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説宗教界牧師長老都在走法利賽人的道路,他們的實質是什麽

相關神話語:

歷經敗壞的人都活在撒但的網羅中,都活在肉體中,活在私欲中,根本没有一個人能與我相合。那些自稱與我相合的人則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們雖稱我的名為聖,但他們所行的道却與我背道而馳,他們的言語滿了狂妄、自信,因為他們本都是與我為敵的,都是與我不相合的。他們天天在聖經裏尋找我的踪迹,隨便找一段「合適」的話就讀起來没完没了,而且當作「經」來背誦,他們不知道怎樣與我相合,不知道什麽是與我為敵,只是一味地念「經」。他們把根本就没看見過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規在了聖經之中,在閑暇之餘就拿起來看看。他們在聖經的範圍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們把「我」與「經」畫為等號,没有「經」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經」。他們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經文,甚至更多的人認為没有經文的預言我就不該作任何一件我願意作的事情。他們把經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説他們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們用聖經的章節來衡量我的每一句説話,用聖經的章節來定我的罪。他們尋求的不是與我相合之道,他們尋求的不是與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尋求與聖經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們認為凡是與聖經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這些人不都是法利賽人的孝子賢孫嗎?那些猶太的法利賽人以摩西的律法來定耶穌的罪,他們不尋求與當今的耶穌如何相合,而是認真地對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們最終以耶穌不守舊約律法、以耶穌并不是彌賽亞為罪名而將本來無罪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的本質是什麽?不就是他們并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嗎?他們只留心經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與我的作工步驟和作工方式。他們并不是尋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們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聖經的人,説得透徹點,他們都是聖經的看家奴。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為了維護聖經的尊嚴,為了維護聖經的名望,他們竟然將仁慈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這樣做只是為聖經打抱不平,只是為了維護聖經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們寧可斷送自己的前途,寧可得不到贖罪祭,也要將與經文的規定不合的耶穌處死。難道他們不都是每一句經文的走狗嗎?

如今的人又是怎樣呢?為了上天堂、為了得恩典,人都寧願將已經來到的釋放真理的基督趕出人間;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人都寧願將真理的到來全部抹煞掉;為了維護聖經的永遠存在,人都寧願將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釘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惡毒,人的本性如此與我敵對,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我在人中間生活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將我的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之時,人仍舊不知道我的存在,當我的烈怒降在人的身上之時人更加否認我的存在。人都尋求與字句相合,與聖經相合,却無一人來到我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别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却没有一個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為活在人中間的我簡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尋求與聖經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尋求與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為卑賤,因為他們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賜給人萬貫家産的神,崇拜的是并不存在的任人擺布的神。這樣的人又能從我得着什麽呢?人的卑賤簡直不堪言語,這些與我為敵的人,這些對我有無限的索取的人,這些并不喜愛真理的人,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着神而對别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没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為認識神太少但的確有實際經歷、的確對神有實際認識的人則是最被神所喜愛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見證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不明白神心意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神心意但却不實行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吃喝神話但却違背神話實質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對道成肉身的神有觀念而且存心悖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論斷神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凡是不能認識神而且不能見證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許多宗教界的首領咱們三番五次給他們傳福音,怎麽交通真理他們都不接受,這是為什麽?就是因為他們的狂妄已經成性了,心裏没有神了!有些人會説:「有些宗教牧師他手下的人還挺有勁呢,好像他們中間有神同在啊!」你認為有熱心就是有勁兒?牧師講道再高,他認識神嗎?他若心裏真敬畏神,他能讓人跟隨他、高舉他嗎?他能把人壟斷嗎?還敢限制人尋求真理、考察真道嗎?他如果認為神的羊都是他的,都應該聽他的話,他是不是已經把自己當成神了?那這樣的人比法利賽人還嚴重,是不是敵基督呢?所以説,就他這個狂妄本性就能支配他做出背叛神的事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擋神的根源》

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并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横貫世界内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弃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横天下「學術界」,僅有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着他大腦的運行軌迹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麽理智可言!其實越是對神有認識的人越不輕易評價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談一點對神現時工作的認識,但并不隨意下斷案;越是對神没有認識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傳神的所是,而且盡是道理毫無實據,這樣的人是最無價值的人。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着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駡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着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裏,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着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這些輕慢放縱的人又都是打着信神招牌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蕩、從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這樣的路嗎?不都是這樣日復一日地抵擋着常新不舊的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并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麽是真理的道。你們説,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説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并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并未見過彌賽亞,并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却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問你們:你們對耶穌没有絲毫的了解,那麽你們是不是極容易重犯當初法利賽人的錯誤呢?你會分辨什麽是真理的道嗎?你真會保證你自己不會抵擋基督嗎?你會隨從聖靈的作工嗎?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抵擋基督,那我説你已是在死亡的邊緣中生活了。不認識彌賽亞的人都能做出抵擋耶穌、弃絶耶穌、毁謗耶穌的事來,不了解耶穌的人都能做出弃絶耶穌、辱駡耶穌的事來,而且更能將耶穌的再來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將會給重返肉身的耶穌定罪,你們不感覺害怕嗎?你們面臨的將是褻瀆聖靈、撕毁聖靈向衆教會的説話、唾弃耶穌口中所發表的言語。你們如此的昏沉又能從耶穌得着什麽呢?你們如此執迷不悟怎麽能明白耶穌駕着白雲重返肉身的工作呢?我告訴你們,那些不領受真理却一味地等待耶穌駕着「白雲朵朵」降臨的人定規是褻瀆聖靈的人,這些人定規是滅亡的種類。你們只想得着從耶穌來的恩典,只想享受天堂的福樂境地,却從來不聽從耶穌口中的言語,從來不領受耶穌重返肉身時所發表的真理。你們拿什麽來交换耶穌駕着白雲重歸的事實呢?是你們屢次犯罪却又口頭認罪的誠心嗎?你們拿什麽來獻給駕着白雲重歸的耶穌作祭物呢?是你們高舉自己的多年作工的資本嗎?你們拿什麽來讓重歸的耶穌信任你們呢?是你們那不順服任何真理的狂妄的本性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妖魔鬼怪在世横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怎能不叫神着急?怎能不叫神生發怒氣?嚴重地攔阻、抵擋神的工作,太悖逆!就連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勢,隨風起浪,明知真理故意抵擋,悖逆之子!似乎它的閻王爺現在登上了帶着「王」的寶座,它便悠閑自得、目中無人。有幾個尋求真理、隨從正義?都是猪狗一般的畜生帶着一群臭蒼蠅在糞堆裏摇頭晃腦、興妖作怪,自以為自己的「閻王爺」是最大的「王」,豈不知自己是臭蒼蠅一個?而自己却倚仗着猪狗爹娘污衊神的存在,渺小的蒼蠅認為自己的爹娘大如齒鯨,豈不知自己太小而爹娘却是比自己大幾億倍的骯髒的猪狗?不知自身的卑賤却仰賴着猪狗身上的「腐臭之氣」到處横行,妄想繁殖後代,不知羞耻!挂着緑色的翅膀(指打着信神的旗號)便自以為了不起,到處炫耀自己的美麗、漂亮,將自身的污穢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還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雙挂着五彩的翅膀來掩蓋自身的污穢,從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内幕)。人哪裏知道,蒼蠅的翅膀縱然美麗迷人,但它畢竟是一個滿腹骯髒、滿身毒菌的小小的蒼蠅,倚仗着猪狗爹娘横行于世(指逼迫神的宗教界的官員倚仗國家的大力支持而背叛真神、背叛真理),猖狂已極,似乎猶太法利賽人的幽魂又隨着神遷回了大紅龍國家,遷回了它的老巢,開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接續它幾千年的工作,這夥敗類,終歸得滅亡于地!似乎幾千年後的污鬼更加「老奸巨猾」,總想暗自破壞神的工作,詭計多端,要將幾千年前的悲劇重新「上映」在它的故國,逼得神幾乎要高呼出聲來,恨不得返回三層天將其滅絶。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