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成肉身作工與靈作工有哪些區别

「摩西説:『求你顯出你的榮耀給我看。』耶和華説:『我要顯我一切的恩慈,在你面前經過,宣告我的名。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要憐憫誰就憐憫誰。』又説:『你不能看見我的面,因為人見我的面不能存活。』」(出33:18-20)

「耶和華降臨在西乃山頂上,耶和華召摩西上山頂,摩西就上去。耶和華對摩西説:『你下去囑咐百姓,不可闖過來到我面前觀看,恐怕他們有多人死亡;又叫親近我的祭司自潔,恐怕我忽然出來擊殺他們。』」(出19:20-22)

「衆百姓見雷轟、閃電、角聲、山上冒烟,就都發顫,遠遠地站立,對摩西説:『求你和我們説話,我們必聽;不要神和我們説話,恐怕我們死亡。』」(出20:18-19)

「當時就有聲音從天上來,説:『我已經榮耀了我的名,還要再榮耀。』站在旁邊的衆人聽見,就説:『打雷了。』還有人説:『有天使對他説話。』」(約12:28-29)

相關神話語:

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份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着、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殻,人也没法得着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着這極大的救恩,也没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着人没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將人從罪中贖出來,是藉着耶穌的肉身來將人贖出來,就是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了下來,但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仍在人的裏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贖罪祭了,而是將那些從罪中贖出來的人徹底拯救出來,讓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離罪,得着完全的潔净,達到性情變化而脱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歸到神的寶座前,這樣人才完全聖潔了。律法時代結束之後,從恩典時代神就開始了拯救的工作,一直到末世神作了審判刑罰人類悖逆的工作,使人類完全得着潔净之後,神才結束拯救的工作,進入安息。所以,三步工作中只有兩次道成肉身來親自作工在人中間,就是因為三步工作中只有一步是帶領人生活的工作,其餘的兩步工作則都是拯救的工作。只有神道成肉身才能與人同生活,體嘗人間痛苦,活在正常的肉身之中,這樣,才可將受造的人所需的實際的道供應給人。人是因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神的全部救恩的,并不是人從天上直接祈求來的。因人都屬血氣,没法看見神的靈,更没法靠近神的靈,人能接觸到的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藉此人才明白一切的道,才明白一切的真理,得着全部的救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來在肉身完全是因着敗壞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并不是神的需要,這一切的代價與痛苦都是為了人類,并不是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没有得失與報酬之説,他得到的并不是他後來收穫的,而是他原來就該有的。他為人類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價并不是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報酬,他僅僅是為了人類。在肉身之中作工雖然有許多人難以想象的困難,但到最終肉身作工達到的果效還是遠遠超過靈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雖然存在相當多的難處,并不能有靈一樣偉大的身份,也不能像靈一樣有超凡的作為,更不能有靈一樣的權柄,但是就這一個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實質遠遠高于靈直接作工的實質,就這一肉身本身來説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對被拯救的人來説,靈的使用價值遠遠不及肉身的使用價值:靈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獲得人的了解與信任,更能加深人對神的認識,更能加深人對神的實際作為的印象;靈的作工神秘莫測,肉眼凡胎難以預測,更難以看得見,只能憑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實際而且有豐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親眼目睹的事實,人都可以親自領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開豐富的想象,這是肉身中的神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靈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見又難以想象的事,例如靈的開啓、靈的感動、靈的引導,但對于有大腦思維的人來説,靈的這些作工并不能給人以明確的意思,只能給人一個感動或是大體相仿的意思,并不能用言語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與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準確的話語引導,有明確的心意,也有明確的要求目標,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測,這是肉身作工的明確性,與靈的作工大不相同;靈的作工只能適應一部分有限的範圍,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對人要求的準確目標與人得到認識的實際價值就遠遠超過靈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對于敗壞的人來説,只有準確的説話、明確的追求目標、看得見摸得着的作工才是最有價值的作工,只有現實的作工、及時的引導才能適合人的口味,只有實際的作工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性情中拯救出來,而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達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舊性中拯救出來。靈雖然是神的原有實質,但就這樣的工作只有藉着肉身才能作到,若是僅讓靈來單獨作工那就不能達到作工果效,這是明擺着的事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所道成的肉身雖然與他的身份、地位大不相同,與他的實際身價在人看似乎是格格不入,但就這一不帶有神原有形像、没有神原有身份的肉身就能作出神的靈并不能直接作到的工作,這就是神道成肉身的原有意義與價值了,而這意義與價值也正是人所不能領受與承認的。儘管人都對神的靈采用仰視的態度,對神的肉身采取俯視的態度,不管人如何看,如何認為,肉身的實際意義與實際價值遠遠超過了靈的實際意義與實際價值,當然這只是對于敗壞的人類而言的。對于每一個尋求真理渴慕神顯現的人來説,靈的作工只能給人以感動或默示,只能給人以奇妙莫測、難以想象的神奇感,給人以偉大、超凡、人皆仰慕但又是人皆非達到、皆非够得着的感覺。人與神的靈只能是遥遥相望,似乎相隔很遠很遠,而且永遠不能相同,似乎人與神有一種看不見的隔閡,事實上這只是靈給人的錯覺,這錯覺只是由于靈與人不是同類,靈與人永遠不能同在一個世界之中的緣故,也由于靈并不具備任何一點人所具備的東西,因而靈對人來説并不是人的需要,因為靈并不能直接作人最需要的工作。肉身的作工給人實際的追求目標,給人明確的話語,給人實際、正常的感覺,給人以卑微、平凡的感覺,人雖感覺害怕但在多數人來看還是相當好接觸的,人可看見他的面,可聽見他的音,勿須遥遥相望,這一肉身給人的感覺是相近的,并不是遥遠的,不是難測的,而是可以看得見、可以接觸得到的,因為這一肉身與人是在同一個世界中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當神没有道成肉身的時候,神説的很多話人不明白,因為他的話來自于完全的神性,他説話的角度與背景是人看不見也够不着的,是從人看不見的靈界發表出來的,是活在肉體中的人所不能穿越的。但當神道成肉身之後,神站在人性的角度上與人對話就走出了、超越了靈界的範圍,他會用人觀念中想象的或人生活中看得見、接觸得到的一些事情,或者是用人能接受的方式、人能領會的語言或者人類所掌握的知識來表達他在神性裏的性情與心意還有他的態度,達到讓人在人能够得上的範圍裏、能够得上的程度了解神、認識神,理解領悟神的意思與神的要求標準,這就是神在人性裏作工的方式與原則。雖然神在肉身中作工的方式與原則更多的是藉着或透過人性來達到,但却得到了神性直接作工所不能達到的果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人現在看見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確實不一般,有許多是人所達不到的,是奥秘也是奇事,因此,許多人便順服了下來。有的人生下來就未服過任何一個人,但他看見今天神的説話,不知不覺就徹底服了下來,也不敢研究了,也不説什麽話了,人都在話中倒下了,都在這話的審判下仆倒了。若是神的靈直接向人説話,人就都順服在「聲音」之前了,不用説話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樣,若神仍那樣作,人永遠不能藉着話語的審判來認識自己的敗壞達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將話語親自送到每個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聽見他的説話,都能接受他話語的審判工作,這樣才是話語達到的果效,不是靈的顯現來將人「嚇倒」。藉着這樣實際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够將人深處那些隱藏了多少年的舊性情完全揭露出來,達到讓人都認識到,能够有變化。這些都是道成肉身的實際的工作,是實實際際地説,實實際際地審判,而後達到話語審判人的果效,這才是道成肉身的權柄,是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為了顯明道成肉身的權柄,顯明話語帶來的工作果效,顯明是靈來在了肉身,藉着説話審判人的方式來顯明他的權柄。肉身雖然是普通正常人性的外殻,但就藉着話語達到的果效來讓人看見他滿有權柄,看見他是神的自己,看見他的説話就是神自己的發表,以此來讓所有的人看見他是神的自己,而且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誰也不可觸犯,無人能勝過他的話語的審判,没有一樣黑暗勢力能勝過他的權柄。人順服他都是因着他「道」成的肉身,都是因着他的權柄,因着他話語的審判。道成的肉身帶來的工作也就是他所擁有的權柄。之所以道成肉身,就是因為肉身也能帶有權柄,而且能實實際際地作工在人中間,讓人看得見、摸得着,這樣的作工比起擁有所有權柄的神的靈的直接作工實際多了,而且作工果效也明顯。這就是因為道成的肉身能實際地説話、實際地作工,肉身的外殻還不帶有權柄,人都可靠近,他的實質却帶有權柄,但人誰也看不着他的權柄,當他説話、作工時人也發現不了他的權柄的存在,這更有利于他的實際作工。他這些實際的作工都能達到果效,儘管人都不知道他帶有權柄,人也看不見他的不可觸犯與他的烈怒,就藉着隱秘的權柄、隱秘的烈怒、公開的話語來達到他説話的果效。這就是以説話的口氣、説話的嚴厲、話語的所有智慧來讓人心服口服。這樣,人都順服在似乎没有權柄的道成肉身的神的話語之下了,這就達到了神拯救人的目的。這也是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意義:是為了更實際地説話,也是為了讓他話語的實際在人身上達到果效,看見神話語的威力。所以説,這工作若不是藉着道成肉身根本没法達到果效,不能將罪惡的人完全拯救出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因為審判的是被敗壞的人,是屬肉體的人,并不是直接審判撒但的靈,所以審判的工作不是在靈界進行,而是在人中間進行。對于審判人肉體敗壞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適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資格作,若是神的靈直接審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難以接受,因為靈不能與人面對面,就這一點就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讓人更透亮地看見神的不可觸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審判人類的敗壞才是徹底打敗撒但,同樣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審判人的不義,這是他本來就聖潔的標志,也是他與衆不同的標志,只有神能有資格、有條件審判人,因為他有真理,他有公義,所以他能審判人,没真理、没公義的人是不配審判别人的。若是神的靈作這個工作那就不是戰勝撒但了,靈本來就比肉體凡胎高大,神的靈本來就是聖潔的,他本來就是勝過肉體的,靈直接作這個工作并不能審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顯明人的一切不義,因為審判工作也是藉着人對神的觀念而作的,而人對靈本來就没有觀念,所以靈不能更好地顯明人的不義,更不能透徹地揭示人的不義。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認識他的所有人的仇敵,藉着審判人對他的觀念與抵擋就將人類的悖逆都揭示出來了,肉身作的工作比靈作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更明顯。所以,審判全人類的不是靈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來作工。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見、摸得着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將人徹底征服。人對肉身中的神由抵擋到順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觀念到認識,由弃絶到愛,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藉着接受他的審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藉着他口中的話才逐步認識他的,都是在抵擋的過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罰的過程中而得着他的生命供應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并不是神以靈的身份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長之處就是能給跟隨他的人留下準確的説話,留下準確的囑咐,留下他對人類準確的心意,之後跟隨他的人才能更準確、更實際地將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與他對全人類的心意傳給每一個接受此道的人。在肉身中的神作工在人中間才真正實現了神與人同在、同生活的事實,實現了人都看見神的面、看見神的作工、聽見神的親口説話這個願望。道成肉身的神結束了「只有耶和華的背影向人類顯現」的時代,也結束了人類信仰渺茫神的時代,尤其是最後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類都帶入了一個更現實、更實際、更美好的時代,不僅結束了律法、規條的時代,更重要的是,將實際的正常的神,將公義的聖潔的神,將打開經營計劃工作的、展示人類奥秘與歸宿的神,將創造人類的、結束經營工作的神,將隱秘了幾千年的神向人類公開,徹底結束了渺茫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欲尋求神面却不能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事奉撒但的時代,將全人類完全帶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靈作工的成果。神在肉身中作工,跟隨他的人才不再尋求摸索那些似有又似無有的東西,才不再猜測渺茫神的心意了。當神擴展在肉身中作的工作時,那些跟隨他的人就會將他在肉身中作過的工作都傳于各宗、各派,將他的全部説話都傳于全人類的耳中,凡得到他福音的人所聽到的都會是他作工的事實,是人親眼目睹、親耳聆聽的,是事實不是傳聞。這些事實都是他擴展工作的證據,也是他擴展工作的工具,若没有事實的存在他的福音是不會傳遍各方各國的,没有事實只是人的想象那就永遠不能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靈是人不可觸摸的,也是人不可看見的,靈的作工不能給人留下更多的證據與作工的事實,人永遠不會看見神的真面目,永遠信仰渺茫的不存在的神,永遠也不會見到神的面目,不會聽見神的親口説話。人想象的總歸是空洞的,并不能代替神的本來面目,神的原有性情與他自己的作工是人扮演不出來的。只有神道成肉身來到人中間親自作工,才能將天上看不見的神與他的作工帶到地上,這是神向人顯現,是人看見神、認識神本來面目的最理想的方式,是非道成肉身的神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在肉身中作的工作就務必得在肉身作,如果神的靈直接作那就達不到果效了,即使作了也没有太大的意義,到最終還是没有説服力。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想知道造物的主作的工作到底有没有意義,作的工作到底代表什麽,作的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麽,想知道神作的工作到底是不是滿有權柄、滿有智慧,他作的工作是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工作。他作工作是為了拯救全人類,為了打敗撒但,也是為了他在萬物中作他自己的見證,所以他作的工作務必是相當有意義的。人的肉體是受撒但敗壞的,肉體被蒙蔽最深,肉體是受害至深的對象,神親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拯救的對象是屬肉體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神的工作,與撒但的争戰其實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時又是被拯救的對象,這樣道成肉身來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敗壞人的肉體,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敗的對象,這樣,與撒但争戰、拯救人類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務必得成為人與撒但争戰,這是最現實的工作。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實也是在肉身中與撒但争戰,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靈界的工作,他將他在靈界的工作全部實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敗的是與他敵對的撒但的化身(當然也是人),到最終蒙拯救的還是人,這樣,他更有必要成為一個有受造之物外殻的人,以便能與撒但作實際的争戰,征服悖逆他而且與他有相同外殻的人,拯救與他有相同外殻的受害于撒但的人。他的仇敵是人,征服的對象是人,拯救的對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務必得成為人,這樣,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敗撒但,也能征服人類,更能拯救人類。……這個肉身之所以對人類太重要,是因為他是人,更是神,因為他能作一個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為他能拯救與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敗壞的人。同樣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對人類來説則比任何一個有價值的人更為重要,就是因為他能作神的靈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靈更能作神自己的見證,他比神的靈更能徹底得着人類,因此這個肉身雖普通正常,但説起他對人類的貢獻、對人類生存的意義那就寶貝多了,這個肉身的實際價值與意義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雖然不能直接毁滅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來征服人類、打敗撒但,使撒但徹底服在他的權下。正因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將撒但打敗,也能拯救人類。他不直接毁滅撒但,而是道成肉身來作工征服撒但敗壞的人類,這樣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間作他自己的見證,也能更好地拯救被敗壞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敗撒但比神的靈直接毁滅撒但更有見證,更有説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于人對造物主的認識,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相關內容

  • 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的實質性區别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

  • 怎樣認識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現在或許你很想得到生命,或許你很想得到真理,不管怎麼樣,總之你還是想找到神,找到能使你有依靠的神,使你得永生的神。你要想得永生必須先得了解永生的來源,必須先知道神到底在哪裡。

  • 為什麽必須經歷神末世審判工作才能達到認識神

    神的可愛之處是在他的作工中表現出來的,人只有在經歷中才可發現他的可愛,只有在實際中才能體驗到神的可愛,沒有實際生活的體察,沒有一個人能發現神的可愛。神的可愛之處很多,但人若不與他實際地接觸就不能發現。

  • 神末世是怎樣結束撒但統治的黑暗時代的

    神今天來在人中間其目的就是為了改變千萬年來人的思想、精神以及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藉此機會將人都成全,就是藉著人的『認識』來改變人對神的認識法,改變人對神的態度,讓人對神的認識都捲土重來,達到更新、變化人的心靈。

  • 什麽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實質是什麽

    所謂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顯現,神以肉身的形像來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間,所以,既說是道成肉身,首先務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這是最起碼該具備的。其實,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義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實質成了肉身,成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