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是遵行神旨意的人,什麽是信神真實的見證

「挪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挪亞與神同行。挪亞生了三個兒子,就是閃、含、雅弗。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强暴。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神就對挪亞説:『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强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并毁滅。你要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分一間一間地造,裏外抹上松香。……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樣兩個,一公一母,你要帶進方舟,好在你那裏保全生命。飛鳥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的昆蟲各從其類,每樣兩個,要到你那裏,好保全生命。你要拿各樣食物積蓄起來,好作你和它們的食物。』挪亞就這樣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樣行了。」(創6:9-22)

「神要試驗亞伯拉罕,就呼叫他説:『亞伯拉罕!』他説:『我在這裏。』神説:『你帶着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備上驢,帶着兩個僕人和他兒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他們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亞伯拉罕在那裏築壇,把柴擺好,捆綁他的兒子以撒,放在壇的柴上。亞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殺他的兒子。」(創22:1-10)

「烏斯地有一個人,名叫約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伯1:1)

「有一天,約伯的兒女正在他們長兄的家裏吃飯喝酒,有報信的來見約伯,説:『牛正耕地,驢在旁邊吃草,示巴人忽然闖來,把牲畜擄去,并用刀殺了僕人;惟有我一人逃脱,來報信給你。』他還説話的時候,又有人來説:『神從天上降下火來,將群羊和僕人都燒滅了;惟有我一人逃脱,來報信給你。』他還説話的時候,又有人來説:『迦勒底人分作三隊忽然闖來,把駱駝擄去,并用刀殺了僕人;惟有我一人逃脱,來報信給你。』他還説話的時候,又有人來説:『你的兒女正在他們長兄的家裏吃飯喝酒,不料,有狂風從曠野颳來,擊打房屋的四角,房屋倒塌在少年人身上,他們就都死了;惟有我一人逃脱,來報信給你。』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説:『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13-21)

相關神話語:

神現在正式開始成全人,要想達到完全,必須得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刑罰,經歷神話語的試煉、熬煉(諸如效力者一類的試煉),還必須能够經得住死的試煉。就是説,一個真實遵行神旨意的人,能够在神的審判刑罰中、試煉中發出内心深處的贊美,完全順服神背叛自己,從而以一顆真誠、單一、純潔的心來愛神,這就是一個完全的人,也正是神所要作的工,是神要成就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神作工的步驟》

耶穌之所以能完成神的托付,完成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就是因為他能够體貼神的心意,無有個人的打算、安排,他也是你們最了解的神的知己——神自己(其實他是神見證的神自己,這裏提起是為了用他這一個事實説明一個問題),他能够以神的經營計劃為核心,總禱告天父,尋求天父的旨意。他禱告説:「父神哪!若是你的旨意你就成全,但你不要按着我的意思來,而要按着你的計劃行事,人雖有軟弱你何必顧念呢?在你手中猶如螞蟻一樣的人怎能配受你眷顧呢?我心只願成就你的旨意,願你能够按着你的意思在我身上作成你要作的。」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猶如刀絞痛苦萬分,但是在他心中絲毫没有一點反悔的意思,總有一種强大的力量來支配他走向被釘十字架的地方。最終他被釘在十字架上,成為罪身的形像,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這一工作,超脱了一切死陰的轄制,死亡、地獄、陰間在他面前失去威力,被他戰勝。他一生三十三年之久,總是按着神當時的作工而盡力滿足神的心意,從不考慮個人的得失,總為父神的心意而打算。所以説,他在受浸之後神説:「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悦的。」因着他在神面前合神心意的事奉,所以神把救贖全人類的重擔壓在他的肩上讓他去完成,他有資格有權利去完成這一個重任。他一生不知為神受了多少苦,經歷了多少撒但的試探,但他從不灰心。神信任他,愛他,才把那麽大的重任交給了他,所以神親自説:「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悦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事奉神的人應該是神的知己,是神所喜悦的,能够對神忠心無二。不管在人背後做的,還是在人面前做的,都能在神面前獲得神喜悦,在神面前能够站立得住,不管人對你怎麽樣,你總是走自己該走的路,來體貼神的負擔,這才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能够直接事奉神是因着他有神的重托、神的負擔,他能以神的心為心,以神的負擔為負擔,不考慮前途得失,哪怕前途一無所有,什麽也得不着,但是他總以愛神的心來信神,所以説這樣的人就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也就是神的知心人,只有神的知心人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雖然肉體痛苦軟弱,但能忍痛割愛去滿足神,神把更多的負擔加給這樣的人,神要作的藉着這樣的人見證出來。所以説這樣的人是神所喜悦的,是合神心意的事奉神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與神一同作王掌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在神看,一個人無論是偉大還是渺小,他只要能够聽神的話,順服神的吩咐與托付,能够配合神的作工,配合神的旨意、神的計劃,達到讓神的旨意、神的計劃得以暢通得以成就,這樣的行為在神那兒是值得神紀念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神寶愛這樣的人,也珍惜人這樣的行為,珍惜人對神的這份情、這份心,這是神的態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約伯初受試煉的時候,他被剥奪了所有的財産與兒女,他没有因此而倒下,没有因此而説一句得罪神的話。他勝過了撒但的試探,勝過了財産與兒女,勝過了失去所有身外之物的試煉,也就是他能順服神對他的剥奪,而且因此獻上感謝贊美,這是約伯在撒但的第一輪試探中所表現的,也是約伯在神的第一次試煉中所作的見證。在第二次的試煉中,撒但伸手苦害約伯本人,約伯雖然體嘗了前所未有的疼痛,但他的見證却是讓人驚心動魄,他以他的剛强、信心與對神的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又一次打敗了撒但,而他的表現與他的見證也又一次得到了神的認可與悦納。在這次的試探中,約伯用他的實際表現來向撒但宣告:肉體的疼痛不能改變他對神的信與順服,也不能奪去他依戀與敬畏神的心,他不會因着面臨死亡而弃掉神,也不會丢掉自己的完全正直。約伯的堅毅讓撒但變得怯懦,他的信心讓撒但懼怕、喪膽,他與撒但决一死戰的氣勢讓撒但痛心疾首,約伯的完全正直讓撒但在他身上再無從下手,從此便放弃對約伯的攻擊,也放弃了在耶和華神面前對約伯的控告,這就意味着約伯勝過了世界,勝過了肉體,勝過了撒但,也勝過了死亡,他是完完全全的屬神的人了。約伯在這兩次的試煉中站住了見證,他的完全正直得以實際活出,他敬畏神遠離惡事的生存法則的範圍也得以拓展。經歷了這兩次的試煉,約伯的人生有了更豐富的閲歷,這「閲歷」讓他變得更加成熟、老練,讓他變得更加剛强、更加有信心,也讓他更加堅信自己所持守的純正的正確性與它的價值。耶和華神對他的試煉讓他深深地體會、感受到了神對人的顧念之情,也讓他感受到了神愛的寶貴,從此在他對神的敬畏中多了對神的體貼與愛。耶和華神的試煉不但没有將約伯拒之千里之外,反而讓約伯的心與神更近了。當約伯所承受的肉體的疼痛達到頂峰的時候,約伯所感受到的來自耶和華神的眷顧讓他不由自主地咒詛自己的生日,這個表現不是他早已計劃好的,而是他發自内心的一種對神的體貼與寶愛的自然流露,他的這個「自然流露」是來自于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也就是説,因着他恨惡自己,因着他不忍心也捨不得讓神受痛苦,所以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達到了忘我的地步。此時的約伯將自己對神多年以來的仰慕、渴望、依戀都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同時也將他對神的信、順服與敬畏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他不容許自己做絲毫的傷害神的事,不容許自己有任何讓神傷痛的表現,也不容許因着自己的原因給神帶去任何的難過、傷心甚至不愉快。在神的眼中,約伯雖然還是先前的那個約伯,但他的信、他的順服與他對神的敬畏讓神得到了完全的滿足與享受,此時的約伯達到了神所預期要達到的完全,他成了神眼中名副其實的「完全正直」的人。他的義行讓他勝過了撒但,讓他為神站住了見證,也讓他得以完全,讓他的生命價值得以升華,得以超脱,也讓他成了第一例不再被撒但攻擊、試探的人。他因着義而被撒但控告,又因着義被撒但試探,因着義被交在撒但手中,因着義勝過撒但、打敗撒但、站住見證,從此,約伯便成了第一個不會再被交給撒但的人,他真正地來到了神的寶座前,活在了光中,活在了没有撒但窺視與没有撒但殘害的神的祝福之下……他成了神眼中的真正的人,他自由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彼得在生活當中若有一點没滿足神的心意,他就覺得不平安,没滿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後尋找合適的路來力求達到滿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滿足神的心意,他對自己的舊性情一點都不放過,總是嚴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進深。……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滿足神,追求順服一切出于神的,刑罰、審判他能接受,熬煉、患難、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點怨言没有,這些都不能改變他愛神的心,這不是愛神至極嗎?這不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嗎?或是刑罰、審判,或是患難,你都能達到順服至死,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達到的,這才是愛中的純潔的成分。人如果達到這個程度那就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最能滿足造物主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一提起彼得,人人都贊不絶口,便立即回想起彼得三次不認識神,而且也曾為撒但效力因而試探神,但最後却為神倒釘十字架等等這些關乎彼得的事。現在我着重把彼得怎麽認識我以及他的最後結局叙述給你們。彼得,這個人素質好,但他與保羅的情况不同,他的父母是逼迫我的,是屬被撒但侵占的惡魔,因此談不到傳教于彼得,他這個人聰明有天資,從小受父母寵愛,但長大之後就成為他父母的「仇敵」,因為他一直追求認識我,從而背離他的父母。因他首先相信天地萬物都在全能者手中,而且凡是一切正面的事物都是由神發起,是直接發自于神,并不經撒但的「加工」。由于他受他父母在反方向的襯托,因而更加認識我的慈愛與憐憫,從而更加激起他對我的尋求之心。他不僅注重吃喝我話,而且更注重摸我心意,心中時時謹慎,所以靈裏始終非常敏鋭,所以在做所有的事當中都能合我心意。在平時,他注重結合以往那些失敗之人的教訓來勉勵自己,深怕自己落入失敗的網羅之中,他也注重吸取歷代以來所有愛神的人的信心與愛心,因而不僅在消極方面,更重要的是在積極方面更快地成長,以至于他成了在我面前最有認識的人。因而不難想象,他已把自己的所有都放在我的手中,就連吃、穿、睡、住都不由着自己的性子來,而是在一切滿足我的基礎上來享受我的豐富。不知多少次我試煉他,當然,他也被弄得死去活來,但就在這數百次試煉當中,他不曾有一次失去信心對我失望,就是我説我已丢弃他,他也不灰心失望,仍然按照以往的實行原則來實際地愛我。當我告訴他,他愛我我也不稱許,我要把他最後扔在撒但手裏,但在這種不臨及其肉身而是話語的試煉之中,他仍向我禱告:「神哪!天地萬物之中有何人、有何物、有何事不是在你全能者手中呢?你要對我施憐憫之時,我心以你的憐憫而大大歡喜,你要對我實行審判時,我雖不配,但我更覺得你的作為是何其的深奥,因你滿有權柄、滿有智慧,我雖肉體受苦,但靈裏得安慰。我怎能不為你的智慧、作為而發出贊美呢?即使讓我在認識你之後而死去,我何嘗不是甘心樂意呢?全能者啊!難道你真的不願讓我看見你嗎?難道我真的不配受你的審判嗎?莫非我身上有你不願意看見的東西嗎?」在這種試煉之中,彼得雖不能準確地摸着我的心意,但足以見得,他以為我使用(哪怕是接受我的審判,使人看見我的威嚴、烈怒)而驕傲、自豪,并不因着受試煉而苦悶。因着他在我面前的忠心,因着我對他的祝福而給幾千年來的人作了標杆、作了模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六篇》

彼得在刑罰中能這樣禱告:「神哪!我肉體悖逆,你刑罰我,你審判我,我以你的刑罰、以你的審判為喜樂,即使你不要我,但我能從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聖潔、公義的性情。你審判我,讓别人能在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公義性情,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只要能把你的性情發表出來,使你的公義性情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而且藉着你的審判能够使我愛你的心更純潔,能達到一個義人的形象,你這樣的審判是美善的,因你的美意本是此。我知道我身上的悖逆還很多,仍不配到你面前,我願更多地讓你審判,或是環境惡劣或是大的患難,無論你怎麽作,對我來説都是寶貴的,你的愛太深了,我願任你擺布,没有一點怨言。」這是彼得經歷神作工的認識,也是彼得愛神的見證。……彼得被成全之後,就是他快終年的時候,他説:「神哪!假如我的壽數還能延續幾年的話,我願達到更純潔地愛你,更深地愛你。」他釘十字架的時候心裏還禱告:「神哪!現在是你的時候到了,就是你給我預備的時候到了,我得為你上十字架,為你作這個見證,願我的愛能滿足你的要求,願我的愛更純潔,我今天能為你死,為你釘十字架,我心裏感到安慰,感到踏實,這是因為我能為你釘十字架,能够滿足你的心願,我能把我自己都獻給你,把我自己的生命都獻給你,我心裏感到無比的欣慰。神哪!你實在可愛,假如説以後你還讓我活着,我更願意愛你,只要是活着,我就要愛你,我願意愛你更深。我是因着不義、因着罪而得着你的審判、你的刑罰、你的試煉,我更看見你的公義性情,這是我的福氣,因我能更深地愛你,即使你不愛我,我也願意這樣愛你。我願意看見你的公義性情,因這使我更能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我總覺得我現在活着更是有意義的,因為我是因着你的緣故而上十字架,為你死是有意義的,但我還不算滿足,因為我對你認識太少,我知道我不能完全滿足你的心願,我還給你的太少,在我有生之年中,我没能把全部都還給你,我差得太遠,此時回想起來倍覺虧欠,只能用這一刻來彌補我所有的過失、所有的未還報給你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現在你該知道怎樣被征服,被征服之後人的表現是什麽,你説你被征服了,你能不能順服至死?不管有没有前途你都能跟隨到底,不管環境怎麽樣你能對神不失去信心,最後得達到約伯的見證——順服至死,達到彼得的見證——愛神至極,達到這兩方面見證。一方面像約伯,他物質東西没了,肉體的病痛臨到他,但是約伯不弃絶耶和華的名,這是他的見證。彼得能够愛神至死,到死的時候還愛神,上十字架還愛神,不想自己的前途,也不追求自己美好的盼望、奢侈的想法,只追求愛神、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你得達到這個標準才算是見證,才是被征服以後被成全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到底什麽是真正的見證呢?這裏所説的見證共分兩部分:一部分是被征服的見證,另一部分是被成全的見證(當然這是將來更大的試煉之後的見證,是在患難以後的見證),也就是你能在患難、試煉中站立住了,你就有了第二步的見證了。現在關鍵的是作第一部分見證,就是你能在這一次一次的刑罰與審判的試煉中站立住,這就是被征服的見證了。因為現在是被征服期間(你該知道,現在也就是神在地作工期間,神道成肉身來在地的主要工作就是藉着審判、刑罰來征服地上這班跟隨他的人),你能否作出被征服的見證來,不僅看你能否跟隨到底,更重要的就是看你經歷這一步一步的作工能否對神的刑罰與審判有真正的認識,看你對這所有的作工能否有真正的看見。不是你跟隨到底即可蒙混過關,你得能做到甘願降服在這一次又一次的刑罰與審判中,能對你所經歷的這一步一步的工作有真實認識,對神的性情能達到認識、順服,這就是要求你作的最終被征服的見證。被征服的見證主要還是指你對神的道成肉身有認識,這步見證關鍵是針對神的道成肉身,不在乎你在世人或執政掌權的面前如何做、如何説,主要在乎你能否順服神口裏的一切説話與他的一切作工。所以,這步見證是對着撒但作的,是對着所有的衆仇敵——不相信神能第二次道成肉身來作更大的工作,以至于不相信神能重返肉身這一事實的所有的魔鬼、仇敵,即所有的敵基督——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所有的衆仇敵。

…………

末了一步的見證即你能否被成全的見證,就是在你領受了道成肉身的神口中的一切話之後,對神有了認識,能够有所定真,你將神口裏的一切的話都活出來,達到神對你要求的「彼得的風格」「約伯的信心」這些條件,以至于順服至死,將自己完全交出來,最終成為一個合格的「人」的形象,即一個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被征服、成全之人的形象,這就是最終的見證,是一個最終被成全之人該作的見證。這就是所作的兩步見證,都是互相聯繫的,哪一步都不可缺少。但你得知道一點,今天我要求你作的見證不是針對世人,也不是針對任何一個人,而是針對我對你所要求的而言的,衡量的標準就是你是否達到我的滿意,你是否能完全合乎我對你們每個人的要求標準,這是你們當明白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四》

信神就得順服神、經歷神的作工,神作那麽多工作,對于人可以説都是成全,也可以説都是熬煉,更可以説都是刑罰,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都不符合人的觀念,人所享受到的都是神嚴厲的話語。神來了,人就得享受神的威嚴、神的烈怒,但神的話不管多麽嚴厲,總之神來了就是為了拯救人、成全人。作為受造之物應該盡上該盡的本分,在熬煉之中站住神的見證,在每一次試煉之中持守住人該有的見證,為神作響亮的見證,這就是得勝者。不管神怎麽熬煉,你信心百倍,對神不失去信心,人該做的你也做到了,神要求人的就是這些,讓人的心能够完全歸向他,心裏每時每刻都向着他,這就是得勝者。神所説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裏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麽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説的得勝者了。神祝福你的時候你追求得挺好,神不祝福你就退去了,這是貞潔嗎?既然定準這是一條真道,就得走到底,持守對神的忠心,既然看見神來在地上親自來成全你,你就應把一顆心完全給神,不管神怎麽作,或許到最後給你一個不好的結局,但你還能跟從他,這就持守住在神面前的貞潔了。所説的聖潔靈體、貞潔童女獻給神,就是在神面前持守一顆真心,人的真心就是貞潔,能對神真心的就是持守住貞潔了。這就是你該實行的。該禱告的時候你就禱告,該聚會交通的時候你就聚會交通,該唱詩的時候你就唱詩,該背叛肉體的時候你就背叛肉體,盡本分時不應付糊弄,臨到試煉時站立得住,這就是對神忠心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

為神作響亮的見證,主要還是關乎你對實際的神有没有認識,關乎到你能不能順服在這個既普通又正常的人面前,甚至順服至死,你真以這個順服為神作了見證,那就説明你被神得着了。能順服至死,在他面前没有一點怨言,不論斷,不毁謗,没觀念,没有别的存心,這樣神就得着榮耀了。順服在人所瞧不起的普通人面前,而且能順服至死,没有一點觀念,這是真實的見證。神要求人進入的實際,就是要求你能順服他所説的話,能够實行他所説的話,能够俯伏在實際神面前,認識自己的敗壞,而且能够在他面前敞開心,最後藉着他的這些話被他得着。這些話把你征服了,使你完全順服在他的面前,這時神就得着榮耀了,神就以這個來羞辱撒但,就以這個來結束他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對他的實際没有觀念,也就是在這個試煉中你站立住了,你這個見證就作好了。若有一天你對實際的神有完全的認識,能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你就被神得着了,也就被神成全了。神所作的不符合你的觀念,對你就是個試煉,如果符合你的觀念,就不需要你受苦了,就不需要你受熬煉了,就因着他的作工太實際,不符合你的觀念,需要你放下觀念,所以説對你是一個試煉。因着神的實際,所有的人都處在試煉之中,他作工實際,不超然,實際的説話、實際的發聲你認識透了,没有一點觀念,而且他作工越實際你越能真實愛他,這樣你就被神得着了。神得着的一班人是認識神的人,也就是認識神的實際的人,更是能對神的實際作工順服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絶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相關內容

  • 什麼是遵行神的旨意?我終於明白了

    我們都盼望主來時被提進天國,與主重逢。那到底什麼樣的人才能被提進天國呢?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那麼天父旨意是什麼呢?我們怎樣才能成為遵行神的旨意的人呢?文章《什麼是遵行神的旨意?我終於明白了》將為你揭曉答案。

  • 勞苦作工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

    陸尋光與同工劉弟兄十年未見,闊別重逢後談了一個重要的話題:勞苦作工是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什麼是遵行神的旨意?陸尋光與劉弟兄闊別重逢後的交通給了我們明確的答案!

  • 問題(15)如果我們不接受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到底能不能成為遵行天父旨意的人,能不能進天國呢?

    人若不接受全能神末世的審判刑罰,人的犯罪根源、撒但本性就永遠得不到解決,人類都會因抵擋神而滅亡,這是任何人無法否認的事實!人信神只有老老實實地接受末世神的審判刑罰才能得著真理作生命,才能成為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達到認識神與神相合,才有資格享受神的應許,被神帶入神的國中。

  • 電影《等》精彩片段:遵行神的旨意才能進天國

    什麼樣的人才能被提進天國?主耶穌說:「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而有的人認為只要守住主的名、勤作主工、背十字架受苦就是遵行天父旨意,只要這樣儆醒等候主的再來,就能被提進天國,這樣的觀點合乎主的要求嗎?此短片為您揭曉。

  • 《寶座流出生命河的水》精彩片段:勞苦作工代表遵行天父旨意嗎

    有些信主的人認為,只要能受苦付代價傳揚主的福音,背十字架跟從主,講謙卑、忍耐、包容,這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如果一直這樣追求下去,最終就能蒙神拯救進天國得永生。我們這樣領受、這樣實行對嗎?主耶穌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