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與主耶穌是一位神道成肉身

相關神話語:

在人中間,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見的靈,是人所未能接觸到的靈,因着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創世、救贖、毁滅)而在人中間按着不同時候向人顯現(從未公開),作我在人中間的工作。我第一次來在人間是救贖時代,當然是在猶太家族中,所以説,第一次看見「神」來在地上的是猶太民。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親自作,是因為我要將道成的肉身當作贖罪祭來作救贖工作,所以,最先看見我的人是恩典時代的猶太人,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國度時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養的工作,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終兩步作工中人接觸的不再是看不着、摸不着的靈,而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并没有一點兒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見的神不僅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這最令人吃驚,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舊的信法都讓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響的作工給打破了,人都驚呆了!所謂「神」不僅是聖靈、那靈、七倍加强的靈、包羅萬有的靈,而且還是人,是普通的人,極其平凡的人;不僅是男性,而且還是女性,相同的是都從人生,不同的是聖靈感孕與從人生但直接來源于靈;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擔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贖與征服的工作;同樣代表父神,一個是滿了慈愛憐憫的救贖主,一個是滿載烈怒、審判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闢救贖工作的大元帥,一個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頭,一個是結束;一個是無罪的肉身,一個是完成救贖的、作接續工作的、本不屬罪的肉身;同樣是一位靈,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時隔幾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輔相成,可同時相提并論;同樣是人,但是男嬰又是童女。多少年來,人看見的不僅是靈,不僅是人,是男人,而且還看見許多不合人觀念的事,讓人對我總是測不透,對我總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確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場不存在的夢,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麽是神。你真能將我用一句簡單的話而概括了嗎?你真敢説「耶穌就是神,神就是耶穌」嗎?你真敢説「神就是靈,靈就是神」嗎?你敢説「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嗎?你真敢説「耶穌的形像就是神偉大的形像」嗎?你能用你的文才將神的性情、形像都説透嗎?你真敢説「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嗎?若你這樣説,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揀選的對象,更不是人類中的一類。現在你真知道什麽是神嗎?神是人嗎?神是靈嗎?神真是男人嗎?只有耶穌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嗎?你若選擇這其中的一種來概括我的實質,那你屬于太無知的忠誠的信徒了。若我僅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們會不會將我定規?你真能將我一眼望穿嗎?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觸到的真能將我概括透嗎?假如我在肉身中作兩次工作都相同,你們又將怎樣看我?能不能將我永遠釘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説的那麽簡單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神」,你怎麽認識》

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没有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内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着時代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着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没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没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并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他們都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并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没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説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説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着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肉身的外殻根本没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并不相同。就這些并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并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没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并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并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同樣没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他能作憐憫慈愛的工作,也能作公義審判的工作,能作刑罰人的工作,還能作咒詛人的工作,到最終還能作滅世懲罰惡人的工作,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嗎?這不是神的全能嗎?他既能給人頒布律法,又能給人頒布誡命,還能帶領當時的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帶領人建聖殿、建祭壇,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掌握在他的權下。因着他的權柄他與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了兩千年,以色列人都不敢悖逆,都敬畏耶和華,遵守誡命,這都是因着他的權柄與他的全能而作的工作。到恩典時代,耶穌來了救贖墮落的全人類(并不單是以色列人),他施憐憫慈愛給人,人看見的恩典時代的耶穌滿了慈愛,對人總是愛,因為他就是來拯救人脱離罪的,他能饒恕人的罪,直到他上了十字架徹底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在這個時期,神就是以憐憫慈愛出現在人的面前,也就是他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人的罪而釘了十字架永遠饒恕人的罪。他有憐憫慈愛,還能忍耐,講愛心,凡是跟隨耶穌的恩典時代的人也都講凡事忍耐,有愛心,一味地受苦,别人打、駡、用石頭砸都不反抗。到最終這一步就不那樣作了,就如耶穌與耶和華的靈雖是一位,但作的工作不完全一樣,耶和華作工不是結束時代,而是帶領時代,是開展人類在地上的生活,而現在是征服那些外邦中被敗壞至深的人類,而且現在不是只帶領中國的神選民,乃是帶領全宇宙、全人類。你看現在只在中國作,其實在國外也開始擴展了,為什麽外國人一再尋求真道?就是靈開始動工了,而且現在説話是對全宇之人説的話,這就已經動了一半工程了。就神的靈從創世到現在動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國家中作工,每個時代人都看見他不相同的性情,當然這都是藉着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顯明的。他是滿了慈愛、滿了憐憫的神,他是人的贖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審判,是人的刑罰,是人的咒詛,他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兩千年,也能將敗壞了的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到了今天,他又能將不認識他的人類征服在他的權下,讓人都完全順服他。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裏面不潔净、不義的東西都焚燒净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説,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説,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説,是懲罰,也是報應。……

神不僅是靈也能成為肉身,而且他也是榮耀的身體。耶穌,你們雖然没看見,但是當初的以色列人就是猶太人看見了,他起初是一個肉身,但他釘十字架之後又成了榮耀的身體。他是包羅萬有的靈,在各處還能作工,他能是耶和華,也能是耶穌,還能是彌賽亞,到最終還能成為全能的神。他是公義、審判、刑罰,是咒詛、烈怒,也是憐憫、慈愛,凡是他作的工作就能代表他。今天你説神到底是一位什麽樣的神?你就説不清楚,如果你真説不清楚,你就别定規神了,你别因為神作了一步救贖的工作,就將神永遠定規為他是一位憐憫慈愛的神,你就敢肯定神只是憐憫慈愛的神嗎?他如果單是憐憫慈愛的神,為什麽在末世他還要結束時代呢?還要降那麽多灾難呢?若按人的觀念與想法,神應該憐憫慈愛到底,使整個人類一個不少地都蒙拯救,那他為什麽到末了的時候還要降下地震、瘟疫、飢荒等等這些大灾難,來毁滅這個視神如仇敵的邪惡人類呢?為什麽讓人類遭受這些灾禍呢?神到底是什麽樣的神,你們誰也不敢説,而且誰也説不清楚,你敢説他的確就是靈嗎?你敢説他就是耶穌的肉身嗎?你敢説他就是永遠為人釘十字架的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在人看與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完全不同,甚至在人看他們倆没有一點相同之處,第一次作的工作在這次根本看不到一點。第二次作的工作不同于第一次作的工作,但這并不能證明他們的源頭不是一,他們的源頭是否是一根據肉身所作工作的性質而决定,不是根據肉身的外殻而定的。三步工作中共是兩次道成肉身,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來開展時代,都是作新的工作,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兩個肉身竟是一個源頭,當然,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維所達不到的,但其實質原本就是一,因為他們作的工作的來源本是一位靈。看兩次道成肉身的源頭是否是一,并不能根據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點,或肉身的其他條件來决定,而是根據肉身所發表的神性的工作而决定的。耶穌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絲毫不作,因為神每次作工并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闢蹊徑。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為了加深或鞏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為了補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為了加深人對神的認識,也是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規條,取締人心中之神的錯謬形像。可以説,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讓人對他有完全的認識,只是有一部分,但并不完全。因着人的領受能力有限,雖然他將他全部的性情都發表出來,但人對他的認識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無法用人的言語盡都説透的,更何况僅一步作工怎麽能將神盡都説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蓋,人只能從他的神性發表來認識他,并不能從他肉身的外殻來認識他。他來在肉身藉着不同的作工來讓人認識,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這樣,人對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認識全面,而不定規在一個範圍之内。雖然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并不相同,但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工作的源頭是相同的,只不過兩次道成肉身是為了作兩步不同的工作,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是在兩個時代産生的,但不管怎麽樣,神道成的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他們的來源是相同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秘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着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净。最終,萬國必因着我的話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神的名變了,但神的實質永不改變

    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

  •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之間的關係

    三步作工是一位神作的,這個屬於最大的異象,是認識神的唯一途徑。三步作工只有神自己能作,無人能代替,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能從開始到現在自己作自己的工作。

  • 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就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工作

    神默不作聲,也未向我們顯現,但他的工作卻從未停止過。他鑒察全地,掌管萬有,目睹著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他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著他的經營,悄無聲息,也未見驚天動地,而他的腳步卻一步一步逼近人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宇宙間展開了他的審判台,他的寶座也隨即降在了我們中間。

  • 為什麽説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

  • 為什麽神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神名的意義是什麽

    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