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認識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約1:1-2)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約1:14)

「耶穌説:『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14:6)

「我對你們所説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6:63)

相關神話語:

真理是來自于人間,但人間的真理則是基督所傳,是來源于基督的,也就是來源于神本身,并不是人所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神自己就是生命,就是真理,他的生命與真理共存,得不着真理的人也定規得不着生命,没有了真理的引導、扶持與供應,你得着的只是字句,是道理,更是死亡。神的生命無時不在,他的真理與生命同時共存,你若找不到真理的來源就得不到生命的滋補,你得不到生命的供應那你一定没有真理,你的渾身上下除了想象觀念以外那就是你的肉體,是你那充滿腥臭的肉體。你要知道書本的字句不能算作生命,歷史的記載不能當作真理來供奉,過去的規條不能充當神現實説話的紀實,只有神來在地上活在人的中間所發表的言語才是真理,才是生命,才是神的心意,才是神現實的作工方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説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用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着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着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着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着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説出的話却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人的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説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話」已成了「肉身」,「真理的聖靈」實化在了「肉身」中,也就是一切的真理、道路、生命都來在了肉身,確實是神的靈來在了地上,是靈來在了肉身。雖然與聖靈感孕在外表看并不相同,但在作工中更能看見靈早已實化在了肉身中,更能看見「道」成了「肉身」,「話」在「肉身」顯現,讓你明白「太初有道(話),道(話)與神同在,道(話)就是神」的真意。你更得明白今天的話是神,道是神,而且讓你看見話成了肉身,這就是你的最好的見證。這就足以證明你對道成肉身的神有了真正的認識,你不僅能認識他,而且能知道你今天所走的路是生命的道,是真理的道。耶穌作了一步工作,只應驗了「道與神同在」的實質,就是神的真理與神同在,神的靈與肉身同在,不可分割,即道成的肉身與神的靈同在,更能證明道成肉身的耶穌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這一步作工正應驗了「話成了肉身」這話的内涵之意,更進深了「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的内涵之意,而且將「太初有道」這話也讓你認準。就是説,創世神就有話,神的話與神同在,不可分割,末了時代更顯明他的話的威力與權柄,讓人看見他的所有的道,就是聽見他的所有的話,這是在末了時代作的工作。你得將這些認識透,不是讓你怎麽認識肉身,而是你如何認識肉身與話、肉身與道,這是該作的見證,是所有的人該認識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四》

這次神來作工不是靈體而是很普通的身體,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體,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體,是一個很普通的肉身,你從他身上看不出與衆不同的地方,但你能從他得着你從未聽過的真理。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肉身就是神所有真理的言語的化身,是神末世工作的承擔者,也是人認識神全部性情的發表。你不是很想看看天上的神嗎?你不是很想了解天上的神嗎?你不是很想看看人類的歸宿嗎?他會告訴你這一切從未有人能告訴你的秘密,他還會將你所不明白的真理告訴給你的。他是你進入國度的大門,也是你進入新時代的嚮導。這樣一個普通的肉身有很多人所不能測透的奥秘,他的所作所為能使你測度不透,但他所作工作的一切目標使你足以看見他并不是一個人所認為的簡單的肉身,因為他代表神在末世的心意,他代表神在末世對人類的顧念。雖然你不能聽見他的説話猶如驚天動地一般,雖然你不能看見他的雙眼猶如火焰,雖然你不能受到他鐵杖的管制,但你能從他的説話中聽見神在發怒,又知道神在憐憫人類,看見神的公義性情,看見神的智慧所在,更領略神對全人類的顧念之情。神在末後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能在地上看見天上的神在人中間生活,讓人能認識神、順服神、敬畏神、愛神,所以他才第二次重返肉身。……

……你們能有今天都是因着這個肉身而有的,你們是因着神在肉身中活着而得着了存活的機會,這一切的福氣都是因着這個普通的人而得着的。不僅如此,最終萬國都要敬拜這個普通的人,都要感謝這個小小的人,都要順服這個小小的人,因為是他帶來的真理、生命、道路拯救了全人類,緩解了人與神的矛盾,縮短了神與人的距離,溝通了神與人的心思,也是他為神得着了更大的榮耀。這樣的一個普通的人不值得你相信、不值得你仰慕嗎?這樣的一個普通的肉身不配稱為基督嗎?這樣的一個普通的人不能成為神在人中間的發表嗎?這樣的一個使人免去了灾難的人不值得你們愛戀、不值得你們挽留嗎?你們若弃絶他口中發表的真理,又討厭他在你們中間生存,那你們的下場會是什麽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不知不覺之中,我們被這個小小的人帶領進入了神一個又一個的作工步驟之中,我們經歷了無數的試煉,經歷了無數的責打,也經歷了死的考驗。我們得知了神的公義威嚴的性情,也享受了神的慈愛、憐憫,領略了神的大能與智慧,看見了神的可愛,看見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在這個普通之人的説話之中,我們認識了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認識了人的本性實質,看見了蒙拯救、被成全的路。他的説話讓我們「死去」,又讓我們「復活」;他的説話讓我們得安慰,也讓我們倍感内疚、虧欠;他的説話給我們喜樂、平安,也讓我們痛苦萬分。有時我們猶如他手中的羔羊,任他宰割;有時我們猶如他眼中的瞳人,享受着他的憐愛;有時我們猶如他的仇敵,在他的眼目中被他的怒氣化為灰燼。我們是他拯救的人類,我們是他眼中的蛆蟲,我們又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來的丢失的羊。他憐憫我們,他厭憎我們,他提拔我們,他安慰、勸勉我們,他引導我們,他開啓我們,他又責罰管教我們,甚至咒詛我們。他何嘗不在日夜擔憂我們,日夜看顧、保守着我們,不離我們左右,為我們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代價。我們在這個小小的普通肉身的話語中享受了神的全部,也看到了神賜給我們的歸宿。儘管這樣,我們的虚榮心仍在我們心裏作祟,仍舊不能甘心情願地主動接受這樣的一個人當作我們的神。雖然他給我們帶來了許多嗎哪、許多可享之物,但我們心中的「主的地位」不是這些東西能取代的。我們很勉强地尊重着這個人的特殊身份、特殊地位,只要他不開口讓我們承認他是神,那我們是絶不會主動承認他就是那位即將要來却早已在我們中間作工許久的神的。

神繼續着他的發聲,以各種方式、多種角度來告誡我們當做的,同時也表達着他的心聲。他的話語帶着生命力,給我們當行的道,也讓我們領悟到了什麽才是真理。我們開始被他的話語吸引,我們開始注意他的説話語氣、説話方式,也開始下意識地關心起這個不起眼的人的心聲。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着我們的歸宿,為着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泪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没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説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們脱離撒但的捆綁,脱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着神的心聲、神的囑托、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着了我們的心。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苏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弃絶了許久的人,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他讓我們重生,讓我們看見光明,讓我們的心不再流浪。我們回到了神的家中,我們回到了神的寶座前,我們與神面對面,看見了神的容顔,看見了前方的道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我的話語是永不改變的真理,我是人生命的供應,是人類唯一的引路人;我話語的價值與意義不是根據人類是否承認與接受而確定,而是根據話語本身的實質而確定的,即使在這個世界上没有一個人能領受我的話語,但我話語的價值與對人類的幫助是没有一個人能估計出來的。所以,面對許多悖逆我話語的人,反駁我話語的人,或是根本就對我的話語不屑一顧的人,我的態度只有一個:讓時間與事實作我的見證,證實我的話語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就是生命,證實我所説的一切都是對的,都是人該具備的,更是人該接受的。我要讓所有跟隨我的人都知道這樣一個事實:不能完全接受我話語的人,不能實行我話語的人,不能在我的話語中找到目標的人,不能因我的話語而得到救恩的人,都是被我的話語定罪的人,更是失去我救恩的人,我的刑杖將永不離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着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着耶穌的稱許,永遠没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被規條、被字句、被歷史的枷鎖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為他們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幾千年的污濁之水,而不是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没有生命之水供應的人永遠是死尸,永遠是撒但的玩物,永遠是地獄之子,這樣,還能見到神嗎?你只求能守住歷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狀,却不求改變現狀淘汰歷史,那你不就是永遠與神為敵的人嗎?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蕩蕩,如汹涌的浪濤,如翻騰的響雷,而你却坐以待斃,守株待兔,這樣怎麽能算是跟隨羔羊脚踪的人呢?怎麽能説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呢?而你那些已經發了黄的書中的字字句句又怎能帶你跨越時代呢?又怎能帶你尋找神作工的步伐呢?又怎能帶你上天堂呢?你手中把握的只是暫時能使你得安慰的字句,不是能使你得生命的真理,你念的字句經文只是讓你充實你舌頭的經文,不是使你認識人生的哲理,更不是使你得成全的路,這樣的差别難道就不能使你反省嗎?就不能使你領悟出其中的奥秘嗎?你能自己將自己送到天上去見神嗎?没有神的來到你能將自己帶入天堂與神同享天倫之樂嗎?現在你還在做夢嗎?那我勸你,你這夢該停止了,你該看看現在是誰在作工,現在是誰在作末世拯救人的工作,否則你就永遠不能得着真理,永遠不能得着生命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不憑着基督口中的真理而想得着生命的人是世上最荒謬的人,不接受基督所帶來的生命之道的人是异想天開的人,所以我説,不接納末世基督的人永遠是神厭憎的對象。基督是末世人進入國度的大門,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任何人都不可能不通過基督而被神成全的。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話,就得順服神的道,不要只想着得福却不能領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應。基督末世來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來供應生命的,這工作是為了結束舊時代進入新時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進入新時代的人的必經之路,你不能承認而且還定罪或褻瀆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規就是永世都被焚燒的對象,是永遠不能進入神國中的人。因為這基督本是聖靈的發表,是神的發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托付者,所以我説,你若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褻瀆聖靈的人,褻瀆聖靈的人該有的報應那是每一個人都不言而喻的。我還要告訴你,你若是抵擋了末世的基督,弃絶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後果是無人能替你承擔的,而且從此以後你就再也没有機會獲得神的稱許了,甚至你想挽回時也不能使你再見到神的面,因為你抵擋的不是一個人,你弃絶的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而是基督,這樣的後果你知道嗎?你做的事不是犯了一個小錯誤,而是犯了彌天大罪。所以,我勸每一個人都不要在真理面前張牙舞爪,信口雌黄,因為只有真理才能將生命帶給你,除此以外没有什麽能使你得以復生再見神面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相關內容

  • 為什麽説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

  • 為什麽説神兩次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來9:28)

  • 為什麽必須經歷神末世審判工作才能達到認識神

    神的可愛之處是在他的作工中表現出來的,人只有在經歷中才可發現他的可愛,只有在實際中才能體驗到神的可愛,沒有實際生活的體察,沒有一個人能發現神的可愛。神的可愛之處很多,但人若不與他實際地接觸就不能發現。

  • 什麽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實質是什麽

    所謂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顯現,神以肉身的形像來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間,所以,既說是道成肉身,首先務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這是最起碼該具備的。其實,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義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實質成了肉身,成了人。

  • 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的實質性區别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