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全能、智慧主要顯明在哪些方面

從開始創造萬物,神的能力就開始發表了,開始流露了,因為神以話語創造了萬有,不管他以什麽方式創造萬有,不管他為什麽創造了萬有,總之,萬有是因着神的話語而生而立而存的,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時候,造物主就以他的能力、以他的權柄為人類創造了萬有,以他特有的方式為人類預備了合適的生存環境,他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將來得到他氣息的人類而預備的。就是説,在人類還未被造的時候,神的權柄就彰顯在不同于人類的所有的受造之物中,大到天體、光體、海洋、陸地,小到飛禽走獸以及各類昆蟲或微生物,包括人肉眼看不到的各種菌類,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得以存活,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繁衍,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它們雖没有得到造物主的氣息,但它們仍舊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構造彰顯着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活力;它們雖没有得到造物主賜給人類的語言的能力,但它們各自都得到了造物主施予它們各自不同于人類語言的表達生命的方式。造物主的權柄不但能賦予外表看似静止的物質以生命的活力,讓它們永不消逝,更能賦予各種生靈繁衍生息的本能,讓它們永遠不會銷聲匿迹,一代又一代地傳遞着造物主賦予它們的生存法則與規律。造物主的權柄所施行的方式不拘泥于宏觀與微觀,不局限在任何的形式之中。他能掌管天宇的運行,也能主宰萬物的存亡,更能調動萬物為他效力;他能管理山河湖泊的運轉,也能主宰其中的萬物,更能供應萬物的所需。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以外的萬物中的彰顯。這樣的彰顯不是一生一世的,它永不停止,從不歇息,没有一人一物能更改,能破壞,也没有一人一物能加添或删减,因為造物主的身份是無人能替代的,所以,造物主的權柄是任何受造之物不能替代的,也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不能够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在有這個人類以先,宇宙天體就存在了,從宏觀角度上來説,這個不管存在了多少年的宇宙天體在神的掌管之下有規律地運行着,哪個星球什麽時候轉到什麽位置,哪個星球在什麽時間執行什麽樣的任務,哪個星球在哪個軌道上運行以及到什麽時候消失或更换都絲毫不差。這些星球所在的位置與它們之間的距離都有嚴格的規律與準確的數據,它們運行的軌迹、運行的速度、運行的規律與它們在什麽時間能運行到什麽位置上都有精準的數據與特定的規律。千萬年來它們都在這個規律中運行着,從來没有任何誤差,也没有任何一種力量能改變、破壞它們的軌迹與規律。因為這些精準的數據與特定的運行規律都來自于造物主權柄的命定,所以它們都自覺地在造物主的主宰與掌管之下有規律地運行着。人類從宏觀角度上不難發現一些規律,發現一些數據,也能發現一些人所不能解釋的奇特的定律或現象。雖然人類不承認神的存在,不接受造物主創造、主宰萬物這一事實,更不承認造物主權柄的存在,但是人類的科學家、天文學家、物理學家都越來越發現:萬物的生存、運行的規律與法則是在一個隱秘的龐大的暗能量的主宰、掌管之下。這一事實的存在不得不讓人類正視與承認在萬物的運行規律中有一位「能者」在擺布着這一切。他的能力超凡,雖然没有人能親睹他的真容,但他在時刻主宰、掌管着這一切,没有任何人或勢力能超越他的主宰。在這個事實面前,人類不得不承認萬物的生存規律不是人能掌控的,是任何人都改變不了的,同時,人類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規律是人測不透的,這個規律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有一位主宰者在掌管着。這些都是人類在宏觀方面能够感受到的神的權柄。

從微觀角度上來説,在地球上人能看得見的山川、湖泊、海洋、陸地,以及人經歷的四季與在地上生存的萬物,包括各種植物、動物、微生物與人類都在神的掌管與主宰之下。神的掌管與主宰讓萬物隨着神的意念出現或消失,也讓萬物的生存産生了規律,萬物便在這樣的規律中繁衍生息,這個規律是没有任何人與物能超越的。為什麽不能超越?唯一的答案就是因着神的權柄。「因着神的權柄」可以説是因着神的意念,因着神的話語,也可以説是因着神的親力親為。就是説,萬物的規律因着神的權柄而産生,也是因着神的意念而産生,同時也會隨着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這一切的轉動變化都將為着神的計劃而産生或消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看了《創世記》十八章十八節「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强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之後,你們能不能感受到神的權柄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超凡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至高無上呢?神的話語很肯定,神説這樣的話語并不是因為或代表神具有必勝的把握這樣的信心,而是神話語權柄的證實,是他話語得以應驗的一種命令。這裏有兩個詞需引起你們的注意,在神説的「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强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中有没有模棱兩可的成分呢?有没有擔心的成分呢?有没有害怕的成分呢?這些常常在人類身上表現出來的人特有的成分,因神話中的「必要」與「必因」這兩個詞,而從來都不與造物主有絲毫的瓜葛。没有一個人敢把這樣的詞彙用在對他人的祝福之中,也没有一個人敢肯定地賜福給他人一個强大的國,或應許給他人地上的萬國也必因他得福。神的話語越肯定越證實了什麽?證實了神具備這樣的權柄,神的權柄能作成這事,證實了神必要成就這樣的事。神賜福給亞伯拉罕的這一切在神心裏是肯定的,是毫不猶豫的,而且他要照着他的話去成就這一切的事,没有任何勢力能改變、攔阻、破壞、攪擾這件事情的應驗,無論什麽事情發生都不能終止、不能影響神話語的應驗與成就,這就是造物主口中所説之話的威力,也是不容人否認的造物主的權柄!當你讀完這句話的時候,在心裏還有疑惑嗎?這些話是從神口裏説出來的,神的話中帶着能力,帶着威嚴,帶着權柄,這樣的威力與這樣的權柄,還有事實成就的必然性,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及的,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超越的。只有造物主能以這樣的口吻、這樣的語氣與人類對話,事實證明了他的應許不是空話、不是大話,而是所有人、事、物都不能超越的獨一無二的權柄的發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讓我們來看經文:「説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説:『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出來了,……」主耶穌作這事的時候只説了一句話,「拉撒路出來!」拉撒路就從墳墓裏出來了,事就這樣因着主口中的一句話而成了。在這期間,主耶穌没有設祭壇,没有作任何其他的動作,只是説了一句話,這叫神迹奇事還是一種命令?還是一種法術呢?在外表來看,似乎可以稱作神迹奇事,當然拿到現在來説也可以叫作神迹奇事,但是絶對不能稱它為招魂的法術,更不是邪術。正確地説,這個神迹奇事是造物主的權柄的最正常的一個小小的彰顯罷了,這是神的權柄,也是神的能力。神有權柄能叫一個人死,讓那個靈離開肉體,回到陰間去,或者回到他該去的地方。人什麽時候死,死後去哪兒,這些都是神説了算,神隨時隨地都可以作這些事,他不受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只要他想作他就能作,因為萬物生靈都在他的主宰之下,萬物也因着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而生而滅。他能讓一個死人復活,這也是他隨時隨地都能作的事,這是造物的主獨有的權柄。

主耶穌作了讓拉撒路復活這樣的事,目的是證實給人看,證實給撒但看,讓人知道、讓撒但知道人的一切、人的生死都是由神説了算,知道雖然神道成了肉身,他依然如故地掌管着人能看得見的物質世界,也掌管着人看不見的靈界,知道人的一切并不是撒但掌管着,這是神權柄的流露與彰顯,也是神向萬物傳遞他掌握人類生死的信息的一種方式。「主耶穌讓拉撒路復活」這種方式是造物的主曉諭、教導人類的其中一種方式,是他用他的能力與權柄教導人類、供應人類的一種具體的行動,是造物的主用非語言讓人類看見他掌管萬物的這一事實的一種方式,是造物的主以他的實際作為告訴人類除他之外别無拯救的一種方式,這樣無聲的方式給人類的教導持續的時間是永久的,是永不磨滅的,他給人類的心靈帶來了永不衰落的震撼與啓迪。「拉撒路復活榮耀神」這件事對于每一個跟隨神的人的影響是深遠的,他將每一個深知這件事的人牢牢地定位在了「只有神掌管人的生死」這樣的領悟中,這樣的异象中。……

主耶穌讓拉撒路復活除了一句「拉撒路出來!」這樣的話以外,其餘什麽也没説,就這一句話代表着什麽?代表神可以用話語成就一切,包括讓死人復活。當初神造萬物的時候,神創造世界的時候就是用話語——命令式的話語、帶有權柄的話語,萬物就這樣産生了,事情就這樣成就了。主耶穌口中説出的這一句話,就如神當初創造天地萬物時口中説出的話語一樣帶有神自己的權柄,帶有造物主的能力,萬物因着神口中的話而立而成,同樣,拉撒路因着主耶穌口中的話從墳墓裏走出來,這就是來自神的權柄,他彰顯、實化在了神所道成的肉身中,這樣的權柄與能力屬于造物的主,也屬于造物主所實化的人子,這也是神讓拉撒路復活這一事實教導給人的認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我既説必算,既算必成,誰也改變不了,這是絶對的。不管以往説過的話還是以後説的話都得一一應驗,而且讓所有的人都看見,這是我説話作工的原則。……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説了算,什麽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麽説就怎麽成,人,誰能改變我的心志呢?難道是我在地立的約嗎?什麽也攔阻不了我的計劃的前進,我無時不在作我的工,無時不在計劃我的經營,人,誰能插上手呢?還不是我在親自擺布一切嗎?今天進入這個境地,仍不出我的計劃,不出我的預料,是我早就預定好的,你們誰能測透這一步呢?我民必聽我音,凡是真心愛我的人必會回歸我的寶座之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一篇》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説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用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着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着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着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着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説出的話却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人的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説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末世的工作中話語的威力大過顯神迹奇事的威力,話語的權柄勝過神迹奇事的權柄。話語把人心底裏所有的敗壞性情都給揭露出來了,你自己没法發現,話語揭示出來你就自然發現了,你不得不承認,讓你心服口服,這不都是話語的權柄嗎?這都是今天話語工作達到的果效。所以説,不是醫病趕鬼能把人從罪中完全拯救出來,也不是顯神迹奇事能够把人完全作成,醫病趕鬼的權柄只是給人恩典,但人的肉體還屬于撒但,人裏面還有撒但敗壞性情,就是没得潔净的還屬于罪,還屬于污穢,只有藉着話語得着潔净之後人才能被神得着,成為一個聖潔的人。只把人身上的鬼趕出去了,把人救贖回來了,只是從撒但手中奪回來歸給神了,但人還没經神的潔净,没經神的變化,還是敗壞的人。人裏面還存着污穢,還存着抵擋,還存着悖逆,只是經神的救贖回到了神的面前,但人對神根本不認識,還能抵擋神、背叛神。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裏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裏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裏面的毒性并没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着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裏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够完全變化,成為被潔净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够得潔净,讓人能够有變化,藉着話語的審判刑罰,藉着熬煉,脱去敗壞得着潔净。……所以説,今天你們所經歷的都是藉着話語達到的果效,甚至超過耶穌當時行神迹奇事達到的果效。你所看到的神的榮耀,你所看到的神自己的權柄,不僅是藉着釘十字架看見的,也不僅是藉着醫病趕鬼看見的,更是藉着話語的審判而看見的。讓你看見不僅顯神迹、醫病趕鬼是神的權柄,神的能力,而且話語的審判更能代表神的權柄,更能顯明神的全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在人類中的工作没有一樣工作是創世時就提早預備好的,而是事物的發展使神在人類中有了一步一步更現實、更實際的工作,就如耶和華神造蛇并不是為了引誘女人的,這不是他專門計劃的,也不是他有意命定好的,可以説這都是在預料之外的事。所以,因着這事耶和華把亞當、夏娃趕出伊甸園,并且發誓再不造人類。但神的智慧就是在此基礎上才讓人發現的,正如我以前説的「我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無論人類怎麽敗壞,蛇怎麽引誘,耶和華仍然有他的智慧,所以,他從創世到現在一直作新的工作,没有一步重複工作。撒但不斷地施行詭計,人類不斷地經撒但敗壞,耶和華神也在不斷地作他智慧的工作,他從未失敗過,從創世到現在,他并未停止他的工作。人類經撒但敗壞之後,他就不斷地在人中間作工作,來打敗那敗壞人類的仇敵,這争戰從起初到世界的末了。他作了如此多的工作,不僅讓經撒但敗壞的人類蒙了他極大的拯救,也看見了他的智慧、全能與他的權柄,到最終還要讓人類看見他的公義性情——罰惡賞善。他與撒但争戰到今天,從未失敗過,因他是智慧的神,他的智慧又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所以,他不僅讓天上的萬物都順服在他的權柄之下,也讓地上的萬物都栖息在他的脚凳之下,更讓那侵擾全人類的惡者都倒在他的刑罰之中。這一切的作工果效,都是因着他的智慧而作成的。在没有人類以先,他從未顯明過他的智慧,因為天上、地上整個宇宙空間并没有他的仇敵,萬物中都没有黑暗勢力的侵襲。自從天使長背叛他之後,他便在地上造了人類,因着人類他才開始正式與撒但即天使長展開了長達幾千年的争戰,一步比一步激烈,哪一步都有他的全能、智慧之所在。此時,天上、地上的萬物才看見了神的智慧,看見了神的全能,更看見了神的實際。今天,他仍是這樣實實際際地作着他的工作,而且是一邊作着工作一邊顯明着他的智慧與全能,讓你們看見這一步一步工作的内幕,讓你們看見神的「全能」到底如何解釋,更讓你們看見神的「實際」到底如何解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始終步步尾隨,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但我能屈服于它的詭計嗎?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正是我作為的奇妙之處,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在國度建造時代,我仍不迴避撒但的詭計而繼續作我要作的工,我在宇宙萬物之中挑選了撒但的所作所為作我的襯托物,這不是我的智慧嗎?不正是我作工的奇妙之處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八篇》

當我正式開始作工之時,所有的人都隨着我的轉動而轉動,以至于全宇之下的人都隨着我而忙碌,全宇上下一片「歡騰」,人都被我帶動了。因此,就是大紅龍也被我折騰得手忙脚亂、不知所措,在為我的工作而效力,心雖不願意,但又不能隨從己意,只好是「任我擺布」。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因此,我始終不放鬆對它的「要求」。所以,最後一步道成肉身的工作在「它的家」裏完成,這樣,更有利于它能為我好好效力,就藉此來征服它,來完成我的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

神戰勝撒但,這是必然趨勢!其實撒但早已失敗了,自從福音在大紅龍國家一擴展,就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開始作工,工作局面打開以後,撒但就徹底敗了,因為道成肉身就是為了打敗撒但的。撒但一看神又一次道成了肉身,而且還開始作工了,任何勢力也攔阻不了,所以,它看見這工作就傻眼了,再也不敢作了。起初它認為自己的智慧也很多,在神的作工中攪擾打岔,却没料到神又一次道成肉身,而且神作工還藉着它的悖逆來揭示人、來審判人,以此征服人來打敗它。神比它更智慧,作的工作遠遠超過它,所以我以前説過:我作的工作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到最終顯明我的全能,顯明撒但的無能。神在前面作工,它在後面尾隨,以至于到最後把它滅了,它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呢!把它摔得粉身碎骨,它才恍然大悟,那時,它已被放在火湖裏焚燒了,這樣,它不就徹底服氣了嗎?因它無計可施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着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没有枕頭之地,没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着他要作的工作:説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没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説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説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毁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

神的作工猶如汹涌的浪濤浩浩蕩蕩,没有一個人能挽留住他,没有一個人能制止住他的脚步,只有悉心聽他話語、尋求渴慕他的人才能跟隨他的脚踪,得到他的應許,除此之外的人都將受到滅頂之灾與應有的懲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相關內容

  •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的實質

    神的『喜』是因為有正義的存在與誕生,是因著有光明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為黑暗與邪惡的毀滅;他的『喜』是因著他為人類帶來了光明,是因為他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義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徵,更是吉祥的象徵。

  • 什麽是認識神,明白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算認識神嗎

    有許多人認為明白了聖經、能解釋聖經就是找著了真道,事實上真是這麼簡單嗎?聖經的實情是什麼人都不清楚,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裡並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

  • 神是怎麽主宰、掌管整個宇宙世界的

    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卻掌握著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著這個世界,掌握著整個宇宙。人類的命運與神的計劃息息相關,沒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逃脫神的主宰。想知道人類的命運就必須得來到神的面前,神會使跟隨敬拜他的人類興盛,會使抵擋、棄絕他的人類衰退滅亡。

  • 神是怎麽帶領、供應人類走到今天的

    神在保障人的安全之餘,保障人不被撒但吞吃之餘,神作了更多的工作,就是神要揀選一個人,要拯救一個人,神作了很多預備的工作。首先,你這個人是什麼樣的性格,生在什麼樣的家庭,你的父母是誰,有多少兄弟姐妹,你所生家庭的家庭狀況、經濟狀況是什麼,家庭條件是什麼,神都為你作了精心的安排。……

  •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有聽見神聲音才能迎接到主

    神來在地上,他的工作、人所看見的都是超然,你眼睛看見的、耳朵聽見的都是超然,因為他所作的、所說的是人沒法明白、沒法達到的,把天上的東西帶到地上能不超然嗎?把天國的奧祕帶到了地上,人沒法明白,測不透,太奇妙、智慧,這不都屬於超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