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認識基督的神性實質

「耶穌説:『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裏去。你們若認識我,也就認識我的父。從今以後,你們認識他,并且已經看見他。』」(約14:6-7)

「我對你們所説的話,不是憑着自己説的,乃是住在我裏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即或不信,也當因我所作的事信我。」(約14:10-11)

「我與父原為一。」(約10:30)

相關神話語:

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從他所發表的性情與説話中來確定,也就是説,確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確定是否是真道,必須得從他的實質上來辨别。所以説,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關鍵在乎其實質(作工、説話、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為考察其外表而忽視了其實質,那就是人的愚昧無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在實際的神身上你應認識的有哪些?靈、人、話組成實際的神自己,這是實際的神自己的真正含義。你如果只對這個人有認識了,知道他的生活習慣了,知道他的性格了,但對于靈的作工你不認識,對于靈在肉身中作的不認識,只注重靈、注重話,只在靈面前禱告,對神的靈在實際的神身上的作工你不認識,仍然證明你對實際的神不認識。對實際的神有認識,包括認識他的話語,經歷他的話語,摸着聖靈作工的規律、聖靈作工的原則,摸着神的靈在肉身中是怎麽作工的,而且你能認識到在肉身中的神的一舉一動都是受靈的支配的,他説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所以説,要認識實際的神,主要是認識神在人性與在神性裏是怎麽作工的,這個就關乎到所有人都接觸的靈的發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認識神必須得藉着讀神的話、認識神的話。有的人説:「我也没見過道成肉身的神,該怎樣認識神呀?」其實神的話就是神性情的發表,從神的話當中可以看見神對人類的愛,神對人類的拯救,神拯救人的方式……因為話是神發表出來的,不是藉着人寫出來的,是神自己親自發表出來的,神自己發表自己的説話,發表自己的心聲。為什麽叫心語呢?就是從心底裏發表出來的,發表他的性情,發表他的心意、他的意念,發表他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拯救、對人類的期盼……在神的話裏,有些話嚴厲,有些話温柔,有些話是體貼,有些話是不近人意的揭示,你若光看揭示的話感覺神挺嚴厲,光看温柔那方面的話就感覺没有多大的權柄,所以你不能斷章取義,你得從各個角度看。有時神是站在一個温柔、憐憫人的角度上説話,人看見神對人是愛;有時神是站在一個嚴厲的角度上説話,人看見神的性情不可觸犯,人污穢不堪不配見到神的面,不配來到神的面前,人現在來到神面前純屬神的恩待。從神作工的方式、作工的意義上看到神智慧的一面,人就是不與神接觸,從神的説話當中也能看到這些。對神真有認識的人,他接觸基督的時候與他的那些認識就能對上號,如果光有道理上的認識,與神接觸那就對不上號。這方面的真理是最深的奥秘,不容易測透,你把神所説的關于道成肉身的奥秘這方面的話總結到一起,從各個方面看,然後在一起多多禱告、多多揣摩交通這方面的真理,就能得到聖靈開啓讓你認識。因為人没有機會接觸神,就得這樣憑着經歷一點一點地摸索、進入,達到對神真有認識。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道成肉身的神》

雖然神道成肉身外表與人一模一樣,也學人的知識,也講人的語言,甚至有時候也用人的方式或引用人的説法去表達他的意思,但是他看待人類與看待事情的實質與敗壞的人類是絶對不一樣的,而且他所站的角度與高度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類所不能及的,因為神是真理,他所穿戴的肉身同樣具備神自己的實質,他的心思與他的人性所發表出來的同樣都是真理。對敗壞的人類來説,肉身所發表的都是真理的供應,也是生命的供應,這些供應不是只針對某一個人,而是針對全人類。對于任何一個敗壞的人來説,他心裏能容納的只有與自己相關的那幾個人,他所關心的所牽挂的人也只有那麽幾個,灾難臨到他先想到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的愛人或自己的父母,比較「博愛」的人頂多想想某一個親戚或者某一個不錯的朋友,他會想到更多嗎?永遠都不會!因為人畢竟是人,人只能站在人的角度與人的高度來看待一切,而神所道成的肉身與敗壞的人類就完全不同了,無論神道成的這個肉身多麽普通、多麽正常、多麽卑微,甚至人多麽看不起,而他的心思與他對人類的態度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具備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遠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來觀察着人類,以神的實質、以神的心態來看待人類,他絶對不會以一個普通人的高度,以一個敗壞的人的角度來看待人類。人看人類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識、人的規條、人的學説等等作為衡量標準,這個範圍是人肉眼能看得見的範圍,是敗壞人類能够得上的範圍;神看人類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為衡量標準,這個範圍是人看不見的範圍,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與敗壞的人類截然不同的地方。這個不同是因着各自的實質决定的,而正是實質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的身份與地位,也决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與高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在神身上看不到有任何類似人類對一件事物的一個觀點,更看不見神用人類的觀點,或者用知識、用科學,或者是用哲學、用想象來處理事,而是凡是神所作的、凡是神所流露出來的都與真理有關,就是説,神所説的每一句話、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與真理有關。這個真理不是憑空想象出來的,這個真理、這些話是因着神的實質,是因着神的生命所流露出來的,因着這些話,因着神所作這些事的實質都是真理,所以我們才説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就是説,神所作的一件事或者神所説的一句話給人帶來了生機,給人帶來了光明,讓人看到了正面事物,看到了正面事物的實際,給人指出了路,讓人走上正道,這些都是因着神的實質决定的,因着神聖潔的實質决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同樣生在污穢之地他一點不沾染污穢,跟你生活在同樣污穢的世界當中,他有理智、有見識,他厭憎污穢,甚至你的那些言行舉止,你自己發現不了的污穢的東西,他都能發現,都能給你指出來。以前你那些老舊的東西,没教養,没見識,没理智,落後的生活方式,藉着今天一揭露,都顯明出來了,神來在地上這樣地作工,人才看見了他的聖潔與他的公義性情。他審判、刑罰你,讓你認識,有時你的鬼性表現出來了,他能給你指出來,對于人的實質他是瞭如指掌。他生活在你們中間,跟你吃一樣的飯,在同樣的環境裏生活,他就知道得多,就能揭示你,看透人的敗壞實質。人的處世哲學、人的彎曲詭詐都是他最厭憎的,尤其恨惡人的肉體來往。他雖然不懂人的處世哲學,但對人流露出來的敗壞性情他就能看透并且揭示出來,他作工就是藉着人的這些東西來説話、來教訓人的,就藉着這些來審判人,顯明他的公義聖潔的性情。這樣,人就成了他作工的襯托物了。神道成的肉身才顯明了各種人的敗壞性情,顯明了所有的撒但的醜相,雖然不懲罰你,只讓你襯托神的公義聖潔,你自己就感覺到無地自容了,因為你太污穢了。他藉着人顯露出的那些東西來説話,把人那些東西都揭示出來了,人才知道神是如此聖潔,人有一點污穢他都不放過,甚至人心裏有一點污穢的意念他都不放過,言行舉止不合他的心意他就不放過,在他的話中没有一人一物的污穢能存留,都得被揭示出來。這時你才看見他確實跟人不一樣,人稍微有點污穢他就厭憎透了。甚至有時人不理解,説:「神你怎麽總生氣呢?神你怎麽不體貼人的軟弱呢?你怎麽不饒恕人一點呢?你怎麽不近人意呢?人敗壞到什麽程度你都知道,你怎麽還這樣對待人呢?」他厭憎罪,他對罪恨惡,你如果有一點悖逆,他就特别厭憎,你顯露出悖逆的性情,他看見就厭憎,厭憎得了不得。藉着這些他的性情、所是才發表出來,再對照你自己你就看見他雖然跟人吃一樣的飯,穿一樣的衣服,跟人享受的一樣,跟人同生活、同起居,但他却與人不一樣,這不是襯托物的意義嗎?就藉着人這些東西來襯托神的大能,藉着黑暗來襯托出光明存在的寶貴。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他對人的本質瞭如指掌,各類人的各類作法他都能揭示出來,對人的敗壞性情、悖逆行為他更能揭示出來,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與世人的所有敗壞,這是他的所是。他雖未處世,但却曉得處世的條條框框,因他對人的本性都已測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見、耳聽不見的靈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曉,在這裏包含着并非是處世哲學的智慧與人難測的奇妙,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開又向人隱秘,他發表的并不是一個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靈原有的屬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國但却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却發表出高于知識、高于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却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于他來説,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骯髒的社會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説話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應給人處世的經驗、教訓,他供應人生命勿須調查社會,也不須調查人的家庭。揭示審判人并非是他發表自己肉身的經歷,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惡人類的敗壞之後才揭示人的不義,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開他的性情,發表他的所是,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屬血氣的人能够達到的。就他的作工來説,人就説不明白他到底屬于哪類人,人也不能按着他的作工將他歸于受造的人中間,按他的所是也不能將他歸于受造的人中間,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類中,但又不知該屬哪一類,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類中,人這樣做也并非是没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間作了許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神的靈是萬物的權柄,有神實質的肉身也帶有權柄,但在肉身中的神又能作順服天父旨意的一切工作,這是任何人都達不到的,也是任何一個人不可想象的。神自己是權柄,但他的肉身又能順服他的權柄,這就是「基督順服父神旨意」的内涵之意了。神是靈能作拯救的工作,神成了人也同樣能作拯救的工作,無論怎麽説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他既不打岔也不攪擾,更不作互相矛盾的工作,因為靈與肉身所作工作的實質是相同的,或靈或肉身都是為了成就一個旨意,都是經營一項工作,雖然靈與肉身有兩種互不相干的屬性,但其實質都是相同的,都有神自己的實質,都有神自己的身份。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没有一點選擇。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没有撒但的屬性。神活在肉身之中時無論工作如何艱難,無論肉身如何軟弱,他都不會作出打岔神自己工作的事來,更不會放弃父神的旨意而悖逆的,他寧肯肉身受苦也不違背父神的旨意,正如耶穌禱告的「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着我的意思,只要照着你的意思」。人有自己的選擇,但基督却没有自己的選擇,雖然他有神自己的身份,但他仍站在肉身的角度來尋求父神的旨意,站在肉身的角度完成父神的托付,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不知不覺之中,我們被這個小小的人帶領進入了神一個又一個的作工步驟之中,我們經歷了無數的試煉,經歷了無數的責打,也經歷了死的考驗。我們得知了神的公義威嚴的性情,也享受了神的慈愛、憐憫,領略了神的大能與智慧,看見了神的可愛,看見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在這個普通之人的説話之中,我們認識了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認識了人的本性實質,看見了蒙拯救、被成全的路。他的説話讓我們「死去」,又讓我們「復活」;他的説話讓我們得安慰,也讓我們倍感内疚、虧欠;他的説話給我們喜樂、平安,也讓我們痛苦萬分。有時我們猶如他手中的羔羊,任他宰割;有時我們猶如他眼中的瞳人,享受着他的憐愛;有時我們猶如他的仇敵,在他的眼目中被他的怒氣化為灰燼。我們是他拯救的人類,我們是他眼中的蛆蟲,我們又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來的丢失的羊。他憐憫我們,他厭憎我們,他提拔我們,他安慰、勸勉我們,他引導我們,他開啓我們,他又責罰管教我們,甚至咒詛我們。他何嘗不在日夜擔憂我們,日夜看顧、保守着我們,不離我們左右,為我們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代價。我們在這個小小的普通肉身的話語中享受了神的全部,也看到了神賜給我們的歸宿。儘管這樣,我們的虚榮心仍在我們心裏作祟,仍舊不能甘心情願地主動接受這樣的一個人當作我們的神。雖然他給我們帶來了許多嗎哪、許多可享之物,但我們心中的「主的地位」不是這些東西能取代的。我們很勉强地尊重着這個人的特殊身份、特殊地位,只要他不開口讓我們承認他是神,那我們是絶不會主動承認他就是那位即將要來却早已在我們中間作工許久的神的。

神繼續着他的發聲,以各種方式、多種角度來告誡我們當做的,同時也表達着他的心聲。他的話語帶着生命力,給我們當行的道,也讓我們領悟到了什麽才是真理。我們開始被他的話語吸引,我們開始注意他的説話語氣、説話方式,也開始下意識地關心起這個不起眼的人的心聲。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着我們的歸宿,為着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泪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没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説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們脱離撒但的捆綁,脱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着神的心聲、神的囑托、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着了我們的心。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苏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弃絶了許久的人,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他讓我們重生,讓我們看見光明,讓我們的心不再流浪。我們回到了神的家中,我們回到了神的寶座前,我們與神面對面,看見了神的容顔,看見了前方的道路。届時,我們的心已完全被他征服,不再懷疑他的身份,不再抵觸他的作工、説話,全人仆倒在他的面前,只願今生今世跟隨神的脚踪,只願被他成全,報答他的恩待,報答他對我們的愛,順服他的擺布安排,配合他的作工,盡上所能完成他的托付。

被神征服的過程,猶如一場打擂表演。

神話處處都擊中我們的要害,讓我們傷心、懼怕。他揭示我們的觀念,揭示我們的想象,揭示我們的敗壞性情。從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到每一個心思意念,我們的本性實質在他的話語之中被顯明出來,使得我們恐懼戰兢、無地自容。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的存心目的,甚至連我們自己都從未發覺的敗壞性情他都一一告知我們,讓我們感覺體無完膚,更感覺心服口服。他審判我們對他的抵擋,刑罰我們對他的褻瀆、定罪,讓我們感覺到在他的眼中我們一無是處,我們就是活撒但。我們的希望破滅了,我們對他再不敢有任何奢求、企圖,甚至我們的夢想在一夜之間就化為烏有,這是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没想到也不能接受的事實。一時間,我們的心中失去了平衡點,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前方的路,不知該如何繼續我們的「信」。似乎我們的信仰又回到了原點,又似乎我們未曾與主耶穌「相遇相識」。眼前的這一切讓我們迷茫,讓我們彷徨。我們灰心,我們失望,我們内心深處有按捺不住的忿怒與屈辱。我們試圖發泄,試圖另找出路,我們更試圖繼續等待我們的救主耶穌,向他訴説衷腸。雖然有時我們的外表不卑不亢,内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失落;雖然有時我們的外表表現得异常冷静,内心却如翻江倒海一樣倍受折磨。他的審判、刑罰奪走了我們所有的夢想、所有的希望,讓我們不再奢望,也不願相信他就是我們的救主、他能拯救我們;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與他之間有了一條深深的鴻溝,甚至没有人願意逾越;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生平第一次受了這麽大的挫折,這麽大的屈辱;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神的不容人觸犯與神的尊貴,相比之下,我們是多麽的低賤,多麽的污穢;他的審判、刑罰第一次讓我們意識到了我們的狂妄、自大,也意識到了人永遠是不能與神平起平坐、相提并論的;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渴求不再活在這樣的敗壞性情裏,盡快擺脱這樣的本性實質,不再被他厭憎、噁心;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甘心順服聽他的話,不再悖逆他的擺布、安排;他的審判、刑罰再次給了我們求生的願望,讓我們甘心接受他作我們的救主……我們從征服工作中走出來了,走出了地獄,走出了死陰的幽谷……全能神得着了我們這班人!他勝過了撒但,打敗了衆仇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相關內容

  • 基督到底是神的兒子還是神自己

    當初人看見的是聖靈彷彿鴿子一樣降在了耶穌的身上,不是耶穌自己專用的靈,而是聖靈,那耶穌的靈還能與聖靈分開嗎?若耶穌是耶穌、是聖子,聖靈是聖靈,那怎麼能是一呢?這樣工作就沒法作了。

  • 只承認神而不承認真理是什麽性質的問題,後果是什麽

    人最大的難處就是專愛看不見摸不著的,但又是神乎其神的,而且又是人難以想像的、凡人根本沒法達到的東西。越是這樣不現實的東西人越加以分析,甚至人不顧一切地來追求,妄想得到它,越是這樣不現實的東西人越仔細推敲、分析,甚至嚴密構思,

  • 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就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工作

    神默不作聲,也未向我們顯現,但他的工作卻從未停止過。他鑒察全地,掌管萬有,目睹著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他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著他的經營,悄無聲息,也未見驚天動地,而他的腳步卻一步一步逼近人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宇宙間展開了他的審判台,他的寶座也隨即降在了我們中間。

  • 什麽是得救,什麽是蒙拯救

    人類只要接受了主耶穌作救主就罪得赦免。名義上講,人的罪不再是人蒙拯救來到神前的屏障,不再是撒但控告人的把柄,因為神自己作了實際的工作,作了罪身的形像、預嘗,神自己本身就是贖罪祭。這樣,人類便從十字架上下來,因著神的肉身——這個罪身的形像而被贖了回來獲救了。

  • 神每步作工與神名的關係

    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