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拯救什麽人,淘汰什麽人

相關神話語:

現在不追求的與追求的就是兩類人,是歸宿不同的兩類人,追求認識真理、實行真理的人是屬于神所拯救的,不認識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敵,是天使長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即使是虔誠的信渺茫神的信徒不也是魔鬼嗎?人的良心好却不接受真道,這樣的人都是魔鬼,其實質是抵擋神的,那些不接受真道的都是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即使受許多的苦也仍是滅亡的對象。那些不願意撇弃世界、捨不掉父母、捨不掉自己的肉體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滅的對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屬于魔鬼,更是將來滅亡的對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滅亡的對象,凡是能存留下來的人都是經過熬煉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經過試煉的人。凡不承認神的人都是仇敵,就是在這道流裏與在這道流以外的不承認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敵基督!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却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于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没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敵,你能對仇敵講良心、講愛,你是不是没有正義感?我恨惡的反對的而你却與其相合,仍然對其講愛,或講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嗎?你不是故意抵擋嗎?這樣的人到底有無真理呢?對仇敵講良心,跟魔鬼還講愛心,跟撒但還講憐憫,這不都是故意打岔神工作的人嗎?别説那些不信神的人,就是那些只信耶穌不信神末了道成肉身的人,那些口頭相信神道成肉身却作惡的人,都是敵基督,這類人都是滅亡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活人是蒙神拯救的人,是經神審判刑罰的人,是肯奉獻自己甘心為神捨命的人,是甘心為神花費一生的人。活人見證神才能羞辱撒但,活人才能擴展神的福音工作,活人才是合神心意的人,活人才是真正的人。本來神造的人是活着的,但因着撒但的敗壞人活在了死亡之中,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這樣人便成了没靈的死人,成了抵擋神的仇敵,成了撒但的工具,成了撒但的俘虜。神所造的活人成了死人,神就失去了見證,失去了他所造的唯一有他氣息的人類。神要奪回他的見證,奪回他手親自造的被撒但擄去的人,就得讓人復活成為活的人,就得將所有的人都奪回活在他的光中。死人就是没靈的人,是麻木到極處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更是不認識神的人,這樣的人對神根本就没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只有悖逆與抵擋,却没有一點忠心。活人是靈得復苏的人,是知道順服神的人,是對神有忠心的人,是有真理有見證的人,這樣的人在神的家中才是神所喜悦的人。神拯救的是能活過來的人,是可以看見神救恩的人,是能對神忠心的人,是肯尋求神的人,是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是相信神顯現的人。有的人是可以活過來的,有的人是不能活過來的,這就看人的本性到底是可以挽救的還是不可挽救的。有許多人聽了許多神的話也不明白神的心意,聽了許多神的話也不能實行,活不出一點真理,而且還故意攪擾神的工作,不能為神作一點工作,不能為神花費反而偷着花教會的錢,白吃神家的飯,這些都是不可挽救的死人。神拯救所有在他作工當中的人,但有一部分人得不着神的救恩,只有少數的人能得着這救恩,因為多數人都是敗壞太深,都成了死人,成了不可挽救的人,都是被撒但完全利用的人,都是本性太惡毒的人。那少數的人也不是能完全順服神的人,不是起初就對神絶對忠心的人,不是起初就愛神至極的人,而是因着神的征服工作得以順服神,因着神極大的愛而看見神,因着神公義的性情而達到性情變化,因着神既實際又正常的工作而對神有認識的人。没有神這樣的作工,這些人再好也仍屬撒但,仍屬死亡,這些人仍是死人,今天這些人能得着神的救恩只不過是因為這些人肯與神配合罷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是活過來的人嗎?》

神拯救人就是拯救喜愛真理的人,拯救人有意志、有心志那一部分,心裏面嚮往真理、嚮往正義那一部分。人有心志就是人心裏面嚮往正義、嚮往美好、嚮往真理、有良心那一部分,神拯救這一部分,藉着這一部分把人的敗壞性情那方面變化了,使人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使人的敗壞得潔净,生命性情得着變化。你如果没有這些東西,那你這個人就不可挽救了。你裏面如果没有喜愛真理、嚮往正義光明這些東西,碰到邪惡的事没有擺脱的意志,没有受苦的心志,另外,你的良心麻木,接受真理的器官也麻木,對真理、對臨到的事不敏感,對什麽事也没有分辨,什麽事臨到絲毫都没有能力自己處理、自己解决,這就没法拯救。這種人身上没有一點兒可取的地方,没有什麽值得作工的地方,他的良心也麻木了,心思也渾濁了,心靈深處也没有喜愛真理、嚮往正義的東西,神把真理説得再明白、再透亮,在他那兒不響應了,好像已經死了,這不就完了嗎?就像給有一口氣的人做人工呼吸能挽救過來,如果已經咽氣了,靈魂已經走了,你再做人工呼吸也白搭工。臨到一個事你就退縮了、迴避了,這就没有見證了,那你永遠不能蒙拯救,你徹底完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糊塗人不可挽救》

神作拯救工作期間將所有可被拯救的人最大限度地都拯救回來,并不丢掉一個,因他作工的目的就是為了拯救人。凡是不能在神拯救人期間達到性情變化的,凡是不能在神拯救人期間完全順服神的,都是被懲罰的對象。這步話語的工作將所有的人所不明白的道與奥秘都向人打開,以便使人都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對人的要求,使人都能有條件去實行神的話,達到性情變化。神只是用話語來作工,并不因着人一點悖逆就將人懲罰,因為現在是拯救工作期間,若是人有悖逆就將人懲罰,那所有的人都將没有蒙拯救的機會,都將被懲罰落入陰間。話語審判人的目的就是為了達到讓人認識自己、順服神,并不是藉着話語的審判來懲罰人。在話語作工期間,要有許多人暴露出悖逆與抵擋,暴露出人對道成肉身的神的不順不服,但他并不因此而將這些人都一一懲罰,而是只將那些敗壞至極的不可挽救的人弃絶,將其肉體交給撒但,個别的將其肉體取締,其餘那些人仍繼續跟隨經歷對付修理,若是在跟隨期間仍不能接受對付修理,而且越來越墮落,這樣的人就已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每個接受話語征服的人都有好幾次機會蒙拯救,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着救恩。在人起初悖逆神時,神并没有意思要將人擊殺,而是盡量地拯救,若是人真的没有拯救餘地了那就會被神弃絶。之所以不輕易懲罰一個人就是因為神要將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來,他只是用話語來審判、話語來開啓引導,不是用刑杖來擊殺。用話語來拯救人是最後一步工作的目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有許多人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説誠實話辦誠實事,這就難怪我對這些并不誠實的人另作處置了。當然,我很了解你們做誠實人的難度有多大。因為你們都很「乖巧」,都很擅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樣我的工作就簡單多了,因為你們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將你們一個一個都放在灾難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訓」,以後你們也就「死心塌地」地來相信我的話了。最終,我要從你們嘴裏擠出這樣的詞來——「神是信實的神」,接着你們捶胸哭喪着:「人心太詭詐!」那時的你們會是怎樣的心情,不會仍像現在這樣得意忘形了吧!更不會像現在這樣「高深莫測」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規規矩矩特别「老實」,而在靈的面前却是張牙舞爪,這樣的人你們會把他列在誠實的人的隊伍中嗎?若你是一個偽君子,是一個很擅長「交際」的人,那我説你定規是一個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説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説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啓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説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脚的人。若你很喜歡尋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個在光明中常活着的人。若你很願意做一個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無聞,勤勤懇懇,没有索取,只有貢獻,那我説你是一個忠心的聖徒,因為你不求報酬,只做誠實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費你的全人,若你能為神犧牲性命而站住見證,若你是一個誠實得只知道滿足神不知道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麽的人,那我説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潤的人,是在國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實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為神受苦的記録,有没有對神絶對的順服,若你没有這些,那在你身上還有悖逆、欺騙、貪心、埋怨,因為你的心并不誠實,所以你從來就得不着神的賞識,從來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關鍵在乎這個人有没有一顆誠實而且是鮮紅的心,在乎這個人有没有純潔的靈魂。你是一個很不誠實的人,是一個心地很惡毒的人,是一個有骯髒靈魂的人,那你的命運的記録定規就是在人被懲罰的地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現在你真知道為什麽要信我嗎?你真知道我的作工的目的、意義是什麽嗎?你真知道你的本分是什麽嗎?你真知道我的見證是什麽嗎?你只是信我,但却在你身上看不見我的榮耀,看不見我的見證,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對象。對于那些什麽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僅是我的絆脚石,是我作工中將要揚盡的稗子,毫無一點用處,没有一點分量,早被我厭憎。凡是那些毫無見證的人,我的忿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離開他,我早將其交在了惡者手中,根本没有我的一點祝福,到那日,他們的刑罰比那愚頑的婦人的更重。現在我只是作我分内的工作,將所有的麥子都捆起來,連同那稗子也都捆在其中,這就是我現在的工作。當我揚場之時將這些稗子都揚盡,之後,將麥粒歸入倉内,將那揚出來的稗子放在火裏焚燒成灰。現在我的工作僅是將所有的人都打成捆兒,即徹底征服,之後再開始揚場,以便顯明所有人的結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每處教會都有攪擾教會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這些人都是撒但化裝打入神家的。這類人尤其會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點頭哈腰,活像一隻癩皮狗,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獻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却又是一副醜相,見到實行真理的人就打擊、排擠,見到比自己厲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會中横行霸道。可以説,幾乎多數教會之中都有這樣的「地頭蛇」「哈巴狗」。他們在一起鬼頭鬼腦,互相擠眉弄眼,誰也不實行真理,哪一個的毒汁多就是「魔頭」,哪一個的威望高就在他們的同夥中立旗杆。這些人横行在教會之中,散布消極,釋放死亡,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想説什麽就説什麽,没有人敢攔阻,充滿撒但性情。他們這樣一攪擾,就給教會帶來死亡氣氛。在教會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絶,不能盡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攪擾教會、散布死亡的人在教會中横行,而且多數人都隨從,這樣的教會簡直就是撒但掌權,就是魔鬼作王。教會中人若不起來弃絶那些魔頭,這些人也遲早要被斷送的,以後對這樣的教會應采取措施,若是能行點真理的人也不尋求,那這個教會就被取締了。若在一處教會中没有一個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個能站住神見證的人,這個教會就徹底隔離,必須斷絶與其他教會的來往,這叫埋葬死亡,這叫弃絶撒但。在一處教會中若有幾個地頭蛇,還有一些没有一點分辨的「小蒼蠅」隨着,教會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後還不能弃絶這些地頭蛇的捆綁、擺布,那到最終將這些糊塗蟲都淘汰,雖然這些小蒼蠅不作什麽大凶,但他們是更詭詐的人,是更圓滑的人,類似這樣的人都淘汰,一個不留!屬撒但的就歸給撒但,屬神的必尋求真理,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讓那些隨從撒但的都滅亡吧!對這樣的人一點不可惜。讓那些尋求真理的人都得着供應,讓其盡情地享受神話。神是公義的,是不會偏待人的。你是魔鬼你就行不出真理,你是尋求真理的人也絶不會被撒但擄去,這是確定無疑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真正信神的人是肯實行神話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真正能够站住神見證的人也是肯實行神話的人,是真正能够站在真理一邊的人。行彎曲、搞不義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都是羞辱神的人。在教會中搞紛争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化身,這樣的人太惡毒,那些没分辨却不能站在真理一邊的人都是心術不正、污衊真理的人,這些人是更典型的撒但的代表,是不可救藥的人,這樣的人當然也是被淘汰的對象。在神的家裏不容讓那些不行真理的人存留,不容讓那些故意拆毁教會的人存留,但現在并不作開除人的工作,只不過到最終他們被顯明而淘汰了。對這些人不作更多的無用工,是撒但就不能站在真理一邊,是尋求真理的人就能站在真理一邊。不行真理的人就不配聽真理的道,就不配見證真理,真理根本不是針對他們説的,真理是對行真理的人説的。在未顯明所有人的結局以先,對那些攪擾教會的、打岔工作的人先放在一邊不予處理,當工作結束的時候將這些人一個一個地顯明出來之後淘汰。在供應真理期間暫時不理睬他們,當全部真理都向人顯明,那時就該淘汰人了,那時也就是各從其類的時候了。那些没有分辨的人因着他們的小聰明而被斷送在惡人手中,被惡人騙走不得再回來。對這樣的人就應這麽處理,因着他們不喜愛真理,因着他們不能站在真理一邊,因着他們隨從惡人,站在了惡人一邊,與惡人聯合起來抵擋神,他們明明知道那些惡人所流露的是惡,但他們却硬着頭皮、背着真理而隨從了惡人,這些不行真理、行毁壞可憎之事的人不都在作惡嗎?他們儘管有作「王」的,有附和的,但他們抵擋神的本性不都是相同的嗎?他們還有什麽藉口説神不拯救他們呢?他們還有什麽藉口説神不公義呢?不都是他們的惡把他們毁滅了嗎?不都是他們的悖逆將他們拉向地獄了嗎?行真理的人最終將因着真理而得救、被成全,不行真理的人最終將因着真理而自取滅亡,這是那些行真理與不行真理之人的結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在國度時代期間要將人徹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後人便進入熬煉之中,進入患難之中,在患難之中得勝的站住見證的就是最終被作成的,這些人就是得勝者。在患難之中對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煉,這熬煉是最後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經營工作結束之前的最後一次熬煉,凡是跟隨神的人都得接受這最終的檢驗,都得接受這最後一次的熬煉。患難中間的人都是没有聖靈作工、没有神引導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終都能站立住,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愛神的人,無論神怎麽作這些得勝的人不失去异象,仍舊實行真理不失去見證,他們就是最終從大患難中走出來的人。渾水摸魚的人即使現在能混飯吃,但誰也逃不過最後的患難,誰也不能逃脱最後的檢驗。這患難對得勝的人來説是一次極大的熬煉,但對那些渾水摸魚的人來説就是徹底淘汰的工作。心中有神的人無論神如何試煉都不改變對神的忠貞,心中無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對其肉體不利,他便改變了對神的看法,甚至離神而去,這都是在最終站立不住的人,都是專求得福根本無心去為神花費而貢獻自己的人,這類小人在工作結束的時候都得被「驅逐」出去,對這些人根本不講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欲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横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若不驅逐出境豈不是心頭之患嗎?拯救人的工作并不是到征服工作結束之後就大功告成了,雖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潔净人的工作并没有結束,什麽時候將人徹底潔净了,將那些真心順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將那些心中無神的偽裝分子都清除出去了,這才是工作的終結。在最終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滿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類的人,不能滿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這些人即便現在跟隨着也并不證明這些人就是以後剩餘下來的人。所説的「跟隨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隨」,其内涵之意就是在患難之中站立住。現在許多人認為跟隨是相當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結束的時候你就知道跟隨的内涵之意了,并不是你現在能接受征服之後仍能跟隨就證明你是被成全的對象了,那些經不住試煉的、不能在患難之中得勝的在最終必不得站立,他們就是不能跟隨到底的。真心跟隨神的人都是能經得住工程的檢驗的,不真心跟隨神的人則是經不住任何試煉的,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驅逐出去,得勝的在國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尋求神的人是藉着工程的檢驗,也就是藉着試煉而才决定的,并不在乎人自己定規,神不隨便弃絶一個人,他作的一切都讓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見的事、人不服氣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還是假信都由事實來驗證,這是人所不能定規的。「麥子不能成為稗子,稗子不能成為麥子」,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愛神的人最終都能在國度之中存留,神不會虧待任何一個真心愛他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現在,就按你們當前所有的來衡量你們的追求是否有果效,以這些來定你們的結局,就是按着你們的代價、按着你們所做的來顯明你們的結局。你們的追求、你們的信心、你們所行出來的就能顯明你們的結局。在你們所有這些人中間,有許多人已是不可挽救,因為現在已是顯明人結局的時候了,我不會作糊塗工作的,不會將根本没法挽救的人帶入下一個時代之中的,工作總有停止的時候。我不會在那些根本没法挽救的腐臭了的没靈的尸首身上作工的,現在已是拯救人的末了時候了,不會作那些無用的工作了。你們也不要怨天怨地,世界的末日要來到,這是必然趨勢,事情已發展到今天了,不是你人能限制住的,不是你想改變就可改變的,昨天你不付代價追求真理,也不盡上你的忠心,今天時日已到,你已不可挽救,明天你就是淘汰的對象,没有挽救的餘地,縱然我心慈面軟對你竭力拯救,但你却不為自己争氣,不為自己着想,這與我有何干?那些專為自己肉體打算、喜歡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醫邪術的人,那些專搞淫亂、破爛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華祭物、偷取耶和華財物的人,那些喜歡賄賂的人,那些做夢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專為自己的名利而争奪的人,那些散布輕慢之語的人,那些褻瀆神自己的人,那些專搞論斷、毁謗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幫結夥搞獨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勝過高舉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亂中的輕浮的少男少婦、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間喜歡個人名利、追求個人地位的男人與女人,那些陷在罪中執迷不悟的所有的這類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嗎?淫亂、罪惡、污醫、邪術、褻瀆之語、輕慢之言在你們中間盛行,真理、生命之言在你們中間被踐踏,聖潔之語在你們中間被玷污。滿了污穢、悖逆的外邦之種!你們的結局歸為何處呢?那些喜歡肉體、專搞肉體邪術的、陷在淫亂罪中的人還有何臉面活着呢?你不知道你們這類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蟲嗎?還哪有資格要求這要求那呢?不喜愛真理專喜愛肉體的人,到如今仍是一點不改變,這樣的人如何拯救呢?不喜愛生命之道,不高舉、見證神,而是圖謀自己的地位、高捧自己的人,到如今不仍是這樣嗎?有何拯救價值呢?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資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資歷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無果實。你該知道,拯救的是可結果實的「樹」,不是枝葉茂盛、鮮花繁多但不結果子的「樹」,縱使你多年流浪街頭又能怎麽樣呢?你的見證在何處呢?你敬畏神的心遠遠低于你愛慕自己、戀于情欲的心,這樣的人不是敗類嗎?怎麽可以作為被拯救的標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難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藥!這樣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嗎?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不也正是你的末日來到之時嗎?我在你們中間作了多少的工、説了多少的話,你們曾有多少入耳了?曾有多少順服了?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也是你抵擋我與我對立結束之時。在我作工期間,你們總是與我對着幹,我説的話你們從未聽從,我作着我的工作,你也作着你自己的「工作」,搞自己的小王國,你們這幫狐狗之類,盡與我對着幹!總想把那些專愛自己的人拉到自己的懷裏,你們的敬畏之心在何處?盡搞欺騙!没有順服與敬畏,都是欺騙,盡是褻瀆!這樣的人還可拯救嗎?喜歡淫亂的、好色的男人總想着把那些妖艷的淫婦拉到自己身邊來供自己「享受」,這樣的淫亂之鬼我决不拯救,恨透了你們這些污鬼,你們的「色」與你們的「妖艷」將你們毁入地獄之中,你們還有何言語呢?你們這些污鬼、邪靈太可惡!令人噁心!這樣的賤貨還可挽救嗎?陷在了罪中還能被拯救嗎?今天這樣的真理、這樣的道路、這樣的生命并没有吸引你們的心,而那些罪惡,那些錢財、地位、名利、肉體享受、男人的姿色、女人的妖艷却吸引了你們的心,你們怎有資格進入我的國中呢?你們的形象比神還高大,你們的地位比神更高,在人中間的威望更是不用提,你們竟成了人崇拜的偶像,你不是成天使長了嗎?顯明人的結局之時,也就是拯救的工作接近尾聲之時,你們中間有許多人是不可挽救的尸體,務必得淘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七》

神對待褻瀆他的人、抵擋他的人,甚至一些毁謗他的人,對待有意攻擊、毁謗、謾駡他的人,他不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是有明確的態度。他恨惡這些人,在心裏也定罪這些人,甚至公開宣布這些人的結局,讓人知道對于褻瀆他的人他有一個明確的態度,也讓人知道他將要怎樣定這些人的結局。但是在神説完這些話之後,人很少能看到神是怎麽處理這些人的事實,也很難了解神給這些人結局、定論的原則,就是説人往往看不到神具體處理這些人的態度與方式,這就涉及到神作事的原則。對待有些人的惡行神用事實臨及,就是未宣布罪行也未定結局而是直接用事實臨及讓人受到懲罰或者得到應有的報應。這些事實臨及懲罰的是人的肉體,都是人肉眼能看得見的。對待有一些人的惡行神只是用話語咒詛,同時神的怒氣臨到了他們,而他們所受的懲罰或許是人的肉眼看不到的,但這樣的結局甚至于比人看到的受懲罰、被擊殺的結局性質更嚴重。因為在神定意不拯救這樣的人、不再憐憫這樣的人、不再寬容這樣的人、不再給他們任何機會的情况下,對這些人神采取的一個態度是擱置。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作惡的人與行義的人總歸都是受造之物,作惡的受造之物到最終是滅亡的對象,行義的受造之物則是存活的對象,這是對兩類受造之物最合適的安排。作惡的不能因其悖逆而否認其是神造的但是被撒但擄去而不可挽救的對象,行義的不能因其能存活下來而否認其是神造的但又經撒但敗壞而蒙拯救的對象。作惡的是悖逆神的受造之物,是不可挽救而且已被撒但徹底擄去的受造之物,作惡的人也是人,是被敗壞至極的人,是不可挽救的人,同樣也是受造之物,行義的也是被敗壞的人,但是肯脱去敗壞性情的人,是可順服神的人。行義的人并不是義充滿的人,而是蒙拯救脱去敗壞性情順服神的人,是在最終站立住的人,并不是未經撒但敗壞的人。工作終結以後所有的受造之物有滅亡的、有存活的,這是經營工作的必然趨勢,這是誰也不可否認的,作惡的人都不能存活,順服、跟隨到底的定規是可存活的。既是經營人類的工作那就有留下來的也有被淘汰的,這是各類人的不同結局,是對受造之物最合適的安排。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神三步作工是怎樣步步進深使人達到蒙拯救、被成全的

    從創世以來神就開始著手他的經營工作,這個經營工作的核心就是『人』。可以說,神創造的一切都是為了人而有的,因為他的經營工作長達幾千年,不是一分一秒或眨眼之間,也不是一年兩年,所以,他必須創造更多的人類生存必需的東西,例如:太陽、月亮,各種生物以及人類的食物與人類的生活環境。

  • 不接受神末世審判工作的後果與結局

    神在每一個時期都要開展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期都在人中間有新的開端,人若只守住『耶和華是神』或『耶穌是基督』這些僅在一個時代適應的真理,那人永遠都不會跟上聖靈的作工,永遠不會得到聖靈的作工。

  • 怎樣認識基督的神性實質

    在神身上看不到有任何類似人類對一件事物的一個觀點,更看不見神用人類的觀點,或者用知識、用科學,或者是用哲學、用想像來處理事,而是凡是神所作的、凡是神所流露出來的都與真理有關,就是說,神所說的每一句話、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與真理有關。

  • 神根據什麽定規人的結局

    相關神話語:人類進入安息之中以前,各類人是被懲罰還是得賞賜是根據其是否是尋求真理、是否是認識神、是否是能順服看得見的神。那些雖曾效力却不認識也不順服看得見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這些人便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無疑就是被懲罰的對象,并且按着其惡行對其進行懲罰。神是讓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

  •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之間的關係

    三步作工是一位神作的,這個屬於最大的異象,是認識神的唯一途徑。三步作工只有神自己能作,無人能代替,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能從開始到現在自己作自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