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的實質性區别

相關神話語: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于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實質就是靈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實質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實質,這個實質是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毁自己工作的事來,也不可能説出違背自己旨意的話來。所以説,道成肉身的神絶對不會作出打岔自己經營的工作,這是所有人都應該明白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正因為他是有神的實質的一個人,所以他高于任何一個受造的人類,高于任何一個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與他有相同人的外殻的人中間,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間,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則都是受造的人類。同樣具備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却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人性是在肉身的外觀上可以看到的,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發現的,而神性則不容易讓人發現。正因為神性是在有人性的前提下才發表出來的,而且不像人想象的那樣超凡,所以人最不容易發現的就是神性。到現在人最難測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到底是什麽,在我説了這麽多話之後想必你們多數人對此還是一個謎,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既説是神道成了肉身,那他的實質就是人性與神性的結合,這個結合稱為神自己,而且是在地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如果神來在肉身只作在神性裏的工作,没有幾個合神心意的人來與其配合,人都不會明白神的心意,人也没法跟神接觸,只有藉着正常的合神心意的人來完善這個工作,看顧牧養衆教會,達到人的思維、人的大腦所能想象到的程度。就是説,讓神在神性裏的工作藉着幾個合神心意的人「翻譯」出來,能解開,就是把神性的語言變成人性的語言,讓人都理解、都明白,若不這樣作,人都不能明白神在神性裏的語言,因為合神心意的人畢竟還是少數,人的領受能力又差,所以説,神在道成肉身作工的時候才采用這種方式。若只有神性作工,人没法認識神,也没法跟神接觸,因為人都不懂得神的語言,藉着合神心意的人把這些話都説透,人才能明白。但是,如果只有合神心意的人在人性裏作工,那只能維持人的正常生活,但不能變化人的性情,神的工作也不能有新的起點,只能是老調重唱,老生常談。只有藉着道成在肉身的神把該説的話、該作的工在肉身階段作完,以後的人再圍繞他説的話去作工、經歷,這樣,人的生命性情才能變化,才能隨着時代走。在神性裏作工是代表神,但在人性裏作工就是神使用,就是説,「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在實質上并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的開端,神的靈都親自説話,開始新的時代,把人帶入新的起點,在他説話結束以後,就是神在神性裏的工作結束了,以後人都隨着被神使用的人的帶領進入生命經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别》

神所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為了配合基督的作工或聖靈的作工,是神在人中間興起的為了帶領所有神選民的人,也是神興起的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有了這樣一個能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神對人所要求的、聖靈在人中間所要作的工作就更多地藉着這個被神使用的人來完成了。可以這樣説,神使用這個人的目的是為了所有跟隨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更多地達到神的要求。因為人都不能直接明白神的言語或神的心意,所以神就興起一個被使用的人來作這樣的工作。被神使用的人也可以説成是神帶領人的一個媒介,是神與人之間溝通的「翻譯官」。所以説,這樣的一個人不同于任何一個在神家做工人或做使徒的人。同樣都可説成是事奉神的人,但被神使用的人與其他工人或使徒在工作實質與個人被使用的背景上有着很大的區别。從工作的實質與個人被使用的背景上來説,被神使用的人是神興起的,是神為自己的工作而預備的,是配合神自己作工的。他的工作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替代的,是神性作工的同時必不可少的人性配合的工作。而其他的工人或使徒作的工作只是在傳達落實每個時期對教會的諸多方面的安排,或者是作維護教會生活的一些簡單的生命供應的工作。這些工人或者使徒不是被神指定的,更稱不上是聖靈使用的人,這些人都是在教會中選拔出來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培養訓練,合用的繼續留用,不合用的打發回原處。因着這些人都是在教會中選拔出來的,所以有一些人做了帶領以後顯了原形,有的人甚至做了許多壞事,結果被淘汰了。而被神使用的人是神所預備的具備一定素質有人性的人,是聖靈提早預備成全的,完全是聖靈帶領,尤其在作工方面更是聖靈支配、聖靈掌管,所以在帶領神選民的路上不會有偏差,因為神必定會對自己的工作負責任,無論何時他都在作着自己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神使用人的説法》

神來在地上只作在神性裏的工作,這是天上的靈對道成在肉身的神的托付,他來了只是在各處説話,以不同的方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説話發聲,主要以供應人、教訓人為目的,為作工原則,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或人的生活細節他并不理睬,他的主要職分就是代表靈説話發聲,就是神的靈實際地顯現在肉身,他只供應人的生命,只釋放真理,不插手人的工作,就是不參與人性的工作。是人就不能作神性的工作,是神就不參與人的工作。神來在地上作工這麽多年,始終是借用人來作,但這并不能説是道成肉身,只能説是被神使用的人。但今天的神他能直接站在神性的角度上説話,發表靈的聲音,代表靈作工。同樣是神的靈在肉身之中作工,為什麽在歷世歷代以來那麽多人被神使用不能稱為神?而今天也是神的靈直接在肉身中作工,耶穌也是神的靈在肉身作工,但這後兩者就稱為神,這有什麽區别?歷代以來被神使用的人都有正常的思維,都有正常的理智,懂得為人處事的原則,有正常人的觀念,具備了所有正常人該具備的東西,多數都是才華出衆,天生聰明,神的靈在這些人身上作,就是以他們的才華來作,都屬于恩賜,是神的靈在這些人身上借題發揮,利用他們的長處為神效力。但是神的實質就是没有觀念,没有思維,不摻有人的意思,甚至缺少正常人所具備的。就是説,就連為人處事的原則都不通,今天的神來在地上就是這樣,作工、説話不摻有人的意思,没有人的思維,直接體現靈的原意,直接代表神作,就是靈直接説話,也就是神性直接作工,不摻有人的一點意思。就是説,神道成在肉身直接帶着神性,没有人的思維,没有人的觀念,不懂得人的處世原則。如果只有神性作工(就是神自己作工),神的工作在地上没法開展,所以説神來在地上,非得有幾個神所使用的人在人性裏來配合神在神性裏的工作,就是用人性的工作來維護神性的工作,不然的話,人就没法直接接觸神性的工作。就像耶穌與幾個門徒一樣,耶穌在世廢掉舊的律法,擬定了新的誡命,而且説了許多話,這些工作都是在神性裏作的,其餘像彼得、保羅、約翰,他們在以後作工都是在耶穌説出的話的基礎上作的。這就是説,在那個時代神作了開始的工作,引導了恩典時代的開始,就是引導了新時代,廢掉了舊時代,也應驗了「神是初也是終」這句話,也就是説,人必須得在有神性作工的基礎上再作人的工作。耶穌在地説完他該説的話,完成他的工作之後,他就離人而去,以後所有的人作工都圍繞他説話的原則,按着他所説的真理而實行,這些人都是為耶穌作工的人。如果只有耶穌作工,他説的話再多,人仍然没法接觸,因為他是在神性裏作工,只能説在神性裏的話,不能向人解釋達到讓正常人明白,所以非得讓在他以後的使徒、先知來補充他以後的工作。神道成肉身作工就是這個原則,借用道成的肉身説話作工,完成在神性裏的工作,再藉着幾個或者更多的合神心意的人來補充神的工作,就是借用合神心意的人在人性裏牧養、澆灌,達到讓神選民進入真理實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别》

在恩典時代,約翰為耶穌作了鋪路的工作,他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只是盡了人當盡的本分。約翰雖然為主的先鋒官,但他却代表不了神,他僅僅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耶穌受完浸之後,聖靈彷佛鴿子一樣降在他身上,他便開始作工,也就是盡基督的職分,所以他有了神的身份,因為他就是從神來的。不管在這以前他怎麽信,或有軟弱,或者剛强,那都是他未盡職分以先的正常人性的生活。他受完浸(即受完膏)以後,馬上就有能力隨着,有神的榮耀隨着他,他就開始盡職分了。他能行神迹奇事,能行异能,有能力,有權柄,因他是直接代表神自己作工,是代替靈作工,發表靈的聲音,所以他是神自己,這是不可疑惑的。約翰屬于聖靈使用,他不能代表神,而且他也代表不了神,他若想代表神聖靈就不讓了,因他作不了神自己要作的工作。或許在他身上有許多人意的東西,或者有些偏差的東西,無論如何他不能直接代表神,他的錯、他的謬只代表他本人,而他的作工部分代表聖靈,但你不能説他的全部都代表神,那他的偏謬也代表神嗎?代表人有偏謬,那是正常的,如果代表神還有偏差,那不是羞辱神嗎?那不是褻瀆聖靈嗎?聖靈不隨便讓人站神的地位,即使有人將他高舉出來也不行,如果他不是神,最終還是站立不住,聖靈不讓人隨便代表神!就如約翰也是聖靈見證出來的,也是聖靈顯明出來做耶穌的鋪路人的,但是聖靈在他身上作的工作相當有分寸,僅僅讓他做耶穌的鋪路人,只為耶穌鋪路。就是説,聖靈只維護他鋪路的工作,只讓他作鋪路的工作,其餘的工作都不讓他作。約翰代表以利亞,代表鋪路的先知,這些聖靈都維護,只要是為了他的鋪路工作,聖靈都維護,但他若説他是神的自己,説他是來完成救贖工作的,那聖靈就得管教他了。約翰作的工作再大,而且受聖靈的維護,但是他作的工作還是有範圍的,聖靈維護他的工作這不假,但當時給他的能力僅限于讓他鋪路,其餘額外的工作他一點作不了,因為他僅僅是一個鋪路的約翰,并不是耶穌。所以,聖靈的見證是關鍵的一環,但聖靈允許人作的工作更是關鍵的事。約翰當時不也被見證得很響,作的工作不也很大嗎?但他所作的工作却不能超過耶穌,因他僅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不能直接代表神,所以,他作的工作僅僅是一段有限的工作。當他作完這一段鋪路的工作之後,聖靈便不再維護他的見證了,也没有新的工作隨着他了,他也就隨着神自己的作工走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神的説話不能説成是人的説話,人的説話更不能説成是神的説話,被神使用的人不是道成肉身的神,道成肉身的神不是被神使用的人,這在實質上都有區别。或許你看了這些説話之後并不承認是神的説話,只承認是人所得的開啓,那你就太無知了,神的説話怎麽能與人所得的開啓相同呢?道成肉身的神的説話是開闢時代的,是帶領全人類的,是揭開奥秘而且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開啓無非是一些簡單的實行或認識,不能帶領全人類進入新的時代,不能揭開神自己的奥秘。神總歸是神,人總歸是人;神有神的實質,人有人的實質。人若是把神的説話看成是簡單的聖靈開啓,而把使徒先知的説話當作神自己的親口説話,那就是人的不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在聖靈流中的作工不管是神自己的作工或是被使用的人的作工都是聖靈的作工。因為神自己的實質原本就是靈,靈既可稱為聖靈,也可稱為七倍加强的靈,總之都是神的靈,只不過因着時代的不同對神靈的稱呼不同罷了,但其實質仍是一個,所以,神自己的作工原本就是聖靈的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也不外乎是聖靈在作工。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聖靈的作工,只不過神的作工是聖靈的完全發表,一點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許多屬人的東西摻雜,并不是聖靈直接的發表,更不是完全的發表。聖靈作工的形式多種多樣,而且不受任何條件限制,在不同的人身上作不同的工,這些作工都表現出不同的作工實質,在不同的時代作的工也不相同,在不同的國家作的工也不相同。當然,聖靈作工雖有多種方式、多種原則,但無論怎麽作或在什麽樣的人身上作,都有其不同的實質,在不同的人身上作的工作都有原則,都能將作工對象的實質代表出來。因為聖靈作工相當有範圍,相當有分寸。在道成的肉身中所作的工作就不同于在人身上所作的工作,而在不同素質的人身上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在人身上不作在道成肉身中所作的工作,在道成肉身中不作相同于在人身上所作的工作,總之,無論怎麽作,對不同的對象作的工作都不相同,按着各種人的情形、各種人的本性他作工的原則也各不相同。聖靈作工在不同的人身上都是按着其原有的實質作工,并不超越人原有的實質來要求人,也不超越人原有的素質作工,所以,聖靈在人身上的作工都讓人看見聖靈所作對象的實質。人原有的實質是不變的,人原有的素質是有限的,聖靈使用人或是在人身上作工都是按着人有限的素質作工,讓人因此而有所得。聖靈在被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時讓其人的天才與原有的素質都發揮出來,不讓其保留,都讓其原有的素質發揮出來為工作服務,可以説,他是利用在人身上可利用的部分來作工,以便達到作工果效。而在道成的肉身中作的工作乃是直接發表靈的工作,不摻有人的頭腦、人的思維,這是人的恩賜、人的經歷、人的先天條件所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我説話是代表我的所是,但是我所説的話人達不到,我所説的話不是人所經歷的,也不是人能看到的,也不是人能接觸到的,但那些都是我的所是。有人只承認我交通的是我所經歷的,并不承認是靈的直接發表,當然我説的話是我所經歷的,六千年經營工作是我作的,從起初創造人類到現在我都經歷了,我怎麽能説不出來呢?談人本性的事都是我看透的,是我早已察看過的,我怎麽能説不透呢?我看透人的本質我就有資格刑罰人,也有資格審判人,因人都是從我來又經撒但敗壞的,我作的工作我當然也有資格評價。雖然這些工作不是我肉身作的,但是靈的直接發表,這些乃是我所有的,是我的所是,所以我就有資格發表,也有資格作我該作的工作。人所説的話都是人所經歷的,是人已經看見過的,人自己思維能達到的,人的觸覺能感覺到的,就這些事人能交通出來。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説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發表的是靈已作過的工作,肉身没經歷也没看見,但發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為肉身的實質是靈,發表的是靈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達到的,但是靈已作過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後就藉着肉身的發表來達到讓人認識神的所是,讓人看見神的性情與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讓人對人該進入的與人該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帶領人明白、經歷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為人類開闢新出路、開闢新時代的,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曉的事,從而讓人認識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帶領全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