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從神的作工中認識神的性情

相關神話語:

自從有了神的經營以來,他就在一直盡心盡力地作着他的工作。雖然他隱藏着他的本體,但他一直伴隨着人類,作工在人類身上,發表着他的性情,以他的實質帶領着全人類,以他的大能、以他的智慧、以他的權柄作工在每一個人身上,以至于有了律法時代,有了恩典時代,有了現在的國度時代;雖然神的本體向人隱藏,但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與神自己對人類的心意,神是毫不保留地都顯現給人讓人看見、讓人經歷。就是説,人類雖然看不見摸不着神,但人類接觸到的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發表。這是不是事實?神無論以什麽樣的方式、站在什麽角度作工作,他都是以他真實的身份在對待人,作他該作的工作,説他該説的話;神無論站在什麽角度上説話,或者是站在三層天的高度,或者站在肉身的角度,甚至站在一個普通人的角度上來對人説話,他都是盡心盡意,没有任何的欺騙,没有任何的隱藏。在他作工期間,他發表着他的言語,發表着他自己的性情,也發表着他自己的所有所是,毫不保留!他是以他的生命、他的所有所是來帶領着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神的性情向每一個人都是公開的,不是隱藏的。因為神從來没有有意識地去迴避任何一個人,也從來没有有意識地去掩飾自己,從而不讓人認識他,不讓人了解他,而是神的性情始終是公開的,始終是直白地面對着每一個人。在神的經營當中,神作着他的工作,面對着每一個人,而且他的工作是作在每一個人身上的。他在作這些工作的同時,在不斷地流露着他的性情,也不斷地以他的實質、以他的所有所是來帶領供應着每一個人。在每一個時代、每一個階段,不管是好的環境或者是惡劣的環境,神的性情向每一個人都是公開的,他的所有所是對每一個人來説也都是公開的,就如他的生命在源源不斷地供應着人、扶持着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三步作工是整個經營的中心,神的性情、神的所是都在三步作工中發表出來,不知道神的三步作工的人就没法知道神性情的發表方式,也不知道神作工的智慧,不知道他拯救人的多種方式與他對全人類的心意。三步工作是拯救人類工作的全部發表,不知道三步工作就不知道聖靈作工的各種方式與各種原則,那些只能死守一步作工中遺留下來的規條的人,都是將神限制在規條中的人,也是在渺茫中信仰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得不着神救恩的人。神的三步工作才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得完全,將神拯救全人類的心意發表得完全,將拯救全人類的全過程都發表出來,這是打敗撒但得着人類的證據,是神得勝的證據,也是神所有性情的發表。了解三步作工中的一步作工的人就只知道神的一部分性情,這僅有的一步作工在人的觀念中又容易形成規條,容易將神定規,只用一部分神的性情來代替神的全部性情,而且摻雜不少人的想象,將神的性情、所是、智慧、作工原則死死地限制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認為神一次是這樣就永遠是這樣,而且到永世也不可能改變。只有認識而且也領受了三步工作的人才會準確地、全面地認識神,最起碼不會將神定為是以色列人的神或猶太人的神,起碼不會將神看為永遠為人類釘十字架的神。若只從一步工作中來認識神,那認識就太少太少了,簡直是大海中的一滴,不然為什麽會有許多老宗教家將神活活地釘在十字架上,不就因為人將神定規在一個範圍中的緣故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三步作工是神全部作工的紀實,是人類被拯救的紀實,并非虚構,你們若真願意追求認識神的全部性情,那就務必得知道神作過的三步工作,而且一步不能少,這是追求認識神的人最起碼要達到的。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并不是人自己編出來的,也不是人自己想出來的,更不是聖靈特别恩待某一個人的結果,而是人經歷了神的作工之後的認識,是經歷過神作工事實之後才有的對神的認識。這樣的認識不是能隨便得到的,也不是某一個人能教出來的,完全是與個人的經歷有關係的事。這三步工作的核心是神對人的拯救,但在這拯救工作當中又包括幾種作工的方式與神性情的發表方式,這是人最不容易發現的,是人不容易領受的。時代的劃分、工作的轉變、作工地點的變遷、作工對象的轉移等等這些都包括在三步作工中,尤其是聖靈作工方式的不同,神的性情、形像、名與身份或其他的變化都在三步工作中。一步工作只能代表一部分,只能限制在一個範圍中,談不到時代的劃分,也談不到工作的轉變,其餘的幾方面更是不言而喻了,這是很明顯的事實。三步工作是神拯救人的工作的全部,人都得在拯救工作中來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若脱離這個事實來認識神,那就是空口無憑、紙上談兵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在挪亞這個故事的記載當中,你們是不是也看到了神的一部分性情?在神那兒對待人類的敗壞、污穢與强暴,神的忍耐有一個極限,當到了他的極限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而是開始他新的經營、新的計劃,開始作他要作的事,顯明他的作為,顯明他性情的另一面。他這個「作」不是為了要顯明他是不容人觸犯的、顯明他滿了權柄與烈怒,不是為了顯明他能毁滅人類,而是他的性情與他聖潔的實質不再容讓、忍耐這樣的人類活在他的面前,活在他的權下,所以説,當全人類都與他為敵的時候,當全地没有一個他可拯救的對象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這樣一個人類,而是要毫無顧忌地作出他的計劃——毁滅這樣的人類。神這樣的舉動是因着神的性情而决定的,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也是每一個活在神權下的受造之物必須承擔的後果。由此可見,在當今這個時代神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完成他的計劃,拯救他要拯救的人類?在這種背景之下,神最關心的是什麽?不是那些根本不跟隨他或者是本來就與他作對的人怎麽對待他、怎麽與他對抗,或者是人類怎麽毁謗他,而只是關心跟隨他的人、關心在他經營計劃中他的拯救對象是否被他作成了,是否達到他滿意了。而對于跟隨他以外的人,他只是不時地給予小小的「懲戒」,以示他的烈怒,比如:海嘯、地震、火山爆發等等。與此同時,他也在極力地保守、看顧着跟隨他即將蒙他拯救的人。這是神的性情:一方面,神能對他要作成的人類給以極大的忍耐、寬容與最大限度的等待;另一方面,神又極度地恨惡、厭憎那些不跟隨他與他敵對的撒但的種類。雖然他不在乎這些撒但的種類是否跟隨他,是否能够敬拜他,但他還是在心裏忍耐的同時恨惡着這些撒但的種類,也在定規這些撒但種類的結局的同時等待着他經營計劃的步驟的到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原本神造的人類,一個在神眼中看為很好的人類、與神很親近的人類,在悖逆了神之後被一場洪水滅絶了。這樣的一個人類在瞬間就消失了,神痛不痛心?當然痛心!他痛心的表現在哪兒呢?聖經中是如何記述的?那就是在經文中記載的:「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絶,也不再有洪水毁壞地了。」在這一句簡單的話中流露出神的心思:對于此次的滅世他很痛心,用人的話來説,就是他很難過。我們可以想象:當洪水滅世之後,原來滿了生機的地上現在變成什麽樣了?原來滿了人類的地上現在變成什麽樣了?没有人烟,没有活物,到處都是水,水面上一片狼藉。這樣的景象是不是神創造世界的初衷啊?肯定不是!神的初衷是看到生機遍地,看到他造的人類能够敬拜他,而且至少不是僅僅只有挪亞一個人來敬拜他,也不是僅僅只有挪亞一個人可以蒙他的呼召來完成他的托付。當人類消失的時刻,神看到的不是他初衷要看到的,而是恰恰相反,神的心怎會不傷痛?所以在他流露他性情的同時,在表達他心情的同時,他作出一個决定,一個什麽樣的决定呢?就是以雲彩中的虹〔注:就是我們看到的彩虹〕來與人立約,約定好神不再以洪水毁滅人類,同時也告訴人神曾經用洪水滅過世,讓人永遠地記住神為什麽作這樣的事。

…………

在這裏我們應該了解神性情的哪一部分呢?神恨惡人類,那是因為人類與神為敵,但在神心裏對人類的眷顧、牽挂與憐憫始終是不變的,即便他毁滅了人類,他的這個心仍然是不變的。當人類滿了敗壞,悖逆神到了一個地步的時候,神便因着他的性情、他的實質按着他的原則不得不毁滅這個人類,但因着神的實質他仍舊可憐人類,甚至想用各種方式來挽回人類,讓人類繼續生存下去,而人却與神對立,繼續悖逆神,不接受神的拯救,就是不接受神的好意,不管神怎麽呼召,怎麽提醒,不管神怎麽供應、幫助,怎麽寬容,人都不理解、不領情,也不搭理。在神傷痛之餘,他仍舊不忘記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等待人的回轉,等到了極限之後,他就要毫不猶豫地作他自己該作的,就是説,從神計劃要毁滅人類,到神毁滅人類的工作正式開始是有一段期限的,是有一個過程的,這個過程是為人類的回轉而有的,是神留給人的最後機會。所以,在毁滅人類之前這期間神作了什麽呢?神作了大量的提醒、勸勉的工作。不管神的心有多傷痛、多難過,他在人類身上所作的都是不斷地牽挂、眷顧與廣施憐憫。那在這裏我們看到了什麽呢?無疑我們看到了神對人類的愛是真實的,不是挂在口頭上的,而是實實在在的,能够摸得着、體會得到的,没有虚假,没有摻雜,没有欺騙,没有做作。神也從來不以任何欺騙的手段或者是製造假象讓人類看見他是可愛的,神從來不作偽證讓人看見他的可愛,來標榜他自己的可愛與聖潔,那神的這些方面的性情值不值得人去愛呢?值不值得人去敬拜呢?值不值得人去珍惜呢?現在説到這兒,我想問你們:聽了這些話之後,你們認為神的偉大是不是一紙空文呢?神的可愛是不是一句空話呢?不是,肯定不是!神的至高無上、神的偉大、神的聖潔、神的寬容、神的愛等等,所有的這些神的性情與實質的點點滴滴都落實在了神的每一次作工當中,體現在了神對人類的心意當中,也落實在了每一個人身上,體現在了每一個人身上。不管你是否曾經感受得到,然而神在無微不至地關心着每一個人,在用真誠的心、以他的智慧、以各種方式去温暖着每一個人的心,唤醒每一個人的靈,這樣的事實是不容置疑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神用了火燒的方式滅掉了所多瑪城,這個方式在神那兒是徹底滅掉一個人類或者一個東西的一種最快的方式。用火燒這些人類不僅僅是要滅掉其肉體,更要將其的靈、魂、體全部滅掉,達到從此這座城的人類在物質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復存在,這就是神烈怒的一種方式的流露與表達,這種方式的流露與表達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實質,當然也是神公義性情的實質流露。當神的烈怒發出來的時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憐憫與慈愛,也不再釋放他的寬容與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説服神繼續忍耐,説服神再次施憐憫,再次賜寬容,取而代之的是神會不拖延一分一秒地發表他的烈怒與威嚴,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乾净利索,稱心如意,這就是神不容人觸犯的烈怒與威嚴的發表方式,也是他公義性情的一方面表現。當人看到神牽挂人、愛人的時候,人發現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嚴,體會不到神的不容人觸犯,這些讓人一直誤認為神的公義性情裏只有憐憫,只有寬容,只有愛,但是當人看到神毁滅一座城的時候,看到神恨惡一個人類的時候,他毁滅人類的怒氣與他的威嚴便會讓人看到神公義性情的另外一個側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觸犯。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個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與影響的,更是不能冒充與模仿的,所以,神的這方面性情是人類最該認識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這樣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備這樣的公義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惡邪惡,恨惡黑暗,恨惡悖逆,恨惡撒但敗壞人類、吞吃人類的種種惡行,源于他恨惡所有與他對抗的罪惡行徑,源于他聖潔無污的實質。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與他公開對抗、公開較量,哪怕是他曾經憐憫的人,哪怕是他揀選的人,只要觸怒了他的性情,觸犯了他忍耐寬容的原則,他都會毫不留情地、毫不遲疑地釋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作事是很有原則的,在作出一個决定之前他會經過長期地鑒察與考慮,時機未到他斷然不會作出任何决定與斷案。亞伯拉罕與神的一番對話,讓我們看見了神要毁滅所多瑪城這一决定是没有絲毫誤差的,因為神早已知道城中没有四十個義人、没有三十個義人,也没有二十個義人,甚至連十個都没有,城裏唯一的義人是羅得。城裏所發生的事與城裏的情况在神眼中鑒察,神瞭如指掌,所以他的决定是不會錯的。相比之下,在神的全能襯托之下的人却是如此麻木、如此愚昧無知、如此目光短淺,這就是在亞伯拉罕與神的對話中我們所看到的。神的性情從起初到現在一直在發表着,同樣在這裏又有我們所應該看到的神的性情。數字很簡單,不説明什麽問題,但是這裏有很重要的神的性情發表出來。神因着有五十個義人不滅那城,這裏是不是因着神的憐憫呢?是不是因着神的愛、神的寬容呢?你們有没有看到神這方面的性情?以至于只有十個義人的時候,神因着這十個義人也不滅那城,這是不是神的寬容、是不是神的愛呢?神因着憐憫、寬容與牽挂這些義人而不滅那城,這是神的寬容。我們最後看到的結果是什麽呢?當亞伯拉罕説「假若在那裏見有十個呢」,神説「我也不毁滅那城」,亞伯拉罕後來再没説什麽,因為那城裏没有他所説的十個義人,他就無言了,此時他明白了神為什麽定意要滅所多瑪城。這裏看到了神的什麽性情呢?在神那兒有一個什麽樣的定意呢?就是這座城如果没有十個義人,神就不容許這座城存在,神就必然要滅這座城,這是不是神的怒氣呢?這「怒氣」是不是代表神的性情呢?這性情是不是神聖潔的實質的流露呢?是不是神不容人觸犯的公義實質的流露呢?在神那兒確定没有十個義人,神就必然要滅那座城,而且要重重地懲罰那座城裏的人,因着他們抵擋神,因着他們太污穢敗壞了。

……神的憐憫、神的寬容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但同時神的聖潔、神的公義在神發怒氣的時候也讓人看見了神不可觸犯的一面。當人完全能够聽從神的吩咐按神的要求去做的時候,神對人是廣施憐憫;當人滿了敗壞,對神滿了仇視,對神滿了敵對的時候,神會深發怒氣,而且這個怒氣發到什麽程度呢?一直到他的抵擋、他的惡行不再讓神看得見,不再存在神的眼前,這個時候神的怒氣才會消失。這就是説,無論任何一個人,如果他的心已經遠離神了,已經背離神了,不可挽回了,無論他的身體或者他的思想在外表來看、在主觀意願上多麽想敬拜神、想跟隨神、想順服神,但是他的心一旦背離了神,神的怒氣會不斷地發出來,甚至于當神深發怒氣的時候,當神給了人足够機會的時候,神的怒氣會一發不可收拾,而且永遠不會再施給這樣的人憐憫、寬容!這就是神的性情不可觸犯的一面。在這裏當神要毁滅一座城的時候,這個事在人看很正常,因為滿了罪惡的一座城在神眼中是不能存活的,是不能繼續存留的,神毁滅它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在神毁滅所多瑪城前前後後所發生的事情中讓我們看到了神性情的全部。他對于善的、美的、好的東西是寬容的,是憐憫的;對于惡的、屬罪的東西、邪惡的東西他會深發怒氣,以至于怒氣不斷。這是關于神性情最主要也是最突出更是神從始到終一直在流露的主要兩個方面:廣施憐憫,深發怒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耶和華造了人類之後,從亞當到挪亞,他并没有指示帶領他們,而是從洪水滅世以後正式帶領以色列人——挪亞的後代,也就是亞當的後代。他在以色列作工説話帶領以色列所有的衆百姓在以色列全地生活,以至于讓人看見耶和華不僅能够吹給人氣息讓人有他的生命,從塵土中得復苏成為受造的人類,而且他能够焚燒人類、咒詛人類,用他的刑杖管理着人類,而且他又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按照晝與夜的時間在人中間説話作工。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為了讓受造之物都明白,人本是來自于耶和華從地上撿起的塵土之中,而且是耶和華所造。不僅這樣,他先在以色列作工更是為了讓以色列以外的(其實并不是以色列以外的,而是從以色列人當中分出來的外邦與外族,但其祖先仍是亞當與夏娃)各邦各族能從以色列得着耶和華的福音,以便全宇之下的受造之物都能敬畏耶和華,尊耶和華為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律法時代的工作》

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定了許多誡命,讓摩西頒布給那些跟隨他出埃及地的以色列民,這誡命在當時是耶和華賜給以色列民的,與埃及人并無關係,是為了約束以色列人的,以誡命來要求他們,是否守安息日,是否孝敬父母,是否拜偶像,等等,以這些為原則被定為罪或被稱為義。在他們中間或者有耶和華的火臨到他們,或者被石頭砸死,或者得着耶和華的祝福,都是根據人是否守住這些誡命。人若没守安息日就被别人用石頭砸死,若有祭司没守住安息日,就有耶和華的火臨到他。人若不孝敬父母也被别人用石頭砸死,這都是耶和華可稱許的。耶和華定誡命、律法都是為了在他帶領人生活期間能讓人聽他的話,順服他的話,不至于悖逆他,以這些律法來控制住這些初生的人類,以便為以後的工作打下基礎。所以,根據耶和華所作的工作稱第一個時代為律法的時代。雖然耶和華説了許多話,作了許多工作,但是他只是從正面來帶領人,帶領這些無知的人學會做人、學會生活、明白耶和華的道,他所作的工作多數都是讓人能够守住他的道,遵行他的律法,是在經敗壞很淺的人身上作工,談不到什麽變化性情,也談不到什麽生命長進,只是藉着守律法來將人約束,將人控制。對當時的以色列人來説,耶和華只是在聖殿裏的神,也是在天上的神,是雲柱,也是火柱。耶和華讓他們所做的僅僅是今天之人所認為的律法、誡命,甚至可以説是規條,因為耶和華所作的并不是為了變化他們,而是將更多的、人該裝備的東西賜給人,親口告訴給人,因為人被造以後對人該具備的人根本没有。這樣,耶和華就把人在地上生活所該有的賜給了他們,使經過耶和華所帶領的人類超過了人類的祖先——夏娃與亞當,因為耶和華賜給他們的超過了起初賜給夏娃與亞當的。不管怎麽樣,耶和華在以色列作的工作只能成為人的帶領,讓人承認造物的主,但并不是征服,也不是變化,僅僅是帶領,這就是律法時代的全部工作,是耶和華在以色列全地所作的工作背景、内幕、實質,也是六千年的起始工作——將人都控制在耶和華的手中,這樣,就産生了六千年經營計劃的更多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律法時代的工作》

耶穌作的工作是按着當時那個時代的人的需要作的,按着他的工作,他是來救贖人類、赦免人的罪,所以他帶來的全部性情是謙卑、忍耐、愛心、敬虔、包容與憐憫慈愛,給人帶來的是豐豐富富的恩典、祝福,也是人所享受的應有盡有的享受之物,人所享受的盡都是平安喜樂與耶穌的寬容、耶穌的愛心,還有他的憐憫與慈愛。當時人所接觸到的之所以有大量的享受之物,心裏平安踏實,靈裏得安慰,以救主耶穌為依靠,他們能得到這些都是與他們所處的時代有關係。在恩典時代,人已經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要想作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必須得有豐豐富富的恩典,有不計其數的包容與忍耐,更得有能够足以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以便達到作工果效。在恩典時代的人所看到的僅僅是我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即耶穌,他們只知道神能憐憫人、能包容人,他們所看到的僅僅是耶穌的憐憫與慈愛,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生在恩典時代。所以,在他們未經救贖以先,必須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許許多多的恩典,這樣對他們才有益處,使他們因着享受恩典罪得赦免,也因着他們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包容忍耐而得着贖罪的機會。因着耶穌的包容忍耐人才有資格罪得赦免,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豐豐富富的恩典,就如耶穌所説的:我來了不是救贖義人,乃是救贖罪人,讓罪人的罪得赦免。如果耶穌道成肉身帶來的性情是審判與咒詛,而且從來不容人觸犯,那樣人就永遠没有機會被救贖,人永遠屬于罪,這樣六千年經營計劃只能停止在律法時代,以至于律法時代持續六千年,人的罪只能越來越多、越來越深,造人類的全部意義就歸于烏有,人只能在律法之下事奉耶和華,但人類的罪過却超過了起初所造的人類。耶穌越愛人類,赦免人的罪,帶給人足够的憐憫慈愛,人就越有資格被耶穌拯救,稱為耶穌用重價買回來的迷失的小羊,撒但對此工作也無從插手,因為耶穌對待跟隨他的人就如慈母對待她懷裏的嬰兒一樣,對他們不發怒,也不厭憎,而是充滿了撫慰之心,他在他們中間從來不大發烈怒,他包容他們的罪過,不看他們的愚昧與無知,以至于他説「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以至于别人的心被他的心感化了,這樣人才因着包容而罪得赦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内幕》

耶穌是為了讓人繼續生存下去、繼續活下去,為了人更好地生存,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不讓人一直墮落下去活在陰間、活在地獄裏,把人從陰間地獄裏拯救出來,讓人繼續活着。現在到末世了,他要把人滅絶,徹底毁滅人類,就是改變人類的悖逆,所以,還按照以前憐憫慈愛的性情不能結束時代,也不能完成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每個時代都有特殊的代表性情,每個時代都有他所該作的工作。所以説,凡是神自己作的工作,每個時代都有他所發表的真正的性情,他的名、他所作的工作都是隨着時代而變的,這都是整套全新的。在律法時代,以耶和華這個名作了帶領人類的工作,在地上開展了第一步工作。作這步工作就是建造聖殿、建造祭壇,以律法來帶領以色列民,作工在以色列民中間。帶領以色列民,也就是在地上開展他工作的根據地,以此根據地來擴展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就是從以色列開始往外擴展,以後的人逐漸都知道耶和華是神,是耶和華造了天地萬物,是耶和華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藉着以色列民往外擴展工作。以色列之地是耶和華在地上作工的第一個聖地,神在地上作工最初是在以色列全地,這是律法時代作的工作。在恩典時代,耶穌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愛、憐憫、包容、忍耐、謙卑、愛心、寬容,他來作這麽多工作就是為了救贖人類。他的性情是憐憫、慈愛,就按照他的憐憫慈愛,他務必得為人釘十字架,以此來説明神愛人如己,以至于將自己全部獻出來。在恩典時代,神的名就叫耶穌,也就是説,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憐憫慈愛的神。神與人同在,他的愛、他的憐憫、他的拯救伴隨着每一個人,人只有接受耶穌的名,接受耶穌的同在,才能得着平安喜樂,才能得着他的祝福,得着他極大極多的恩典,得着他的拯救。藉着耶穌釘十字架,凡是跟隨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在恩典時代,「耶穌」是神的名,就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在恩典時代,神就叫耶穌,他在舊約聖經以外作了一步更新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以釘十字架來結束的,這是他的全部工作。所以説,在律法時代耶和華是神的名,在恩典時代耶穌這個名代表神,在末世,他的名是全能的神,就是全能者,他以他的能力來帶領人、征服人、得着人,到最終結束時代。在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裏都能看見神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着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别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没法顯露出來。只有藉着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于惡,善歸于善,人都各從其類,藉着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着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説,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并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没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麽罪的他都愛,不管什麽人他都愛、都包容,那他什麽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今天審判你們、刑罰你們,也定你們的罪,但你該知道定罪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定罪、咒詛、審判、刑罰都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這都是為了你的性情能變化,更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價,讓你看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義,都是按照他的性情來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計劃去作工,他是愛人、拯救人,而且是審判、刑罰人的公義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這個人敗壞、悖逆,却不知道神要藉着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審判與刑罰來顯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這些就没法經歷,更没法走下去。神來了不是擊殺,不是毁滅,而是審判、咒詛、刑罰與拯救。在六千年經營計劃未結束以先,也就是在未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以先,神來在地上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都是為了將愛他的人徹底作成,歸服在他的權下。神無論怎麽拯救人,都是藉着讓人脱離撒但的舊性,即讓人追求生命來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拯救是神自己的工作,追求生命是人接受拯救該具備的。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着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争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决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于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换取全人類,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裏并没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麽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没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并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并無意思要將你們治于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説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净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净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净,都是為了拯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現在是我擬定每個人結局的時候,不是我開始作人工作的階段,我將每個人的言語、行為以及每一個人的跟隨歷程與原有屬性或其最終的表現都一一列記在我的記事册上,這樣,無論怎樣的人都難逃我的手,都會按着我的分布而各從其類的。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别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所以,受懲罰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公義而受懲罰的,是因着他們自己作惡多端而遭到了報應。……

我的憐憫發表在愛我而捨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惡人所受的懲罰也正是我公義性情的證據,更是我烈怒的見證。當灾難降臨之時,所有抵擋我的人都落在了飢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惡多端曾經跟隨我多年的也難逃罪責,他們同樣地落在了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灾難中惶惶不可終日,而那些跟隨我忠心無二的人則拍手稱快,稱贊我的大能,舒暢的心情難以表達,活在我從未賜予人間的歡樂之中。因為我寶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惡行。我帶領人類至今巴望得着一班與我同心合意的人,而那些并不與我同心合意的人我從未忘記,從來都是將他們恨在心裏,只等待機會報應其惡行,從而一睹為快,今天我的日子終于到了,我再也不必等待了!

最後的工作我不但是為了懲罰人,也是為了安排人的歸宿,更是為了得到所有人對我所作所為的認可。我要讓每一個人都看見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發表,并不是人的作為,更不是大自然締造了人類,而是「我」滋養着萬物中間的每一個生靈。失去我的存在,人類只有滅亡,只有灾害的侵擾,不會有人再看見美好的日月,不會有人再看見緑色的世界,人類面臨的只是陰冷的黑夜與不可抗拒的死陰的幽谷。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托。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灾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無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報答我。儘管能報答我的人很少,我仍是結束我在人間的旅途,作我下一步即將開展的工作,因為我在人中間多年的奔波已有了結果,而且我非常滿意,我在乎的不是人數的多少,而是人的善行。總之,我希望你們當為自己的歸宿而預備足够的善行,這樣我才滿足,否則你們都不可能逃脱灾難的侵襲。灾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布,你們若不能在我面前看為善,那你們都難逃灾難之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神是怎樣向人類顯明他的公義性情的

    相關神話語: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着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别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没法顯露出來。只有藉着刑罰、…

  •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義

    耶和華在以色列作工的意義、目的、步驟就是為了在全地開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為中心向外邦擴展,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則——以點帶面,然後擴展,以至於達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

  • 神的全能、智慧主要顯明在哪些方面

    主耶穌讓拉撒路復活除了一句『拉撒路出來!』這樣的話以外,其餘什麼也沒說,就這一句話代表著什麼?代表神可以用話語成就一切,包括讓死人復活。當初神造萬物的時候,神創造世界的時候就是用話語——命令式的話語、帶有權柄的話語,萬物就這樣產生了,事情就這樣成就了。

  • 認識神的性情與實質的話語

    神的『喜』是因為有正義的存在與誕生,是因著有光明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為黑暗與邪惡的毀滅;他的『喜』是因著他為人類帶來了光明,是因為他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義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徵,更是吉祥的象徵。

  • 神末世審判工作是怎麽潔净人、拯救人的

    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