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為什麽瘋狂鎮壓、迫害全能神與全能神教會

「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路11:29)

「全世界都卧在那惡者手下。」(約壹5:19)

「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并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3:19-20)

「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啓12:9)

相關神話語:

大紅龍的表現是:抵擋我,不明白、理解我話的意義,經常逼迫我,想用計謀來打岔我的經營。撒但的表現:與我争奪權力,想占有我的選民,釋放消極的話語迷惑我民。魔鬼的表現(接受我名的以外的所有的不信派,都是魔鬼):貪圖肉體享受,沉醉在邪情私欲之中,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下,對我有的抵擋、有的支持(但并不證明是我的愛子)。天使長的表現是:説話張狂,没有敬虔,常常以我的口氣教訓人,只注重在外表模仿我,我吃什麽他吃什麽,我用什麽他用什麽,總之,想與我平起平坐,有野心,但没有我的素質,不具備我的生命,是廢料一塊。撒但、魔鬼、天使長都是大紅龍的典型的示範,所以説,凡不是我預定揀選的,都是大紅龍的子孫,就是這麽絶對!這些都是我的仇敵(但撒但的攪擾除外,你的本性是我的素質,那就誰也改變不了,因現在仍然活在肉體當中,偶然有撒但的引誘,那是難免的,但務要時時小心才是),所以,在衆長子之外的大紅龍的子孫,我都廢弃,他的本性永遠改變不了,是撒但的素質,彰顯的是魔鬼,活出的是天使長,這是一點不錯的。所説的大紅龍并不是一條大紅龍,而是與我相對的邪靈,「大紅龍」是它的代名詞,所以説,所有的聖靈以外的靈都是邪靈,也可以説成是大紅龍的子孫,這一點應人人都透亮。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六篇》

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横行,招摇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尸遍地,腐爛之氣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横行了幾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没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裏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裏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秘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裏,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裏,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對神的工作有誰擁護?對神的工作有誰抛頭顱,有誰灑熱血?祖祖輩輩、傳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將神毫不客氣地奴役起來,怎能不叫人氣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絶,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裏?公平在哪裏?安慰在哪裏?温暖在哪裏?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强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温暖在哪裏?人間的歡迎在哪裏?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

古文化知識將人從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給了魔王及魔王的子孫,「四書五經」將人的思想觀念又帶入了另一個悖逆的時代,使人更加崇拜「書經」的編者,從而對神的觀念又加重一層。不知不覺,魔王將人心中的神無情地趕了出去,自己却洋洋自得地占據了人的心靈,從此人便有了醜惡的靈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臉,對神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魔王的惡毒一天天在人裏面蔓延,將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没有一點自由,無法擺脱魔王的糾纏,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歸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靈裏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没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着「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着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不覺着有羞耻之感,而且還恬不知耻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却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它當作「神」來敬拜,這等亡命之徒!嘴裏喊着「世上根本没有神,風是自然規律的變化,雨是霧氣遇冷凝結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變遷而造成的地帶的震動,乾旱是太陽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氣乾燥,是自然現象,哪有神的作為?」等等這些駭人聽聞的醜聞,更有人喊着説「人是古代類人猿進化而來的,現在的世界是大約億萬年前的原始社會更替而來的,國家的興盛敗亡是人民的雙手决定的」等等這類不可啓齒的説法,背後又讓人將自己挂在墻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着「没有神」的同時自己却把自己當作神,「毫不客氣」地將神推出地界,自己却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讓人恨之入骨,似乎神與它是冤家對頭,似乎神與它勢不兩立,企圖將神趕走而自己却逍遥法外,這等魔王!怎能容讓它的存在?將神的工作攪擾得破爛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罷甘休,似乎要與神作對到底,不是魚死便是網破,故意與神作對,步步緊逼,醜惡的嘴臉早已暴露無遺,已到了焦頭爛額的地步,仍不放鬆對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將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頭之恨。我們怎能容讓它,這神的仇敵!將其滅絶、斬草除根才了結此生的願望,怎能讓其再猖狂下去呢?將人都敗壞得不知天日,麻木痴呆,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為何不將我們的全人獻上來摧毁焚燒它,解除後顧之憂,讓神的工作早日達到空前盛况?這幫狐群狗黨來在人間騷擾得鷄犬不寧,將人都帶到了懸崖前,暗想將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後便侵吞人的尸骨,妄想打破神的計劃,與神較量,孤注一擲,談何容易!十字架終究是為罪惡滔天的魔王預備的,神不屬于十字架,已將十字架丢給了魔鬼,神早已得勝了,不再為人類的罪而憂傷了,他要拯救全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撒但從上到下、從頭到尾一直在攪擾着神的工作,與神唱對台戲,什麽「古老的文化遺産」、寶貴的「古文化知識」,什麽「道家學説、儒家學説」,什麽「孔夫子經傳、封建禮儀」,將人都帶入了地獄之中,現代先進的科學技術、發達的工農商業却無影無踪,只是强調古代「猿猴」帶來的封建禮儀來故意打岔、抵擋神的工作,拆毁神的工作,將人苦害至今,還想將其全部吞噬。封建禮教的傳講、古代文化知識的遺傳早將人都傳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没有幾個人甘心樂意地接待神,没有幾個興高采烈地迎接神的到來,人都滿臉殺氣,遍地殺氣騰騰,企圖將神從陸地上趕走,手持刀劍,擺開陣勢要將神「滅絶」。總是教導人無神的魔鬼之地上遍及偶像,遍地上空散發着一股燒紙、燒香的令人噁心的味道,簡直讓人喘不過氣來,似乎是毒蛇翻滚時蕩起的臭泥之氣,叫人不禁吐瀉出來。而且隱約聽見惡鬼的「念經」之聲,聲音似乎從遥遠的地獄裏傳來,叫人不禁打起冷顫來。地上擺滿了偶像,五顔六色,成了花花世界,而魔王却獰笑不止,似乎陰謀已得逞,人却什麽都不知,也不曉得魔鬼已將人敗壞得昏迷不醒,垂頭喪氣。它要將神的全部都毁于一旦,要將神再次污辱、暗殺,企圖拆毁、攪擾神的工作,它怎能容讓神與它「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插手」人間的工作呢?怎能容讓神揭露它的醜惡的嘴臉?怎能容讓神打亂它的工作?這魔鬼氣急敗壞,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綱?它怎能甘拜下風?醜惡的面目原形畢露,令人哭笑不得,實難提起,這不是它的本質嗎?醜陋的靈魂還認為美得「不可思議」,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凉,人心惶惶,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醜陋不堪,没有一點原來聖潔之人的痕迹,還想在世稱雄作霸,將神的工作攔阻得幾乎寸步難行,將人封閉得猶如銅墻鐵壁一般,作了這麽多的孽,闖了這麽多的禍,還不等着被刑罰?妖魔鬼怪在世横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怎能不叫神着急?怎能不叫神生發怒氣?嚴重地攔阻、抵擋神的工作,太悖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撒但欺世盗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着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痹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毁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撒但的陰謀一旦敗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它殘害人、吞吃人的欲望便變本加厲,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嚮往自由、嚮往光明、挣脱撒但牢籠的心願而對人産生了强烈的報復。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凶殘本性的真實流露。

撒但所作處處流露它的邪惡本性,從它開始迷惑人跟從它到它利用人與它同流合污,再到它的本相被揭穿,被人認清、弃絶之後,撒但對人産生的報復,等等這一切撒但在人身上所行的種種惡行,無一不暴露撒但的邪惡實質,無一不證實了撒但與正面事物無關的事實,無一不證實了撒但是一切邪惡事物的源頭。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維護它的邪惡,都是在維持它惡行的繼續,都是與正義的正面的事物相違背的,都是毁壞人類正常的生存法則與規律的,都是與神敵對的,都是神的烈怒要毁滅的。雖然撒但也有怒火,但它的怒火是它邪惡本性的發泄方式。撒但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的原因就是:它不可告人的陰謀被揭穿,它的詭計難以得逞,它取代神、充當神的野心與欲望受到了衝擊、受到了攔阻,它掌控全人類的目的從此化為泡影,永遠都不能實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相關內容

  • 神作末世審判工作為什麽不使用人來作,而是道成肉身親自作

    審判工作是神自己的工作,當然還得由神自己親自來作,這工作是人所不能代替的。因為審判是用真理來征服人類,所以無可異議的,神仍是以道成肉身的形像來出現在人中間作此工作。

  • 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的實質性區别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

  • 怎樣認識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現在或許你很想得到生命,或許你很想得到真理,不管怎麼樣,總之你還是想找到神,找到能使你有依靠的神,使你得永生的神。你要想得永生必須先得了解永生的來源,必須先知道神到底在哪裡。

  •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有聽見神聲音才能迎接到主

    神來在地上,他的工作、人所看見的都是超然,你眼睛看見的、耳朵聽見的都是超然,因為他所作的、所說的是人沒法明白、沒法達到的,把天上的東西帶到地上能不超然嗎?把天國的奧祕帶到了地上,人沒法明白,測不透,太奇妙、智慧,這不都屬於超然嗎?

  • 宗教界為什麽始終否認基督、拒絶基督、定罪基督

    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