖然只有神與人,但這兩者的親密關係是那麼的讓人羨慕:神的愛滿滿,無償地賜給人,包圍著人;人天真無邪,無牽無掛,幸福地活在神的眼目之下;神牽掛著人,人又是在神的庇佑之下活著,人所做的、人的一言一行都與神息息相關,不能分開。

可以說,這是神創造人類以來對人的第一次囑咐。這個囑咐裡帶著什麼?帶著神的心意,也帶著他對人類的擔憂。這是神的第一次囑咐,也是神對人類的第一次擔憂。就是說,從神創造人類的那一刻開始,神對人類就有了責任。他的責任是什麼呢?他要保護人,他要看顧人,他希望人能夠相信也能夠聽從他所說的話,這也是神對人類的第一個期望。在有了這個期望的同時神才說出了這樣的話:「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這句簡單的話代表著神的心意,也流露出神的心已經開始牽掛人了。因為在萬物當中,只有亞當是照著神的形像而造的;只有亞當是有著神氣息的活物;他可以與神同行,也可以與神對話,所以神給了他這樣的囑咐。這個囑咐當中有人可以做的,也有人不可以做的,神把它說得很清楚。

在這幾句簡單的話裡,我們看到了神的心,看到了一顆什麼樣的神的心呢?神的心裡有沒有愛?有沒有牽掛?神的愛與牽掛在這段經文中不但讓人能體會得到,更能讓人著著實實地觸摸得到。是不是這樣?通過我這樣一說,你們感覺這幾句話簡不簡單?不簡單了吧?那之前你們能看到嗎?如果神親口對你說了幾句這樣的話,你心裡會怎麼感覺呢?如果你是一個沒有人性的人,你的心是冷冰冰的,你不會有任何的感覺,體會不到神的愛,你也不會去理解神的心;如果你是一個有良心、有人性的人,你的感覺就不同了,你會感覺到溫暖,感覺到被牽掛,感覺到被愛,也會感覺到幸福。是不是這樣?當你感覺到這些的時候,你對神會怎麼樣呢?你會不會依戀神哪?你會不會對神心生敬愛啊?你的心會不會靠近神哪?可見,神的愛對人是多麼重要!而人能體會、理解神的愛就更為重要了!事實上,在神的這步作工當中,類似這樣的話神說得多不多?但是就現在的人來說,有能體會到神心的人嗎?你們能不能體會到我剛才所說的神的心意?這樣具體的、真實的、現實的神的心意你們都體會不到,所以我說你們對神沒有真實的認識與了解,這是不是事實?這段話咱們就交通這麼多。

2. 神造夏娃

(創2:18-20)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麼。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那人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

(創2:22-23)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在「神造夏娃」這段經文裡有幾句關鍵的話,你們把它劃下來: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這個給各樣活物起名字的人是誰?是亞當,不是神。這句話裡告訴給人一個事實:當神造人的時候給了人智慧。那就是說人的智慧是從神來的,這是確定無疑的。因為什麼呢?神造亞當之後,亞當有沒有上過學呢?識不識字呢?在神造了各樣活物之後,看著這各種的活物他認識嗎?神告訴他牠們叫什麼名字了嗎?當然神也沒有傳授給他如何給各樣活物起名,這是事實!那他怎麼知道該怎麼給這些活物起名與起什麼樣的名呢?這就涉及到了當亞當被造的時候,神給他加添了什麼這樣的問題,事實證明了當神造人的時候給人加添了神的智慧。這是一個關鍵點,你們都要聽清楚!還有一個關鍵點是你們該清楚的:亞當給這些活物起了名字之後,這些活物的名字在神那兒就確定了。為什麼這麼說呢?這裡又有神的性情在其中,我必須說明一下。

神造了人,給了人氣息,也給了人一些他的智慧、他的能力與所有所是;神給了人這些之後,人就能夠獨立地做一些事,獨立地想一些事。如果人想出來的、人做出來的在神看是好的,神就悅納並不干涉,人做得對的事,神就以這個為準了。所以說,這句話「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各樣活物的名字神並不作任何修改,亞當說叫什麼,神就說「是」,神就確定了那個東西叫什麼了。神有沒有意見?沒有,這是肯定的!在這裡你們看到了什麼?神給了人智慧,人用神所給的智慧做事,如果在神看,人所做的是正面的事,那這事在神那兒是被肯定的,是被承認的,是被悅納的,神並不作任何的評價或者批判。這是任何一個人類或是任何的邪靈、撒但都做不到的。在這裡你們有沒有看到神性情的流露?如果作為人,作為一個敗壞的人或者撒但,會不會容許他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代表自己做事呢?一定不會!會不會與另外的人或者另外的與他不同的勢力去爭奪這個地位呢?一定會!在這個時候,如果是敗壞的人或撒但與亞當同在的話,他肯定會否認亞當所做的。為了要證實他有獨立的思考能力、他有獨到的見解,他會否定亞當所做的一切:你說要叫這個我偏不叫,我就要叫那個;你說叫張三,我偏叫李四,我就要顯示我的高明。這是什麼本性?是不是狂妄?而在神那兒呢,有沒有這樣的性情?神對於亞當做的這個事有沒有任何的異常的反對的舉動啊?肯定地說,沒有!在神的性情流露裡,沒有絲毫的爭執與狂妄自是,這一點在這裡表現得很清楚。雖然是一件很小的事,但你如果認識不到神的實質,在你心裡如果不去揣摩神是怎麼作的,神的態度是什麼,那你就不會認識到神的性情,看不到神性情的發表與流露。是不是這樣?那我剛才解釋的這些你們認不認同呢?對於亞當所做的這些事神雖然沒有大張旗鼓地說「你做得好,做得對,我贊同!」這些話,但是在神心裡是認可的,他很讚賞、稱許亞當所做的事,這是創世以來人類按神的吩咐為神做的第一件事,這件事是代替神做的,也是代表神做的。在神眼中,它是出自於神賜給人的智慧,在神看它是好的,它是正面的。此時的亞當所做的是神的智慧在人類身上的第一次彰顯,這次彰顯在神看是好的。在這裡我想告訴你們,神之所以將神的一部分所有所是與智慧加添給人,就是要讓人能成為彰顯他的活物,而讓這樣的活物代表他做事,正是神盼望已久的。

3.(創3:20-21)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她是眾生之母。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

我們來看第三段,這裡說亞當給夏娃起的名字是有意義的,是吧!這就證明亞當被造之後是有思想的,他明白很多東西,至於他明白什麼、明白多少,我們現在不作研究也不作探討,因為這些不是我要講的第三段經文的重點。第三段經文的重點在哪兒呢?我們來看「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這句經文如果今天不拿來交通,你們可能一輩子都意識不到這句話裡有什麼內涵。首先我給你們一點兒線索,你們可以展開你們的想像,想像出一個伊甸園,亞當、夏娃他們住在其間,神去看望他們,因著他們赤身露體,所以就藏了起來,神看不到他們,之後就叫他們,他們便說「我們赤身露體不敢見你」。因為他們赤身露體不敢見神,於是耶和華神為他們做了什麼呢?原文為「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現在你們知道神用什麼給他們做了衣服?神用皮子給他們做衣服穿,那就是說,神給人做的這件衣服是一件皮衣。這是神為人做的第一件衣服,皮衣拿到現在來說是高檔衣服,不是所有人都能穿得起的。如果有人問你:人類的祖先最早穿的第一件衣服是什麼衣服?你可以回答:是一件皮衣。這皮衣是誰給做的?你再回答:是神給做的!重點就在這兒:這衣服是神做的。這個值不值得講一下呢?我剛才這麼一描述,你們腦海裡有沒有一幅圖畫呢?應該有一個大概的輪廓了吧!今天說這話的目的不是讓你們知道人類穿的第一件衣服是什麼,那這話的重點在哪兒呢?重點不在皮衣上,我要講的重點是人如何認識神在作這件事情的時候所流露的性情與所有所是。

在「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這幅圖畫當中,我們看到的神是以一個什麼樣的身分與亞當、夏娃在一起呢?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當中,神是以一個什麼樣的身分出現的呢?是以神的身分出現的嗎?香港的弟兄姊妹回答。(是以父母親的身分。)韓國的弟兄姊妹,你們認為神是以什麼樣的身分出現的?(一家之主。)臺灣的弟兄姊妹說說。(以亞當、夏娃家裡人的身分,親人的身分。)有的人認為神是以亞當、夏娃親人的身分出現,有的人說神是以一家之主的身分出現的,還有的人說是以父母親的身分出現,這些都很貼切。但是我想說的是什麼呢?神造了這兩個人,神把他們當作伴侶,作為他倆唯一的親人,照顧他們的生活,也照顧他們的衣食住行。在這裡神是以亞當、夏娃的父母親的身分出現的。在神作的這件事情當中,在人眼中看不到神的高大;看不到神的至高無上;也看不到神的神祕莫測;更看不到神的烈怒威嚴;只看到了神的卑微、神的慈愛,看到了神對人的牽掛、對人的責任與呵護。神對待亞當、夏娃的態度與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牽掛他們的兒女一樣,也如人類的父母疼愛、照顧、關心他們的兒女一樣,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神並不以自己高大的地位自居,而是親自用皮子給人類做衣服穿。這件皮衣不管是用來遮羞也好,還是禦寒也好,總之,神是在親自作、親手作這件事情,而不是像人想像中的神用意念或者是顯神蹟的方式來做一件衣服遮住人的身體,而是實實在在地作了一件人類認為神不能作也不該作的事。這件事雖然簡單,甚至人認為不值得一提,但是又讓所有跟隨神曾經對神充滿了渺茫想像的人見識到了神的真實、神的可愛,看到了神的信實與他的卑微。讓那些自認為高大不可一世的狂妄之徒在神的真實與卑微面前自覺羞愧,低下了他們高昂的頭。在此,神的真實與神的卑微更讓人看見神的可愛,相比之下,人心中的「高大」的神、「可愛」的神、「無所不能」的神卻變得如此渺小、醜陋與不堪一擊。當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當你聽到這件事的時候,你會因為神作了一件這樣的事而藐視神嗎?有些人也許會,但是有些人恰恰相反。他認為神是真實的,神是可愛的,正是神的真實與可愛感動了他。他越看到神真實的一面,越能體會到神愛的真實存在,體會到神在人心裡的分量,體會到神時時刻刻都在人的身邊。

話說到這兒,我們應該聯繫到現在。神既然在起初能這樣為他造的人作點點滴滴的事,甚至作一些人從來都不敢想的事或意想不到的事,那神能不能將這些事作在現在的人身上呢?有的人回答「能」!因為什麼?因為神的實質不是裝出來的,神的可愛不是裝出來的,神的實質是真實存在的,不是外人加給的,更不是因著時間、地點、時代的變化而變化的。在神所作的人看不起眼的事,人認為很渺小的事,甚至人認為神根本就不可能作的一件很小的事上,才真正能體現出神的真實與神的可愛。神不是虛偽的,在他的性情、實質裡沒有浮誇,沒有偽裝,沒有高傲,沒有狂妄。他從不誇口,而是以信實、真實的態度愛護、牽掛、眷顧、引領著他所造的人。不管人能體會到多少,不管人能感受到多少,不管人能看見多少,神確確實實地在作著這些事情。當了解了神這樣的實質的時候,會不會影響人對神的愛?會不會影響人對神的敬畏?我希望當你了解到神真實的一面的時候,你能更親近神,能更真實地體會到神的愛與神對人的眷顧,同時能夠將心交出來給神,不要再對神有任何的猜忌與疑惑。神在為人類默默地作著每一樣事,他以他的真誠、以他的信實、用他的愛默默地作著一切,然而他對他所作的這一切從來沒有任何顧慮與反悔,從來不需要人還報給他什麼,也從來不希望從人身上索取到什麼,而他作這一切的唯一目的就是能夠得到人對他的真實相信與愛。第一個話題就講到這兒吧!

這些話題對你們有沒有幫助?有多大幫助?(對神的愛有了更多的了解與認識。)(用這種方式交通讓人以後更能夠去體會神的話,體會神當時說話的感受、意義,能夠去體會神當時的那種心情。)有沒有人看到這些話之後更加感覺到神的真實存在了呢?是否感覺到神的存在不空洞、不渺茫了?有這樣的感覺之後,人會不會覺得神就在人身邊呢?或許你們現在感覺不太明顯,也可能體會不到,但是有一天,當你們心裡真實地對神的性情、對神的實質深有感觸的時候,有真實的認識的時候,你就感覺神就在你的身邊,只不過你的心從來沒有真正地接納過神。這是真實的!

這樣的交通方式你們覺得怎麼樣?能不能跟得上?你們覺得以這樣的方式交通關於神的作工、神的性情的話題是不是很沉重啊?你們感覺怎麼樣呢?(感覺好,興奮。)感覺好在哪兒呢?為什麼興奮呢?(好像回到了伊甸園、回到了神的身邊。)「神的性情」這個話題對每一個人來說事實上是很陌生的,因為你平時想像的、在書裡看到的,或者在交通中聽見的,你總是覺得像盲人摸象似的,只是用手摸了摸,事實上眼睛沒有看見。「手的觸摸」根本給不了你對神認識的一個基本輪廓,更給不了你一個對神認識的清楚的概念,而是帶給你更多的想像,讓你總不能準確地定義什麼是神的性情、什麼是神的實質,反而,這些想像出來的不確定的因素使你心裡總有許多疑惑。你不能定準但還想去了解的事,在你心裡就總有矛盾,總有衝突,甚至有時候形成攪擾,讓你無所適從。當你想追求神、想認識神、想看清他的時候,但是你卻總也得不著答案,這對人來說是不是痛苦的事?當然這話只是針對那些想追求敬畏神、想追求滿足神的人而言的。對於那些根本就不搭理這些事的人其實是無所謂的,因為他們希望神的真實、神的存在最好是一個傳說或者是一個夢想,這樣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他們就可以唯我獨大、唯我獨尊了,他們做惡事不用顧慮任何後果,不用受懲罰,也不用承擔任何的責任,甚至神說的那些對惡人的說法,在他們身上就得不到應驗了。這部分人不願意了解神的性情,厭煩了解神,厭煩了解與神有關的一切事情,他們寧願神是不存在的,他們與神是敵對的,他們是要被淘汰的一部分人。

下面我們來講一講在挪亞的故事中有關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的話題。

在這些經文中你們看見神在挪亞身上作了什麼呢?通過讀經文也可能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一些:神讓挪亞造了方舟,然後神用洪水滅世;神讓挪亞造方舟是要救挪亞一家八口,讓他們剩存下來,作為下一個時代人類的祖先。現在唸經文。

二、挪亞

1. 神要用洪水滅世,囑咐挪亞造方舟

(創6:9-14)挪亞的後代記在下面。挪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挪亞與神同行。挪亞生了三個兒子,就是閃、含、雅弗。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神就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你要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分一間一間地造,裡外抹上松香。」

(創6:18-22)「我卻要與你立約,你同你的妻,與兒子、兒婦,都要進入方舟。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樣兩個,一公一母,你要帶進方舟,好在你那裡保全生命。飛鳥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的昆蟲各從其類,每樣兩個,要到你那裡,好保全生命。你要拿各樣食物積蓄起來,好作你和牠們的食物。」挪亞就這樣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樣行了。

通過讀這段經文,你們對挪亞這個人是不是有一個大體的了解了?挪亞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原文是這樣的:挪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按現在人的理解在當時的時代「義人」是什麼樣的人?「義人」應該是個完全人。你們是否知道,這個完全人是人眼裡的完全人還是神眼裡的完全人?毫無疑問,這個「完全人」是神眼裡的不是人眼裡的完全人,這一點是肯定的!因為人瞎眼,看不著,只有神鑒察全地,鑒察每一個人,只有神知道挪亞是個完全人,所以,神用洪水滅世的計劃便從挪亞蒙呼召那一刻展開了。

來到這個時代,神要呼召挪亞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為什麼要做這個事呢?因為在此時神的心裡有了一個計劃,他的計劃是要用洪水滅世。為什麼要滅世呢?這裡說了: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地上滿了強暴」這話讓人看到了什麼?就是當世界、當人類敗壞到極處的時候,地上有一個現象,那就是「地上滿了強暴」。「滿了強暴」拿現在的話來說就是亂套了。在人看,就是各行各業都沒有秩序,挺混亂,不好管理。在神眼中,就是這個世界的人類太敗壞了,敗壞到什麼程度了呢?敗壞到了神不能再看的程度、神不能再忍耐的程度,敗壞到了神定意要毀滅的程度。當神定意要滅世界的時候,神就計劃尋找一個人來造一個方舟,然後神選定了挪亞來做這樣一件事情,就是讓挪亞造一個方舟。為什麼要選挪亞呢?挪亞在神眼中是個義人,而且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樣行,就是說神告訴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神要找這樣的人來配合他的工作,來完成他的託付,完成他在地上要作的工作。那在那個時代除了挪亞還有沒有第二個人選能完成這樣的工作呢?肯定是沒有!挪亞是唯一的人選,是唯一的能完成神託付的人選,所以神選了他。但是在那個時代,神要拯救人的範圍與標準跟現在一樣不一樣?答案是肯定有區別!為什麼問這話呢?在那個時代,雖然在神眼中的義人只有挪亞一個,言外之意,他的兒女與他的妻子都不是義人,但是神還是讓這些人因著挪亞的緣故剩存了下來,神並沒有按現在對人的要求來要求他們,而是把挪亞一家八口人都留了下來,他們是因著挪亞的義而蒙了神的祝福。因為沒有挪亞,他們中間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完成神的此次託付,所以,此次的滅世挪亞才是唯一應該剩存下來的人選,而其他人只是偏得。可見,在那個神還未正式開展他經營工作的時代,神對待人、要求人的原則與標準是相對「寬鬆」的。在現在人的眼裡,神如此對待挪亞一家八口,似乎有失「公允」,若論及神在現在的人身上所作工作量之大與所說話語之多來說,神給挪亞一家八口的「待遇」,只不過是神在當時的作工背景之下所採取的一個作工原則罷了。相比之下,現在的人與挪亞一家八口誰從神得的更多呢?

挪亞蒙召一事雖然是一個簡單的事實,但是我們要講的重點是在這段記載中神的性情、神的心意與神的實質卻並不簡單。要了解神的這幾方面,首先要了解神要呼召的人是什麼樣的人,通過了解神要呼召什麼樣的人來了解神的性情、神的心意與神的實質,這是至關重要的。那神呼召的這個人在神眼中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這個人必須是能聽他的話、能照他吩咐行的人,同時這個人也是一個有責任心的人,是一個能夠把神的話當成自己應盡的責任與本分來完成的人。那這個人是不是必須是認識神的人呢?不是。在當時那個時代,挪亞並沒有聽過太多神的教導,也沒有經歷神的任何作工,所以,挪亞對神的認識是很少的。雖然這裡記載了挪亞與神同行,但是他有沒有見過神的本體啊?可以肯定地說,沒有!因為在那個時代臨到人的只是神的使者,他們雖然可以代表神說話、做事,但只是傳達神的旨意、神的意思,而神的本體並沒有親自向人顯現。在這段經文裡基本上看到的都是挪亞這個人要做的事與神對他的吩咐,那麼在這裡神所發表的實質是什麼呢?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精密計劃的,當他看到一件事或者一個現象發生的時候,在他眼中有一個衡量的標準,這個標準決定他是否開始計劃處理或如何對待這樣的事情與現象。他不是對任何事都無動於衷,沒有感覺,而是恰恰相反。這裡有一句神對挪亞說的話:「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在這次神的話裡,神說了神要毀滅的只是人嗎?不是!神說了凡有血氣的所有的活物,神都要毀滅。為什麼神要毀滅呢?這裡又有神的性情的流露:在神眼中,他對待人類的敗壞,對待凡屬血氣的人的污穢、強暴還有悖逆,他的忍耐有一個限度。他的限度是什麼呢?那就是神說的「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凡是活物,包括跟隨神的人,包括口稱神名的人,包括曾經對神獻燔祭的人,包括口頭承認神甚至讚美神的人,他們的行為一旦滿了敗壞,達到神的眼中,神就要毀滅他們,這就是神的極限。就是說,神忍耐人類、忍耐凡有血氣的人的敗壞到什麼程度呢?到了所有無論是跟隨神的還是外邦人都不走正路了,到了這個人類不是僅僅道德敗壞了、都滿了邪惡的程度,而是沒有一個人相信神的存在,更沒有一個人相信這個世界是神主宰的,是神能給人帶來光明,帶來正路,到了人類恨惡神的存在、不容許神存在的地步。人類的敗壞一旦到了這個程度,神就不再忍耐了。取而代之的是什麼呢?那就是神的怒氣、神的懲罰即將臨到。這是不是神性情的一部分流露呢?現在這個時代,在神眼中還有沒有一個義人呢?在神眼中還有沒有一個完全人呢?這個時代是不是在神眼中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的時代呢?在這個時代除了神打算要作成的人,除了這些能夠跟隨神、接受神拯救的人類以外,是不是所有凡屬血氣的人都在挑戰神的忍耐極限呢?在這個世界上,每天就你們身邊發生的事,你們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親身體驗到的每一件事是不是都滿了強暴呢?在神眼中,這樣一個世界、這樣一個時代是不是應該結束了呢?雖然現在的時代背景與當時挪亞時代的那個背景完全不一樣,但是對於人類的敗壞,神的心情、神的忿怒與當時是一模一樣的。神之所以能忍耐,那是因為他的工作,但是按著各種情況與條件來說,這個世界在神眼中早已該滅了,與洪水滅世那個時候的情況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不同的是什麼呢?這也是神的心最難過的一個地方,也可能你們任何人都體會不到。

在洪水滅世的時候,神可以呼召挪亞去造方舟,去預備神在洪水滅世以先的一些工作,神可以呼召一個人——挪亞來為神做這一系列的事情,但是在現在這個時代,神卻沒有人可呼召。因為什麼呢?這個原因可能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都清楚。這個事用不用我說清楚啊?說出來可能有點傷面子,讓大家都難過。有些人說了:雖然我們不是義人,也不是在神眼中的完全人,但是神如果吩咐我們做一樣事,我們還是可以勝任的,因為以前說大災大難要來了,我們就開始預備糧食與災難中所需的物品,這不都是按著神的要求做的嗎?這不是很配合神的作工嗎?那我們做的這些事是不是可以跟挪亞相比了?難道我們這樣做不是真實的順服嗎?難道我們這樣做不是照著神的吩咐行嗎?我們不也是因著相信神的話而照神的話去做嗎?那神怎麼還傷心呢?還說找不著可以呼召的人呢?這些人與挪亞的所做所行有沒有區別?有什麼區別呢?(今天我們預備那些災難食品是我們自己的意思。)(我們所做所行都不能達到義,挪亞在神的眼中是義人。)這話說得沾點邊兒。挪亞做的事情與現在的人做的事情有實質性的不同。挪亞按照神的吩咐做事情的時候並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麼,不知道神要作成什麼,神只是給他一個囑咐,吩咐他當做的事,而沒有太多的解釋,他就照著去做了,他並沒有在私下裡揣測神的意思,他對神沒有對抗,也沒有二心,他只是用一顆單純、簡單的心去照做,神讓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順服、聽神的話是他做事的信念。他對待神的託付就這麼直截了當,就這麼簡單。他的實質——他行為的實質是順服,沒有猜疑,沒有對抗,更不考慮個人的利益與得失,而且當神說用洪水滅世的時候,他不問時間,也不探底,更不問神到底怎麼毀滅這個世界,他只是按著神吩咐的去做,神讓怎麼造,用什麼造,他都一一按神吩咐的去做,而且神這兒說完他那兒馬上就行動。他是按著滿足神的這樣一個態度照著神的吩咐去做的。他是為了自己躲避災難嗎?不是。他問過神還有多長時間滅世了嗎?沒有。那他問沒問神,或者是他是否知道造這方舟要花多長時間嗎?他也不知道。在他那兒就是簡單的順服、聽話、照行。而現在的人就不一樣了:神話稍露一點兒口風,人感覺到有一點兒風吹草動,人自己就趕緊行動,不顧一切、不惜付出一切代價去為自己的後事預備吃的、喝的、用的,甚至到災難臨到的時候自己如何逃生的路線圖都安排好了,更有意思的是,人這腦袋到關鍵的時候還是很「管用」的,在神沒有作任何吩咐的情況下,人自己把自己的後事都料理得妥妥當當,可以用一個詞——「完美」來形容,至於神怎麼說、神的心意是什麼、神想要什麼,沒有人去關心,也沒有人去體會。這是不是現在的人與挪亞的最大區別呢?

在挪亞這個故事的記載當中,你們是不是也看到了神的一部分性情?在神那兒對待人類的敗壞、污穢與強暴,神的忍耐有一個極限,當到了他的極限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而是開始他新的經營、新的計劃,開始作他要作的事,顯明他的作為,顯明他性情的另一面。他這個「作」不是為了要顯明他是不容人觸犯的、顯明他滿了權柄與烈怒,不是為了顯明他能毀滅人類,而是他的性情與他聖潔的實質不再容讓、忍耐這樣的人類活在他的面前,活在他的權下,所以說,當全人類都與他為敵的時候,當全地沒有一個他可拯救的對象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這樣一個人類,而是要毫無顧忌地作出他的計劃——毀滅這樣的人類。神這樣的舉動是因著神的性情而決定的,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也是每一個活在神權下的受造之物必須承擔的後果。由此可見,在當今這個時代神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完成他的計劃,拯救他要拯救的人類?在這種背景之下,神最關心的是什麼?不是那些根本不跟隨他或者是本來就與他作對的人怎麼對待他、怎麼與他對抗,或者是人類怎麼毀謗他,而只是關心跟隨他的人、關心在他經營計劃中他的拯救對象是否被他作成了,是否達到他滿意了。而對於跟隨他以外的人,他只是不時地給予小小的「懲戒」,以示他的烈怒,比如:海嘯、地震、火山爆發等等,與此同時他也在極力地保守、看顧著跟隨他即將蒙他拯救的人。這是神的性情:一方面,神能對他要作成的人類給以極大的忍耐、寬容與最大限度的等待;另一方面,神又極度地恨惡、厭憎那些不跟隨他與他敵對的撒但的種類。雖然他不在乎這些撒但的種類是否跟隨他,是否能夠敬拜他,但他還是在心裡忍耐的同時恨惡著這些撒但的種類,也在定規這些撒但種類的結局的同時等待著他經營計劃的步驟的到來。

接著來看下一段經文。

2. 洪水之後,神對挪亞的賜福

(創9:1-6)神賜福給挪亞和他的兒子,對他們說:「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凡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都必驚恐、懼怕你們;連地上一切的昆蟲並海裡一切的魚都交付你們的手。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牠的生命,你們不可吃。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

在這一段話中你們看到了什麼?為什麼要選這一段話呢?為什麼沒有摘選挪亞與他的家人在方舟上的生活片段呢?因為那些內容與我們今天要交通的這個話題關係不大,我們要關心的是神的性情,對於那些內容你們如果願意了解就自己拿聖經來看一看,在這兒就不提了。今天咱們主要講有關如何認識神的作為的話題。

在挪亞接受了神的吩咐造了方舟之後,又度過了神用洪水滅世的日子,一家八口都活了下來,除了挪亞一家八口之外的人類都被毀滅了,地上的活物也都被毀滅了。對待挪亞,神給了他祝福,神對他和他的兒子說了一些話,這些話就是神要賜給他的東西,也是神對他的祝福,這是神對待一個能夠聽他話、接受他吩咐的人的祝福與應許,這也是神給人賞賜的方式。就是說,不管挪亞是在神眼中的完全人也好、義人也好,也不管他對神的認識有多少,總之,挪亞和他的三個兒子聽了神的話,配合了神的作工,按著神的指示做了他們該做的,因而為神保留了洪水滅世之後的人類與各樣活物,為神下一步的經營計劃作出了極大的貢獻,就因為他的這一切行為神祝福了他。或許對於現在的人來說,挪亞做的根本不值得一提,甚至有些人會想:挪亞也沒做什麼呀,是神要定意留他,那他肯定就能留下來了。他能存活下來,這也不是他的功勞啊,這是神要作成的,因人是被動的。但是在神的心裡不這麼想,在神看,一個人無論是偉大還是渺小,他只要能夠聽神的話,順服神的吩咐與託付,能夠配合神的作工,配合神的旨意、神的計劃,達到讓神的旨意、神的計劃得以暢通得以成就,這樣的行為在神那兒是值得神紀念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神寶愛這樣的人,也珍惜人這樣的行為,珍惜人對神的這份情、這份心,這是神的態度。所以說,神為什麼要祝福挪亞呢?就是因為神是這樣看待人這樣的行為與順服的。

對於神祝福挪亞一事有些人會說:人聽了神的話滿足了神,神就應該祝福人,這不是理所應當的嗎?這話能不能這麼說啊?有的人說:「不能。」為什麼不能這麼說呢?有的人說:「人不配享受神的祝福。」這話也不完全對!因為當一個人接受了神託付的時候,怎麼判斷人行為的好壞與人是否有順服,怎麼判斷人是否滿足神的心意與他的所作所為是否合格,神有一個標準,神注重的是人的心,而不是人外表的行為,不是人無論怎麼做,只要做了,神就應該祝福,這是人對神的誤解。神並不是只看事物的結果,而是看重在事物發展的過程中人的心是如何的,人的態度是如何的,看人的心裡有沒有順服,有沒有體貼,有沒有滿足神的意願。當時的挪亞對神有多少認識呢?有沒有你們現在明白的道理多呢?對神的概念與對神的認識這些方面的真理,他有沒有你們接受的澆灌牧養多呢?沒有!但有一個事實是不可否認的:現在的人在意識裡、在思想裡,甚至在心靈深處對神的概念與對待神的態度是模糊的,是模棱兩可的,甚至可以說一部分人對神的存在是持否定態度的。而在挪亞的心裡與他的意識裡認為神是的的確確存在的,沒有絲毫的疑惑,所以,他對神的順服是沒有摻雜的,是經得起考驗的,他的心是純潔的,他的心向神是敞開的,他不需要太多的道理上的認識來說服他自己對神言聽計從,也不需要太多的事實來證實神的存在,以便讓他能夠接受神的託付,達到神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這是挪亞與現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別,這也正是神眼中的完全人的真正解釋。神要的是挪亞這樣的人,神稱許的是這樣的人,這樣的人也正是神祝福的對象。在這裡你們得著什麼啟示了嗎?人看人的外表,而神看的是人的內心與人的實質。在神那兒容不得人對他有一點兒馬虎與疑惑,也容不得人對他有任何的猜忌或者試探。所以說現在的人雖然與神話面對面,甚至可以說與神面對面,但是因著人內心深處的東西,因著人敗壞實質的存在,因著人與神敵對的態度,攔阻了人對神的真實相信,也阻撓了人對神的順服,這樣,人就很難得到神對挪亞一樣的祝福。

3. 神以彩虹作為與人立約的記號

(創9:11-13)「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神說:「我與你們並你們這裡的各樣活物所立的永約是有記號的。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

接下來,我們來看「神以彩虹作為與人立約的記號」這一部分經文。

多數人都知道彩虹是什麼,也聽說了一些關於彩虹的故事。對於聖經中關於彩虹的故事,有些人相信,有些人當作傳說,有些人則根本就不相信。不管怎麼樣,與彩虹有關的前前後後發生的事情都是神曾經作過的事,也是發生在神經營人類的過程之中的事,這些事情原原本本地記載在聖經之中,雖然在這些記載中並沒有告知神當時的心情是如何的,也沒有告知神說這些話的用意所在,更沒有人能體會到當神說這些話的時候神的感覺是如何的,但是,神在作這件事情前後的心思卻在字裡行間裡流露了出來,透過這神話語的一字一句,似乎神當時的心思都躍然紙上。

神的心思是人類最該關心與認識的,因為神的心思與人對神的了解息息相關,而人對神的了解又是人生命進入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那麼在這些事情發生的過程中,神的心思又是如何的呢?

原本神造的人類,一個在神眼中看為很好的人類、與神很親近的人類,在悖逆了神之後被一場洪水滅絕了。這樣的一個人類在瞬間就消失了,神痛不痛心?當然痛心!他痛心的表現在哪兒呢?聖經中是如何記述的?那就是在經文中記載的: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在這一句簡單的話中流露出神的心思:對於此次的滅世他很痛心,用人的話來說,就是他很難過。我們可以想像:當洪水滅世之後,原來滿了生機的地上現在變成什麼樣了?原來滿了人類的地上現在變成什麼樣了?沒有人煙,沒有活物,到處都是水,水面上一片狼藉。這樣的景像是不是神創造世界的初衷啊?肯定不是!神的初衷是看到生機遍地,看到他造的人類能夠敬拜他,而且至少不是僅僅只有挪亞一個人來敬拜他,也不是僅僅只有挪亞一個人可以蒙他的呼召來完成他的託付。當人類消失的時刻,神看到的不是他初衷要看到的,而是恰恰相反,神的心怎會不傷痛?所以在他流露他性情的同時,在表達他心情的同時,他作出一個決定,一個什麼樣的決定呢?就是以雲彩中的虹〔註:就是我們看到的彩虹〕來與人立約,約定好神不再以洪水毀滅人類,同時也告訴人神曾經用洪水滅過世,讓人永遠地記住神為什麼作這樣的事。

此次的滅世是神願意的嗎?肯定不是神所願意的!滅世之後地上的慘狀,我們雖然可以想像到一二,但是遠遠不能想像到當時在神眼中看到的場面是如何的。可以說,現在或者是當時的任何人都不能想像到也不能體會到當神看到那個場景的時候,看到被洪水毀滅之後的世界的時候,神的心情是什麼樣的。人類的悖逆讓神不得不這麼作,而神的心因為這一次洪水滅世受到了傷害,這一事實是沒有人理解的,也是沒有人能感受得到的,所以神與人立約,也就是發誓告訴人記住神曾經作過這樣的事,告訴人神以後永遠不再以這樣的方式來毀滅世界。在這個「約」裡讓我們看到了神的心,看到了當神毀滅這個人類的時候,神的心是傷痛的。用人的語言來說,當神毀滅人類的時候與看到人類消失的時候,神的心在流淚、在滴血。這話是不是說到家了?雖然說這些語言是人類用來描述人感情方面的語言,但是因為人的語言太缺乏了,用這種語言來形容神的心情與神的感受,我看也不算錯,也不為過,至少讓你們很形象很貼切地明白了神當時的心情是怎樣的。當你們再次看到彩虹的時候會想到什麼?至少會想到神曾經為他用洪水滅掉那個世界而傷痛過;會想到雖然神恨惡這個世界,恨惡這個人類,但當神毀滅他親手造的人類的時候,神的心裡是痛的,是難以割捨的,是無奈的,是難忍的,唯一值得他得安慰的就是挪亞一家八口,是挪亞的配合讓他創造萬有的心血代價總算沒有白費,這是神痛心之餘唯一能彌補他創傷的事情了。從此之後神對人類的期望都全部寄託在了挪亞一家人的身上,希望他們能活在神的祝福之下,而不是神的咒詛之中,希望他們不會再次看到神用洪水滅世,也希望他們不會被毀滅掉。

在這裡我們應該了解神性情的哪一部分呢?神恨惡人類,那是因為人類與神為敵,但在神心裡對人類的眷顧、牽掛與憐憫始終是不變的,即便他毀滅了人類,他的這個心仍然是不變的。當人類滿了敗壞,悖逆神到了一個地步的時候,神便因著他的性情、他的實質按著他的原則不得不毀滅這個人類,但因著神的實質他仍舊可憐人類,甚至想用各種方式來挽回人類,讓人類繼續生存下去,而人卻與神對立,繼續悖逆神,不接受神的拯救,就是不接受神的好意,不管神怎麼呼召,怎麼提醒,不管神怎麼供應、幫助,怎麼寬容,人都不理解、不領情,也不搭理。在神傷痛之餘,他仍舊不忘記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等待人的回轉,等到了極限之後,他就要毫不猶豫地作他自己該作的,就是說,從神計劃要毀滅人類,到神毀滅人類的工作正式開始是有一段期限的,是有一個過程的,這個過程是為人類的回轉而有的,是神留給人的最後機會。所以,在毀滅人類之前這期間神作了什麼呢?神作了大量的提醒、勸勉的工作。不管神的心有多傷痛、多難過,他在人類身上所作的都是不斷地牽掛、眷顧與廣施憐憫。那在這裡我們看到了什麼呢?無疑我們看到了神對人類的愛是真實的,不是掛在口頭上的,而是實實在在的,能夠摸得著、體會得到的,沒有虛假,沒有摻雜,沒有欺騙,沒有做作。神也從來不以任何欺騙的手段或者是製造假象讓人類看見他是可愛的,神從來不作偽證讓人看見他的可愛,來標榜他自己的可愛與聖潔,那神的這些方面的性情值不值得人去愛呢?值不值得人去敬拜呢?值不值得人去珍惜呢?現在說到這兒,我想問你們:聽了這些話之後,你們認為神的偉大是不是一紙空文呢?神的可愛是不是一句空話呢?不是,肯定不是!神的至高無上、神的偉大、神的聖潔、神的寬容、神的愛等等,所有的這些神的性情與實質的點點滴滴都落實在了神的每一次作工當中,體現在了神對人類的心意當中,也落實在了每一個人身上,體現在了每一個人身上。不管你是否曾經感受得到,然而神在無微不至地關心著每一個人,在用真誠的心、以他的智慧、以各種方式去溫暖著每一個人的心,喚醒每一個人的靈,這樣的事實是不容置疑的。在座的不管有多少人,每一個人都對神的寬容、忍耐與神的可愛有不同的經歷、不同的感受,這些對神的經歷、對神的感受或者是認知,總之,所有這些正面的東西都是從神那兒得來的,所以綜合每一個人對神的經歷與認識,再結合我們今天對這些聖經段落的解讀,你們是不是對神有一個更真實、更貼切的認識了呢?

在看完了這個故事了解了神在這件事情當中流露的一些性情之後,你們對神又有了一個什麼樣的全新的認識呢?能不能讓你們對神與神的心有一個更深入的了解呢?現在再來看挪亞的故事是不是有不同的感受呢?如果按你們的意思是不是就沒有必要把這些聖經章節拿出來交通呢?現在這麼一交通,你們感覺這些話交通得有沒有必要啊?有必要吧!雖然讀的是故事,但是是神曾經作過的工作的真實記載,我不是想讓你們了解這些故事的細節、了解這個人物的細節,也不是讓你們去研究這個人物,更不是讓你們再返回去研究聖經,你們明白了吧?那這些故事對你們認識神有沒有幫助呢?在這段故事裡,你們對神的了解又加增了什麼呢?香港教會的弟兄姊妹說說。(看到神的愛是我們任何一個敗壞人類所不具備的。)韓國教會的弟兄姊妹說說。(神對人的愛是真實的,神對人的愛裡帶著神的性情,帶著神的偉大、聖潔、至高無上與神的寬容,藉著這樣的故事讓我們更能夠體會到,這都是神的性情,值得我們更深地去領會。)(從剛才的交通當中,一方面看到神公義聖潔的性情,也看到神對人類的那種牽掛,神對人的憐憫以及神作每件事情、神的每一個心思意念裡都流露著神對人的愛與牽掛。)(以前的認識是神用洪水滅世是因為人類邪惡到一個地步,好像神是因著厭憎這個人類,才把這麼一個人類給滅了。今天神談到挪亞的故事,談到神的心在流血,才知道其實神是捨不得這個人類的,因為人類太悖逆了,所以神才迫不得已把人類給滅了,其實這個時候神心裡也是非常難受的。從這裡就看到在神的性情裡對人類的眷顧與牽掛,這在以前是認識不到的,以前認為就是因為人類太邪惡,神就把人類給滅了,就這麼一個表面上的認識。)很好!你們接著說。(我聽完之後感受很多。以往也看過聖經,但是我從來沒有得到像今天神直接把這些都解剖出來讓人能夠認識神的果效。神這樣帶著我們一起去看聖經,讓我知道了人在沒有敗壞之前神的實質是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眷顧,當人類敗壞之後,直到今天在末世的時候,雖然神帶著公義性情,但神的愛與眷顧不變,可見神的愛是從創世一直到今天,無論人敗壞與否,這個實質是永不改變的。)(我今天看到了神的實質不會因著時間、不會因著作工地點的變化而改變,也看到了神無論是創世,還是人類敗壞之後神毀滅這個世界,神所作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意義,都有其性情在其中,所以我看到了神的愛無限無量,也看到了像剛才其他的弟兄姊妹提到的神在滅世的時候神對人類的眷顧和憐憫。)(這些的確是在以往沒有認識到的,今天聽完之後就感覺到神真是可信,真是可以信賴,可以信靠,也確實存在,心裡能夠真實體會到神的性情、神的愛就是這麼實實在在。這是我今天聽完之後的一個感受。)很好!看來你們都聽到心裡去了。

在所有的聖經章節包括我們今天交通的所有這些聖經故事當中,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一個事實:神是否曾經用自己的語言來表白過自己的心思、表白過對人類的愛與眷顧?有沒有用直白的語言表述對人類有多麼牽掛、有多麼愛這樣的記錄?沒有!是不是?你們中的好多人讀過聖經或者聖經以外的書籍,有沒有人看到過這樣的話?答案是肯定的:沒有!就是在聖經的記載當中,包括神的話或者神作工的紀實中,神從來沒有在一個時代或者一個時期,用他自己的方式來表述自己的心理,表達自己對人類的愛與眷顧,神從來沒有用說話或者是任何方式的行為去表述自己的心理與感受,這個是不是事實?為什麼要這樣說呢?為什麼要提這個事呢?因為這裡也有神的可愛與神的性情在其中。

神造了人類,無論是人類敗壞之後也好,還是人類能夠跟隨他也好,他都把人類當成了他的至親,就是人類所說的當成了最親的人,而不是玩物。雖然神說自己是造物的主,人類是受造之物,這話聽起來有一點等級的區別,但是事實上,神為人類所作的一切遠遠超出了這一層關係。神愛人類、眷顧人類、牽掛人類,包括他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類,在他心裡從來不覺得是額外的事,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功勞很大的事,他也從來不覺得拯救人類、供應人類、賜給人類一切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以他自己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這樣默默地、靜靜地供應著人類,無論人從他得到了多少供應與幫助,他都沒有向人邀功的任何想法或者是舉動,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實表露。所以說,我們無論在聖經裡或者是在任何的書籍裡都沒有發現神在表達著自己的心思,也從來沒有發現神向人表述著或者是向人表白著自己為什麼這麼作,為什麼這樣眷顧人類,以便達到讓人感恩戴德,讓人去讚美他,甚至當他傷心的時候,當他感到極度痛心的時候,他都不忘記對人類的責任,也不忘記對人類的牽掛,而他自己卻默默地承受著這些「傷」與「痛」。相反,他總是在一如既往地這樣供應著人類,即便人類常常有一些讚美神或者是見證神的表現,但這並不是神從人那兒索取來的,因為神從來不打算用任何的對人的好去換取人對他的感恩或者是人對他的還報。而那些能夠敬畏神遠離惡、能夠真實跟隨神的人,能夠聽他的話、對他忠心的人,能夠順服他的人卻常常得到神的祝福,這個祝福在神那兒是毫不保留的,而且人從神得的祝福常常超出人的想像,也超出人所做的或者人付代價能換來的。當人享受神祝福的時候,有沒有人去理會神在作什麼?有沒有人去關心神的心情是怎樣的呢?神受的傷痛有沒有人去體會呢?準確地說:沒有!包括挪亞在內,人類能不能體會到此時此刻神的傷痛?能不能體會到神為什麼要立這個約呢?體會不到!人體會不到神的傷痛不是因著人夠不上「神的傷痛」,不是因著神與人有距離,有地位上的差異而導致的,而是因著人根本就不關心神的任何感受。人認為神是獨立的,神不需要人的關心、理解、體貼,因為神是神,所以他沒有傷痛,沒有喜怒哀樂,他不會難過、不會哀愁,甚至不會掉眼淚;因為他是神,所以他不需要任何情感上的表達,也不需要任何情感上的撫慰,如果他在某種情況下需要這些,那他也會自行消化,不需要人的「協助」。反之,「軟弱、幼小」的人需要神的安慰、供應、鼓勵,甚至需要隨時隨地的情緒上的撫慰。在人的內心深處隱藏著這樣一個東西:人是「弱者」,人需要神的百般呵護,人應該得到從神來的一切「照顧」,人應該從神索取自己該得到的任何東西;神是「強者」,他擁有「一切」,他應該是人的守護者、賜福者,因著他已經是神了,他「神通廣大」就不需要從人再得著什麼了。

因著人對神的任何流露都不理不睬,所以人從來感受不到神的憂傷、神的痛苦,以及神的喜樂,而人的一切表現卻在神的眼中瞭如指掌,神隨時隨地地供應著每一個人的需要,觀察著每一個人心思的變化,因而安慰、勸勉著每一個人,引導光照著每一個人。對待神在人身上所作的這一切,在人身上所付的一切代價,在聖經當中或者是在現今的所有神的說話當中,人能不能找到一段神要從人身上索取什麼的明確的說話?沒有!相反呢,無論人怎麼不予理睬神的心思,神還是一再地帶領人,一再地供應人、幫助人,讓人遵行神的道,好從神得著神給人預備的美好的歸宿。在神那兒,他的所有所是、他的恩典、他的憐憫、他的一切賞賜會毫無保留地賜給那些愛他跟隨他的人,但是他所受的傷痛、他的心思他從來不向人表露,而且在神那兒從來不埋怨任何一個人不體諒他、不去了解他的心意,他只是在默默地承受著這一切,在等待著人能明白的那一天。

在這裡我為什麼說這些話呢?在這些話當中你們又看到了什麼呢?神的實質、神的性情裡有一個人最容易忽略的東西,而且是在任何人身上,包括人認為的偉人、好人,或者是人想像當中的「神」都不具備的,只有在神身上具備,這是什麼呢?那就是神的無私。當說到無私的時候,你也可能認為你也很無私,因為對待你的兒女,你從來不與他們討價還價,也不與他們計較,或者你認為你對待你的父母也是無私的。不管你怎麼認為,最起碼你對「無私」這個詞有一個概念,認為「無私」這個詞是正面的,做一個無私的人是很高尚的,如果你自己能做到無私,就覺得自己很偉大,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從萬物當中、從人事物當中、從神的作工當中來看到神的無私,這是因為什麼呢?因為人太自私了!為什麼這樣說呢?人活在物質世界當中,雖然你跟隨神,但是神怎麼供應你,神怎麼愛你,神怎麼牽掛你,你永遠看不到也體會不到,你看到的是什麼呢?看到的是與你有血緣關係的愛你的那個人,或疼你的那個人,看到的是對你肉體有利的那些東西,關心的是自己喜愛的人、自己喜愛的東西,這就是人所謂的無私。正是這樣「無私」的人卻從來不去關心賜生命於他的神。與神相比,人的「無私」卻成了自私、卑鄙的。人認為的「無私」是空洞不實際的,是有摻雜的,是與神不相符的,與神無關的。人的「無私」是為了人自己,而神的「無私」是神的實質的真實流露,正是因著神的無私,人才從神得著了源源不斷的供應。也可能你們今天對我說的這個話題感受不太深,僅僅是點頭認同而已,但是當你在心裡去體會神心的時候,你會不知不覺地發現:在這個世界上,在你能感覺到的人、事、物中,只有神的無私是真正的、是實實際際的,因為只有神對你的愛是無條件的,是沒有瑕疵的,除了神以外,任何一個人所謂的無私都是虛假的,都是表面的,不是真實的,是有目的的,是有存心的,是帶著交易的,是經不起考驗的,更可以說是骯髒的,是卑鄙的。這話你們認不認同?

我知道這些話題對你們來說很陌生,得需要一段時間的沉澱才能讓你們真正明白。你們越感覺陌生的問題、越感覺陌生的話題越證明是你們心裡缺少的話題,如果這些話題我永遠不提,在你們中間有沒有人能認識到一些呢?我認為你們永遠不會認識到,這是肯定的。不管你們能夠領會多少、認識到多少,總之,我講的這些話題是人最缺少的,是人最該認識到的。這些話題對每一個人來說都很重要,是至寶也是生命,是你們前面要走的路必須具備的東西。如果沒有這些話語作引導,沒有你對神性情的認識,沒有你對神實質的認識,你心裡永遠對神都帶著問號。你根本不了解神,你怎麼能信好神呢?你根本不知道神的喜怒哀樂,不知道神的心意,也不知道神的心思,不知道神在想什麼,不知道神為什麼事傷心,為什麼事喜樂,你怎麼才能體貼神的心呢?

每當神傷心的時候,神面對的是一班根本就不搭理他的人類,面對的是跟隨他、口稱要愛他卻絲毫不理會他任何感受的人類,他的心怎會不傷痛呢?在神作工經營當中,雖然神真誠地面向每一個人作工、說話,他毫不保留地、絲毫不隱藏地與人面對面,但與之相反的是每一個跟隨他的人向他都是封閉的,沒有人願意主動接近他,主動了解他的心、理會他的感受,甚至那些想成為「神知己」的人也不想靠近他,不想去體貼他的心,不想去了解他。當神喜悅的時候、高興的時候,沒有人與他分享他的快樂;當神被人誤解的時候,沒有人去安慰他傷痛的心;當他的心感到傷痛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願意去聽他的傾訴。在這幾千年神的作工經營當中,沒有人了解神的喜怒哀樂,也沒有人理解、體會神的喜怒哀樂,更沒有人陪伴在神的身邊與他分享他的喜怒哀樂,神是孤單的,神是孤單的!神的孤單不僅僅是因為敗壞人類與他對立,更是因為那些追求屬靈、追求認識神、追求了解神的人,甚至是願意為他花費一生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心思、不了解他的性情、不了解他的喜怒哀樂。

在挪亞這個故事結尾的這一部分,我們看到神用了一種「異乎尋常」的方式來表達他此時此刻的心情,這個方式很特別,就是神與人立約,以這個方式來宣告神以洪水滅世在此告一段落。從外表上來看,「立約」這個事是個很平常的事,無非就是用文字的方式來約束雙方,做事不違規,以便達到保護雙方利益的目的。從形式上來講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是從神作這件事情的出發點與意義上來講,卻是神性情也是神心思的一個真實的流露,如果你把這話放在那兒置之不理,如果我不告訴你們事情的真相,那人類真的永遠都不會知道神的心思。也可能在你的想像中神立約的時候是笑著的,也可能神的表情是嚴肅的,不管在人的想像中神是哪種最普通的表情,但沒有人能看到神的心、看到神的傷痛,更沒有人看到神的孤單。沒有一個人能夠讓神或者是值得神信賴,作為神表達他心思、傾訴他傷痛的對象,所以說神不得已作了一個這樣的舉動。表面上看,神作了一件輕鬆的事來告別上一個人類,了結了過去的事情,為洪水滅世劃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但他卻將此時的傷痛深深地埋藏在內心深處。神在沒有人可讓他作為傾訴對象的同時與人立約,告訴人不再用洪水滅世,當虹出現的時候提示人曾經有這樣的事發生過,告誡人不要行惡事。在神如此傷痛的情況下都沒有忘了人,仍舊如此地牽掛人,這是不是神的愛與無私呢?而當人痛苦的時候人都會想什麼呢?這個時候是不是人最需要神的時候?在這個時候人總是把神拉過來讓神安慰安慰,無論什麼時候神都不會讓人失望,神都會讓人從困境中走出來,活在光中。即便神如此供應著人,在人的心裡神無非就是人的定心丸、安慰劑罷了。當神傷痛的時候,當神的心受傷的時候,讓一個受造之物或者讓任何一個人去陪伴他、去安慰他,這對神來說無疑是一種奢望。因著人從來不理睬神的感受,所以他從來不要求也不奢望有人能安慰他,他只是在用他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心情。在人看神受點苦這不算什麼,但是當你真正地想要去了解神的時候,當你能真正地體會到神作每件事的用心良苦的時候,你才能感覺到神的偉大,感覺到神的無私。神雖然用彩虹與人立了約,但是神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一個人為什麼要這樣作,為什麼要立約,就是他真正的心思並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因為沒有一個人能理解神對他親手造的人類的愛到底有多深,也沒有人能體會到他毀滅人類時的心到底有多痛,所以,即使他告知人他的感受,人也不能承受這一份「信任」,傷痛之餘,他依然繼續著他的下一步工作。神總是把最好的那一面、最美好的東西都賜給人,而自己卻默默忍受著一切痛苦,但是神從來不去公開發布這些痛苦,而是默默地忍受與等待。神的忍受不是冷酷、不是麻木、不是無可奈何,也不是一種懦弱的表現,而是神的愛與實質本來就是無私的,這是他實質與性情的自然流露,也是真正的造物主——神的身分的真實體現。

說到這兒,有些人可能會誤解我的意思:把神的心情講述得這麼詳細、這麼煽情,是不是有意讓人去同情神哪?有沒有這個意思?(沒有!)我說這些話要達到的唯一目的就是讓你們更了解神,了解神的點點滴滴,了解神的喜怒哀樂,了解神的實質、神的性情是切切實實地、一點一滴地表現在他的作工中的,不是人用空話、字句道理,或是想像描繪出來的。就是說,神與神的實質是實實際際存在的,不是圖畫,不是想像,也不是人構造出來的,更不是人杜撰出來的。你們現在認識到這一點了嗎?你們如果認識到了,我今天說的這些話就達到果效了。

我們今天說了三個題目,我想每一個人在這三個題目的交通中收穫都很大。可以肯定地說,在這三個題目當中,我所講述的神的心思或者是我所提到的神的性情與實質顛覆了人對神的想像與認識,甚至顛覆了所有人對神的信,更顛覆了所有人心中所仰慕的那一位神的形像。不管怎麼樣,我希望你們在聖經的這三部分章節中所認識到的神的性情對你們來說都是有幫助的,也希望你們回去之後再好好地揣摩揣摩。今天聚會就到這兒,再見!

二〇一四年五月十八日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