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末世道成肉身在中國,有哪些聖經預言與神話根據

「萬軍之耶和華説:『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瑪1:11)

「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尸首在哪裏,鷹也必聚在那裏。」(太24:27-28)

相關神話語:

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着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没有枕頭之地,没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着他要作的工作:説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没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説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在許多地方神已預言過在秦國之地得着一批得勝者,是在世界的東方得着得勝者,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落脚點無疑就是在秦國之地了,正是大紅龍盤卧之地,是將大紅龍的子孫得着,讓其徹底失敗、蒙羞。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唤起,徹底唤醒,從迷霧中走出來,弃絶大紅龍,從夢中覺醒,認識大紅龍的本質,能將心全部歸給神,在黑暗勢力的壓迫中奮起,站立在世界的東方,成為神得勝的證據,這樣神才得着榮耀。就此原因,神將以色列結束了的工作又帶到了大紅龍盤卧之地,走後的即將兩千年又一次來在肉身接續恩典時代的工作,在人的肉眼看來,神是在肉身又開展了新的工作,而在神看,他是接續恩典時代的工作,只不過是時隔幾千年罷了,而且是工作地點、工作項目不同罷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六》

在預言書裏説,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于外邦,為什麽這樣説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説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占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占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作在外邦的工作的起步工作就是指作在大紅龍國家這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當我進入新的天地之時,才將另一部分榮耀最先顯在迦南之地,使漆黑如夜的全地發出一絲光亮,讓全地都來就此之光。讓全地的人都來借助光的威力,使我的榮耀更加增多,重新顯現在列邦,讓所有的人都發現我早已來在人世,早已將我在以色列的榮耀帶到了東方,因我的榮耀是從東方發出,是從恩典時代帶來,轉而到了今天。但我是從以色列中走,我又從以色列轉到了東方。當東方之光漸漸發白之時,全地的黑暗才稍轉光明,人才都發現,我早已不在以色列,而是從東方重新升起。我不能在以色列「降臨」,再從以色列走,之後仍在以色列「降生」,因我的工作是帶動全宇的,而且閃電是從東方發出直照到西方的,所以我是降臨在東方的,把迦南帶給了東方之民。我要把全地之民都帶到迦南之地,所以我在迦南之地仍然發聲説話控制全宇,此時,全地無有光明,除迦南之外,人都處在飢餓寒冷的威脅之中。我將榮耀給了以色列,又從以色列中挪走,從而把以色列民帶到了東方,也把所有的人都帶到了東方,都帶給了「光」,讓人都與光重逢,都與光相交,不再尋覓。我要讓所有的尋求之人都重見光,看見我在以色列的榮耀,看見我駕着白雲早已來在人中間,看見白雲朵朵,看見果實纍纍,更看見以色列的耶和華神,看見猶太人的「夫子」,看見人所盼望的彌賽亞,也看見歷代君王逼迫的我的全貌。我要作全宇的工作,我要大動工程,把我的所有榮耀都顯給末世的人,把我的全部作為都顯給末世的人,把我的全部榮臉都顯給等待我多少年的人,顯給盼望我駕着白雲來的人,顯給盼望我再次顯現的以色列,顯給逼迫我的全人類,讓人都知道,我早已將榮耀帶走,帶到了東方,不在猶太,因末世早已來到!

在全宇上下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將榮耀從全地之上收回,在東方重新發出。誰不盼望看見我的榮耀?誰不巴望我歸來?誰不渴慕我的再現?誰不思念我的可愛?誰能不就光而來?誰能不看見迦南的豐富?誰不盼望「救贖主」的重歸?誰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發聲要在全地傳揚,我要面對我的選民更多地發聲説話,猶如巨雷一樣震動山河,我是面對全宇説話,我也是面對人類説話。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寶愛我的説話。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着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着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着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着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弃絶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顔,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相關內容

  • 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就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工作

    神默不作聲,也未向我們顯現,但他的工作卻從未停止過。他鑒察全地,掌管萬有,目睹著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他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著他的經營,悄無聲息,也未見驚天動地,而他的腳步卻一步一步逼近人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宇宙間展開了他的審判台,他的寶座也隨即降在了我們中間。

  • 神末世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的目的與意義是什麽

    為什麼末世的工作在中國這最黑暗、最落後的地方作?就是為了顯明神的聖潔、公義,總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顯明神的聖潔,其實作這一切就是為了神的工作。現在你們才知道天上的神降在地上站在你們中間,被你們的污穢、悖逆襯托出來了,你們對神才有了認識,這不是極大的高抬嗎?

  • 得救與蒙拯救的實質性區别是什麽

    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

  • 神經營人類的三步作工的宗旨

    在三步作工都結束之時將作成一批見證神的人,即作成一批認識神的人,這些人都是對神有認識的人、可實行真理的人,是有人性、有理智的人,這些人都是對三步拯救工作有認識的人,這是末了要作成的工作,這些人是六千年經營工作的結晶,是最終打敗撒但的最有力的見證。

  • 神道成肉身作工與靈作工有哪些區别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