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作工與人作工的實質性區别是什麽

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類的工作,也是代表整個時代的工作,就是説,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聖靈作工的動態與趨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後而接續的,不是帶領時代的,也不是代表聖靈在整個時代的作工動向的,只是在作人該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經營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經營工作中的項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盡的本分,與經營工作無關。由于身份與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儘管都是聖靈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總有明顯的實質性的區别,而且聖靈在不同身份的作工對象身上所作工作的輕重程度也各所不同,這就是聖靈作工的原則與範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在實質上并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的開端,神的靈都親自説話,開始新的時代,把人帶入新的起點,在他説話結束以後,就是神在神性裏的工作結束了,以後人都隨着被神使用的人的帶領進入生命經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别》

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開展新時代的工作,接續他工作的是被他使用的人,人作的工作都是在肉身的神的職分以内的工作,并不能超出這個範圍,若没有神道成肉身來作工,人就不能結束舊的時代,也不能帶來新的時代。人作的工作只不過是一些分内的即人力所能及的工作,并不能代表神來作工,唯有道成肉身的神來完成他該作的工作,除此以外誰也代替不了他的工作,當然我所説的話都是針對道成肉身的工作而言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即使是作為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也不能代表神自己,并不是説單這個人不能代表神,而是這個人所作的工作不能直接代表神。就是説,人的經歷不能直接放到神的經營之中,「人的經歷」不能代表「神的經營」,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經營計劃要作的工作,是關乎到大的經營的事。人作的工作都是供應個人的經歷,都是在前人踩出的路之後又另外找出經歷的路,在聖靈的帶領之下來帶領别的弟兄姊妹。這些人所供應的都是個人的經歷,或是屬靈人的屬靈著作,雖然是被聖靈使用,但他們這些人作的工作不是關乎六千年計劃中大的經營的工作,只是在各個不同的階段被聖靈興起來帶領在聖靈流裏的人,直到他們能盡的功用結束,或直到他們的壽命結束。他們作的工作僅是為神自己預備合適的道路,或者接續神自己在地上的經營中的一項,就這些人作不了經營之中更大的工作,也不能開闢更新的出路,更無人能將神舊時代的工作都結束。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只是代表一個受造之物在盡自己的功用,并不能代表神自己來盡職分。因他們作的工作與神自己作的工作并不相同。開展時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無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聖靈的感動或開啓之下來作工,這些人所帶領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實行的路與人該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經營,不代表靈的工作。就如常受、倪柝聲他們作的工作都是在帶路,或新路或老路都是在不超出聖經這個原則的基礎上作的工作,或是恢復地方教會或是建立地方教會,總之都是在搞教會建造,他們所作的都是接續恩典時代耶穌與其他使徒未作完或未進深的工作。他們作的工作中就如蒙頭、受浸、掰餅或喝酒,都是恢復耶穌當初的作工中要求後人做的。可以説,他們的工作都是在守聖經,都是在聖經裏找路,根本没有一點新的進展。所以,從他們作的工作中人只能看到在聖經中又發現了新路,在聖經裏又找着了更好、更現實的實行,但人并不能從他們的作工中找着神現時的心意,更不能找着末世神要作的更新的工作,因他們所走的仍是老路,没有更新,没有進展,仍是持守「耶穌釘十字架」這一事實,仍是持守「讓人悔改、認罪」這一實行,仍是持守「忍耐到底必然得救」這一説法,仍是持守「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應該順服自己的丈夫」這一説法,更是持守「姊妹不能講道,只能做順服的人」這一傳統觀念。像他們這樣的帶領法若是持守下去,聖靈永遠作不了新的工作,永遠不能將人從規條裏釋放出來,也永遠不能把人帶入自由美好的境界裏。所以,這步更换時代的工作非得神親自作、親自説,否則,無人能代替得了,至此,所有在這流以外的聖靈工作都停止不前了,那些曾被聖靈使用過的人也都不知所措了。所以,被聖靈使用的人與神自己所作的工作不相同,他們的身份與所代表的對象也就不相同了,這都是因為聖靈所要作的工作并不相同,這就决定了同樣作工的人的不同身份與地位。被聖靈使用的人可能也作一些新的工作,可能也要廢去一些舊時代的工作,但他們所作的仍不能把神新時代的性情與新時代的心意發表出來,只是為了廢去舊時代的工作而作工作,并不是為了作新的工作來直接代表神自己的性情。所以,他們無論廢去多少老舊的作法,或帶來多少新的作法,仍是代表人、代表受造之物。而神自己作工之時,不公開宣布廢掉舊時代的作法,也不直接宣布是要開展時代,他作工作是直截了當,直接作他要作的工作,就是直接發表他所帶來的工作,直接作他原來要作的工作,發表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在人看,他的性情不同于以往的時代,他的作工也不同于以往的時代,但在他自己來看,僅僅是接續工作、進深工作。神自己作工是發表他的話語,直接帶來新的工作,而人作工則是經過推敲或研究,或是在别人的基礎上來加深認識,系統實行。就是説,人所作的工作的實質就是「按部就班」,「穿着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聖靈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親自開闢出來的路之上的。所以,人總歸是人,神總歸是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這些先知與被聖靈使用的人的説話與作工都是在盡人的本分,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盡自己的功用,是人當做的,而神所道成肉身的説話與作工是在盡職分,雖然他的外殻也是一個受造之物的外殻,但他作工并不是在盡功用,而是在盡職分。本分是針對受造之物説的,而職分則是針對神所道成的肉身而言的,這兩者有着本質的區别,并不能互用,人作工只是在盡本分,而神作工是在經營,是在盡職分。所以,儘管有許多使徒是被聖靈使用的,也有許多先知是被聖靈充滿的,但他們的作工與説話僅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儘管他們的預言高過道成肉身的神所説的生命之道,甚至他們的人性比道成肉身的神超凡得多,但他們仍是在盡本分,而不是在盡職分。人的本分是對人的功用而言的,是人能達到的,而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則是與經營相關的事,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道成肉身的神無論是説話或是作工或是顯神迹,總之,他所作的都是在作經營工作中的大的工作,這工作是人不能取代的。而人作的工作只是在神某一步經營工作中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若没有了神的經營,也就可以説,若失去了神道成肉身的職分,那就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工盡職分是在經營人,而人盡本分則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是為了滿足造物主的要求,根本談不上在盡職分。對于神的原有的本質即靈來説,神作工作是在經營,而對于道成肉身有了受造之物外殻的神來説則是在盡職分,無論他作什麽工作都是在盡職分,人只有在他的經營範圍内、在他的帶領之下盡上自己的所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别》

有人會問:「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與以前那些先知、使徒作的工作有什麽區别呢?大衛也被稱為主,耶穌也被稱為主,他們作的工作雖不相同,但稱呼相同,你説為什麽他們的身份不相同呢?約翰看見的是异象,也是出于聖靈的,他能説出聖靈要説的話,為什麽約翰的身份跟耶穌的身份不一樣呢?」耶穌説的話能完全代表神,是完全代表神作工,約翰看見的是屬于异象,他不能完全代表神作工。為什麽約翰、彼得、保羅説了很多的話,而耶穌説的話也很多,他們的身份却有區别呢?主要是因為他們作的工作不一樣。耶穌代表的是神的靈,是神的靈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時代的工作,是無人作過的工作,他開闢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華,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羅或大衛不論他們被稱為什麽,他們僅僅代表一個受造之物的身份,是奉耶穌或耶和華的差遣。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再多,行的异能再大,也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靈,他們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穌或耶和華開展的時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畢竟他們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份的説法》

在恩典時代,耶穌也説了不少話,也作了不少工作,他與以賽亞有什麽區别?他與但以理有什麽區别?他到底是不是先知?為什麽説他是基督?他們之間有什麽區别呢?同樣都是人,同樣都説話,而且話語在人看基本差不多,都是説話作工,舊約先知説預言,同樣耶穌也能説預言,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這就根據作工性質來區别,分辨這事你就不能看肉身性質怎麽樣,你也别看他所説的話到底是深還是淺,不管怎麽樣,你得先看他作的工作與這工作在人身上達到什麽果效。當時先知所説的預言不是供應人的生命的,諸如以賽亞、但以理他們這些人所得的那些默示只是預言,不是生命的道。當時如果没有耶和華直接啓示誰也作不了那工作,這是凡人達不到的,耶穌也説了許多話,但這些話是生命之道,人能從中找着實行的路。這就是説,其一,他能供應人的生命,因為耶穌就是生命;其二,他能把人的那些偏謬之處扭轉過來;其三,他能接替耶和華的工作來接續時代;其四,他能摸着人裏面的所需,知道人的缺少;其五,他能開展新時代結束舊時代。所以説,他是神,他是基督,不僅與以賽亞不一樣,而且與任何一個先知都不一樣。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拿以賽亞來對照,其一,他不能供應人的生命;其二,他不能開展時代,他是在耶和華的帶領下作工作,而不是開展新時代而作工作;其三,他自己所説的話他這個人自己達不到,是神的靈直接啓示的,别人聽完也都不明白。這幾條就可以證明他所説的話僅僅是預言,僅僅是代替耶和華作的一方面工作,但他不能完全代表耶和華,他是耶和華的僕人,是耶和華工作中的工具,他只是在律法時代以内作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範圍以内作工作,并没有超出律法時代作工。而耶穌作的工作就不一樣了,他超出了耶和華作工的範圍,他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現來作工,他作了釘十字架的工作來救贖全人類,就是説,他在耶和華以外又作了新的工作,這就屬于開闢時代。還有一條,他能説一些人所達不到的話語,他作的工作是神經營中的工作,是關乎到全人類的工作,不是作幾個人的工作,也不是帶領有限的人而作工。至于神如何道成肉身成為人,或當時靈是怎麽啓示的,靈又是怎麽降在一個人身上來作工的,這些人看不着也摸不着,根本没法用這些事實來證明他是道成肉身的神,只能從人能接觸到的神的説話、作工來辨别,這才現實。因為靈的事你没法看見,只有神自己清清楚楚,道成的肉身也并不都知道,你只能從他所作的工作來定真。從他所作的工作來看,第一,他能開展時代,第二,他能供應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來,這就可以定準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碼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靈,從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見他身上有神的靈。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開闢新的時代,帶領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境地,就這幾條就可定準他是神自己,這就跟以賽亞、但以理他們那些大先知區别開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别》

在聖靈流中的作工不管是神自己的作工或是被使用的人的作工都是聖靈的作工。因為神自己的實質原本就是靈,靈既可稱為聖靈,也可稱為七倍加强的靈,總之都是神的靈,只不過因着時代的不同對神靈的稱呼不同罷了,但其實質仍是一個,所以,神自己的作工原本就是聖靈的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也不外乎是聖靈在作工。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聖靈的作工,只不過神的作工是聖靈的完全發表,一點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許多屬人的東西摻雜,并不是聖靈直接的發表,更不是完全的發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我説話是代表我的所是,但是我所説的話人達不到,我所説的話不是人所經歷的,也不是人能看到的,也不是人能接觸到的,但那些都是我的所是。有人只承認我交通的是我所經歷的,并不承認是靈的直接發表,當然我説的話是我所經歷的,六千年經營工作是我作的,從起初創造人類到現在我都經歷了,我怎麽能説不出來呢?談人本性的事都是我看透的,是我早已察看過的,我怎麽能説不透呢?我看透人的本質我就有資格刑罰人,也有資格審判人,因人都是從我來又經撒但敗壞的,我作的工作我當然也有資格評價。雖然這些工作不是我肉身作的,但是靈的直接發表,這些乃是我所有的,是我的所是,所以我就有資格發表,也有資格作我該作的工作。人所説的話都是人所經歷的,是人已經看見過的,人自己思維能達到的,人的觸覺能感覺到的,就這些事人能交通出來。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説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發表的是靈已作過的工作,肉身没經歷也没看見,但發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為肉身的實質是靈,發表的是靈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達到的,但是靈已作過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後就藉着肉身的發表來達到讓人認識神的所是,讓人看見神的性情與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讓人對人該進入的與人該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帶領人明白、經歷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為人類開闢新出路、開闢新時代的,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曉的事,從而讓人認識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帶領全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人作的工作代表人的經歷與作工之人的人性,人所供應的、人所作的工作就將人代表出來了,人的看見、人的推理、人的邏輯,還有人豐富的想象都包括在人的作工裏。尤其是人的經歷更能將人的作工代表出來,在人身上他所經歷的有哪些在他的作工裏就有哪些成分,人的作工能發表人的經歷。有些人在消極中經歷的時候,他所交通的話語裏絶大多數就是消極的成分;他這段時間的經歷是積極的,在積極方面特别有路,他所交通的就特别使人受激勵,人就能從他得着積極方面的供應。假如這段時間作工的人消極了,他所交通的話總帶有消極成分,這樣的交通使人下沉,他交通完之後人不知不覺也下沉了。跟隨之人的情形是隨着帶領的人而變化的,作工的人裏面是什麽那他所發表的就是什麽,而聖靈的作工又往往是隨着人的情形在變的,是按着人的經歷而作工的,并不强求人,而是按着人的正常經歷過程來要求人。就是説,人的交通與神所説的話不一樣,人所交通的是交通個人的看見、個人的經歷,在神所作的工作的基礎上發表人的看見、人的經歷,他們的責任也就是在神作工或説話之後找出當實行的、當進入的再供應給跟隨的人。所以,人的作工就代表人的進入與人的實行,當然這些作工裏也摻有人的經驗教訓或人的一些思維。不管聖靈怎麽作工,或在人身上作工,或道成肉身作工,都是作工的人在發表自己的所是。雖然是聖靈作工,但都是在人原有所是的基礎上作工的,因為聖靈作工并不憑空作,也就是并不作無中生有的工作,都是按着實際情况、按着實際條件來作工,這樣,人的性情才能變化,人的舊觀念、舊思想才能變化。人所發表的都是人所看見的,是人所經歷的,是人能想到的,即使是道理或是觀念也都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作的工作無論大小都不能超越人的經歷、人的看見或人能想到的、能構思的這個範圍。神所發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達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維所不能及的,他是發表他帶領全人類的工作,并不關乎人的細節經歷,而是關乎到他自己的經營。人發表的是人的經歷,神發表的是神的所是,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達不到的。人的經歷是在神發表所是的基礎上而有的看見與認識,這些看見與認識都被稱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與素質的基礎上發表出來的,所以也稱為人的所是。人所經歷的、人所看見的人就能交通出來,人如果没經歷、没看見的或是人思維所達不到的,就是人裏面没有的東西,人就交通不出來,若是人所發表的是人未經歷的,那就是人的想象或是道理,總之在這些話中没有一點實際。假如説你没接觸過社會的事,你就交通不透社會中的複雜關係;你没有家庭,若别人交通家庭裏的事,你就對他所説的大多數問題都不明白。所以説,人所交通的、人所作的工作就代表人裏面的所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人作的工作是有範圍、有局限性的,一個人只能作某一階段的工作,并不能作整個時代的工作,否則就把人帶入一種規條之中了。人作的工作只能適應某一時期或某一階段,因為人的經歷都是有範圍的,人作的工作并不能與神的工作相比。人所實行的路、所認識的真理都適應于某一個範圍,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説成完全是聖靈的意思,因為人只能被聖靈開啓,不能被聖靈完全充滿。人所能經歷的事都在正常人性的範圍中,并不能超出正常人性的大腦思維這個範圍,凡能活出真理實際的人都是在這個範圍中而經歷的。他們經歷真理都是在聖靈的開啓之下而經歷正常人性的生活,并不是脱離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經歷,他們都是在有人性生活的基礎上經歷聖靈開啓的真理,而且這真理因人而异,深淺程度與人的情形有關。他們所走的路只能説成是一個追求真理之人的正常人性的生活,説成是一個有聖靈開啓的正常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説他們所走的路就是聖靈所走的路。在正常人性的經歷中,因着追求的人并不相同,聖靈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又因着人所經歷的環境與經歷的範圍各不相同,因着人的頭腦與思維的摻雜,人的經歷中也就不同程度地有了摻雜。每個人對某一個真理的認識法都是按着個人的不同條件而認識的,他們認識的真理的真意并不是完全的,只是某一個方面或幾方面。人所經歷的真理的範圍都因着個人的不同條件而不同,這樣,對于同一個真理不同的人所發表的認識也不相同,就是説,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并不能完全代表聖靈的意思,不能將人的作工看成是神的作工,哪怕人所發表的非常合乎神的意思,哪怕人的經歷非常接近聖靈要作的成全的工作。人只能做神的僕人,作神所托付的工作,人發表的只能是在聖靈開啓之下的認識與人親身經歷所得的真理,人并没有資格也没有條件作聖靈的出口,也没有資格説人作的工作就是神作的工作。人有人的作工原則,而且人都有不同的經歷,都具備不同的條件。人的作工包括的是在聖靈開啓之下的全部經歷,這經歷只能代表人的所是,并不代表神的所是或是聖靈的意思。所以,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説成是聖靈所走的路,因為人的作工并不能代表神的作工,而且人的作工與人的經歷并不完全是聖靈的意思。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人作的工作往往容易陷入一個規條之中,作工的方式也容易局限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不能把人帶入自由的方式中,跟隨的人大多數也都是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生活,經歷的方式也都是在有限的範圍中。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作工方式也都是有限的幾種,并不能與聖靈的作工相比,不能與神自己作的工作相比,因為人的經歷畢竟是有限的。神自己的工作無論怎麽作都没有規條,怎麽作都不局限在一個方式中,没有一點規條,都是自由釋放,人跟隨多長時間對他的作工方式都總結不出規律來。雖然他的作工滿有原則,但又總是在新的方式中,總有新的發展,而且是人所達不到的。神在一個時期能有幾項不同的作工,有幾種不同的帶領,使人總有新的進入,總有新的變化,你摸不着他作工的規律,因為他作工總在新的方式中,這樣跟隨神的人才不陷入規條中。神自己作的工總是在迴避人的觀念,也是在回擊人的觀念,真心跟隨他的人、真心追求他的人才能得着性情的變化,才能活在自由的方式中,不受任何規條的轄制,不受任何宗教觀念的限制。人作工對人的要求是按着人自己的經歷與自己所能達到的而要求,這些要求標準只限制在一個範圍中,實行的方法也都是非常有限的,跟隨的人也就不自覺地活在了一種有限的範圍中,時間長了就形成了規條、儀式。若是某一時期的工作讓一個未經神親自成全、未接受審判的人去帶領,那跟隨他的人就都成了宗教家,都成了抵擋神的專家。所以,若是一個合格的帶領人就務必得經過審判、接受過成全,不經過審判的人,即使有聖靈的作工,他所發表出來的也盡都是渺茫不實際的東西,長期帶領就會把人帶入渺茫超然的規條中。神作的工作不符合人的肉體,不符合人的思維,反擊人的觀念,不摻有渺茫的宗教色彩,他作工的果效是未經他成全的人所没有的,也是人的思維達不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你們得會區别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從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見什麽?人的作工中人經歷的成分多,人發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發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與人的所是并不一樣。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經歷、人的身世(人一生當中有哪些經歷或遭遇,或者有哪些處世哲學),在不同環境中生活的人發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經歷過社會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麽生活的、如何經歷的,都能在你的發表中看出來,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社會閲歷。他對人的本質瞭如指掌,各類人的各類作法他都能揭示出來,對人的敗壞性情、悖逆行為他更能揭示出來,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與世人的所有敗壞,這是他的所是。他雖未處世,但却曉得處世的條條框框,因他對人的本性都已測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見、耳聽不見的靈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曉,在這裏包含着并非是處世哲學的智慧與人難測的奇妙,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開又向人隱秘,他發表的并不是一個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靈原有的屬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國但却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却發表出高于知識、高于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却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于他來説,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骯髒的社會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説話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應給人處世的經驗、教訓,他供應人生命勿須調查社會,也不須調查人的家庭。揭示審判人并非是他發表自己肉身的經歷,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惡人類的敗壞之後才揭示人的不義,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開他的性情,發表他的所是,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屬血氣的人能够達到的。就他的作工來説,人就説不明白他到底屬于哪類人,人也不能按着他的作工將他歸于受造的人中間,按他的所是也不能將他歸于受造的人中間,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類中,但又不知該屬哪一類,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類中,人這樣做也并非是没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間作了許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神作的工作不代表肉身的經歷,人所作的工作代表個人的經歷,每個人都是講個人的經歷,神能直接發表真理,而人只能在經歷真理之後才能發表出相應的經歷來。神作工没有規條也不受時間、地理的限制,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能發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隨便作;人作工是有條件、有背景的,否則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發表出對神的認識或對真理的經歷來。是神自己的作工還是人的作工,只要對照你就知道人與神作工的區别了。若没有神自己作工,只有人的作工,你就只知道人講得高,誰也達不到,説話的語氣、處理事的原則、作工老練穩重誰也達不到。對這些素質好、知識高的人你們都佩服,而在神的作工説話中你看不見他有多高的人性,而是普普通通,作工時既正常又實際但凡人又不可估量,從而使人産生了一種敬畏的心。在人的作工裏面,或許人的經歷特别高,人的想象推理特别高,而且人性特别好,這只能達到讓人佩服,但并不是敬畏與恐懼,人都佩服那些有作工能力而且經歷特别深、可實行真理的人,但無論如何不能達到敬畏,只是佩服、羡慕,而經歷神作工的人對神不是佩服,乃是感覺他作的工是人達不到也是人没法測度的,感覺新鮮又感覺奇妙。人經歷神的作工,對他的第一認識就是深不可測、智慧又奇妙,而且使人不自覺地對他産生了敬畏,人感覺到他所作的工作奥秘,不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只希望能達到他的要求,滿足他的心意,并不希望能够超越他,因他作的工作超出了人的思維、人的想象,他作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就連人自己都不知自己的缺少,而他却另外開闢新路來在人中間將人帶入了一個更新更美的天地中,人類才有了新的進展,有了更新的開端。人對神所産生的不是佩服,也可以説不只是佩服,最深的體會是敬畏,也是愛,感覺到神確實奇妙,他作的工作人作不到,他所説的話人説不出來,經歷神作工的人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經歷够深的人能認識神的愛,能感覺到神的可愛,神作的工作太智慧,太奇妙,由此在人中間産生了一股無窮的力量,并非是懼怕也并非是偶爾的愛戴,而是深感神對人的憐憫與寬容,但經歷他刑罰審判的人又感覺他的威嚴不可觸犯。經歷了他多少作工的人對他也測不透,凡是真實敬畏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作工并不符合人的觀念,都是反擊人的觀念。他不需要人對他能達到完全的佩服或外表的順服,而是達到有真實的敬畏、真實的順服。在這麽多作工中,凡有真實經歷的人對他都産生了高于佩服的敬畏之心,人都因着他刑罰、審判的工作看見了他的性情,由此對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讓人敬畏的,是讓人順服的,因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并非是與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于受造之物的。神是自有永有的,并非受造之物,只有神是配讓人敬畏、讓人順服的,人是没有資格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相關內容

  • 信神會分辨假牧人、敵基督才能脱離宗教歸向神

    當神道成肉身來在人中間作工時,人都看見了神,都聽見了神的說話,看見了神在肉身的作為,那時人的觀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見在肉身中顯現的神的人,若存心順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擋的就被定為是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就是敵基督,是故意抵擋神的仇敵。

  • 基督到底是神的兒子還是神自己

    當初人看見的是聖靈彷彿鴿子一樣降在了耶穌的身上,不是耶穌自己專用的靈,而是聖靈,那耶穌的靈還能與聖靈分開嗎?若耶穌是耶穌、是聖子,聖靈是聖靈,那怎麼能是一呢?這樣工作就沒法作了。

  •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義

    耶和華在以色列作工的意義、目的、步驟就是為了在全地開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為中心向外邦擴展,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則——以點帶面,然後擴展,以至於達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

  • 神使用之人的作工與宗教領袖的作工有什麽區别

    神所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為了配合基督的作工或聖靈的作工,是神在人中間興起的為了帶領所有神選民的人,也是神興起的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有了這樣一個能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神對人所要求的、聖靈在人中間所要作的工作就更多地藉著這個被神使用的人來完成了。

  • 怎樣認識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現在或許你很想得到生命,或許你很想得到真理,不管怎麼樣,總之你還是想找到神,找到能使你有依靠的神,使你得永生的神。你要想得永生必須先得了解永生的來源,必須先知道神到底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