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的實質性區别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于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實質就是靈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實質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實質,這個實質是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毁自己工作的事來,也不可能説出違背自己旨意的話來。所以説,道成肉身的神絶對不會作出打岔自己經營的工作,這是所有人都應該明白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正因為他是有神的實質的一個人,所以他高于任何一個受造的人類,高于任何一個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與他有相同人的外殻的人中間,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間,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則都是受造的人類。同樣具備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却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如果神來在肉身只作在神性裏的工作,没有幾個合神心意的人來與其配合,人都不會明白神的心意,人也没法跟神接觸,只有藉着正常的合神心意的人來完善這個工作,看顧牧養衆教會,達到人的思維、人的大腦所能想象到的程度。就是説,讓神在神性裏的工作藉着幾個合神心意的人「翻譯」出來,能解開,就是把神性的語言變成人性的語言,讓人都理解、都明白,若不這樣作,人都不能明白神在神性裏的語言,因為合神心意的人畢竟還是少數,人的領受能力又差,所以説,神在道成肉身作工的時候才采用這種方式。若只有神性作工,人没法認識神,也没法跟神接觸,因為人都不懂得神的語言,藉着合神心意的人把這些話都説透,人才能明白。但是,如果只有合神心意的人在人性裏作工,那只能維持人的正常生活,但不能變化人的性情,神的工作也不能有新的起點,只能是老調重唱,老生常談。只有藉着道成在肉身的神把該説的話、該作的工在肉身階段作完,以後的人再圍繞他説的話去作工、經歷,這樣,人的生命性情才能變化,才能隨着時代走。在神性裏作工是代表神,但在人性裏作工就是神使用,就是説,「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在實質上并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的開端,神的靈都親自説話,開始新的時代,把人帶入新的起點,在他説話結束以後,就是神在神性裏的工作結束了,以後人都隨着被神使用的人的帶領進入生命經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别》

神的説話不能説成是人的説話,人的説話更不能説成是神的説話,被神使用的人不是道成肉身的神,道成肉身的神不是被神使用的人,這在實質上都有區别。或許你看了這些説話之後并不承認是神的説話,只承認是人所得的開啓,那你就太無知了,神的説話怎麽能與人所得的開啓相同呢?道成肉身的神的説話是開闢時代的,是帶領全人類的,是揭開奥秘而且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開啓無非是一些簡單的實行或認識,不能帶領全人類進入新的時代,不能揭開神自己的奥秘。神總歸是神,人總歸是人;神有神的實質,人有人的實質。人若是把神的説話看成是簡單的聖靈開啓,而把使徒先知的説話當作神自己的親口説話,那就是人的不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神來在地上只作在神性裏的工作,這是天上的靈對道成在肉身的神的托付,他來了只是在各處説話,以不同的方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説話發聲,主要以供應人、教訓人為目的,為作工原則,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或人的生活細節他并不理睬,他的主要職分就是代表靈説話發聲,就是神的靈實際地顯現在肉身,他只供應人的生命,只釋放真理,不插手人的工作,就是不參與人性的工作。是人就不能作神性的工作,是神就不參與人的工作。神來在地上作工這麽多年,始終是借用人來作,但這并不能説是道成肉身,只能説是被神使用的人。但今天的神他能直接站在神性的角度上説話,發表靈的聲音,代表靈作工。同樣是神的靈在肉身之中作工,為什麽在歷世歷代以來那麽多人被神使用不能稱為神?而今天也是神的靈直接在肉身中作工,耶穌也是神的靈在肉身作工,但這後兩者就稱為神,這有什麽區别?歷代以來被神使用的人都有正常的思維,都有正常的理智,懂得為人處事的原則,有正常人的觀念,具備了所有正常人該具備的東西,多數都是才華出衆,天生聰明,神的靈在這些人身上作,就是以他們的才華來作,都屬于恩賜,是神的靈在這些人身上借題發揮,利用他們的長處為神效力。但是神的實質就是没有觀念,没有思維,不摻有人的意思,甚至缺少正常人所具備的。就是説,就連為人處事的原則都不通,今天的神來在地上就是這樣,作工、説話不摻有人的意思,没有人的思維,直接體現靈的原意,直接代表神作,就是靈直接説話,也就是神性直接作工,不摻有人的一點意思。就是説,神道成在肉身直接帶着神性,没有人的思維,没有人的觀念,不懂得人的處世原則。如果只有神性作工(就是神自己作工),神的工作在地上没法開展,所以説神來在地上,非得有幾個神所使用的人在人性裏來配合神在神性裏的工作,就是用人性的工作來維護神性的工作,不然的話,人就没法直接接觸神性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别》

在聖靈流中的作工不管是神自己的作工或是被使用的人的作工都是聖靈的作工。因為神自己的實質原本就是靈,靈既可稱為聖靈,也可稱為七倍加强的靈,總之都是神的靈,只不過因着時代的不同對神靈的稱呼不同罷了,但其實質仍是一個,所以,神自己的作工原本就是聖靈的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也不外乎是聖靈在作工。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聖靈的作工,只不過神的作工是聖靈的完全發表,一點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許多屬人的東西摻雜,并不是聖靈直接的發表,更不是完全的發表。……聖靈在被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時讓其人的天才與原有的素質都發揮出來,不讓其保留,都讓其原有的素質發揮出來為工作服務,可以説,他是利用在人身上可利用的部分來作工,以便達到作工果效。而在道成的肉身中作的工作乃是直接發表靈的工作,不摻有人的頭腦、人的思維,這是人的恩賜、人的經歷、人的先天條件所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我説話是代表我的所是,但是我所説的話人達不到,我所説的話不是人所經歷的,也不是人能看到的,也不是人能接觸到的,但那些都是我的所是。有人只承認我交通的是我所經歷的,并不承認是靈的直接發表,當然我説的話是我所經歷的,六千年經營工作是我作的,從起初創造人類到現在我都經歷了,我怎麽能説不出來呢?談人本性的事都是我看透的,是我早已察看過的,我怎麽能説不透呢?我看透人的本質我就有資格刑罰人,也有資格審判人,因人都是從我來又經撒但敗壞的,我作的工作我當然也有資格評價。雖然這些工作不是我肉身作的,但是靈的直接發表,這些乃是我所有的,是我的所是,所以我就有資格發表,也有資格作我該作的工作。人所説的話都是人所經歷的,是人已經看見過的,人自己思維能達到的,人的觸覺能感覺到的,就這些事人能交通出來。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説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發表的是靈已作過的工作,肉身没經歷也没看見,但發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為肉身的實質是靈,發表的是靈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達到的,但是靈已作過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後就藉着肉身的發表來達到讓人認識神的所是,讓人看見神的性情與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讓人對人該進入的與人該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帶領人明白、經歷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為人類開闢新出路、開闢新時代的,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曉的事,從而讓人認識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帶領全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相關內容

  • 神道成肉身作工與靈作工有哪些區别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

  • 為什麽説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

  • 神末世是怎樣結束撒但統治的黑暗時代的

    神今天來在人中間其目的就是為了改變千萬年來人的思想、精神以及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藉此機會將人都成全,就是藉著人的『認識』來改變人對神的認識法,改變人對神的態度,讓人對神的認識都捲土重來,達到更新、變化人的心靈。

  • 為什麽説神兩次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來9:28)

  • 為什麽必須經歷神末世審判工作才能達到認識神

    神的可愛之處是在他的作工中表現出來的,人只有在經歷中才可發現他的可愛,只有在實際中才能體驗到神的可愛,沒有實際生活的體察,沒有一個人能發現神的可愛。神的可愛之處很多,但人若不與他實際地接觸就不能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