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作 工 與 進 入(一)

自從人走上生命的正軌以來,人對許多事仍是模糊不清,對神的作工與人該作的許多工仍是一塌糊塗,一方面是因為人的經歷偏差,領受能力差;一方面也是因為神的作工並未把人帶到這個地步,所以對於每一個人來說,對多數屬靈的事都是模棱兩可。你們不僅對自己該進入的是模糊不透亮,對神的作工更是一竅不通。這不僅是你們的缺欠,更是所有宗教界人士的一大漏洞,人不認識神的關鍵就在此處,所以這一「漏洞」是所有追求神之人的「共病」。就因為人不曾有一個認識神,不曾有一個看見神本來的面目,才導致神的工作猶如排山倒海一樣艱難,有多少人為神的工作獻身,有多少人為神的工作遭受棄絕,有多少人為神的工作被活活地折磨死,有多少人眼含愛神的眼淚而含冤死去,有多少人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這些悲劇的出現,不都是人對神沒有認識的緣故嗎?不認識神的人有何臉面去見神呢?信神卻逼迫神的人,有何臉面去見神呢?這些並不完全是宗教界的缺少,而是你們與他們的相同之處。就因為人信神卻不認識神,人才沒有敬畏神的心,也沒有懼怕神的心,甚至有的人敢大張旗鼓地在這道流中作著個人想像的工作,按著個人的要求、奢侈慾望作神的工作,很多人都是胡作非為,眼中根本沒有神的地位,為所欲為,這不都充分體現人的「私心」嗎?不都體現人的欺騙成分太多嗎?人固然聰明絕頂,但人的才華怎能代替神的工作呢?人固然體貼神的負擔,但不能太自私了。人的作為真「神」了嗎?誰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為神作見證、承受神的榮耀不過是神破例的高抬,人本身哪有資格?神的工作剛開始,他的說話剛開始發出,人就自覺不錯了,這不是自找沒趣嗎?人明白得太少,就最高理論家、口若懸河的演說家也說不出神的所有豐富,更何況你們?你們別把自己看得比天高,應看自己比任何一個有理智的追求愛神的人都低,這是你們進入的路,看自己比誰都矮一截,何必那麼高得了不起呢?何必那麼高看自己呢?漫長的生命歷程你們剛步入起頭,你們看見的只是神的臂膀,並未完全看見神的全部,你們得更多地看見神的作工,需更多地發現你們該進入的,因為你們的變化太少。

神作人、變化人的性情這工作是一步無止無休的工作,因為人的缺少太多,人與神所要求的標準相差太遠。所以,可以說你們在神的眼中永遠是一個剛降生的嬰兒,並無多少神所喜悅的成分,因你們畢竟在神手中是受造之物,人若有自滿自足的心理不是被神厭憎的人嗎?所謂你們今天能夠滿足神是相對你們的肉體而言的,但若與神相比,你們將永遠是擂台上的敗類,人的肉體從未得勝過,除非是聖靈的作工,人才能有可取之處。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蹋得破爛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無精打采,根本無心去搭理神的工作。人若無心搭理神的工作,人的經歷將永遠是殘缺不全,人的進入將永遠是一個空白。神來在地上歷時幾千年歷史,多少個仁人志士被神使用,為神作工多少年,但對神作工有認識的人幾乎沒有,所以,多少人在為神作工的同時充當了抵擋神的角色,因為人不是作神的工作,而是站著神給的地位而作人的工作,這叫作工嗎?談何進入?人都把神的恩典給埋沒了,所以,歷代以來作工的人很少有進入,根本不談對神作工的認識,因為人領受到的神的智慧太少了。可以說,雖然有很多人事奉神,但並未看見神的高大,所以人都把自己當作「神」來讓人敬拜。

神在萬有之中隱祕了多少年,在迷霧之中觀察了多少個春秋,在三層天上觀察了多少個日夜,在人中間行走了多少個歲月,神靜坐在萬人之上等待了多少個寒冬,他從未公開向一個人顯現,默不作聲,悄然離去又靜而飄來,誰能認識他本來的面目?他不曾向人說話,不曾向人顯現,人要作神的工作談何容易?豈不知認識神是最難的事嗎?神今天向人說了話,但人從未認識他,因為人的生命進入太短淺。在神來看,人根本沒有一點資格去見神,人對神了解得太少,與神的關係太疏遠,而且人信神的心也太複雜,內心深處根本無神的形像,使神的心血、使神的工作猶如金子被埋沒在沙土裡一樣,發不出一絲光亮。神對這些人的素質、存心、觀點感到極度地厭憎,領受能力差、麻木到極點、腐朽又庸俗、奴隸性太大、脆弱無毅力,猶如牛馬一樣得牽著走,對靈裡的進入、對神工作的進入絲毫不理會,根本沒有為真理受苦的心志,就這樣的人被神作成談何容易?所以,你們關鍵還是從這方面著手你們的進入,從你們的作工與進入上來著手認識神作的工作。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