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末世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的目的與意義是什麽

相關神話語:

耶和華作的工作是創造世界,是開頭,這步工作是結束工作,是結尾。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就在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把人都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裏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説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中國的人被大紅龍敗壞得最厲害,抵擋神最嚴重,人性最低賤、最污穢,所以是整個敗壞人類的典型代表,并不是别的國家就都好了,人的觀念都一樣,雖然他們素質好,但不認識神也得抵擋。為什麽猶太人也抵擋、悖逆呢?為什麽法利賽人也抵擋呢?猶大為什麽出賣耶穌呢?當時有許多門徒不認識耶穌,當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為什麽人仍不相信他?人的悖逆不都一樣嗎?只不過把中國人拿出來作典範,征服之後作成模型、標本,作為參考物。為什麽一直説你們是我經營計劃的附屬物呢?就人的敗壞、污穢、不義、抵擋、悖逆這些東西在中國人身上表現得最全面,各種各樣都顯露出來。一方面素質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後、思想落後,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後的,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試點工作作全面了,以後再開展工作就好作多了,這步工作作成了,以後的工作也不在話下,這步工作成了,大功徹底告成了,整個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于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麽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二》

中國這個國家屬于最落後的,是大紅龍盤卧之地,拜偶像、行邪術的最多,廟宇最多,也是污鬼群居之地,你從它生,接受它的教育、薰陶,經過它的敗壞,經過它的折磨,覺醒之後又背叛它,被神完全得着,這是神的榮耀,所以説這步工作特别有意義。作這麽大規模的工作,説這麽多話,最後完全得着你們,這是神經營的一項工作,是神與撒但争戰的「戰利品」。你們這些人越明白真理,教會生活越好,大紅龍就越垮台,這都是靈界的事,是靈界的争戰,神那兒一得勝,撒但就蒙羞了,它就垮台了,這步工作非常有意義。神作這麽大規模的工作,把這班人都完全拯救回來,脱離撒但權勢,活在聖潔之地,活在神的光中,有光的帶領,有光的引導,你活着就有意義了。你們這些人吃的、穿的都與那些外邦人不一樣,你們享受着神的話,過着有意義的生活,他們享受什麽?他們只享受「祖宗的遺産」「民族的氣概」,哪有一點人性的味道!你們這些人的穿着打扮、言談舉止都與他們不同,最終你們能完全脱離污穢,不再陷入撒但的試探之中,得着神每天的供應。你們應時時謹慎,雖活在污穢之地却不沾染污穢,能與神同活,蒙了極大的保守,在這塊黄土地上神就揀選了你們這些人,這些人不是最有福的人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二》

今天在這摩押後代的身上作工作,就是把落在最黑暗當中的人拯救回來,這些人雖然遭咒詛了,但是神願意從這些人身上得着榮耀,因為起初這些人都是心中無神的人,把心中無神的人作到順服神、愛神這個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這樣的作工果效最有價值,最有説服力,這才是得着榮耀了,這就是神末世要得着的榮耀。雖然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着這麽大的救恩實在是神高抬,這工作太有意義,是藉着審判來得着這些人,并不是有意來懲罰這些人,而是來拯救這些人。如果末世還在以色列作征服的工作,這就没什麽價值了,即使達到果效了也没什麽價值,没太大的意義,不能得着所有的榮耀。在你們身上作工,就是在落在最黑暗之處的人身上作工,在最落後的人身上作工。這些人不承認有神,而且從來就不知道有神,這些受造之物被撒但敗壞到一個地步,把神都忘了,被撒但蒙蔽了,根本不知道天上還有神,你們的心中都敬拜偶像、敬拜撒但,這不屬于最低賤、最落後的人嗎?這是最下賤的肉體,一點人身自由都没有,而且受苦受難,就你們這些人又是這個社會當中最下層的人物,連信仰的自由都没有,在你們身上作工的意義就在此。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神道成肉身在最落後、最污穢的地方才能顯明他的全部聖潔公義的性情。他的公義性情是藉着什麽顯明出來的呢?就是藉着審判人的罪,審判撒但,厭憎罪,恨惡悖逆抵擋他的仇敵。今天我所説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人的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得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就是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説話,藉着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聖潔就是他的公義性情的代表,他的聖潔其實也就是他的公義性情。今天説話的這些背景,都是藉着你們的敗壞性情來説話、審判,作征服的工作,這才是實際的工作,這才能完全襯托出神的聖潔來。如果説你没有一點敗壞性情,神就不審判你了,也不讓你看見他的公義性情,你有敗壞性情,神就不放過你,藉此顯出了他的聖潔。……

在以色列作的工作與今天大不一樣,耶和華是帶領他們生活,并没有如此多的刑罰、審判,因為人當時明白世上的事太少了,没有什麽敗壞性情。那時,以色列人對耶和華百依百順,讓他們建造祭壇,他們就趕緊築起祭壇,讓他們穿祭司袍,他們也都順服,當時耶和華就如他們的牧人一樣在地上牧養一群羊,羊都隨着牧人的引導在草場上吃草,耶和華帶領他們生活,帶領着他們的吃穿住行。那時不是顯明神性情的時候,因為那時的人類是初生的人類,很少有悖逆、抵擋的,人没有太多的污穢,所以也襯托不出神的性情。神的聖潔是在污穢之地的人身上顯明出來的,今天藉着污穢之地的這些人流露出的污穢,然後神再審判,這樣他的所是都在審判中流露出來。他為什麽要審判?因為他厭憎罪,所以説他能説出審判的話來,他如果不厭憎人類的悖逆能那麽發怒嗎?如果他裏面一點厭憎没有,一點反感没有,人有悖逆他也不搭理,那證明他與人是一樣的污穢。之所以他能審判刑罰人,就是因為他厭憎污穢,他所厭憎的都是他所没有的,如果他裏面也有抵擋、悖逆,那他也就不厭憎抵擋悖逆的人了。末世的工作若還作在以色列,那就一點意義没有,為什麽末世的工作在中國這最黑暗、最落後的地方作?就是為了顯明神的聖潔、公義,總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顯明神的聖潔,其實作這一切就是為了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神來在地上本不屬世界,他不是為了享受世界而道成肉身的,在什麽地方作工能顯明他的性情而且最有意義他就在什麽地方降生,不管是聖潔之地還是污穢之地,他無論在什麽地方作工都是聖潔的,世界的萬物都是他造的,只不過萬物都經撒但敗壞了,但萬物仍然都是屬他的,都在他的手中。他來在污穢之地作工是為了顯明他的聖潔,為了他的工作他才這樣作的,也就是為了拯救污穢之地的人類他才忍受極大的屈辱作這樣的工作的。這是為了見證,是為了全人類,這樣的工作讓人看見的是神的公義,而且更能説明神是至高無上的,他的偉大與正直就表現在拯救一班無人瞧得起的低賤的人身上。他降生在污穢之地并不證明他是低賤的,只能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他的偉大與他對人類真實的愛,他越這樣作越能顯明他對人純潔的愛,無瑕無疵的愛。神是聖潔公義的,儘管他降生在了污穢之地,儘管他與那些滿了污穢的人同生活,正如恩典時代的耶穌與罪人同生活一樣,他作的這一切一切的工作不都是為了全人類的生存嗎?不都是為了人類能蒙極大的拯救嗎?兩千年前他與罪人一同生活了多少年,那是為了救贖,今天他又同一班污穢、低賤的人同生活,這是為了拯救,他的所有工作不都是為了你們這些人類嗎?若不是為了拯救人,他怎麽能降生在馬槽裏後又與罪人同生活、同受苦多少年呢?若不是為了拯救人,他怎麽能第二次重返肉身降生在魔鬼群居之地與這些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同生活呢?神不是信實的嗎?他作的工作哪一樣不是為了人類?哪一樣不是為了你們的命運?神是聖潔的,這是永不改變的!他不沾染污穢,儘管他來在了污穢之地,這一切只能説成是神對人的愛太無私了,他忍受的痛苦太大了,他忍受的屈辱太大了!為了你們這些人,為了你們的命運,他忍受多大的屈辱你們不知道嗎?他不拯救那些高大的人和那些豪門富貴之子,而是專門拯救那些低賤的、被人所看不起的人,這不都是他的聖潔嗎?不都是他的公義嗎?為了全人類的生存,他寧肯生在污穢之地忍受一切的耻辱。神太實在了,他不作一點虚假的工作,哪步工作不都是這麽實實際際地作着?儘管人都毁謗他,説他與罪人同坐席,儘管人都譏笑他,説他與污穢之子同生活,説他與最低賤的人同生活,但他仍是這樣無私地奉獻着自己,仍是這樣在人中間被人弃絶着,他忍受的痛苦不比你們的大嗎?他作的工作不比你們付的代價多嗎?你們生在污穢之地却得着了神的聖潔,生在魔鬼群居之地却蒙了極大的保守,你們還有什麽選擇?還有什麽怨言?他受的苦不比你們受的苦大嗎?他來在地上從未享受那些人間的福樂,他厭憎那些東西。來在地上的神不是享受人的物質待遇,也不是享受人那好吃的、好穿的、好戴的,他對這些根本不理睬,他來在地上乃是為人類而受苦,不是來享受人間的福氣來了,他來了是受苦,也是為了工作,為了完成他的經營計劃,他并不選一個好地方,住在大使館裏,住在高級賓館裏,也并不讓多少個僕人侍候他。就你們所看見的,他來了是作工還是來享受了你們不知道嗎?你們眼睛看不着嗎?他賜給你們的還少嗎?他如果生在一個安逸的地方,他能不能得着榮耀?他能不能作了工作?他那麽作能不能有意義呢?能不能把人完全征服呢?能把人拯救出污穢之地嗎?按人的觀念,「神既然是聖潔的,為什麽生在我們這污穢之地?你恨惡我們污穢的人,厭憎我們這些污穢的人,厭憎我們的抵擋,厭憎我們的悖逆,你為什麽跟我們在一塊兒生活呢?你是至高的神,降生在哪兒不行,非得生在這污穢之地?你天天刑罰、審判我們,明知道我們是摩押的後代,為什麽還在我們中間生活?為什麽還從摩押後代的一個家庭中出生呢?你為什麽這樣作呢?」你們這樣的認識太没理智!這樣的作工才讓人看見他的偉大、他的卑微隱藏。為了他的工作他願獻出一切,為了他的工作他受了一切的痛苦,他是為了人類,更為了征服撒但,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順服在他的權下,這才是有意義的工作,有價值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以前兩個時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猶太作的,總的來説,兩步工作都没離開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選民身上作工。所以,對于以色列人來説,耶和華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着耶穌在猶太作工,完成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猶太人來看,耶穌就是猶太人的救贖主,他只是猶太人的王,他不是别人的王,他不是救贖英國人的主,也不是救贖美國人的主,乃是救贖以色列人的主,在以色列他救贖的是猶太人。其實神是萬物的主宰,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不只是猶太人的神,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以前那兩步工作作在以色列,這樣,人裏面就形成了一些觀念。人認為耶和華作工作在以色列,耶穌又親自在猶太開展工作,而且是道成肉身在猶太作工作,不管怎麽樣他作工没出以色列這個範圍。他不在埃及人身上作,也不在印度人身上作,只在以色列之民身上作,人便形成這樣那樣的觀念,而且把神的作工給定規在一個範圍之内,説神要作工作務必在選民身上,神要作工作務必在以色列,除了以色列人神再也没有作工對象,也再没有作工範圍,尤其對道成肉身的神更是嚴加「管教」,不許走出以色列這個範圍。這不都是人的觀念嗎?神造了整個天地萬物,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他能只限制在以色列作工嗎?那他造所有的受造之物有什麽用處呢?他創造了整個世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現在不管是中國的、美國的、英國的、俄羅斯的,所有的人都是亞當的後代,都是神造的,没有一個能超脱受造之物範圍的,没有一個能擺脱亞當後裔的稱呼,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亞當的後代,也都是經敗壞的亞當、夏娃的後裔。不僅以色列人是受造之物,所有的人也同樣是受造之物,只不過有的受造之物是遭咒詛的,有的受造之物是蒙祝福的。在以色列人身上有許多可取的東西,起初在他們身上作工就因為他們是敗壞最淺的人,與他們相比中國人就不行了,比他們差多了,所以,起初在以色列衆百姓中間作工,第二步工作僅在猶太作,因為這樣人就形成了許多觀念,形成許多規條。其實,若按人的觀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這樣他就不能擴展外邦的工作了,因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預言書裏説,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于外邦,為什麽這樣説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説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占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占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作在外邦的工作的起步工作就是指作在大紅龍國家這工作。尤其不合人觀念的是道成肉身作工在這片土地上,作工在這些被咒詛的人身上,這些人是最低賤的,也是没有身價的,這些人都是起初被耶和華弃絶的人。人被人弃絶可以,若被神弃絶,那這些人是最没有一點地位的,身價是最低的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撒但侵占你,或者是你被人弃絶,這是人感覺痛苦的事,但是受造之物如果被造物的主弃絶了,那就意味着他的地位是最低的。摩押的後代是經咒詛的,而且又生在這落後的國家裏,無疑摩押後代是黑暗權勢下地位最低的一類人。因着這些人以前的地位最低下,所以説作在這些人身上的工作是最打破人觀念的工作,也是對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最有益處的工作。把工作作在這些人身上最能打破人的觀念,以這個開展時代,以這個打破一切人的觀念,以這個來結束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起初作工作是在猶太,是在以色列範圍以内作,根本没在外邦之中作開展時代的工作,最後一步工作不僅是作在外邦人身上,更是作在被咒詛過的人身上,就這一條是最能羞辱撒但的證據,從而神便「成了」全宇之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成了萬物的主,是所有有生機之物敬拜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現在有些人還不明白神到底開展了什麽新的工作。神在外邦又另外起了頭,另外開始了時代,另外開展了工作,作在摩押後代身上,這不就是最新的工作嗎?歷世歷代没有人經歷過這工作,誰也没聽過,更没有人領略過。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難測、神的高大、神的聖潔就藉着末世這一步工作顯明出來,這不是打破人觀念的更新的工作嗎?還有人這麽想:「神既然咒詛了摩押,還説要弃絶摩押的後代,但現在怎麽又拯救他們呢?」這些人是經神咒詛被趕出以色列的外邦人,以色列人稱之為外邦狗,在所有的人來看,他們不僅是外邦狗,更是滅亡之子,這就是説他們不是神的選民。雖然他們最初生在以色列這個範圍之内,但他們不屬于以色列民,而且被驅逐到外邦,他們是最低賤的人。正因為他們是人類中最低賤的人,神才將開展時代的工作作在他們身上,因他們是敗壞人類的代表。神的工作不是毫無選擇、毫無目的的,今天作在這些人身上的工作也是作在受造之物身上的工作。挪亞是受造之物,挪亞後代還是受造之物,凡天下屬血氣的人都是受造之物。神作工作是針對所有的受造之物而言的,不是針對人被造之後是否被咒詛而言的,他的經營工作是針對所有的受造之物,不是未經咒詛的選民。既然要在受造之物身上作工作,那就一定要作成,哪些人對他工作有益處他就作在哪些人身上,所以説他打破一切規條來作工在人身上,什麽被咒詛、被刑罰、被祝福,在他没這些説法!猶太人挺好,以色列選民也不錯,素質高,人性也好,起初耶和華就在他們身上開展工作,作了最起初的工作,但到現在呢,若把他們拿出來作征服工作的對象就没有意義了,雖然他們也是受造之物,在他們身上有許多積極方面的東西,但若在他們身上作這步工作就没有意義了,不能征服人,也不能説服所有的受造之物,這就是把工作轉到大紅龍國家的這些人身上作工的意義。最深的意義就是開展時代,打破所有的規條,打破所有人的觀念,也結束了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如果現在的工作還作在以色列人身上,那六千年經營計劃結束時,所有的人都會認為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只有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選民,只有以色列人配承受神的祝福,配承受神的應許。神末世道成肉身在外邦的大紅龍國家,完成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一工作,完全了整個經營工作,將全部經營工作的中心在大紅龍國家結束。三步工作的核心就是為了拯救人,即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造物的主,所以,每一步工作都作得相當有意義,没意義、無價值的事神絶對不作。這步工作一方面是開展時代,結束了以前那兩個時代,另一方面打破人所有的觀念,打破所有人的老舊信法、老舊的認識法。以前那兩個時代都是按着人不同的觀念作的工作,而這一步徹底打消人的觀念,藉此把人徹底征服。借用征服摩押的後代,藉着作在摩押後代身上的工作再征服全宇之人,這是這步工作最深的意義,是這步工作最有價值的一面。現在你即使認識到自己身份低,身價也低,但是你仍會覺得現在承受了這麽大的祝福,得着了這麽大的應許,能够成就神這麽大的工作,看見神的本來面目,認識神的原有性情,遵行神的旨意,這是最幸福的事了。以前兩步工作都在以色列作,假如末世這步工作還作在以色列人身上,所有受造之物不僅會認為只有以色列人是神的選民,而且整個經營計劃就不能達到果效了。在以色列作兩步工作期間,在外邦從來没有作過更新的工作,從來没有作過開展時代的工作,這步開展時代的工作先在外邦作,而且先在摩押後代的人身上作,這就開展了整個時代。凡是人觀念裏面所認識的,神都給打破了,哪個都不得存在,人的觀念、人以前那些老舊的認識法都在征服工作中給打破了。讓人看見在神没有一點規條,没有一點老舊,在他作的工作全是釋放、全是自由,他怎麽作都對,只要是他在受造之物身上作的工作,你就得完全順服下來,凡是他作的工作都有意義,他是按着他自己的意思、按着他的智慧作工作,并不是按着人的選擇,并不是按着人的觀念去作工作。對他的工作有益處的他就作,若對他的工作没益處,再好也不行!他是按着工作意義、按着工作目的作工作,選擇作工對象、作工地點,他不按着以往的規條來作工,他不套舊的公式,他是按着工作意義而計劃工作,最終要達到真實的果效,要達到預期的目的,現在你如果認識不到這些,這工作在你身上就達不到果效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若是末世的救世主降臨仍叫耶穌,而且仍然生在猶太、作工在猶太,那就證明我只造了以色列人,只是救贖以色列人,與外邦無關,這樣作豈不是與我所説的「我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這話而相矛盾嗎?我之所以從猶太退出,而且作工在外邦,是因為我并不僅僅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之所以在末世顯現外邦,是因為我不僅是耶和華——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外邦中所有我的選民的造物的主。我不僅造了以色列,造了埃及,造了黎巴嫩,我也造了以色列以外的所有的外邦,因此我是所有的受造之物的主,只不過我以以色列為我工作的發源地,以猶太、加利利作為我救贖工作的占據點,以外邦作為我結束整個時代的根據地。我是在以色列作了兩步工作(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兩步工作),在以色列以外的全地又作了兩步工作(恩典時代與國度時代),在外邦將作征服的工作,從而結束時代。人若總是稱呼我為耶穌基督,却并不知道我在末世又開闢了新的時代,開展了更新的工作,而是一直痴痴地等待着救主耶穌降臨,這樣的人我都稱其為不信我的人,是不認識我的人,也是假冒相信我的人。就這樣的人怎能看見「救主耶穌」從天而降呢?他們所等待的并不是我的降臨,而是猶太人的王的降臨,也并不是盼望我能够將這個污穢的舊世界徹底滅絶,而是盼望耶穌再次降臨將其救贖,就是盼望耶穌重新救贖全人類脱離污穢不義之地,就這樣的人怎能成為成全我末世工作的人類呢?人所願意的并不能了結我的心願,也不能成就我的工作,因為人只是仰慕或懷念我作過的工作,人并不知道我是常新不舊的神自己,只是知道我是耶和華、我是耶穌,却并不知道我是結束人類的末後的那一位。人所盼望的、人所知道的是人觀念中的,也僅僅是人肉眼所看見的,與我所作的工作并不是相合而是分散的。若按人的想法去作,我的工作何時告終呢?人類何時進入安息呢?我又怎能進入第七日這個安息日呢?我是按着我的計劃來,按着我的宗旨來,并不是按着人的打算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神將全宇的工作的重點全部作在這班人身上,將他全部的心血代價都獻給了你們,他將全宇的靈的工作全都收回給了你們,所以説,你們是幸運者。而且神將他的榮耀從以色列——他的選民身上挪到了你們身上,要把他的計劃的宗旨藉着你們這班人全部顯明出來,所以你們都是承受神産業的,更是承受神榮耀的人。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卧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着人受的苦,因着人的素質,因着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净、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着榮耀,使神從此得着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就是説,神就是藉着抵擋神的人來作征服的工作,只有這樣作才可顯明神的大能,就是只有在污穢之地的人才有資格承受神的榮耀,這樣才可襯托神的大能。所以説,神得榮耀是從污穢之地得着,是從污穢之地的人身上得着,這是神的心意。就如耶穌那一步工作,就在逼迫他的法利賽人中間才可得着榮耀,若是没有法利賽人的逼迫,没有猶大的出賣,耶穌不能受譏笑,不能受毁謗,更不能釘十字架,也不能得着榮耀。神在每一個時代在什麽地方作工,在何處作他在肉身的工作,他就在何處得着榮耀,也從那處得着他要得着的人,這是神作工的計劃,是神的經營。

神的幾千年計劃,在肉身中作兩部分工作,一步是釘十字架的工作,因此而得榮耀,另一步是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藉此得榮耀,這是神的經營。所以,你們不要把神的工作看得太簡單了,也不要把神對你們的托付看得太簡單了。你們都是承受神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的人,是神特意定好的,神榮耀中的兩部分在你們身上顯明一部分,神榮耀中的一部分的所有都賜給了你們,讓你們承受,這都是神的高抬,也是神早已定好的計劃。就神在大紅龍居住之地作了這麽大的工作,若拿到别處早已有了很大的果效,人都好接受,而且對于那些信奉「上帝」的西教士來説太容易接受了,因為有耶穌一步的先例,所以在别處神没法成全他的這一步得榮的工作,就是人都支持,國家都承認,神的榮耀没有「着落」,這就是作這一步工作在此地的極大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