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真 正 的「人」指 什 麼

經營人本是我的本職工作,讓人都被我征服更是我創世早已命定好的,雖然人並不知我在末世要將人徹底征服,也並不知我將撒但打敗的證據就是將人類的悖逆者征服,但我早已在我的仇敵與我交戰的時候告訴其我要將被撒但擄去的、早已成了其兒女、成為其看家的忠實的僕人征服。征服其原意本是打敗,使其蒙羞,按照以色列人的語言說法本是徹底打敗、摧毀,使其不得再對我反抗,但今天用在這些人中間就是征服的意思。你們應知道,按我的本意是將人類的惡者徹底滅絕、打垮,使其不得再背叛我,更無有氣息來打岔、攪擾我的工作,所以對人來說便成了征服。不管其內涵之意如何,總之我的工作就是將人類擊敗。因為人類是我經營的附屬物這不假,但說得更確切點,人類,就是我的仇敵;人類,就是抵擋我、悖逆我的惡者;人類,就是被我咒詛的那惡者的後裔;人類,就是那背叛我的天使長的後代;人類,就是那早已叫我厭棄的與我針鋒相對的惡魔的遺產。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早已被撒但踐踏的人類本是撒但形象的扮演者,更是撒但的化身,是為撒但作「響亮見證」的證據,就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敗類,這樣的敗壞「人類家族」的子孫怎能為神作出見證呢?我的榮耀從何而來?我的見證從何談起?因那與我作對的敗壞人類的仇敵已將我早已造好的,滿有我榮耀、滿有我活出的人類給玷污了,牠將我的榮耀奪走,作在人身上的僅是滿了撒但醜相的毒素與善惡樹的果汁。起初,我造了「人類」,即造了人類的祖先——亞當,他有形有像,充滿生機、充滿活力,更有我的榮耀隨著,那本是我造人的榮耀的日子,接著從亞當身上「產生」了夏娃——原本也是人的祖先,這樣我造的人都充滿我的氣息,滿載我的榮耀。亞當本是從我手而「生」的,本是我形像的代表,所以「亞當」的原意本是充滿我朝氣、滿有我榮耀的、有形有像的、有靈有氣息的我的受造之物,是我造的唯一能代表我、能有我的形像、接受我氣息的有靈的受造之物。夏娃起初是我命定好被造的第二個有氣息之人,所以「夏娃」的原意本是接續我榮耀的、充滿我生機的,更有我榮耀的受造之物,「夏娃」本是從亞當而來,所以其也有我的形像,因她本是照著我的形像造的第二個「人」。「夏娃」的原意是有靈、有骨有肉的活人,是我在人類中的第二見證,也是第二個形像。這是人類的祖先,是人類的寶貴的聖潔之物,他們本是有靈的活人。但是那惡者將人類的祖先的子孫給踐踏、擄掠,以至於將人間佈滿黑暗,使這些「子孫後代」再不相信我的存在,更令人厭憎的是,在惡者敗壞、踐踏「人」的同時,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見證,將我賜給人的生機,將我吹給人的氣、吹給人的生命,將我在人間的一切榮耀,將我在人類身上的所有的心血都無情地奪去了。人類沒有了光明,失去了我賜給的一切,丟掉我賜給的榮耀,怎能承認我就是受造之物的主呢?怎能相信天上還有我的存在?又怎能發現地上還有我的榮耀的彰顯呢?這些「孫男孫女」們怎能將其祖先敬畏的神當作造其的主呢?可憐的「孫男孫女」們竟然將我賜給亞當、夏娃的榮耀與形像還有見證,以及我賜人類賴以生存的生命都大大方方地「贈送」給了惡者,也毫不介意惡者的存在,把這一切的我的榮耀都給了牠,這不正是「敗類」的稱呼的來源嗎?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惡鬼,這樣的行屍走肉,這樣的撒但,這樣的我的仇敵怎能有我的榮耀?我要將我的榮耀重新奪回,我要將我在人中間的見證與我早先賜給人類的原本屬我的一切都重新奪回——將人徹底征服。但你要知道,我所造的人本是有我形像的、有我榮耀的聖潔的人,原本不屬撒但,也未經撒但踐踏,純粹是我的彰顯,本無有撒但的一點毒素。所以,我讓人都知道我要的只是經我手造的,也是我愛的本不屬它物的聖潔的人,而且我也以其為我的享受、為我的榮耀,但我要的並不是經撒但敗壞的而且今天又屬撒但的並非是我起初造的人類。因我要奪回我在人間的榮耀,所以我要將人類的「倖存者」徹底征服,來作我打敗撒但的榮耀的證據,我只以我的見證為我的結晶,作為我的享受之物,這是我的心意。

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有幾萬年的歷史,但是我所造的起初的人類早已墮落了,人類已不是我所要的人類,因此人在我眼中早已不被稱為人類,而是被撒但擄去的人類的敗類,也是撒但所居住、所穿戴的、腐朽了的行屍走肉。人根本不相信我的存在,也並不歡迎我的到來,「人類」只是勉強應付我的要求,暫時答應我的要求,並不是真心實意地與我同甘苦共患難。因為人對我感覺莫名其妙,所以人對我才勉強陪笑,顯出趨炎附勢的神態,因為人並不曉得我的工作,更不曉得我現在的心意。我告訴你們實話,到那日子,任何一個敬拜我的人所受的苦都比你們容易。因人現在相信我的程度並不超過約伯,就猶太法利賽人的信都超過你們,所以,若有火的日子臨到,你們的日子比那法利賽人遭受耶穌責怪還要嚴重,比那抵擋摩西的二百五十個首領所受的苦還要重,比那所多瑪毀滅時所經受的火的焚燒還要嚴重。摩西擊打磐石便有耶和華所賜之水湧流,那是因為他的信;大衛能鼓瑟彈琴讚美我耶和華,而且心中充滿歡喜,那是因為他的信;約伯丟掉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萬貫家產,渾身長瘡,那是因著他的信,他能聽見我耶和華的聲音,看見我耶和華的榮耀,那是因著他的信;彼得能跟隨耶穌基督,是因著他的信,他能為我釘十字架有榮耀的見證,也是因著他的信;約翰看見人子榮耀的形像是因著他的信,看見末世的異象更是因著他的信;那些所謂的「外邦的眾百姓」之所以獲得我的啟示,得知我已重返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也是因著他們的信。所有受我嚴厲話語擊打而又得安慰、蒙拯救的人不也都因著信嗎?那信我而又受苦受難的人,不也經受世界的棄絕嗎?那些生活在我話之外、逃脫試煉之苦的人,不都在世界中飄蕩嗎?他們猶如秋後的落葉到處飄零,無有落腳之地,更無有我安慰之語,雖然他們沒有我的刑罰熬煉跟隨,但這些人不正是那天國之外到處漂泊、流浪街頭的乞丐嗎?世界真是你的安息之所嗎?你真能因著躲開我的刑罰而獲得那世界上的一絲欣慰的笑嗎?你真能用你暫時的享受來掩蓋你那內心中不可掩飾的空虛嗎?你能騙你的任何一個親人,但你卻永遠騙不了我,因為你的信太少,所以你至今仍然找不到活著的樂趣,我勸你與其為肉體碌碌無為過一生,忍受人所難以忍受的一切苦楚,不如為我真心花費半生,何必那樣寶愛自己而逃避我的刑罰呢?何必因著躲避我一時的刑罰而獲得永遠的難堪、永遠的刑罰呢?我對人並不勉強要求,人若真願順服我的一切安排,那我也不會虧待人的。不過我需要人都相信我,像約伯相信我耶和華一樣。你們的信若超過多瑪,那你們的信也就獲得我的稱許了,你們的忠心也就有我的喜悅了,你們的日子也必有我的榮耀了。只是那信世界、信惡魔的人心底剛硬,猶如所多瑪城的眾百姓,眼中含著風中的沙粒,口中銜著惡魔賜給的供品,蒙蔽了的心竅早已被那侵佔了世界的惡者給佔有了,人的全部心思幾乎全被那古代的惡魔給擄掠了。因此人類的信也就隨風飄走,我作的工作人也無法去理睬,只是稍作應付或略加分析,因為人早已被撒但的毒素給侵佔了。

我征服人類是因為人曾經被我造,而且人又享受了我造的一切豐盛之物,但人卻又棄絕我,而且心中無我,把我當作人生存的纏累,甚至人明明看見了我卻又棄絕我,而且想方設法將我「打敗」。人並不允許我對人類認真對待,或對人類嚴格要求,也不允許我審判、刑罰人的不義,人對此並不感覺新鮮,而是感覺厭煩。所以我的工作還是將吃我、喝我、享受我卻又不認識我的人類擊敗,讓人都丟盔卸甲,然後我帶著我的使者、帶著我的榮耀歸回我的居所。因為人所做的早已將我的心傷透,早已將我的工作給打碎,我要將那惡者奪去的榮耀重新奪回,然後我便欣然離去,讓人類繼續自己的「生活」,讓人類繼續「安居樂業」,繼續「耕耘自己的農田」,我再不干涉人的生活。但現在我要將我的榮耀從那惡者手中完全奪回,將我創世作在人身上的榮耀完全收回,不再賜給地上的人類,因為人不僅不持守我的榮耀,反而將我的榮耀換作撒但的形象。人並不寶貝我的到來,也並不珍惜我的榮耀之日,人也並不甘心接受我的刑罰,更不願將我的榮耀還給我,也不願將那惡者的毒素拋棄,人仍是這樣欺騙我,仍是這樣笑逐顏開,不知道我的榮耀離開人類時人類將是多麼的黑暗,更不明白我的日子臨到整個人類之時,人類的日子比挪亞的日子還難過。因為人並不知道我的榮耀離開以色列時,以色列是多麼黑暗,因為人在天明之時就忘記了漆黑的夜是多麼難熬,當日頭再次隱祕、黑暗臨到人時,人便又在黑暗中哀哭切齒了。你們忘了我的榮耀離開以色列時,以色列人的苦難之日是多麼難熬嗎?現在是你們看見我榮耀的日子,也是你們與我同度榮耀之日的時候,當我的榮耀離開污穢之地時,人便在黑暗中哀哭了。現在是我作工的榮耀之日,也是我為人類免去苦難的日子,因我並不與人共渡苦難煎熬的日子,我只是將人類徹底征服,將那人類的惡者徹底擊敗。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