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時代的教會生活與國度時代的教會生活有什麼區別

參考聖經: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就掰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太26:26-28)

我就走到天使那裡,對他說:『請你把小書卷給我。』他對我說:『你拿著吃盡了,便叫你肚子發苦,然而在你口中要甜如蜜。』」(啟10:9)

-恩典時代的教會生活與國度時代的教會生活有什麼區別

相關神話語:

「當神在恩典時代重返三層天時,其實神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已進入尾聲,地上只留下耶穌所背的十字架、耶穌裹身的細麻布、耶穌所戴的花冠、紅袍(這都是猶太人戲弄他時的物件),就是耶穌釘十字架的工作已是轟動一時之後平息下來了,從此以後,耶穌的門徒開始接續耶穌的工作在各處教會牧養、澆灌。作工的內容是:讓所有的人都悔改、認罪、受浸;使徒都傳說耶穌釘十字架的內情、實況,人都情不自禁地俯伏在『耶穌』面前認罪,而且他們還各處傳講耶穌所說的話,所定的律法、誡命。從此,恩典時代的教會建造開始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六》

「以往各地聚特會或聚大會只講一方面實行的路,這些實行都是在恩典時代所該實行的,與認識神幾乎沒有太大的關係,因為恩典時代的異象也無非只是耶穌釘十字架的異象,除此之外沒有更大的異象,人所該認識的只有他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工作,所以在恩典時代沒有更多的異象讓人認識,這樣,人對神的認識也就屈指可數了,除了認識耶穌的慈愛憐憫以外人只有一些簡單而又可憐的實行,與今天相比簡直是相差太多了。以往無論怎麼聚集人都不能談出現實的對神工作的認識,更無人能說清人所該進入的最合適的實行的路,只是在包容忍耐的基礎上又加了一些簡單的細節,其實質根本沒有改變,因為在同一時代神根本沒作更新的工作,對人的要求也就無非只是包容忍耐或背十字架罷了,而且在這些實行以外再沒有比耶穌釘十字架再高的異象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那些宗教人到一起就說:『姊妹,你這段時間光景怎麼樣?』她說:『我覺著虧欠神,不能滿足神的心意。』另一個人說:『我也虧欠神,我也滿足不了神。』就這幾句話、幾個字就把他們內心深處骯髒的東西給說出來了,就這樣的話是最令人厭憎的,也是令人極度反感的,這些人本性都是與神敵對的。注重實際的人他有什麼就交通什麼,敞開心交通,沒有一點虛假過程,沒有那些見面禮,不講客套話,都是直來直去,沒有什麼世俗的規矩。有些人好外面做,甚至沒有一點理智,別人一唱詩歌他就開始跳舞,鍋裡的飯都煳了還不知道,這樣的人不敬虔、不尊貴、太輕浮,這都是沒有實際的表現。有些人交通靈裡生命的事,雖然嘴上不說虧欠神,但心裡對神有真實的愛。你覺著虧欠神跟別人沒有關係,你是虧欠神,不是虧欠人,你總跟別人說這話有什麼用?你得注重進入實際,不要注重在外面熱心、外面表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

「所謂的分享經歷、交通經歷,就是把你個人心裡所思所想的、你的情形、你對神話的經歷與認識還有你自己裡面的敗壞性情都說出來,然後讓大家分辨,讓大家接受正面的,也認識那個反面的東西,這才是分享,這樣才是真正的交通。不是你在神話上有什麼看見,或者你在哪段詩歌上有一點看見,隨便交通交通完事了,跟個人的實際生活根本就沒有關係。大家都是談道理上的認識,都是談理論上的認識,實際經歷的認識一點兒都沒有,誰都避開不談,避開個人的生活,避開教會弟兄姊妹生活的範圍,避開個人的內心世界,這樣人與人之間哪有真正的溝通?哪有真實的信賴?沒有!如果一個妻子從來都不跟她的丈夫說心裡話,他倆是知心人嗎?彼此知心嗎?假如兩個人整天說『我愛你!』僅僅是這麼說,但是心裡怎麼想的,對對方有什麼樣的要求,或者是自己有什麼問題,從來就不亮相,從來也不跟對方說,沒有知心話,他倆沒有知心話是彼此相愛的夫妻嗎?倆人到一起盡說官話,這是真實的夫妻嗎?肯定不是!弟兄姊妹在一起能夠互相知心,能夠互相幫助、供應,非得每個人都談個人的真實經歷。你不談個人的真實經歷,只講講官話,只講講字句道理、字皮,那你就不是一個誠實人,你也做不了誠實人。」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最基本的實行》

「見證神主要多談些神怎麽審判刑罰人,用哪些試煉來熬煉人,變化人的性情,你們在經歷中流露了多少敗壞,受了多少苦,最後怎麽達到被征服的,對神的作工有多少真實的認識,該怎樣為神作見證還報神的愛。你們把這方面的語言説得實實在在點,通俗點,别説空洞理論,説點實在話、心裏話,就這麽經歷就行了,别預備高深的、空洞的理論來炫耀自己,那顯得太狂妄没有理智,要多講點實際的現實經歷中的實情話、心裏話對人最有益處,讓人看着也最合適。以往你們是抵擋神最嚴重的人,是最不容易順服神的人,今天被征服了,這一點永遠都不能忘記。這方面的事都要多揣摩、多思想,弄明白就知道怎麽作見證了,否則人容易做一些不知羞耻、没有理智的事。」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起碼該具備的理智》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