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神所使用的人所說的符合真理的話與神的話有什麼區別

2 歷代神所使用的人所說的符合真理的話與神的話有什麼區別

 

相關神話語:

「真理也就是最實際的而且是人類最高的人生格言,因為是神對人提出的要求,而且是神自己親自作的工作,所以稱之為『人生格言』。這格言不是總結出來的,也不是偉人的名言,而是天地萬物的主宰者向人類的發聲,不是人如何總結而有的語言,而是神原有的生命,所以説稱為『最高的人生格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與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滿意的人》

分辨神的話與人的話

「神直接發表的都屬于真理,凡屬于聖靈開啓的只是符合真理,因為聖靈是根據人的身量開啓人,并不能直接對人發表真理,這你得明白。在真理的話上人有看見,有經歷的認識,這算不算真理?頂多説是對真理有點認識。凡聖靈開啓的話并不代表神的話,不代表真理,不屬于真理,只能説是對真理有點認識,有點聖靈開啓。……真理每一個人都經歷,但是每一個人經歷的情形都不一樣,每個人在同一個真理上所得的還不一樣,但是人的認識都綜合起來也不能完全説透這一條真理,真理就這麽深!你所得的東西、你的認識為什麽説不能代替真理呢?你那個認識跟别人交通交通,人家兩三天琢磨琢磨就經歷完了,但是對于真理人一生都經歷不透,就是所有的人加起來也經歷不透,可見真理太深奥了。真理無法用言語説透,真理用人類的語言説就是人類的真諦,人類永遠都經歷不透,人類該憑這個活着,一條真理能讓整個人類生存幾千年。

真理就是神自己的生命,代表神自己的性情,代表神自己的實質,代表他裏面所有的東西。如果説人有點經歷就是有真理了,那你能代表神的性情嗎?你對一條真理的某一個側面或某一方面有點經歷,有點亮光,但你不能供應一個人到永遠,所以説,你這個亮光不是真理,只是人能達到的一個程度,就是人該有的正當的經歷、正當的認識,就是對真理的實際經歷認識。這點亮光、開啓、經歷的認識永遠不能代替真理,就是所有的人都經歷完這一真理,將這些經歷認識都綜合到一起也不能頂那一句真理。以前説過那句話:『我總結出一條人間的格言:在人之中,并無愛我之人。』這是一句真理,是人生的真諦,是最深奥的東西,這是神自己的發表。你經歷經歷,經歷三年有一點淺的認識,經歷到七八年的時候又有點認識,你這些認識永遠代替不了那一句真理。他經歷兩年有一點認識,經歷到十年以後有點高的認識,經歷到一生的時候又有些認識,但你們兩人綜合起來無論有多少認識、多少經歷、多少看見、多少亮光、多少實例,都代替不了這一句真理。我説這話是什麽意思呢?就是人的生命永遠是人的生命,你的認識再合乎真理,再合乎神的意思,再合乎神的要求,却永遠代替不了真理。説人有真理就是人有點實際了,對真理有點認識了,對神所説的話有點實際進入、有點實際經歷了,邁向信神的正軌了。就神的一句話就够人經歷一生,甚至經歷幾生、幾千年,人都不能把一個真理完全經歷透。……

……你對真理的一方面有點經歷,這就能代表真理嗎?絶對不能。你能把真理説透嗎?你能從真理裏發現神的性情、發現神的實質嗎?每個人經歷真理都是一方面、一個範圍,在自己有限的範圍裏經歷不可能涉及到真理的全面。人能活出真理的原意嗎?你經歷的那點兒才占多少比例啊?沙灘中的一粒,大海中的一滴。所以説,你經歷的那個認識、你得的感覺無論多寶貝,那也不能算是真理。真理的源頭、真理的内涵包括的面多廣啊,任何東西都駁不倒。……但人那點東西、人那點亮光只能在一個範圍内適合自己或適合一部分人,到另外一個範圍就不適合了,人經歷得再深也是很有限的,怎麽也够不上真理適應的範圍。人的亮光、人的認識永遠無法和真理相比。」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真理到底是什麽你知道嗎》

「人所實行的路、所認識的真理都適應于某一個範圍,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説成完全是聖靈的意思,因為人只能被聖靈開啓,不能被聖靈完全充滿。人所能經歷的事都在正常人性的範圍中,并不能超出正常人性的大腦思維這個範圍,凡能活出真理實際的人都是在這個範圍中而經歷的。他們經歷真理都是在聖靈的開啓之下而經歷正常人性的生活,并不是脱離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經歷,他們都是在有人性生活的基礎上經歷聖靈開啓的真理,而且這真理因人而异,深淺程度與人的情形有關。他們所走的路只能説成是一個追求真理之人的正常人性的生活,説成是一個有聖靈開啓的正常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説他們所走的路就是聖靈所走的路。在正常人性的經歷中,因着追求的人并不相同,聖靈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又因着人所經歷的環境與經歷的範圍各不相同,因着人的頭腦與思維的摻雜,人的經歷中也就不同程度地有了摻雜。每個人對某一個真理的認識法都是按着個人的不同條件而認識的,他們認識的真理的真意并不是完全的,只是某一個方面或幾方面。人所經歷的真理的範圍都因着個人的不同條件而不同,這樣,對于同一個真理不同的人所發表的認識也不相同,就是説,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并不能完全代表聖靈的意思,不能將人的作工看成是神的作工,哪怕人所發表的非常合乎神的意思,哪怕人的經歷非常接近聖靈要作的成全的工作。人只能做神的僕人,作神所託付的工作,人發表的只能是在聖靈開啓之下的認識與人親身經歷所得的真理,人并没有資格也没有條件作聖靈的出口,也没有資格説人作的工作就是神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人的交通與神所説的話不一樣,人所交通的是交通個人的看見、個人的經歷,在神所作的工作的基礎上發表人的看見、人的經歷,他們的責任也就是在神作工或説話之後找出當實行的、當進入的再供應給跟隨的人。所以,人的作工就代表人的進入與人的實行,當然這些作工裏也摻有人的經驗教訓或人的一些思維。不管聖靈怎麽作工,或在人身上作工,或道成肉身作工,都是作工的人在發表自己的所是。雖然是聖靈作工,但都是在人原有所是的基礎上作工的,因為聖靈作工并不憑空作,也就是并不作無中生有的工作,都是按着實際情况、按着實際條件來作工,這樣,人的性情才能變化,人的舊觀念、舊思想才能變化。人所發表的都是人所看見的,是人所經歷的,是人能想到的,即使是道理或是觀念也都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作的工作無論大小都不能超越人的經歷、人的看見或人能想到的、能構思的這個範圍。神所發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達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維所不能及的,他是發表他帶領全人類的工作,并不關乎人的細節經歷,而是關乎到他自己的經營。人發表的是人的經歷,神發表的是神的所是,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達不到的。人的經歷是在神發表所是的基礎上而有的看見與認識,這些看見與認識都被稱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與素質的基礎上發表出來的,所以也稱為人的所是。人所經歷的、人所看見的人就能交通出來,人如果没經歷、没看見的或是人思維所達不到的,就是人裏面没有的東西,人就交通不出來,若是人所發表的是人未經歷的,那就是人的想像或是道理,總之在這些話中没有一點實際。假如説你没接觸過社會的事,你就交通不透社會中的複雜關係;你没有家庭,若别人交通家庭裏的事,你就對他所説的大多數問題都不明白。所以説,人所交通的、人所作的工作就代表人裏面的所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新約保羅書信都是保羅給那些教會寫的書信,不是聖靈的默示,也不是聖靈直接的説話,只是保羅作工期間對衆教會的勸勉、安慰與鼓勵,也是當時保羅的許多作工的記載,寫給凡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并且讓當時所有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聽從他的勸導,遵行主耶穌的所有的道。他并没有説不管今天的教會還是以後的教會都得吃喝他寫的東西,也没説他這話是完全出于神的,他只是就當時教會的情形與衆弟兄姊妹交通,勸勉他們,激發他們的信心,他只是講道或是進行提醒、勸勉,他是結合自己的負擔説話,藉着這些話來扶持那些人。他作當時衆教會的使徒的工作,是主耶穌使用的工人,所以他得對教會負責,得擔當教會的工作,他得對弟兄姊妹的情形掌握,因此他寫信給所有在主内的弟兄姊妹。他説的話凡是對人有造就、正面的話都對,但他説的話并不能代表聖靈的説話,不能代表神。人若把人的經歷記録、把人的書信當作聖靈向衆教會的説話,這是大錯特錯的認識法,這是極大的褻瀆!尤其是保羅給衆教會的書信,因為他是根據當時各教會的情况、各教會現時的情形給衆弟兄姊妹寫信,以勸導在主内的弟兄姊妹,使他們都蒙恩于主耶穌,是為了激勵當時的弟兄姊妹,可以説是他本人的負擔,也是聖靈加給他的負擔,畢竟他是當時帶領衆教會的使徒,給衆教會寫信進行勸勉這是他的責任。因為他的身份僅是一個作工的使徒,僅是一個奉差遣的使徒,并不是先知,不是預言家,對他來説,個人的作工與弟兄姊妹的生命最關鍵。所以他不能代表聖靈説話,他説的話并不是聖靈的説話,更不能説成是神的説話,因為他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并不是神道成肉身。他與耶穌的身份不一樣,耶穌的説話是聖靈的説話,是神的説話,因為他的身份是基督——神的兒子,保羅怎能與他畫等號呢?人若把類似保羅的書信或説話看為聖靈的發聲,而且當作神來敬拜,那就只能説人太没有分辨了。説得嚴重點,人不純屬褻瀆嗎?人怎能代表神説話呢?人怎麽能把人的説話、人的書信的記載當作『聖書』、當作『天書』來俯伏呢?神的話是人能隨便説的嗎?人怎能代表神説話呢?就這樣,你説他給那些教會寫信,能不摻雜個人的意思嗎?能不摻雜他人意的東西嗎?他是通過個人的經歷、個人的生命程度給教會寫信。好比説,保羅給加拉太教會寫信一個看法,彼得給加拉太教會寫的信又是一個看法,到底哪個是出于聖靈的?誰也説不清。這樣,只能説他們對教會都有負擔,但他們的一封信代表一個身量,代表他們對弟兄姊妹的供應與扶持,代表他們對教會的負擔,只代表人作工的一面,并不是絕對出于聖靈。你如果説他的書信屬于聖靈的説話,那你就謬了,這屬于褻瀆!保羅的書信與新約其他書信就相當于近代屬靈人物傳記,可與倪柝聲的書或勞倫斯的經歷等等這些人寫的屬靈傳記相提并論,只不過近代人物寫的書并没有編排到聖經新約裏罷了,但他們這些人的實質是一樣的,都是聖靈一個階段使用的人物,并不能直接代表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三》

「神的説話不能説成是人的説話,人的説話更不能説成是神的説話,被神使用的人不是道成肉身的神,道成肉身的神不是被神使用的人,這在實質上都有區别。或許你看了這些説話之後并不承認是神的説話,只承認是人所得的開啓,那你就太無知了,神的説話怎麽能與人所得的開啓相同呢?道成肉身的神的説話是開闢時代的,是帶領全人類的,是揭開奥秘而且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開啓無非是一些簡單的實行或認識,不能帶領全人類進入新的時代,不能揭開神自己的奥秘。神總歸是神,人總歸是人;神有神的實質,人有人的實質。人若是把神的説話看成是簡單的聖靈開啓,而把使徒先知的説話當作神自己的親口説話,那就是人的不對了。無論如何你總不應顛倒是非,總不應把高的説成低的,把深的説成淺的,無論如何你不應明知是真理而去故意反駁。作為相信有神的每一個人都應站在正確的立場上來考察問題,都應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來接受神的新作工、新説話,否則,會被神淘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相關內容

  • 律法時代先知傳達的神的話與神道成肉身發表的話語有什麼區別

    先知所說的僅僅是預言,他所說的是將來要發生的事,但不是當時神要作的工作,也不是帶領人生活,不是賜給人真理,也不是給人揭示奧祕,更不是賜給人生命。這一步所說的話,有預言、有真理,但主要是為了賜給人生命。現在的說話與先知的預言並不相同,這是一步工作,是為了人的生命,是為了變化人的生命性情,並不是為了說預言。

  • 神末世審判工作是怎麼潔淨人、拯救人的

    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

  • 什麼是真理,什麼是聖經知識道理

    在神那兒作的每一樣事都是真理,都是生命。所謂『真理』對人來說那就是人生命中必不可少的東西,是人任何時候都不能離開的東西,也可以說就是最大的東西,雖然你眼睛看不見,手摸不著,但是他對你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視的,他是讓你心靈能夠得到安息的唯一的東西。

  • 怎樣分辨神的聲音,怎麼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

    神來在地上,他的工作、人所看見的都是超然,你眼睛看見的、耳朵聽見的都是超然,因為他所作的、所說的是人沒法明白、沒法達到的,把天上的東西帶到地上能不超然嗎?把天國的奧祕帶到了地上,人沒法明白,測不透,太奇妙、智慧,這不都屬於超然嗎?

  • 從神末世審判工作達到的果效看神末世審判的意義

    神作工熬煉人,人就受苦,人受的熬煉越大,愛神的心越大,神的大能在人身上顯明得越多;人受的熬煉越小,愛神的心越小,神的大能在人身上顯明得也小。受的熬煉越大,受的痛苦越大,受的折磨越多,產生對神真實的愛越深,對神越有真實的信心,對神的認識也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