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道 成 肉 身 的 奧 祕(一)

在恩典時代,約翰為耶穌作了鋪路的工作,他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只是盡了人當盡的本分。約翰雖然為主的先鋒官,但他卻代表不了神,他僅僅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耶穌受完浸之後,「聖靈彷彿鴿子一樣降在他身上」,他便開始作工,也就是盡基督的職分,所以他有了神的身分,因為他就是從神來的。不管在這以前他怎麼信,或有軟弱,或者剛強,那都是他未盡職分以先的正常人性的生活。他受完浸(即受完膏)以後,馬上就有能力隨著,有神的榮耀隨著他,他就開始盡職分了。他能行神蹟奇事,能行異能,有能力,有權柄,因他是直接代表神自己作工,是代替靈作工,發表靈的聲音,所以他是神自己,這是不可疑惑的。約翰屬於聖靈使用,他不能代表神,而且他也代表不了神,他若想代表神聖靈就不讓了,因他作不了神自己要作的工作。或許在他身上有許多人意的東西,或者有些偏差的東西,無論如何他不能直接代表神,他的錯、他的謬只代表他本人,而他的作工部分代表聖靈。但你不能說他的全部都代表神,那他的偏謬也代表神嗎?代表人有偏謬,那是正常的,如果代表神還有偏差,那不是羞辱神嗎?那不是褻瀆聖靈嗎?聖靈不隨便讓人站神的地位,即使有人將他高舉出來了也不行,如果他不是神,最終還是站立不住,聖靈不讓人隨便代表神!就如約翰也是聖靈見證出來的,也是聖靈顯明出來做耶穌的鋪路人的,但是聖靈在他身上作的工作相當有分寸,僅僅讓他做耶穌的鋪路人,只為耶穌鋪路。就是說,聖靈只維護他鋪路的工作,只讓他作鋪路的工作,其餘的工作都不讓他作。約翰代表以利亞,代表鋪路的先知,這些聖靈都維護,只要是為了他的鋪路工作,聖靈都維護,但他若說他是神的自己,說他是來完成救贖工作的,那聖靈就得管教他了。約翰作的工作再大,而且受聖靈的維護,但是他作的工作還是有範圍的,聖靈維護他的工作這不假,但當時給他的能力僅限於讓他鋪路,其餘額外的工作他一點作不了,因為他僅僅是一個鋪路的約翰,並不是耶穌。所以,聖靈的見證是關鍵的一環,但聖靈允許人作的工作更是關鍵的事。約翰當時不也被見證得很響,作的工作不也很大嗎?但他所作的工作卻不能超過耶穌,因他僅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不能直接代表神,所以,他作的工作僅僅是一段有限的工作。當他作完這一段鋪路的工作之後,便再也沒有人維護他的見證了,也再沒有新的工作隨著他了,他也就隨著神自己的作工走了。

有些人讓邪靈附了,一個勁兒地喊:「我是神!」結果還是站不住,因他代表錯了,代表的是撒但,聖靈並不理睬。你說得再高,喊得再響,也是受造之物,是屬撒但的。我從來也不喊:我是神,我是神的愛子!但我所作的就是神的工作。還用喊嗎?用不著高捧,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也不需要人給他一個地位,也不需要人給他一個尊稱,他的工作就代表他的身分與地位。耶穌在受浸以先不也是神自己嗎?不也是神道成的肉身嗎?難道他是神的獨生子是從被見證之後才當的嗎?在他沒作工作以先不早就有了名叫「耶穌」的這個人了嗎?你帶不出新路來,你代表不了靈,你不能發表出靈的工作,不能發表出靈的說話,你作不了神自己的工作,靈所作的你作不了,神的智慧、奇妙、難測,神刑罰人的所有性情你發表不出來,再稱神也不管用,只有其名並無其實。神自己來了誰也不認識,但他還繼續作工作,而且是代表靈作工,不管你稱他為人也好,稱他為神也好,稱他為主也好、為基督也好,或稱她為姊妹都可以,但他作的工是靈的工作,代表神自己的工作,他不在乎人對他的稱呼,人對他的稱呼還能決定他的作工嗎?不管你對他怎麼稱呼,但從神來說,他是神的靈道成的肉身,代表靈,是靈稱許的。你帶不出新時代的路來,你結束不了舊時代,也開闢不了新的時代,作不了新的工作,就稱不了神!

即使是作為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也不能代表神自己,並不是說單這個人不能代表神,而是這個人所作的工作不能直接代表神。就是說,人的經歷不能直接放到神的經營之中,「人的經歷」不能代表「神的經營」,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經營計劃要作的工作,是關乎到大的經營的事。人作的工作(即被聖靈使用的人)都是供應個人的經歷,都是在前人踩出的路之後又另外找出經歷的路,在聖靈的帶領之下來帶領別的弟兄姊妹。這些人所供應的都是個人的經歷,或是屬靈人的屬靈著作,雖然是被聖靈使用,但他們這些人作的工作不是關乎六千年計劃中大的經營的工作,只是在各個不同的階段被聖靈興起來帶領在聖靈流裡的人,直到他們能盡的功用結束,或直到他們的壽命結束。他們作的工作僅是為神自己預備合適的道路,或者接續神自己在地上的經營中的一項,就這些人作不了經營之中更大的工作,也不能開闢更新的出路,更無人能將神舊時代的工作都結束。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只是代表一個受造之物在盡自己的功用,並不能代表神自己來盡職分。因他們作的工作與神自己作的工作並不相同。開展時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無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聖靈的感動或開啟之下來作工,這些人所帶領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實行的路與人該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經營,不代表靈的工作。就如常受、倪柝聲他們作的工作都是在帶路,或新路或老路都是在不超出聖經原則的基礎上作的工作,或是恢復地方教會或是建立地方教會,總之都是在搞教會建造,他們所作的都是接續恩典時代耶穌與其他使徒未作完或未進深的工作。他們作的工作中就如蒙頭、受浸、掰餅或喝酒,都是恢復耶穌當初的作工中要求後人做的。可以說,他們的工作都是在守聖經,都是在聖經裡找路,根本沒有一點新的進展。所以,從他們作的工作中人只能看到在聖經中又發現了新路,在聖經裡又找著了更好、更現實的實行,但人並不能從他們的作工中找著神現時的心意,更不能找著末世神要作的更新的工作,因他們所走的仍是老路,沒有更新,沒有進展,仍是持守「耶穌釘十字架」這一事實,仍是持守「讓人悔改、認罪」這一實行,仍是持守「忍耐到底必然得救」這一說法,仍是持守「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應該順服自己的丈夫」這一說法,更是持守「姊妹不能講道,只能做順服的人」這一傳統觀念。像他們這樣的帶領法若是持守下去,聖靈永遠作不了新的工作,永遠不能將人從規條裡釋放出來,也永遠不能把人帶入自由美好的境界裡。所以,這步改換時代的工作非得神親自作、親自說,否則,無人能代替得了,至此,所有在這流以外的聖靈工作都停止不前了,那些曾被聖靈使用過的人也都不知所措了。所以,被聖靈使用的人與神自己所作的工作不相同,他們的身分與所代表的對象也就不相同了,這都是因為聖靈所要作的工作並不相同,這就決定了同樣作工的人的不同身分與地位。被聖靈使用的人可能也作一些新的工作,可能也要廢去一些舊時代的工作,但他們所作的仍不能把神新時代的性情與新時代的心意發表出來,只是為了廢去舊時代的工作而作工作,並不是為了作新的工作來直接代表神自己的性情。所以,他們無論廢去多少老舊的作法,或帶來多少新的作法,仍是代表人、代表受造之物。而神自己作工之時,不公開宣佈廢掉舊時代的作法,也不直接宣佈是要開展時代,他作工作是直截了當,直接作他要作的工作,就是直接發表他所帶來的工作,直接作他原來要作的工作,發表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在人看,他的性情不同於以往的時代,他的作工也不同於以往的時代,但在他自己來看,僅僅是接續工作、進深工作。神自己作工是發表他的話語,直接帶來新的工作,而人作工則是經過推敲或研究,或是在別人的基礎上來加深認識,系統實行。就是說,人所作的工作的實質就是「按部就班」,「穿著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聖靈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親自開闢出來的路之上的。所以,人總歸是人,神總歸是神。

約翰是從應許生的,也像亞伯拉罕生以撒似的。他為耶穌鋪了道路,也作了許多的工作,但他不是神,他屬於先知,因為他只為耶穌鋪了路,他作的工也很大,他在前面鋪好路之後,耶穌才正式開始作工,相當於他只是為耶穌效力,他作的工作就是為耶穌的工作服務的。他鋪好路之後,耶穌開始作工,作更新、更細、更具體的工作。約翰只作了開頭的工作,更多的新工作都是耶穌作的,約翰也作了新的工作,但他並不是開闢新時代的。約翰是從應許生的,他的名也是使者給起的,當時有人要照他父親的名字叫他撒迦利亞,他母親卻說:這孩子不該叫這名,應叫他約翰。這都是聖靈指示的。那約翰為什麼不稱為神呢?耶穌的名也是聖靈指示的,是從聖靈所生,是聖靈所應許的,耶穌就是神、是基督、是人子,而約翰作的工作也很大,為什麼卻不稱為神呢?到底耶穌作的工與約翰作的工作有什麼區別呢?僅是因為約翰是為耶穌鋪路的嗎?或是因為神命定好的嗎?約翰雖然也是講「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也是傳天國福音的,但他的工作並未進深,只是開頭,而耶穌開闢了新的時代,還結束了舊的時代,但是也成全了舊約律法,他作了比約翰更大的工作,而且他是來救贖整個人類的,他作了這步工作。約翰他只是鋪好了路,雖然他作的工作也很大,說的話也很多,跟隨他的門徒也不少,但他的工作只給人帶來一個新的起頭,人並未從他得著生命、道路或更深的真理,也不明白神的心意。約翰是一個大的先知(以利亞),他為耶穌的工作開闢了場地、預備了人選,是恩典時代的開路先鋒。分辨這些從正常人的外殼根本看不出來,更何況約翰作的工作也相當大,而且約翰是聖靈應許的,他作的工作是聖靈維護的,這樣,只有從他們所作的工作來分辨各自的身分,因為從人的外殼沒法辨認人的實質,人也沒法認準到底什麼是聖靈的見證。約翰與耶穌作的工作不一樣,工作性質不一樣,應從這些看他到底是不是神。耶穌作的工作是開頭、繼續、結束、成就,作這幾步工作,而約翰僅僅是開頭。耶穌開始是傳福音,傳悔改的道,之後給人受浸、給人醫病趕鬼,到最終把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完成了他整個時代的工作。他也各處給人傳道,傳天國福音,這一點和約翰相同,不同的是他開闢了新的時代,把恩典時代帶給了人。在恩典時代人該實行的、人該走的路都從他口裡說出來,最終他完成了救贖的工作。約翰卻作不了這工作,所以耶穌是作了神自己的工作,他才是神自己,直接代表神。若按人的觀念來說,凡從應許生的,從靈生的,聖靈維護的,凡是開闢新的出路的都是神!若按人這說法,約翰也是神了,摩西、亞伯拉罕、大衛……都是神了,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耶穌沒盡職分的時候,他也只是一個正常的人,聖靈怎麼作他怎麼隨著,當時不管他知不知道自己的身分,總之他順服一切出於神的,在他未盡職分以先,聖靈從未顯明他的身分。他廢棄那些規條、那些律法是在盡職分以後作的工作,他說話滿有權柄、帶著能力都是從他正式開始盡職分的時候才有的,他開始盡職分,才開始作開闢時代的工作。在這以先,聖靈在他身上隱祕了二十九年,二十九年中,他只代表一個人,並沒有神的身分、神的作工。從他作工盡職分開始,不管人對他認識有多少,他按著他裡面的計劃作工作,他作的工作就直接代表神自己了。當初耶穌問身邊的人說:「你們說我是誰?」他們說:「你是最大的先知,你是我們的好醫生。」還有人說:「你是我們的大祭司」……怎麼說的都有,還有的說他是約翰、是以利亞,然後耶穌問西門彼得:「你說我是誰?」他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從那時起眾人才知道他是神,公開身分時還是彼得先知道的,是從彼得口裡說出來的,然後耶穌說:「你說的不是屬血氣的指示你的,乃是我父指示你的。」他受浸後不管別人知不知道,但他所作的工作是代表神,他是來作他的工作,並不是來顯明他的身分來了。人公開知道他的身分是從彼得說出來以後,他不管你知不知道他是神自己,到他的時候他就開始作他的工作。你知道或你不知道他還照樣作工,即使你不承認,他也要作他的工作,到該作的時候他就作。他是來作工盡職分,不是來讓人認識他的肉身,而是讓人領受他的作工。今天這步工作,你沒認識到是神自己的作工,是屬於你缺乏異象,但你不能把這步工作否了,你沒認識到,不能證明聖靈沒作工或作錯了工。有些人還拿聖經裡耶穌那步工作跟今天的工作對號,對不上號,就要否認這步工作,那不是太瞎眼了嗎?聖經所記載的都是有限的那些東西,並不能代表神的全部作工。四福音一共還沒有一百章,什麼咒詛無花果樹、彼得三次不認主、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向眾門徒顯現、論禁食、論禱告、論休妻、耶穌的出生、耶穌的家譜、耶穌設立門徒……無非就記載這些有數的東西,人就把這些當寶貝了,還與今天的工作對號,而且還認為耶穌一生下來作的工作就這麼多,好像神就能作這些工作,再沒有工作了,這不屬於謬嗎?

耶穌在地上是三十三年半時間,也就是他在地上活了三十三年半,他盡職分只是三年半的時間,其餘的時間就是正常人性的生活了。起初,他曾在會堂守禮拜,也在會堂裡聽祭司講經,聽別人的講道,他明白了許多聖經的知識,他不是一生下來就明白,他也是通過看、聽之後才明白的。在聖經裡明明記載著他十二歲在教堂裡問那些牧師問題,古先知預言是怎麼回事,摩西的律法是怎麼回事,舊約聖經是怎麼回事,人在聖殿裡事奉神、穿祭司袍是怎麼回事……他問了許多問題,因為他不知道,也不明白。雖然他是聖靈感孕,但他一生下來,完全是一個正常的人,即使有些特殊的性格,但仍是一個正常的人,他的智慧也是隨著他的身量、隨著他的歲數不斷地增長,他有正常人性生活的過程。在人的想像中耶穌沒經過童年,沒經過青年,也沒經過中年,他生下來就是過三十歲的生活,作完工之後就釘在了十字架上,可能沒有正常人生活的過程,不吃飯也不接觸人,人也不容易見到他,可能是個怪人,人看見了也會害怕的,因他是神。人認為神來在肉身保證沒有人性的生活,認為他不刷牙、不洗臉也乾淨,因他是聖人。這不純屬人的觀念嗎?在聖經裡沒記載耶穌的人性生活,只記載他的作工,這並不能證明他沒有正常人性,不能證明他三十歲以前就沒有正常人性的生活。他正式作工是二十九歲,但你不能把他二十九歲以前的人性生活都否了,聖經只不過把那段省略不記了,那段生活是正常人性的生活,不是神性作工階段,記載下來也沒必要。因為耶穌沒受浸以前聖靈不直接作工,只是維持他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直到他該盡職分的日期。他雖然是道成肉身,但有個正常人性成熟的過程,聖經裡把這個成熟的過程給刪了,因這些對人的生命長進沒多大幫助,所以就刪了。在他未受浸以先只是隱祕階段,也沒顯神蹟奇事。在耶穌受浸以後所作的一切工作才是對人類的救贖,豐豐富富滿有恩典、有真理,滿有慈愛憐憫,這工作開始也正是恩典時代的開始,所以記載了下來,一直流傳到現在。就是為恩典時代那些人走恩典時代的路、走十字架的路來開闢出路,作成了一切,雖然說出於人的記載,但都屬實,只在某些事上有細小誤差,但不能說不屬實,「事」是完全屬實的,只不過人記載的有誤差。有的人會說,耶穌是一個正常普通的人性,那為什麼他還能顯神蹟奇事呢?耶穌受試探四十天這是神蹟奇事,是正常人達不到的,他受試探四十天,那屬於聖靈作工,在他身上能說沒有一點超然的東西嗎?他能顯神蹟奇事,但並不能證明他是一個超凡的人,不是一個正常的人,只不過是聖靈作工在他這樣一個正常的人身上他才顯異能、作更大的工作。在耶穌沒盡職分以前,按聖經上說,就是靈沒降在他身上以前,他是屬於正常人,一點不超然。當聖靈一降在他身上,也就是他開始盡職分的時候,在他身上盡是超然的事,這樣,人就認為神道成的肉身不是正常的人性,而且人錯認為神道成肉身沒有人性。當然,神來在地上,他的工作、人所看見的都是超然,你眼睛看見的、耳朵聽見的都是超然,因為他所作的、說的是人沒法明白、沒法達到的,把天上的東西帶到地上能不超然嗎?把天國的奧祕帶到了地上,人沒法明白,測不透,太奇妙、智慧,這不都屬於超然嗎?但你得知道,無論怎麼超然都是在正常人性裡作的。神道成的肉身都是有人性的,否則,就不是道成肉身。耶穌那時行了許多異能,當時以色列人所看到的盡是超然的事,看見天使、使者,又聽見耶和華發出聲音,這不都是超然的事嗎?當然,現在有些邪靈作工是藉著一些超然的東西迷惑人,那是邪靈的模仿,僅是作一些現在聖靈不作的工作來迷惑人。許多邪靈模仿著顯異能、醫病,這都是邪靈作的,因聖靈現在不那麼作了,凡是後來模仿聖靈作的那才是邪靈。當初在以色列作的工作都屬於超然的工作,只不過現在聖靈不那麼作了,再有那麼作的屬於撒但的作為、撒但的攪擾,屬於邪靈,但你不能說凡是超然的都屬於邪靈,這要看神作工的時代。你看今天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哪樣不是超然?他說的話你不明白,也達不到,他作的工作人還作不了,他所明白的人還沒法明白,他所知道的,人不知道是從哪來的。有人說:我跟你是一樣的正常,你知道的我怎麼不知道呢?我比你年齡大,比你經歷多,我不知道的事你怎麼知道呢?這些在人來說都是人沒法達到的。還有人說:在以色列作的工作誰也不知道,你怎麼就知道了呢?解經家都解不出來,你怎麼知道了呢?這不盡是超然的事嗎?他沒有什麼奇異的經歷,但是他什麼都知道,他說話手到擒來,這不屬於超然嗎?他作的超乎肉體能達到的了,肉體思維誰也達不到,人的大腦理智根本沒法想到。他也沒讀過聖經,卻明白神在以色列的工作,他站在地上說話,但他說出的卻是三層天上的奧祕。人看這些話就有這個感覺:這不是三層天上的語言嗎?這不都是超乎正常人所能達到的事嗎?當初耶穌禁食四十天,那不屬於超然嗎?如果你說凡是禁食四十天的都屬於超然,都屬於邪靈,那你不是給耶穌定罪了嗎?在耶穌沒盡職分以前,與正常人一樣,他也上學,他不上學怎麼能認識字呢?神道成肉身,靈在肉身中隱藏,但作為一個正常的人都得有成長過程,等到大腦思維都成熟了,而且能看透事了,才算一個正常的人了。他的人性成熟以後才能盡職分,正常人性不成熟或是理智不健全怎麼能盡職分呢?他總不能六七歲就開始盡職分吧!為什麼神道成肉身起初時不公開顯現呢?因為他的肉身的人性還沒成熟,肉身的大腦思維、肉身的正常人性不完全具備,所以非得達到具備正常的人性了,有正常人性的常識了,足可以擔當他在肉身中的工作了,他才開始作工,如果擔當不了工作,還得繼續成長。如果耶穌七八歲就開始作工,人不都把他當作神童了嗎?人都認為這不是玩童嗎?誰能信服他呢?七八歲的玩童站在講道台上,還沒講台高呢,能講道嗎?正常人性沒成熟的時候,擔當不了工作,許多工作按著沒成熟的人性來說根本沒法達到。神的靈在肉身作工也有原則,必須在他具備正常人性的基礎上才能為父擔當工作,承擔父的託付,到這時候他才開始作工。耶穌幼年時代對許多古代的事根本不明白,藉著問那些牧師他才明白。若他剛會說話便開始作工能不出差嗎?神怎麼能作錯事呢?所以,在他能作工的時候才開始作,他不能完全擔當工作的時候他是不會作工的。耶穌二十九歲的時候已是相當成熟了,他的人性足可以擔當他要作的工作,這時,隱藏了三十年的聖靈才開始顯明,神的靈才正式開始在他身上作工。那時約翰為他開闢出路就預備了七年,約翰作完工之後就下到監裡了,擔子就完全擔在他身上了,他如果二十一二歲作這個工作,這時他的人性太缺乏,剛剛步入青年時代,許多事還不明白,掌不了舵。那時約翰作了一段時間的工之後耶穌才作,耶穌作工的時候已是中年了,這時他的正常人性足可以擔當他該作的工作了。現在道成肉身的神也有正常人性,雖然比起你們並不成熟,但就這樣的人性足可以擔當工作了,現在的工作與耶穌那時的工作情況不完全相同。耶穌當時為什麼選出十二個門徒?都是為了維護他的工作,為了配合他的工作。一方面為他當時的工作打基礎,另一方面為他以後的工作打基礎。根據當時的工作,耶穌選了十二個門徒是耶穌的意思,也是神自己的意思,他認為該選十二個門徒,然後領著他們各處傳道,但今天在你們中間根本沒那必要!神道成肉身在肉身中作工有許多原則,許多事人根本不明白,人總用觀念來對照,或來越格地要求神,但到現在有許多人根本不認識自己的認識純屬觀念。神道成肉身不管在什麼時代,在什麼地方,他在肉身中作工的原則不能變,他不能道成在肉身但又超脫肉身作工,他更不能道成肉身卻又不在肉身的正常人性裡作工。這樣,神道成肉身的意義都歸於烏有,「話」成為肉身的意義更沒有一點了,更何況神道成肉身只有天上的父(即靈)知道,其餘就連肉身自己也不知道,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這樣,神在肉身中的作工更為正常了,也更能顯明確實就是「道」成了肉身,「話」成了肉身,肉身就代表「正常、普通」的人。

有的人會問:為什麼開闢時代非得神自己親自作呢?難道受造之物就不能代替嗎?你們都知道,神的道成肉身就是為了開闢新時代,當然開展新時代的同時已結束了舊時代。神是初也是終,他自己開展工作,也得由他自己來結束舊時代,這就是打敗撒但、戰勝世界的證據。每次的親自作工在人中間都是一次新的爭戰的開始,沒有新工作的開始,當然就沒有舊工作的結束,舊工作沒有結束證明與撒但爭戰的工作就沒有結束。只有神自己來了,又將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間了,人才能徹底從撒但的權下出來得到解脫,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開頭,否則,人永遠活在舊的時代裡,永遠活在撒但老舊的權勢之下。神帶領一次時代,人就得釋放一部分,人就隨著神的工作向新的時代邁進,神得勝了,那就是跟隨他的人也都得勝了。假如讓受造的人類去結束時代,在人看或在撒但看,這僅僅是在抵擋或背叛神,不是在順服神,這樣,人作的工作就成了撒但的把柄,人只有在神親自開闢的時代中順服跟隨,撒但才能完全服氣,因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所以,我說你們只要跟隨、順服即可,別的工作不需你們作,這就叫各守本分,各盡功用。神作神自己的工作,不用人代替,也不參與受造之物的工作,人盡人自己的本分,不參與神的工作,這才叫順服,這就是打敗撒但的證據。在神自己開闢完時代之後,他不再親臨人間作工,這時,人才正式開始進入新時代來盡自己的本分,來完成受造之物的使命,這些都是作工原則,誰也不得違背,只有這樣作才合情合理。神自己的工作由神自己來作,他是開展工作的,也是結束工作的,他是計劃工作的,也是經營工作的,更是成就工作的。正如聖經裡說的,「我是初也是終,我是撒種的,也是收割莊稼的」。這一切的關乎他經營中的工作都由他自己來作,他是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主宰,沒有一個人能代替他的工作,沒有一個人能結束他自己的工作,因他掌握一切。他既創世,便會帶領整個世界來活在他的光中,他也必結束整個時代,來成就他的所有計劃!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