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是神的教會,什麽是宗教團體

「耶穌進了神的殿,趕出殿裏一切做買賣的人,推倒兑换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對他們説:『經上記着説「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太21:12-13)

「你要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使者,説:『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説: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你説「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啓3:14-17)

「他大聲喊着説:『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并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啓18:2-3)

相關神話語:

在每步作工的同時都對人有相應的要求。凡是在聖靈流中的人都有聖靈的同在與管教,不在聖靈流中的人則都在撒但的掌管之下,根本没有聖靈的作工。在聖靈流中的人也就是接受神新工作的人,他們就是配合神新工作的人。在這流中的人若不能有配合,不能實行神在這個時期要求的真理,那就受到管教,重則聖靈離弃。既是接受聖靈新的作工的人,那就活在聖靈的流中受到聖靈的看顧、保守。肯實行真理的有聖靈的開啓,不肯實行真理的有聖靈的管教,甚至有懲罰臨到,不管是什麽樣的人,只要是在聖靈流中的人,神都要因他的名的緣故而對每個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負責。榮耀他名、肯實行他話的人得到他的祝福,悖逆他、不行他話的人受到他的懲罰。在聖靈流中的人就是接受新工作的人,既然接受了新的工作就要與神有相應的配合,不能做不盡本分的悖逆者,這是神對人的唯一要求。而不接受新工作的人那就不同了,他們都是在聖靈流以外的人,根本談不上什麽聖靈的管教或責備,這些人整天都活在肉體裏,活在頭腦中,他們所行的是按着自己的頭腦分析研究出來的道理,并不是聖靈新的工作之中的要求,更不是與神的配合。不接受神新的作工的人根本没有神的同在,更談不到什麽祝福或保守,他們的言行多數都是持守以往聖靈作工中的要求,不是真理而是道理。但這些道理與規條就足可以證明他們這些人的集合只是宗教,并不是選民或説成是神的作工對象,他們中間的所有人的集合只可稱為宗教的集大成,并不能稱為教會,這個事實是不可改變的。他們没有聖靈新的作工,所作所為充滿了宗教氣味,所活出的盡都帶着宗教色彩,没有聖靈的同在與作工,更没有資格得到聖靈的管教或開啓,這些人都是没有生命的尸體,是没有靈性的蛆蟲。他們不認識人的悖逆與抵擋,不認識人的一切惡行,更不認識神的一切作工與神的現時的心意,這些人都是無知的小人,是不配稱為「信徒」的敗類!他們無論怎麽做都不關乎神的經營,更不能破壞神的計劃,他們的言談舉止太令人噁心又令人可憐,根本不值得提起。這些不在聖靈流中的人所做的不涉及聖靈的新工作,正因為這樣,他們無論怎麽做都没有聖靈的管教,更没有聖靈的開啓,因他們都是被聖靈厭弃的不喜愛真理的人。稱他們都是作惡的人,那是因為他們憑着肉體打着神的招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在神作工的同時故意與神敵對、背道而馳,人不能與神配合已是極大的悖逆,更何况這些故意與神背道而馳的人不更有應得的報應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但我告訴你們:在這裏有一人比殿更大。『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你們若明白這話的意思,就不將無罪的當作有罪的了。因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12:6-8)這裏的「殿」指什麽?用通俗的話來講「殿」指的就是華麗、高大的房子,在律法時代「殿」就是祭司用來敬拜神的地方。主耶穌説的「在這裏有一人比殿更大」中的「這一人」指誰?很顯然「這一人」就是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因為只有主耶穌比殿更大。這話告訴人什麽?告訴人要從殿堂裏出來,因為神已走出殿堂,不在那裏作工,所以人應當在殿堂以外尋找神的脚踪,跟上神新的作工步伐。主耶穌説這話的背景是因着律法下的人已把殿堂看成是比神還要大的一個東西,就是人朝拜的是殿堂這個地方,而不是神,所以主耶穌提示人不要朝拜偶像,而要敬拜神,因為神是至高無上的。所以他説:「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可見,在主耶穌的眼裏,律法下絶大多數的人已不再敬拜耶和華,而是只走祭祀的過程而已,這個過程被主耶穌定為「拜偶像」。這些拜偶像的人把殿看得比神還要大、還要高,他們心裏只有殿没有神,對他們而言,没有殿他們就失去了栖息之地,没有殿他們就無處朝拜,也不能行祭祀之事。所謂的「栖息之地」就是他們打着朝拜耶和華神的旗號而獲准能呆在殿堂裏行自己之事的地方;所謂「行祭祀之事」就是他們能在殿堂裏以作事奉之事來作掩蓋幹他們個人見不得人的勾當。這就是當時的人為什麽把殿看得比神更大的原因。因為他們用殿作掩蓋、用祭祀作幌子欺騙人、欺騙神,所以主耶穌才説出這樣的話來提示人。這話拿到現在來説也同樣有效,同樣有針對性,雖然現在的人與律法時代的人經歷了神不同的作工,但是人的本性實質是相同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人信神如果把真理當成規條來守,容不容易變成宗教儀式?那麽這種宗教儀式跟基督教有什麽區别?也可能在説法上有所進深,有所超前,但是如果變成規條、變成一種儀式了,這是不是就變成基督教了?(是。)教義新舊有區别,但是如果教義只是一種理論,在人身上只是變成一種儀式、一種規條,人同樣都没有從中得着真理,没有進入真理實際,那這是不是基督教的信法?是不是基督教的實質?(是。)那你們行事、盡本分有哪些是與信基督教的人一樣或者類似的觀點、情形?(守規條,裝備字句道理。)(注重外表的屬靈,外表的好行為,敬虔、謙卑。)就是追求外表有好的行為,極力地用一種屬靈的外表來包裝自己,做一些人觀念想象當中比較贊成的事,假冒為善,站在高堂上講字句道理,教導人行善、做好人、明白真理,講屬靈的道理,講屬靈的對的話,假冒屬靈人,説法、做法、流露出來的都是屬靈的外表。但是行事、盡本分從來不尋求真理,一臨到事就全是人意,把神就放一邊了,從來不按真理原則行事,根本就不知道真理是什麽,神的心意是什麽,神要求人的標準是什麽,對這些事從來不求真,不過問。人所有這些外表的作法與内裏的情形,就這種信法,是不是在敬畏神遠離惡?人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是不是在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的人無論信多少年能不能達到真實的敬畏神遠離惡?(不能。)那這些人的表現是什麽?能走上什麽樣的道路?(法利賽人的道路。)他們整天都在裝備什麽?是不是在裝備字句道理,整天用字句道理來武裝自己,來包裝自己,使自己變得更像法利賽人,更屬靈,更像所謂的事奉神的人?那統統這些作法的性質是什麽?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真實的信神?(不是。)那他們是在幹什麽?那是在欺騙神,是在走過程,在搞宗教儀式,是打着信神的幌子搞宗教儀式來欺騙神達到自己得福的目的,并不是在敬拜神。這樣的一幫人走到最終與教堂裏那些所謂的事奉神的人,所謂的信神跟隨神的人,是不是就没什麽區别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信耶和華的人在神那兒是怎麽給他們命名的?猶太教,變成一種教派了。那現在信耶穌的這些人呢,神是怎麽定規他們的?(基督教。)猶太教,基督教,在神眼中把他們看成宗教團體了。為什麽神會有這樣的定規呢?凡是神定規的這些教派當中的人,有没有敬畏神遠離惡,遵行神旨意、遵行神道的人?(没有。)這就看清楚了,在神眼中,名義上跟隨神的人能不能就都是神所承認的信神的人?能不能都是與神有關的人,是神拯救的對象呢?(不是。)那你們有一天能不能淪為神眼中的教派呢?(也能。)淪為教派,這是很不可思議的問題。在神眼中成為教派了,那這些人是不是神拯救的對象?是不是神家中的人呢?(不是。)那現在總結總結,這些名義上信真神而被神認為是教派的人,他們走的是什麽樣的道路?能不能説這些人走的是打着信神的旗號却從來不遵行神的道,信神却從來不敬拜神而是弃絶神這樣的道路?就是説,他們走的是信神却不遵行神的道、弃絶神的道路,他們信神却敬拜撒但、敬拜魔鬼、搞人的經營、搞人的獨立王國,是這樣的道路。這是不是實質?這樣的一類人與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有没有關係?(没有。)信神的人不管有多少,人的信法一旦被神定規為教派、團體,那在神那兒就定規了,這些人已經不能蒙拯救了。為什麽這樣説呢?一個没有神作工、没有神引導,一個根本就不是敬拜神的團夥、群體,這些人敬拜的是誰?跟隨的是誰?儀式上、名義上可能跟隨了一個人,實質上跟隨的是誰?他們心裏也承認神,但事實上他們是在人的操縱之下,是在人的擺布、人的掌控之下,他們跟隨的是撒但,跟隨的是魔鬼,跟隨的是神的敵勢力,是神的仇敵。這樣的一幫人神拯不拯救?(不拯救。)為什麽不拯救?這些人能不能悔改呢?(不能。)這些人不能悔改。他們打着信神的旗號搞人的事業,搞人的經營,與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背道而馳,最後的結局就是遭神厭弃,神不可能拯救這些人,這些人也不可能悔改,他們已經被撒但擄去了,完全交給撒但了。信神能不能蒙神稱許在乎你信神的時間長短嗎?在乎你守什麽樣的儀式、守哪些規條嗎?神看不看人的作法?看不看人數的多少?神揀選了一部分人,這一部分人能不能蒙拯救,神要不要拯救這些人,神是根據什麽衡量?根據這些人走什麽樣的道路。恩典時代神所告訴人的真理雖然没有現在多,没有現在這麽具體,但是那個時候神照樣能成全人,照樣有人能蒙拯救,那現在這個時代的人聽了這麽多真理,也明白了神的心意,如果不能遵行神的道,不能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最終的結局會是什麽?最終的結局與基督教、猶太教的人是一樣的,没有什麽區别,這是神的公義性情!你無論聽多少道,明白了多少真理,你最終還能跟人走,跟撒但走,最終也不能達到遵行神的道,不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樣的人類是要被神厭弃的。被神厭弃的這些人在外表來看會講很多字句道理,明白了很多真理,但就是不能敬拜神,就是不能敬畏神遠離惡,就是不能完全順服神,這樣的一幫人在神眼中被定為教派、人的團體、人的團夥、撒但的寄居地,統稱撒但團夥,這就被神徹底厭憎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相關內容

  • 神作末世審判工作為什麽不使用人來作,而是道成肉身親自作

    審判工作是神自己的工作,當然還得由神自己親自來作,這工作是人所不能代替的。因為審判是用真理來征服人類,所以無可異議的,神仍是以道成肉身的形像來出現在人中間作此工作。

  • 神為什麽只祝福接受順服他作工的教會,宗教界為什麽遭神咒詛

    跟隨神最主要的就是一切都根據神現實的說話,無論是追求生命進入,還是追求滿足神的心意,都是圍繞神現實的說話。若是你所交通的、你所追求進入的不是圍繞神現實的說話,你就是神話以外的人,絕沒有聖靈的作工。

  •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之間的關係

    三步作工是一位神作的,這個屬於最大的異象,是認識神的唯一途徑。三步作工只有神自己能作,無人能代替,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能從開始到現在自己作自己的工作。

  • 得救與蒙拯救的實質性區别是什麽

    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

  • 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就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工作

    神默不作聲,也未向我們顯現,但他的工作卻從未停止過。他鑒察全地,掌管萬有,目睹著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他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著他的經營,悄無聲息,也未見驚天動地,而他的腳步卻一步一步逼近人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宇宙間展開了他的審判台,他的寶座也隨即降在了我們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