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的實質性區別

5 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的實質性區別

參考聖經:

「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太3:11)

相關神話語: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于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實質就是靈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實質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實質,這個實質是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毀自己工作的事來,也不可能説出違背自己旨意的話來。……

……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没有一點選擇。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没有撒但的屬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神的靈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靈是至高無上的,神的靈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那同樣他的肉身也是至高無上的,也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這樣一個肉身只能作出公義的事情,作出對人類有益的事情,作出聖潔的、輝煌的、偉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違背真理、違背道義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靈的事情。神的靈是聖潔的,所以他的肉身也是不能經過撒但敗壞的,他的肉身是與人有不相同實質的肉身,因為撒但敗壞的是人而不是神,而且撒但也不可能敗壞神自己的肉身。所以,儘管人與基督同樣生活在一個空間,但是只有人能被撒但佔有、利用、坑害,而基督却永遠都不可能被撒但敗壞,因為撒但永遠都不能達到至高處,永遠都是不可能靠近神的。今天你們都應明白,背叛我的只有被撒但敗壞的人類,這個問題與基督永遠無關無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在實質上并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的開端,神的靈都親自説話,開始新的時代,把人帶入新的起點,在他説話結束以後,就是神在神性裏的工作結束了,以後人都隨着被神使用的人的帶領進入生命經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别》

「道成肉身的神雖有正常的大腦思維,但他的作工中并不摻有人的思維,他是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維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并不是發揮正常的大腦思維來作工。無論他所在肉身的思維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摻有邏輯學,不摻有思維學。也就是説,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維想像出來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發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該盡的職分,没有一步是他的大腦琢磨出來的。就如他給人醫病趕鬼、釘十字架不是大腦想出來的,也是所有有大腦思維的人不能達到的。今天的征服工作同樣也是道成肉身的神該盡的職分,但這工作并不是人的意思,這都是神性該作的工作,是屬血氣的任何一個人所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歷代以來被神使用的人都有正常的思維,都有正常的理智,懂得為人處事的原則,有正常人的觀念,具備了所有正常人該具備的東西,多數都是才華出衆,天生聰明,神的靈在這些人身上作,就是以他們的才華來作,都屬于恩賜,是神的靈在這些人身上借題發揮,利用他們的長處為神效力。但是神的實質就是没有觀念,没有思維,不摻有人的意思,甚至缺少正常人所具備的。就是説,就連為人處事的原則都不通,今天的神來在地上就是這樣,作工、説話不摻有人的意思,没有人的思維,直接體現靈的原意,直接代表神作,就是靈直接説話,也就是神性直接作工,不摻有人的一點意思。就是説,神道成在肉身直接帶着神性,没有人的思維,没有人的觀念,不懂得人的處世原則。如果只有神性作工(就是神自己作工),神的工作在地上没法開展,所以説神來在地上,非得有幾個神所使用的人在人性裏來配合神在神性裏的工作,就是用人性的工作來維護神性的工作,不然的話,人就没法直接接觸神性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别》

「神自己的作工原本就是聖靈的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也不外乎是聖靈在作工。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聖靈的作工,只不過神的作工是聖靈的完全發表,一點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許多屬人的東西摻雜,并不是聖靈直接的發表,更不是完全的發表。……聖靈在被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時讓其人的天才與原有的素質都發揮出來,不讓其保留,都讓其原有的素質發揮出來為工作服務,可以説,他是利用在人身上可利用的部分來作工,以便達到作工果效。而在道成的肉身中作的工作乃是直接發表靈的工作,不摻有人的頭腦、人的思維,這是人的恩賜、人的經歷、人的先天條件所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我説話是代表我的所是,但是我所説的話人達不到,我所説的話不是人所經歷的,也不是人能看到的,也不是人能接觸到的,但那些都是我的所是。有人只承認我交通的是我所經歷的,并不承認是靈的直接發表,當然我説的話是我所經歷的,六千年經營工作是我作的,從起初創造人類到現在我都經歷了,我怎麽能説不出來呢?談人本性的事都是我看透的,是我早已察看過的,我怎麽能説不透呢?我看透人的本質我就有資格刑罰人,也有資格審判人,因人都是從我來又經撒但敗壞的,我作的工作我當然也有資格評價。雖然這些工作不是我肉身作的,但是靈的直接發表,這些乃是我所有的,是我的所是,所以我就有資格發表,也有資格作我該作的工作。人所説的話都是人所經歷的,是人已經看見過的,人自己思維能達到的,人的觸覺能感覺到的,就這些事人能交通出來。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説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發表的是靈已作過的工作,肉身没經歷也没看見,但發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為肉身的實質是靈,發表的是靈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達到的,但是靈已作過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後就藉着肉身的發表來達到讓人認識神的所是,讓人看見神的性情與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讓人對人該進入的與人該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帶領人明白、經歷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為人類開闢新出路、開闢新時代的,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曉的事,從而讓人認識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帶領全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被神使用的人不是道成肉身的神,道成肉身的神不是被神使用的人,這在實質上都有區别。……道成肉身的神的説話是開闢時代的,是帶領全人類的,是揭開奥秘而且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開啓無非是一些簡單的實行或認識,不能帶領全人類進入新的時代,不能揭開神自己的奥秘。神總歸是神,人總歸是人;神有神的實質,人有人的實質。人若是把神的説話看成是簡單的聖靈開啓,而把使徒先知的説話當作神自己的親口説話,那就是人的不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