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末世是怎樣結束撒但統治的黑暗時代的

相關神話語:

當子民都被作成,而且地上的國成為基督的國,那時也正是「七雷巨響」之時,現在正向那一步邁進,正向那一天「進攻」,這是神的計劃,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實現。但神口所説的都是神已作成的,足見世上的國已是空中樓閣摇摇欲墜,末日就在眼前了,大紅龍就在神的話中倒下了。為了神計劃的圓滿成功,天使也下到人間開始盡自己的所能來滿足神,道成肉身的神也親自在交戰之地與仇敵作戰。道成的肉身所在之處正是仇敵滅亡之處,中國首先第一個被摧毁,被神的手滅没,神對它絲毫不留一點情面。子民越成熟證明大紅龍越垮台,這是讓人明顯能看出來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敵滅亡的預兆,這是「較量」的一點解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十篇》

我話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將全地之氣消除乾净,將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我已動工,我要在大紅龍居住之處着手我刑罰的起步工作。足見我的刑罰已向全宇倒下,大紅龍以及各種污鬼必不能從我的刑罰中逃脱,因我在鑒察全地。當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時,即審判時代結束之時,我正式刑罰大紅龍,我民必看見我對其公義的刑罰,必因我的公義而贊不絶口,必因我的公義而永遠頌揚我的聖名,從而正式盡你們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贊美我,直到永遠!

當審判時代達到頂峰之時,我并不倉促結束我的工作,而是結合刑罰時代的「證據」讓所有的子民都看見,以便達到更好的果效。所謂的「證據」是我刑罰大紅龍的手段,讓子民都親眼看見,從而更加認識我的性情。當子民享受我時,是大紅龍「受刑罰」之時,讓其民衆起來反叛它,這是我的計劃,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長大的好機會。……今天,我與人同步邁進刑罰時代,與人齊頭并進,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即我將刑杖擊落在人間,降在人類的悖逆之處。在人的眼中,似乎我的刑杖具有特异功能一般,凡是我的仇敵,刑杖便臨到其身不輕易放過;凡是抵擋我的,刑杖便在其中發揮其原有的功能;凡在我手中的一切都按照我的本意「各盡其職」,不曾有違背我意的,不曾有變質的。因此,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人要反覆無常,太陽要暗淡,月亮要漆黑,人不再有安居之日,地不再有安静之時,天不再冷静下去,不再静默,不再忍耐,萬物都要重新「更换」,恢復「原貌」。地上之家都「破裂」,地上之國都「分裂」,不再有「夫妻團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八篇》

今天的所有説話可以説都是預言以後的事的,是神對下一步工作的布置,神在教會當中的人身上的工作得差不多了,接着要以「烈怒」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正如神説的「我要讓在地之人都承認我的所作所為,而且使我的作為在『審判台』前得到證實,使我的作為在全地之人中都被公認,而且要屈服下來」。從這話當中看到了什麽没有?神在下一部分的工作摘要就在這裏。神首先讓所有執掌「政權」的看家狗都心服口服,自己退出歷史舞台,不再争奪地位,不再勾心鬥角。這個工作必須得藉着神在地興起的各種灾荒,但神并不顯現,因為那時的大紅龍國仍是污穢之地,所以神并不顯現,只以刑罰來出現,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誰也逃不掉。在這期間,凡在大紅龍國家居住的都得遭灾,當然包括在地的「國度」(即教會),這時正是事實的臨及,所以人人都得經歷,誰也逃不掉,這是神命定好的。正因為有這一步工作,所以神説「現在正是大展宏圖之際」。因為以後地之上没有教會,因為灾難的臨及,所以人都顧頭不顧尾,在灾難之中難以享受神,所以説讓人在這大好的時光裏盡情地愛神,以免錯過機會。當這一步事實過去之後,神將大紅龍徹底打敗,子民為神作見證的工作也就完畢,之後神就開始下一步工作,將大紅龍的國家徹底摧毁,最後將全宇之人倒釘十字架,之後毁滅全人類,這是以後的工作步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二篇》

當神大發烈怒之時,整個世界因此而經受各種灾難,猶如火山崩裂一般。站在天空之上足可看見,在地之上各種灾害一日一日地逼近全人類。站在高處觀望,地上猶如地震前的各種景象一般,火水到處竄動,岩漿到處流動,山在挪動,到處寒光閃閃,整個世界沉没在火之中,這正是神發烈怒時的景象,是神審判之時,凡屬血氣的都難逃脱。所以,不用國與國的争戰、人與人的争戰來毁滅全世界,而是讓全世界「自覺地享受」在神刑罰的摇籃之中,誰也難以逃脱,一個一個地過關。在此之後,全宇之下重新閃現出神聖的光彩,全人類重新開始了新的生活,而神在全宇之上安息,天天祝福着全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十八篇》

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

我面向全宇説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説,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衆星都重新更换,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换,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换,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换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毁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没;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着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着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着所作所為的區别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着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衆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隨着我發聲的加深,我也觀察全宇之態,萬物都因着我話而更新,天也在變,地也在變,人也在顯露着原形,慢慢地,人都各從其類了,不知不覺中都歸到其「家族」之中。我便因此而大大歡喜,在我無攪擾,我的大功不知不覺便成就了,不知不覺萬物都變化了。我創世之時,將一切都各從其類,讓所有的有形之物都歸類,當我的經營計劃即將結束之時,我要恢復創世之態,恢復所有的一切的本來面目,徹底變化,讓所有的一切都歸在我的計劃之中,時候已到!我的計劃之中的最後一步即將完成。污穢的舊世界啊!必在我的話中倒下!必因我的計劃而歸于烏有!萬物啊!都在我話中而重得生命,有了「主宰者」!聖潔無污點的新世界啊!必在我的榮光之中重新得以復苏!錫安山哪!不要再静默不語,我已勝利歸來!我在萬物之中察看全地,地上的人又開始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盼望。我民哪!怎能不在我的光中而復活呢?怎能不在我的引領之下而歡騰呢?地在歡呼,水在嘩然歡笑!得以復活的以色列啊!怎能不因我的預定而自豪呢?誰曾哭泣呢?誰曾哀號呢?往日的以色列已不存在,今日的以色列在世界之上屹立起來,在所有的人心中站立起來,今日的以色列必因我民而得到生存之本!可恨的埃及啊!難道還與我抵擋嗎?怎能因我的憐憫而趁機逃脱我的刑罰呢?怎能不在我的刑罰之中生存呢?凡我愛的必存到永遠,凡抵擋我的必被我刑罰到永遠,因我是妒忌人的神,對所有人的所有作為都不輕易放過,我要鑒察全地,以公義、以威嚴、以烈怒、以刑罰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向萬人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六篇》

我的作工僅是六千年,我應許那惡者掌握整個人類也僅是六千年,所以,時候已到,我不願再持續下去,也不願再耽延時間,我要在末世大勝撒但,將我的全部榮耀都奪回,將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屬我的靈魂都收回,使這些憂傷的靈魂脱離苦海,以便結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從此以後,我不會在地上再道成肉身,我的主宰萬有的靈也不會在地上作工,我只是在地上重新造一個人類,是屬聖潔的人類,也是我在地上的忠信的城邑。但是你們當曉得,我并不是將世界全部毁滅,也不是將人類全部毁滅,而是留下那剩餘的三分之一的被我徹底征服的愛我之人,使其在地上生養衆多,猶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一樣,使其在地得着我滋補衆多的牛羊與所有的地上的豐富。這樣的人類將與我永存,但并不是現在的這樣污穢不堪的人類,而是已被我得着的所有人的集合這樣的人類。這樣的人類并没有撒但的破壞、攪擾與圍攻,是我打敗撒但以後在地唯一生存下來的人類,就是現今被征服得應許的人類。所以,末世被征服的人類也是存留下來的得永遠福分的人類,是我打敗撒但以後的唯一的證據,也是唯一的戰利品。這些「戰利品」都是從撒但權下被我拯救出來的,都是我六千年經營計劃中唯一的結晶與碩果。他們來自各邦、各派,來自全宇之下的各方、各國,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言語、不同的風俗、不同的膚色,分布在全地之上的各邦、各派,以至于每個角落,最終又聚集在一起,組合成一個完整的人類,組合成一個没有撒但勢力能達到的人的集合。那些没經我拯救、征服的人類都沉默海底,將我焚燒之火永遠地加在他們身上。我要毁滅這個舊的骯髒到極處的人類,猶如我滅絶埃及衆長子與頭生的牛羊一般,將那些吃羔羊肉喝羔羊血的、門楣上有羔羊血作印記的以色列民留下。那些被我征服的我家族中的人不也是吃我羔羊肉、喝我羔羊血的被我救贖敬拜我的人嗎?這樣的人不常有我的榮耀隨着嗎?那些没有我羔羊肉的人不早就沉默海底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敗壞人類掌權給人類帶來哪些危害、後果

    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

  • 撒但迷惑人、敗壞人是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

    有許多人認為明白了聖經、能解釋聖經就是找著了真道,事實上真是這麼簡單嗎?聖經的實情是什麼人都不清楚,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裡並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

  •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之間的關係

    三步作工是一位神作的,這個屬於最大的異象,是認識神的唯一途徑。三步作工只有神自己能作,無人能代替,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能從開始到現在自己作自己的工作。

  • 主耶穌救贖了人類,為什麽神末世還要作審判工作

    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

  • 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就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工作

    神默不作聲,也未向我們顯現,但他的工作卻從未停止過。他鑒察全地,掌管萬有,目睹著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他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著他的經營,悄無聲息,也未見驚天動地,而他的腳步卻一步一步逼近人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宇宙間展開了他的審判台,他的寶座也隨即降在了我們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