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第 十 六 篇 說 話

在我口中有多少話要對人說,有多少事需對人講,但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不能按著我的供應而將我的話全部領受,只是知其一卻不知其二,但我並不因著人的「無能」而把人打死,或者因人的軟弱而憂傷,我只是在作我的工,我一直在說話,儘管人不明白我的心意,當到有一天,人都會在心靈深處來認識我的,都會在意念當中來思念我的。當我脫離地之時,也正是我在人心中登寶座之時,即人都認識我時,那時也正是眾子、子民在地作王掌權之時。認識我的必將成為我國中的柱子,認識我的才有資格在我的國中作王掌權,凡認識我的都有我的所是,都能在所有的人中間活出我。我不管人認識我到什麼程度,反正我的工作誰也攔阻不了,人不能來給我「幫忙」,不能為我做什麼,只是在我的光中隨著引領行事,在光中尋求我的旨意是什麼。如今,人都有了資格,認為在我前可以大搖大擺地晃動,可以毫不拘束地談笑風生,與我並肩相處,人對我仍不認識,認為與我的性質差不多,都屬血肉之體,都在人世間生存,人對我的敬畏之心太小,能在我的面前敬畏我,卻不能在靈的面前事奉我,似乎對於人來說,靈根本就不存在,所以不曾有人認識靈,所有的人在我的肉身之中看到的只是血肉之體,卻未看見屬神之靈。難道這樣就達到我的心意了嗎?人都是糊弄我的專家,似乎經受了撒但的特殊訓練,因此來專門糊弄我。但我並不受撒但的攪擾,我仍要因我的智慧來征服全人類,來打敗全人類的敗壞者,使我的國度在地上堅立。

在人中間,曾有人想探索天上的星辰有多大,天上的空間有多少,但不曾有人對此有研究成果,只是垂頭喪氣,以失敗告終。我在萬人中仰望,我在人的失敗中觀察人的動態,沒有一人是對我心服口服的,都是不順也不服,人的野心不小哇!當整個淵面混濁之際,我在人間開始體嘗人間之苦,我靈在周遊世界,我靈在鑒察萬人之心,但我又在道成肉身之中征服人類。人看不見我,是因人的瞎眼;人不認識我,是因人的麻木;人抵擋我,是因人的悖逆;人來在我前俯伏,是因我已把人征服;人來愛我,是因我本是值得讓人去愛的;人活出我、彰顯我,是因我的大能、我的智慧將人作在我的心意之上。我在人的心中有地位,但我並不曾接受人在靈中的愛,實際上,在人的靈中都有著自己最心愛之物,但在這之中,並沒有我的份,所以說人的愛都是猶如肥皂沫一樣,在風中會全部消失、爆破永不再出現。我對人的態度卻是始終如一、絲毫不變的,作為人中間的任意一個,誰能做到這一步呢?我在人眼中猶如空氣一樣摸不著、看不到,所以多數人的尋求只是在無邊無際的天空之上,或是在洶湧澎湃的海面上,或是在平靜的湖面上,或是在空洞的字句道理其間。人沒有一個認識人類的實質的,更沒有一個能說出在我身上的一點奧祕的,所以我不要求人能達到我所要求的人想像當中的最高標準。

山在我的話中倒下,水在我的話中而倒流,人在我的話中而順服下來,湖泊在我的話中而開始流動不止,滔滔大海雖然怒氣沖天,但在我的話中卻寧靜如湖面之上,我手輕輕一擺,狂風便立即消失,離我而去,人間頓時恢復寧靜。但當我發怒之時,山立時而四分五裂,地立時搖動,水立時枯乾,人立時被災荒淹沒全身,因著我的怒氣,我並不搭理人的慘叫,並不因著人的呼救而給予幫助,因我的怒氣在升騰。當我在天宇之中時,眾星不曾因我的存在而慌作一團,而是因著我的存在而為我盡心盡力地工作,因此,我將更多的光明賜予他,讓其發出更多的光彩,為著我得著更多的榮耀。在天之上越是光明,在天之下越是漆黑,多少人曾埋怨我不會安排,多少人離我而去,去搞自己的王國,藉此來背叛我,以扭轉黑暗之狀,但有誰的心志將其成全了呢?有誰的心志是成功了的?誰能扭轉我手安排的現狀呢?當地上遍及春意之時,我將光明偷著悄悄地給人間送來,所以在地之人頓覺空氣新鮮,但就在此時,我又遮蔽人的眼,讓人看見的只是迷霧遍地,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模糊了,人都是只在嘆息:為什麼光只是稍來片刻?為什麼神給人的只是迷霧、只是模糊呢?在人的失望之中,迷霧隨即消失,但在略見微光之時,一場傾盆大雨從我而降,在夢中的人都被雷雨震破耳鼓,驚慌失措,來不及遮蓋,被大雨淹沒全身。頃刻間,天之下的萬物在我的烈怒之中被沖洗乾淨,不再有人埋怨暴雨的侵襲,所有的人都生發了敬畏的心。因著大雨的突然,所以多數人被從天而降之水淹死,成了水中的「死屍」。我鑒察全地,多少人在儆醒,多少人在悔改,多少人在小舟之上尋找水流之源,多少人在向我俯伏,以求得我的饒恕,多少人見到了光明,多少人看到了我面,多少人有了生活的勇氣,全地煥然一新。在這大雨過後之狀中,所有的物都恢復了我心中的原樣,不再悖逆了,不久,全地充滿了歡笑之聲,全地遍及讚美之氣,全地又充滿了我的榮耀。我的智慧在全地之上,又在全宇之中,萬物其間是我智慧之果,萬人之中又洋溢著我智慧之精品,所有的一切都如我國中的萬物,所有的人如我草場中的羊都棲息在我的天之下。我行走在萬人之上,舉目觀看,不曾有一物是舊樣,不曾有一人是舊態。我在寶座之上安息,在全宇之上躺臥,我心滿意足,因為萬物又都恢復聖潔了,我又能在錫安中安然起居了,地上之人又能在我的引領之下安居樂業了,萬民都在我手中操持一切,萬民又恢復了原有的聰明,恢復了本來的面目,不再是滿身塵土,而是在我的國中聖潔如玉一般,個個都面貌如同人心中的聖者一般,因我的國在人中間成立。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四日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