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征 服 工 作 的 內 幕(四)

什麼叫被成全?什麼叫被征服?人要想被征服得具備什麼條件?被成全得具備什麼條件?被征服與被成全都是為了作人,使人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脫離撒但的敗壞性情,脫離撒但的權勢。這征服是作人的初步工作,也就是作人的第一步工作,成全是作人的第二步工作,也就是結束工作。每一個人都得經過征服,人不經過征服沒法認識神,也不知道有神,就是人不可能承認神。人若不承認神也不可能被神作成,因你不具備被作成的條件,你還不承認神,怎麼能認識他呢?你又怎麼追求他呢?也沒法見證他,更不能有信心滿足他,所以,人要想被作成,第一步務必得經過征服的工作,這是首要條件。但不管是征服還是成全都是來作人、來變化人,都是經營人的工作當中的一項,作成一個完全的人就這兩步工作,哪步都不可缺少。「被征服」這字眼聽著是不好聽,其實征服的過程也是變化人的過程。你被征服以後,你的敗壞性情雖然沒完全脫去,但你認識到了,藉著征服的工作你認識到了你那下賤的人性,而且也認識到了你的許多悖逆,雖然在征服工作的短時間內你脫不去、改變不了,但你能認識到,這就為你被成全打下了基礎。所以征服與成全都是變化人,都是為了將人的撒但敗壞性情脫去,能將自己全部交給神,只不過被征服是變化人性情的第一步,也是將人完全交給神的第一步,是低於被成全的一步工作。被征服之人的生命性情的變化遠遠低於被成全之人的生命程度。之所以被征服與被成全的說法不同,是因為工作階段不同,對人要求的標準不同,征服人要求的標準低,成全人要求的標準高。被成全以後的人是義人,聖潔了,是經營人工作中的結晶,是成品,雖不是完全人,但是追求活出有意義人生的人。而被征服的人呢?他們只是口裡承認有神,承認神道成了肉身,承認話在肉身顯現,承認神來在地上作了審判與刑罰的工作,並且還承認神的審判與刑罰、擊打與熬煉都是對人有益處的。就是人剛剛有點人的模樣,對人生稍有看透,但還是模糊,也就是剛剛有點人性,這是被征服以後達到的果效。人踏上被成全的路後,人的老舊性情能有變化,而且生命不斷長進,對真理逐步進深,對世界能夠厭憎,對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感覺厭憎,尤其對自己不僅是感覺厭憎,更有了清楚明了的認識,願意憑真理活著,以追求真理為目標,不願活在自己的大腦思維裡面,對人的自是、狂傲、自大都感覺厭憎,說話能掌握分寸,遇事有分辨,有智慧,對神有忠心順服。若經歷一次刑罰審判,不僅不消極軟弱,而且能感謝刑罰審判,離不開神的刑罰審判,藉著刑罰審判能蒙保守,不追求平安喜樂與求餅得飽的信仰,也不追求暫時的肉體享受,這都是被成全的人所有的。人被征服後,承認有神。到底承認有神都有哪些表現,在被征服的人身上這些都是有限的。到底什麼叫話在肉身顯現?什麼叫道成肉身?他作了哪些工作?他作工的目的意義是什麼?你經歷了他那麼多作工,經歷了他在肉身的作為,你都得著了什麼?你對這些有認識了,你才是一個被征服的人。你如果只嘴說我承認有神,該撇棄丈夫的也不撇棄,該脫離肉體享受時也不脫離,還照樣貪圖肉體的安逸,和弟兄姊妹之間有成見之時也放不下,在許多淺顯的實行上你都不能付代價,證明你仍然沒被征服,這樣即使你明白了許多也都白搭,被征服的人是有初步變化的、是有初步進入的人。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使人對神有初步的認識,對真理有初步的領受,雖然有許多更深、更細的真理不能完全進入實際,但對於許多現實生活中涉及你肉體享受或個人的地位等這一類淺顯的真理還能實行出來,當然,這都是被征服過程中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在被征服的人身上也能看見人的性情變化,例如人的穿著、打扮,人的生活,這些能有變化,人信神的觀點有了變化,人的追求目標也明確了,人的心志也高了。在被征服的工作中人的生命性情也能發生相應的變化,並不是一點沒變,只不過這變化是淺顯的、是初步的,與被成全以後的性情的變化和追求目標相比低多了。若在征服工作中人的性情根本沒有變化,也沒有一點真理,這樣的人就是廢料了,一點用處沒有!沒被征服的人達不到被成全!若只追求被征服的人,即使在征服的工作中性情有了相應的變化,也不能被完全作成,起初的真理也就隨之消失了。被征服之人的性情與被成全之人的性情變化相比之下是相差好遠,但是被征服是初步的變化,是根基,沒有這樣初步的變化,證明人對神根本就沒有一點認識,因為這認識是藉著審判達到的,而這審判又是征服工作中主要的工作項目。所以,每個被成全的人都是經過被征服的,否則,沒法達到被成全。

你說你承認神道成肉身,承認話在肉身顯現,結果你在他背後做一些事,不按他所要求你的去做,心裡不懼怕他,這是承認神嗎?你承認了他所說的話,但你能達到的你也不去實行,不遵守他的道,這是不是承認?你雖承認他,但只是有戒備他的心,卻沒有一點敬畏他的心,如果他所作的工你也看見了,你也承認了,你也知道他這個人是神,但你仍是不冷不熱,仍是沒有一點變化,這樣的人還是沒被征服的人。被征服的人得能盡上自己的所能,雖然高的真理他進入不了,也夠不上,但心裡卻願意達到,只因領受得有限,所以實行出來的也有範圍、有限度,但最起碼得能盡上自己所能的,你能做到這些都是因著征服的工作而達到的果效。你若說:「他能說出如此多人達不到的話,他不是神那誰是神呢?」你有這樣的認識並不是承認神,承認神得有表現。帶領教會的行不出公義來,還貪戀錢財,教會的錢總往自己腰包裡揣,這是承認有神嗎?神是全能的,是值得人敬畏的,你若真承認有神能不害怕嗎?還能幹出如此卑鄙的事來,這叫信嗎?你是真承認他嗎?你信的是神嗎?你信的是渺茫的神,所以你不害怕!真正承認神的人、對神有認識的人都害怕神,凡抵擋神的事、良心過不去的事他都不敢做,尤其是認識到是不合神心意的事更不敢做,這才是承認有神了。當你的父母攔阻你信神的時候你當怎樣做?你不信的丈夫對你好時你當怎樣愛神?當弟兄姊妹對你厭憎時你又該怎樣愛神?你若承認他,那麼在這些事上都能行得合適,有實際活出。你若沒有實際表現,只嘴裡承認有神,這屬於口頭派!你說你信他,承認他,那你用什麼方式來承認他?以什麼方式來信他?你心裡有沒有懼怕?有沒有敬畏?你裡面有沒有愛他的心?當你憂傷的時候、無依無靠的時候你感覺神可愛,過後就沒事了,這不叫愛神,也不叫信神!最終讓人達到什麼程度呢?凡是我提到的各種情形,就如自己覺得自己了不起,感覺自己領受東西快,轄制別人,瞧不起別人,以貌取人,欺負老實人,貪戀教會錢財,等等這些撒但的敗壞性情在你身上脫掉一部分了,這才是你被征服以後該有的表現。

在你們這些人身上作的征服工作的意義最深,一方面是要成全一批人,就是成全一批得勝者,來作為第一批被作成的人,也就是初熟的果子;另一方面讓受造之物能享受到神的愛,得著神的最大的拯救,得著神全部的救恩,讓人享受到的不僅是憐憫慈愛,更重要的是刑罰審判,從創世到現在,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愛,沒有一點恨人的成分,就是你看到的刑罰審判也是愛,是更真、更實的愛,這愛就是帶領人走上人生的正道;再一方面就是為了達到在撒但面前作見證;還有一方面是為了擴展以後的福音工作而打基礎。他所作的工作都是為了把人帶到人生的正道上,讓人有正常的人類的生活,因人不會生活,沒有這樣的帶領你只能虛空地活著,你只能毫無價值、毫無意義地活著,你根本不會做一個正常的人,這是征服人最深的意義。你們這些人都是摩押的後代,把征服的工作作在你們身上是對你們極大的拯救。你們都活在罪惡淫亂之地,都屬於淫亂罪惡的人,今天你們不僅能看見神,更重要的是讓你們得著了刑罰審判,得著了這樣最深的拯救,就是得著了神最大的愛。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並沒有惡意,是因著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作人,從始到終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他根本不願把他親手造的人完全毀滅,現在又來到你們中間作工,這不更是拯救嗎?若對你們是恨,他還能作這麼大的工作來親自帶領你們嗎?何必受這苦呢?對你們並不是恨,也沒有一點惡意,你們該知道神的愛是最實在的,只不過因著人的悖逆,務必得用審判來拯救人,否則還是不能把人拯救出來。因你們不會生活,也不知怎麼活著,你們活在這淫亂罪惡之地,屬於淫亂污穢之鬼,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著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著,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們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拯救。如果你看不到在你身上所作的都是愛,都是拯救,認為這只是一種方式,是折磨人的,是讓人不可相信的,那你還回你的世界中去受苦受難吧!你若願意在這道流裡享受這審判、這極大的救恩,享受這一切人世間找不著的福,享受這愛,你就老老實實地待在這流裡接受征服的工作,達到被成全。雖然你現在因著審判是受點苦、受點熬煉,但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刑罰與審判對人來說雖然就是熬煉,是無情的揭示,是為了懲罰人的罪,懲罰人的肉體,但這一切的工作並不是要將人的肉體定罪而滅絕。話語嚴厲的揭示,都是為了把你帶到正道上,這麼多作工你們也都親自體嘗到了,沒有把你們都帶到邪道上吧!一切都是為了讓你活出正常人性,都是你的正常人性能夠達到的。作每步工作都是根據你的需要,按著你的軟弱,按著你的實際身量作,並不把難擔的擔子強壓在你們身上。雖然現在你看不透,覺著好像我跟你過不去,你總認為我對你天天刑罰審判、天天責備都是因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罰審判,其實對你都是愛,也是極大的保守。如果你認識不到這步工作的更深意義,你根本經歷不上去。你應該因著這樣的拯救而得著安慰,不要執迷不悟,走到現在,對這征服工作的意義你也該看清了,不該再有這樣、那樣的看法了!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