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作 工 異 象(三)

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聖靈感孕,這與他要作的工作有關。恩典時代的開始是以耶穌的名為開端,耶穌開始盡職分時聖靈便開始見證耶穌的名,耶和華的名再也不被提起,聖靈而是以耶穌的名為主來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見證是為耶穌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為耶穌基督。舊約律法時代的結束就是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結束了。從此以後,神的名再不叫耶和華,乃叫耶穌,從此聖靈就開始作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那人現在仍吃喝耶和華的話,還按照律法時代的工作來套,你這不是套規條嗎?這不是守舊嗎?現在你們也知道已經到末世了,難道耶穌來了還能叫耶穌嗎?耶和華當時告訴以色列眾百姓,以後彌賽亞要來,結果來了沒叫彌賽亞,而叫耶穌。耶穌說他還要來,他怎麼走他就怎麼來,耶穌的話是這麼說的,但你看見耶穌是怎麼走的了嗎?耶穌駕著白雲走,難道他還能親自駕著白雲來在人中間嗎?那他不是還叫耶穌嗎?當耶穌再來早已更換時代,他還能叫耶穌嗎?難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穌嗎?就不能再在新的時代叫新的名嗎?就一個「人」的形像、一個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嗎?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不論是耶和華時代,還是耶穌時代,都是以名來代表時代的。恩典時代結束,末了時代到來,耶穌也已來到,他怎麼還會叫耶穌呢?他怎麼還會是耶穌的形像來在人中間呢?你忘了耶穌只不過是一個拿撒勒人的形像嗎?你忘了「耶穌」僅是人類的救贖主嗎?他怎麼能擔當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呢?耶穌駕著白雲走了,這個是事實,但他怎麼能駕著白雲來在人中間仍叫耶穌呢?他若真駕著白雲來,人還會不認識他嗎?那普天下的人誰還會不認識他呢?那樣,不就只有「耶穌」自己是神嗎?那樣,神的形像就是猶太人的長相了,而且是永遠也不能改變的。耶穌說他怎麼走,還要怎麼來,他這話的真意你知道嗎?難道他就告訴你們這些人了嗎?你只知道他駕著白雲怎麼走,還要怎麼來,但你知道神自己到底是怎麼作工的嗎?如果真能讓你看見,耶穌所說的那句話又怎麼解釋?他說:「末世人子要來的時候,人子自己不知道,天使不知道,天上的使者不知道,所有的人不知道,只有父知道,就是只有靈知道。」你若能知道、能看見,那這話不是落空了嗎?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你就能看見、能知道嗎?你若親眼看見了,這句話不就落空了嗎?耶穌當時怎麼說的?「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獨父知道。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所以,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那日子來到,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一說人子就指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正常普通的人,這人自己都不知道,你就能知道嗎?耶穌說了他怎麼走還要怎麼來,他來了自己都不知道,他能讓你提早知道嗎?你就能看見他的來到嗎?這不是笑話嗎?神在地上來一次得換一次名,來一次換一次性別,來一次換一個形像,來一次換一步工作,他不作重複工作,他是常新不舊的神。他以前來了叫耶穌,這次來了還能叫耶穌嗎?他以前來了是男性,這次來還能是男性嗎?以前來是作恩典時代釘十字架的工作,這次來還能救贖人脫離罪惡嗎?還能釘十字架嗎?這不是作重複工作了嗎?神是常新不舊的你不知道嗎?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若你說神的工作永恆不變,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能結束嗎?你單知道神是永恆不變的,但神還是常新不舊的你知道嗎?若他的工作是永恆不變的,他能將人類帶到今天嗎?他是永恆不變的為什麼他已作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斷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顯明,顯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隱祕的,他從不公開向人顯明,人根本不認識他,他就藉著作工來逐步向人顯明他的性情,他這樣作工並不是每個時代都改變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斷變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斷變化,而是因著工作時代的不同,神將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顯明,讓人來認識他。但這並不能證明神原來沒有特定的性情,隨著時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變化,這是錯謬的領受。他是將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來向人顯明,是按著時代的不同來顯明的,不是一個時代的工作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出來的。所以,「神是常新不舊的」這話是針對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是針對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無論如何,你不能將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個點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話上,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個時代中,就如耶和華這個名不能永遠代替神的名,神還能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斷向前發展的標誌。

神永遠是神不能變成撒但,撒但永遠是撒但不能變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義、神的威嚴,這是永遠不能改變的。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這是永遠不變的,但神的工作呢,是不斷向前發展、不斷進深的,因為神是常新不舊的。在每一個時代都要換一個新的名,在每一個時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神要讓受造之物看見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時代,人看不見新的性情發表,人不就把神永遠釘在十字架上了嗎?這不是把神定規了嗎?假如神來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會把神定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從來不認為是女人的神。那時,男人會認為神與男人是一個性別,那神就是男人的頭了,女人又會如何呢?這是不公平的,這不屬於偏待人嗎?這樣,神拯救的都是與他一樣的男人,那女人將沒有一個得救的。神造人類時是造了亞當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亞當,而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在末世神作一步新的工作,他要顯明他更多的性情,不是耶穌那時的憐憫、慈愛了,既然又有了新的工作,這新的工作就帶來了新的性情。那如果是靈作工,不道成肉身,而是靈直接打雷說話,人都沒法與他接觸,人能不能認識他的性情呢?單是靈作工,人沒法認識神的性情,只有藉著道成肉身,話在肉身顯現,把他所有的性情藉著肉身發表出來,人才能親眼看見。神實實在在地生活在人中間,有形有像,人都實際地接觸他的性情,接觸他的所有所是,這樣,人才能真實認識他。同時,神也完成了「神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這個工作,成就了神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神在每一個時代都不作重複的工作,既然現在是末世了,他就要作他在末世的工作,顯明他在末世的所有性情。一說末世,就屬於另一個時代,耶穌說那時你們必遇見災荒,那時你們必遇見地震、飢荒、瘟疫,這說明是另一個時代了,不再是舊的恩典時代了。假如按人所說,神是永恆不變的,神的性情永遠是憐憫慈愛,他愛人如己,對什麼人都是拯救,他從不恨人,那他的工作還能結束嗎?耶穌來了釘十字架,為所有的罪人犧牲,把自己獻在祭壇上,已經完成了救贖的工作,他已結束了恩典時代,若末世還作恩典時代的工作,那有什麼意義?若仍這樣作不是否認耶穌的工作嗎?若神這步來了沒作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他還是憐憫慈愛,那他能結束時代嗎?就憐憫慈愛的神能結束時代嗎?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說,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並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沒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麼罪的他都愛他,不管什麼人他都愛他、包容他,那他什麼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神在整個經營中作的工作都一清二楚,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末世是末世,哪個時代都有明顯的區別,因為每個時代都有他代表時代的工作。要作末世的工作務必得帶著焚燒、審判、刑罰、烈怒、毀滅來結束時代。一說末世就是末了的時代,末了還不是要結束時代嗎?一說要結束時代,非得帶著刑罰、審判,這樣才能結束時代。耶穌是為了讓人繼續生存下去、繼續活下去,為了人更好地生存,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不讓人一直墮落下去活在陰間、活在地獄裡,把人從陰間地獄裡拯救出來,讓人繼續活著。現在到末世了,他要把人滅絕,徹底毀滅人類,就是改變人類的悖逆,所以還按照以前憐憫慈愛的性情不能結束時代,也不能完成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每個時代都有特殊的代表性情,每個時代都有他所該作的工作。所以說,凡是神自己作的工作,每個時代都有他所發表的真正的性情,他的名、他所作的工作都是隨著時代而變的,這都是整套全新的。在律法時代,以耶和華這個名作了帶領人類的工作,在地上開展了第一步工作。作這步工作就是建造聖殿、建造祭壇,以律法來帶領以色列民,作工在以色列民中間。帶領以色列民,也就是在地上開展他工作的根據地,以此根據地來擴展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就是從以色列開始往外擴展,以後的人逐漸都知道耶和華是神,是耶和華造了天地萬物,是耶和華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藉著以色列民往外擴展工作。以色列之地是耶和華在地上作工的第一個聖地,神在地上作工,最初是在以色列全地,這是律法時代作的工作。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呢,耶穌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愛、憐憫、包容、忍耐、謙卑、愛心、寬容,他來作這麼多工作就是救贖。他的性情呢,他的性情是憐憫、慈愛,就按照他的憐憫慈愛,他務必得為人釘十字架,以此來說明神愛人如己,以至於將自己全部獻出來。撒但說:你既然愛人就當愛到底,得釘十字架,將人從十字架上就是從罪中救出來,將你自己獻出來,換取全人類。撒但就這麼打賭:「你既然是憐憫慈愛的神,你要愛人到底,就應把你自己獻在十字架上。」耶穌就說:「只要是為了人類,我願將自己全部交出來。」之後便毫不顧惜地上了十字架,救贖了整個人類。在恩典時代,神的名就叫耶穌,也就是說,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憐憫慈愛的神。神與人同在,他的愛、他的憐憫、他的拯救伴隨著每一個人,人只有接受耶穌的名,接受與他的同在,才能得著平安喜樂,才能得著他的祝福,得著他極大極多的恩典,得著他的拯救。藉著耶穌釘十字架,凡是跟隨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在恩典時代,「耶穌」是神的名,就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在恩典時代,神就叫耶穌,他在舊約聖經以外作了一步更新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以釘十字架來結束的,這是他的全部工作。所以說,在律法時代耶和華是神的名;在恩典時代耶穌這個名代表神;在末世,他的名是全能的神,就是全能者,以他的能力來帶領人、征服人、得著人,到最終結束時代。在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裡都能看見神的性情。

起初,在舊約律法時代帶領人,就像帶領小孩生活似的,起初的人類是從耶和華初生的人類,也就是以色列人,他們對如何敬畏神、如何在地上生活這些都不明白。也就是說,耶和華造了人類,就是造了亞當、夏娃,但並沒有給他們造能明白如何敬畏耶和華、如何在地上遵行耶和華的法度的器官。若沒有耶和華直接的帶領,無人能直接知道,因人起初就沒有這個器官。人就知道耶和華是神,但究竟如何敬畏他,人當怎樣行才叫敬畏耶和華,當存什麼樣心才是敬畏耶和華,當為耶和華獻什麼才叫敬畏耶和華,對這些人都一概不知。人就知道享受耶和華造的萬物中的可享受之物,人究竟在地上有怎樣的生活才稱得上是受造之物,對這些人也都一概不知。就這樣的人類,若沒有人指引,沒有人親自帶領他們,就永遠沒有人類正規的生活,只能叫撒但偷著擄去。耶和華造了人類,就是人類的祖先夏娃、亞當,但他並沒有賜給他們更多的聰明、智慧,他們雖然已經生活在地上,但他們幾乎什麼也不懂。這樣,耶和華造人類的工作才剛剛完成一半,並沒有全部完成,他只將泥捏成人的樣式,而且也有了他的氣息,但並沒有賜給人足夠的敬畏他的心志。起初,人並沒有敬畏他的心,也沒有懼怕他的心,只知道聽他的話,並不知道人在地上生活的常識與人生活的正常規律。所以說,耶和華雖然造了男、造了女,完成了七天的工程,但他並沒有將人完全造成,因人只有外殼,卻並沒有做人的實際,人就知道是耶和華造了人類,但人並不知道當如何遵守他的話,遵守他的什麼法度。所以,在有了人類之後,耶和華的工作並沒有完成,他還必須得將人類徹底帶領到他的面前,使人都會在地上群居,都會敬畏他,讓人類在地上,也就是在他帶領之後能進入正常的人類生活的正軌中。這樣,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才全部結束,就是耶和華的創世工作才全部告終。所以,他既造了人類,他就得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幾千年,讓人都會遵守他的律例、他的法度,讓人類在地上都有了正常的人類的一切活動,此時,耶和華的工作才全部結束。他在造了人類之後就開始著手這個工作,直到雅各時期,才將雅各的十二個兒子組成為以色列的十二個支派。從此,以色列的所有人成了他在地上正式帶領的人類,「以色列」成了他在地上作工的特定的地點。將這些人、將以色列全地作為他在地上正式作工的頭一批人與工作的發源地,以此來開展他更大的工作,以便達到凡是地上從他生的人都能知道如何敬畏他,如何在地上生活。所以,以色列人所行的成了外邦各族之人的典範,在以色列人中所說的成了外邦各族之人當聽的。因為他們是首先接受耶和華的律法、誡命的,他們也是首先知道如何敬畏耶和華之道的,他們就是知道耶和華之道的人類的祖先,是耶和華選中的人類的代表。到了恩典時代,他不再這樣帶領人,人犯罪墮落在罪中了,他就開始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就有了責備之語,以至於把人從罪中徹底拯救出來。人墮落到現在這個地步,所以,以審判、刑罰來作這步的工作,這樣才能把工作作好,這是幾個時代的工作。就是以神的名、要作的工作、不同的形像來劃分時代,來轉移時代,神的名和他的工作就代表他的時代,代表他的每個時代的工作。假如神在每一個時代作的工作都一樣,都叫一個名,人會怎麼認識呢?神就得叫耶和華,除了名叫耶和華的是神,叫其餘名的就不是神,或者說神只能是耶穌,除了耶穌的名以外神不能再叫別的名,除了耶穌以外耶和華不是神,全能神也不是神。人認為神是全能的這不假,但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他得叫耶穌,因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你這就屬於守規條了,把神限制在一個範圍裡。所以說,在每一個時代神所作的工作、所叫的名、所帶的形像,所作的每步工作以至於到現在,不守一點規條,不受一點限制。他是耶和華,但他也是耶穌,也是彌賽亞,也是全能神,他的工作能逐步變化,他的名也相應地變化,沒有一個名能將他代表得完全,但凡是他叫的名都能代表他,在每一個時代他所作的工作都代表他的性情。假如說,在末世來到的時候,你看見的神還是耶穌,而且駕著白雲,長相還是耶穌的形像,說的話還是耶穌說的話,「你們應該愛人如己,應該禁食禱告,愛仇敵,愛仇敵就像愛惜自己生命一樣,能夠包容人,能夠忍耐、謙卑,你們務必得做到這些,才可做我的門徒。」假如你們都做到這些了,就可以進我的國度了,這不還屬恩典時代的工作嗎?講的不還屬恩典時代的道嗎?你們要是聽見這話有什麼感覺?是不是感覺這還是耶穌作的工作?這不重複了嗎?人能有享受嗎?你們會覺得神作的工作只能停留到現在這個地步了,再也不能向前發展了,他就這麼大能力了,沒有新工作了,施展到頭了。兩千年以前是恩典時代,兩千年以後仍講恩典時代的道,仍讓人悔改,別人一看,神你就這麼大能力,我以前認為你多麼智慧呢,原來你就知道包容人、講忍耐,就知道愛仇敵,別的什麼也沒有了,人就把神永遠定規在恩典時代中,人會永遠認為神是憐憫、慈愛。你想,神的工作會老調重唱嗎?所以說,這一步他不釘十字架,而且凡你們所看到、接觸到的與你們所想像的、你們所聽的傳說完全不一樣。今天不與法利賽人接觸,也不讓世人知道,知道的人只有你們這些跟隨的人,因為他不會再釘十字架。恩典時代公開各處傳道是為了他的福音工作,他與法利賽人接觸是為了釘十字架的工作,他若不與法利賽人接觸,執政掌權的人都不知道,他怎麼能被定罪,之後被出賣釘在十字架上呢?所以說,以往接觸法利賽人是為了釘十字架,今天隱祕作工是為了避開試探,兩步道成肉身的工作、意義並不相同,所處的環境也不相同,所作的工作又怎麼能完全一樣呢?

耶穌這一個名,即「神與我們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嗎?就能把神說透嗎?人若說神就只能叫耶穌,再不能有別的名,因神不能改變他的性情,這話才是褻瀆!你說就「耶穌」一個名——神與我們同在,就能將神代表得完全嗎?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沒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說,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說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人沒法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盡都概括,人類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詞彙來概括人所認識到的神的性情:偉大、尊貴、奇妙、難測、至高無上、聖潔、公義、智慧等等。太多了!就這幾個有限的詞也不能將人所看見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來。後來,又有許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達人內心激情的詞:神太偉大了!神太聖潔了!神太可愛了!到現在,類似這些人類的語言也達到頂峰了,人仍然無法表達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許多名,但神又沒有一個名,這是因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語言又太貧乏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說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換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本時代的他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但就這樣,許多有屬靈經歷的、親眼看見神的人仍感覺到就這一個特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出來,無奈!人也就不稱呼神的名了,就直接稱呼「神」。似乎人的內心充滿了愛,但又似乎人的內心矛盾重重,因人都不知如何解釋「神」。神的所是太多了,簡直沒法形容,但沒有一個名能概括神的性情,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所有所是都描述出來。若有人問我:「你到底用什麼名?」我就告訴他,「神就是神!」這不是神的最好的名嗎?不是神性情的最好的概括嗎?這樣,你們何苦再追究神名的事呢?何必再總為一個名吃不下、睡不著而苦思冥想呢?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沒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說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說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說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奧祕而且太全能,再說就說不下去了,就能知道這麼一點,這樣,就耶穌一個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嗎?來到末世,雖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換一換,因為時代不一樣了。

在全宇之上、在全宇之下神最大,他就能用一個肉身的形像把他自己都說明嗎?神穿上這個肉身是為了來作一步工作,肉身的形像並沒有什麼說法,與時代的變遷沒有關係,不涉及神的性情。耶穌當時的形像,他怎麼沒留下來呢?他為什麼不讓人把他的形像畫下來,好讓以後流傳萬代呢?為什麼他沒有讓人都承認他的形像就是神的形像呢?雖然人的形象是照著神的形像造出來的,但人的長相怎麼能代表神的高大的形像呢?神道成肉身只不過是神從天來在了一個特定的肉身中,是他的靈降在肉身中,在肉身中作他靈的工作,是靈在肉身中發表出來,是靈在肉身中作工,肉身作的工完全代表靈,肉身是為了工作,但並不是讓肉身的形像來取代神自己原有的形像,神道成肉身的目的、意義並不是這些。他道成肉身只是為了靈能找一個合適的作工的居住之所,以便達到肉身的工作,達到讓人看見他的工作,接觸他的性情,聽見他的言語,認識他的作工奇妙。他的名代表他的性情,他的工作代表他的身分,但他從未說他肉身的長相代表他的形像,這只是人的觀念。所以說,神道成肉身的關鍵點就是他的名、他的工作、他的性情、他的性別,以這些來代表他這個時代的經營。他道成肉身的長相與他的經營無關,只是為了他當時的工作,但神道成肉身又不能沒有一個特定的長相,所以他就選擇合適的家庭來決定他的長相。若長相有代表意義,那凡是與他相仿的五官端正的都代表神,這不是大錯特錯嗎?耶穌的畫像是人給他畫的,以便人來敬拜,當時聖靈也沒作特別指示,人就將畫流傳到了今天。其實,按照神的原意不應該這樣做,只是人的熱心才致使耶穌的畫像留到今天。神是靈,人永遠概括不了他到底是什麼形像,只能用他的性情來代替他的形像。他長的鼻子什麼樣,他長的嘴什麼樣,他長的眼睛什麼樣,他長的頭髮什麼樣,這些你都概括不了。約翰那時得了啟示,看見了人子的形像:口中有兩刃利劍,眼睛如同火焰,頭與髮皆白如羊毛,腳像鍛煉光明的銅,胸間束金帶。他這麼說,雖然特別形象,但他描述的神的形像並不是受造之物的形象,他看見的僅是異象,不是物質世界中的人的形象。約翰是看見了一個異象,並沒有真看見神的「長相」。神道成的肉身的形像是屬於受造之物的形象,不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在耶和華造人類的時候,他說照著他的形像造了人類,而且是造男造女。當時說照著神的形像造男造女,人的形象雖與神的形像相仿,但也不能將人的長相說成是神的形像,你也不能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的形像完全概括出來,因神太高大、太偉大、太奇妙難測!

耶穌當時來作工作,是按照當時聖靈指示他的來作,按照聖靈要作的去作,並不是按照舊約律法時代、按照耶和華作的工作去作。雖然耶穌來作的工作並不是守住耶和華的律法,守住耶和華定的誡命,但他們的源頭是一。耶穌作的工作是代表耶穌這個名,是代表恩典時代,耶和華作的工作呢,是代表耶和華,也是代表律法時代,他們的作工乃是一位靈作兩個不同時代的工作。耶穌作的工作只能代表恩典時代,耶和華作的工作只能代表舊約律法時代,他只是帶領以色列民、帶領埃及民,也帶領以色列以外的各個邦族。在新約恩典時代耶穌作工作,就是神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作帶領時代。你若說耶穌的工作是在耶和華的基礎上,他沒有開展新的工作,他完全是按照耶和華的話去實行的,按照耶和華所作的工作,按照以賽亞所說的預言去作工,那耶穌就不是道成肉身,他若作這樣的工作,他就是一個律法時代的使徒或工人。就按你所說的耶穌就不能開闢時代,也不能另外作工作,就像聖靈非得以耶和華為主來作工,除了耶和華聖靈不作更新的工作,人如果對耶穌的工作這樣認識這都屬於錯。人如果認為耶穌作的工作都是按照耶和華說的,都是按照以賽亞的預言作的,那你說耶穌是神道成肉身呢,還是屬於先知呢?按這種說法就沒有恩典時代了,耶穌也不算道成肉身,因為他作的工作不能代表恩典時代,只代表舊約律法時代。只有耶穌來了作新的工作,開展新的時代,而且打破以前在以色列作的工作,不按照以色列耶和華所作的工作去作,不按照他的老舊規條作,不套任何的規條,他作他該作的新的工作,這是新的時代。神自己來開闢時代,而且神自己來結束時代,人不能作開展時代的工作,也不能作結束時代的工作,耶穌不結束耶和華的工作,那就證明他只是一個人,不能代表神。正因為耶穌來了,結束了耶和華的工作,也是接續耶和華的工作,而且是開展了他自己的工作,開展他更新的工作,這證明是新的時代,證明耶穌就是神自己。他們作了兩步截然不同的工作,一步工作在聖殿裡面作,一步工作在聖殿以外作,而且一步工作是以律法帶領人生活,一步是獻贖罪祭,兩步工作截然不同,這就是新舊時代的劃分,一點不錯是兩個時代!他們作工的地點不一樣,所作的工作內容也不一樣,目的也不一樣,這樣就可分兩個時代,新舊約即指新舊時代。耶穌來了,不進聖殿,證明耶和華時代結束了,他不進聖殿,是因為耶和華在聖殿裡面的工作結束了,不需再作了,再作就重複了。只有出聖殿,在聖殿以外開闢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才能把神的工作推向高潮,若不出聖殿作工,神的工作就永遠停留在聖殿的基礎上,不會有新的變動。所以說,耶穌來了不進聖殿,不在聖殿裡面作工,在聖殿以外作工作,帶領門徒自由作工。神走出聖殿作工就是說神又有了新的計劃,他要作聖殿以外的工作,要作聖殿以外更新的工作,方式自由。他一來,把舊約時代耶和華的工作就結束了。雖然叫兩個不同的名,卻是一位靈作兩步工作,作的工作是接續下來的,因為名不同、工作內容不同,所以時代也就不同,耶和華來了是耶和華時代,耶穌來了是耶穌時代。所以說,一次來了叫一個名,代表一個時代,開闢一個新的出路,一步新的出路是一個名,這就代表神是常新不舊的,他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歷史不斷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斷向前發展的,六千年經營計劃要結束,必須是不斷地向前發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開闢新紀元,開闢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隨之,帶來新的名,帶來新的工作。神的靈時時作著新的工作,從不守舊、不守規條,也從來沒有停止過作工,而且是每時每刻。你說聖靈作的工作是永遠不變的,那為什麼耶和華讓祭司在聖殿裡事奉他,耶穌來了人也說他是大祭司,也說他是大衛家當中的一個人,也是大祭司、大君王,那他怎麼不進入聖殿呢?為什麼不獻祭呢?進聖殿,不進聖殿,不都是神自己作的工作嗎?如果按照人的想像,耶穌還要來,在末世還要叫耶穌,還駕著白雲來,是耶穌的形像降在人中間,那不是作重複的工作了嗎?聖靈還能守舊嗎?人所認為的都是觀念,人所領受的是按照字面的意思領受的,也是按照人的想像領受的,並不符合聖靈作工的原則,也不符合神的意思。神不會那樣作,神不會那麼愚昧、那麼傻,他的作工不像你想得那麼簡單。按人所做的所想的,耶穌駕著白雲來了,降在你們中間,你們看見他了,駕著白雲跟你們說他就是耶穌,你們還看見他手上的釘痕,你們認識了他就是耶穌,而且還要再次拯救你們,作你們大有能力的神,把你們拯救,賜給你們新名,給你們一個人一塊白石,之後,讓你們進入天國,把你們接進天堂裡,這樣認為不屬於人的觀念嗎?你說神是按照人的觀念作工,還是回擊人的觀念作工?人的觀念不都來源於撒但嗎?人不都是經撒但敗壞的嗎?神如果按照人的觀念去作,那神不就成了撒但了嗎?他不是與受造之物同類了嗎?受造之物現在既已叫撒但敗壞到這個程度,人都成為撒但的化身了,那你說如果神按照撒但的東西去作,那不跟撒但合夥了嗎?人怎麼能將神的作工測透呢?所以,他不會按照人的觀念去作,不會按照你想像的去作的。有的人說,神要駕著白雲來那是神親自說的。神親自說的不假,但你知不知道神的奧祕無人能測透?你知不知道神的話無人能解釋透?你保證百分之百把握是屬於聖靈開啟光照你的?難道是聖靈那麼直接指示你的?是聖靈指示的,還是你觀念認為的?他說:「那是神自己說的。」但我們不能用我們的觀念、用我們的腦袋來衡量神的話。就以賽亞所說的話,你能有百分之百把握把他的話都解出來?你敢解他的話嗎?你既然不敢解以賽亞的話,那你為什麼敢解耶穌的話呢?耶穌高還是以賽亞高?既然是耶穌高,那為什麼耶穌說的那些話你都能給解出來呢?神能把他的工作提早都告訴你嗎?受造之物沒有一個能知道的,天上的使者都不知道,人子都不知道,你還能知道嗎?人缺少得太多,現在你們關鍵是認識三步作工。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