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界認為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都屬于神的話,這種觀點錯在哪裏

聖經并不全部是神親口發聲的記録,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預言的記載,有一部分是歷代神所使用的人寫出來的經歷與認識。在人的經歷中摻雜人的看法、認識,這是難免的。在這許多書當中,有些屬于人的觀念、人的偏見、人偏謬的領受法,當然多數的話是出于聖靈開啓光照的,屬于正確的領受,但也不能説是完全準確的真理發表,他們對某些事的看法只不過是個人經歷的認識或是聖靈的開啓。先知的預言是神親自指示的,當時像以賽亞説的預言,但以理、以斯拉、耶利米、以西結他們説的預言,這是出于聖靈直接指示的,他們屬于預言家,是得了預言之靈的人,他們都是舊約的先知。在律法時代,他們這些得着耶和華默示的人説了許多預言,這屬于耶和華直接指示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三》

在舊約律法時代,耶和華興起大批的先知來為他説預言,曉諭各邦、各族的人,預言他自己要作的工作。興起的這些人都是得着耶和華賜給的預言的靈的人,他們能從耶和華看見异象、聽見聲音,從而從他得着啓示,寫出預言來。他們所作的這些工作也都是發表耶和華的聲音,發表耶和華的預言工作,耶和華當時作工只以靈來帶領人,并没有道成肉身,人根本看不着他的面目,所以,他就興起了衆先知來作他的工作,讓他們得默示給以色列各邦、各族的人。這些人的工作就是説預言,而且他們有的把耶和華曉諭他們的話都記載下來以供人觀看。耶和華興起這些人就是説預言,預言在這以後作的工作或當時還未作的工作,以便讓人看見耶和華的奇妙、智慧之所在。這些預言書與聖經其他的書大不相同,預言書是得着預言的靈的人,也就是得着耶和華异象或聲音的人所説或所記載的話,除了預言書以外則都是在耶和華作完工作之後人作的記載的書。這些書并不能代替耶和華所興起的先知所説的預言,就如《創世記》、《出埃及記》并不能與《以賽亞書》、《但以理書》相比。預言是在未作工作以先説出來的話,預言以外的其他書是在作完工作之後記載下來的,這是人能達到的。那時的先知從耶和華得啓示説了一些預言,講了許多話,預言恩典時代的事,預言末世要滅世的事,就是預言耶和華以後所要作的工作,其餘的書都是記載耶和華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所以説,看聖經主要看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怎麽作工,在聖經舊約裏面主要是記載耶和華帶領以色列的工作,使用摩西帶領以色列民出了埃及,擺脱了法老的捆綁,進了曠野,後來又進入迦南,從這以後便是以色列人進入迦南的生活,除這之外就是耶和華在以色列各方的工作的記載了。舊約裏面所記載的就是耶和華在以色列所作的工作,也就是在當時造亞當、夏娃之地作的工作。從挪亞以後神正式帶領地上的人,記載的都是以色列的工作,為什麽没記載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呢?因為以色列之地是人類的發源地,起初在以色列以外并没有别的國家,而且耶和華并未在其餘的地方作工。這樣,聖經舊約記載的純屬是神在以色列那時的工作,那些先知所説的話,就是以賽亞、但以理、耶利米、以西結……他們所説的話,是預言在地上的另外的工作,是預言耶和華神自己作的工作,這是完全出于神的,是聖靈的工作,除了那些先知書以外,其餘部分屬于人當時經歷耶和華作工的記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一》

現在的人總認為聖經是神,神也就是聖經,并且認為神就説了聖經中那麽多話,聖經那麽多話都是神説的,甚至所有信神的人都這樣認為:所有新舊約六十六卷書雖然是人寫的,但都是神所默示的,是聖靈説話的記録。這是人偏謬的領受法,是不完全符合事實的。其實,舊約裏除了預言書以外,多數都屬于歷史記載,新約書信有些是出于人的經歷,有些是出于聖靈開啓的,就如保羅寫的書信是出于人作的工,這都是聖靈開啓的,是寫給衆教會的書信,是他對衆教會弟兄姊妹的勸勉與鼓勵,并不是聖靈説的話,他不能代表聖靈説話,而且他也不是先知,他更没有看見約翰所看見的异象,這信是寫給當時的以弗所、非拉鐵非、加拉太等幾處教會的。所以説,新約保羅書信都是保羅給那些教會寫的書信,不是聖靈的默示,也不是聖靈直接的説話,只是保羅作工期間對衆教會的勸勉、安慰與鼓勵,也是當時保羅的許多作工的記載,寫給凡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并且讓當時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聽從他的勸導,遵行主耶穌悔改的道。他并没有説不管今天的教會還是以後的教會都得吃喝他寫的東西,也没説他這話是完全出于神的,他只是就當時教會的情形與衆弟兄姊妹交通,勸勉他們,激發他們的信心,他只是講道或是進行提醒、勸勉,他是結合自己的負擔説話,藉着這些話來扶持那些人。他作當時衆教會的使徒的工作,是主耶穌使用的工人,所以他得對教會負責,得擔當教會的工作,他得對弟兄姊妹的情形掌握,因此他寫信給所有在主内的弟兄姊妹。他説的話凡是對人有造就、正面的話都對,但他説的話并不能代表聖靈的説話,不能代表神。人若把人的經歷記録、把人的書信當作聖靈向衆教會的説話,這是大錯特錯的認識法,這是極大的褻瀆!尤其是保羅給衆教會的書信,因為他是根據當時各教會的情况、各教會現時的情形給衆弟兄姊妹寫信,以勸導在主内的弟兄姊妹,使他們都蒙恩于主耶穌,是為了激勵當時的弟兄姊妹,可以説是他本人的負擔,也是聖靈加給他的負擔,畢竟他是當時帶領衆教會的使徒,給衆教會寫信進行勸勉這是他的責任。因為他的身份僅是一個作工的使徒,僅是一個奉差遣的使徒,并不是先知,不是預言家,對他來説,個人的作工與弟兄姊妹的生命最關鍵。所以他不能代表聖靈説話,他説的話并不是聖靈的説話,更不能説成是神的説話,因為他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并不是神道成肉身。他與耶穌的身份不一樣,耶穌的説話是聖靈的説話,是神的説話,因為他的身份是基督——神的兒子,保羅怎能與他畫等號呢?人若把類似保羅的書信或説話看為聖靈的發聲,而且當作神來敬拜,那就只能説人太没有分辨了。説得嚴重點,人不純屬褻瀆嗎?人怎能代表神説話呢?人怎麽能把人的説話、人的書信的記載當作「聖書」、當作「天書」來俯伏呢?神的話是人能隨便説的嗎?人怎能代表神説話呢?就這樣,你説他給那些教會寫信,能不摻雜個人的意思嗎?能不摻雜他人意的東西嗎?他是通過個人的經歷與認識給教會寫信。好比説,保羅給加拉太教會寫信是一個看法,彼得給加拉太教會寫的信又是一個看法,到底哪個是出于聖靈的?誰也説不清。這樣,只能説他們對教會都有負擔,但他們的一封信代表一個身量,代表他們對弟兄姊妹的供應與扶持,代表他們對教會的負擔,只代表人作工的一面,并不是絶對出于聖靈。你如果説他的書信屬于聖靈的説話,那你就謬了,這屬于褻瀆!保羅的書信與新約其他書信就相當于近代屬靈人物傳記,可與倪柝聲的書或勞倫斯的經歷等等這些人寫的屬靈傳記相提并論,只不過近代人物寫的書并没有編排到聖經新約裏罷了,但他們這些人的實質是一樣的,都是聖靈一個階段使用的人物,并不能直接代表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三》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