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造物的主,神的權柄獨一無二

相關神話語:

神以話語創造萬有

創1:3-5 神説:「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

創1:6-7 神説:「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事就這樣成了。

創1:9-11 神説:「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事就這樣成了。神稱旱地為地,稱水的聚處為海。神看着是好的。神説:「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并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着核。」事就這樣成了。

創1:14-15 神説:「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并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這樣成了。

創1:20-21 神説:「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着是好的。

創1:24-25 神説:「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于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着是好的。

第一日,人類的晝夜因着神的權柄而生而立

我們先來看第一段,「神説:『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創1:3-5)這段話記述了神開始創世所作的第一件事,也是神所度過的第一個有晚上、有早晨的一天,但是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一天:神開始為萬物預備光,而且神把光暗分開了;這一天神開始説話,他的話與他的權柄共存,他的權柄開始在萬物中得以彰顯,他的能力因着他的話語而在萬物中得以鋪張;從這一天開始萬物因着神的話語、神的權柄、神的能力而立而成,也因着神的話語、神的權柄、神的能力而開始運轉。當神説了「要有光」這樣一句話之後,那「光」便産生了。神并未動任何工程,「光」便因着神的話出現了。這光就是直到今天人依然賴以生存的被神稱為晝的「光」。因着神的命定,它從未改變過它的實質與它的價值,它也從未消失過。它的存在在彰顯着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也宣告着造物主的存在,它周而復始地在證實着造物主的身份與地位。它不是虚無的,不是飄渺的,而是真正的人看得見的光。從此,在這個「地是空虚混沌,淵面黑暗」的空靈的世界中,便産生了第一樣物質的東西,這個東西來自神口中的話語,它因着神的權柄,藉着神的發聲而出現在萬物被造的第一幕。緊接着神便命光暗分開……這一切因着神的話而變化着、成就着……神給「光」起名為「晝」,「暗」便被神稱為「夜」。從此,在神要造的世界中産生了第一個晚上,第一個早晨,神説這是頭一日。這一日是造物主創造萬物的頭一日,也是萬物被造的開端,是造物主的權柄、造物主的能力在他所造的這個世界中的第一次彰顯。

這段話讓人看到了神的權柄,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也看到了神的能力。因着只有神有這樣的能力,所以也只有神才有這樣的權柄;因着神有這樣的權柄,所以只有神具備這樣的能力。這樣的權柄與這樣的能力還有什麽人或者物具備呢?在你們心裏有没有答案?除了神還有任何的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有這樣的權柄嗎?你們在任何的書籍或者刊物裏曾看到過這樣的事例嗎?有没有誰曾開天闢地創造萬物的記載呢?這是所有的書籍當中或者任何的記載當中都没有的,當然在聖經中這也是唯一的記載神創世的聲勢浩大、帶有權柄、帶有威力的一部分話語,這一部分話語代表神獨一無二的權柄,代表神獨一無二的身份。這樣的權柄、這樣的能力可不可以説是神獨一無二身份的象徵呢?能不能説是神自己獨有的?肯定地説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權柄與能力!這個權柄、這個能力是任何的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備也不能取代的!這是不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的一方面特徵呢?這個你們看到了嗎?在這部分話中很快地、清楚地讓人明白了神有着獨一無二的權柄,有着獨一無二的能力,他有着至高無上的身份與地位這一事實。從以上的交通中,你們能不能説你們信的神就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呢?

第二日,神的權柄擺布諸水,創造空氣,人類最基本的生存空間出現了

接着來看第二段經文,「神説:『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事就這樣成了。」(創1:6-7)在神説了「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之後,事情發生了什麽樣的變化呢?經文中説:「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在神説了、作了這件事之後,結果如何呢?這就是此段經文中最後一句話説的:事就這樣成了。

在簡短的兩句話中記載了一件氣勢磅礴的事件,記載了神如何管理諸水、如何創造人類生存空間的驚天偉業這一精彩一幕……

在這幅畫面中,諸水與空氣在彈指之間出現在神的眼目之中,它們因着神話語的權柄被分割開來,按着神指定的方式分為上下。這就是説,神所造的空氣不但要覆蓋在下方的水之上,同時也要支撑着上方的水……在此,造物主調動諸水、指揮諸水、創造空氣之場面的壯觀與他權柄的威力不得不讓人瞠目與贊嘆!因着神的話、因着神的能力、因着神的權柄神成就了又一次偉績。這是不是造物主權柄的威力?讓我們通過經文來解讀神的作為:神説了一句話,然後諸水之間就因着神的話有了空氣,同時這個空間因為神的一句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變化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變化,而是從無到有的一種更替,它從造物主的意念而生,因造物主口中的話而從無到有,并且從此它要為造物主而存而立,它將隨着造物主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這段話記載的是造物主創造整個世界所作的第二件事,它是造物主權柄與能力的又一次發表,也是造物主的又一次創舉。這一日是造物主創世以來度過的第二日,也是造物主度過的又一個精彩的一日:他行走在光之間,他帶來空氣,他擺布掌管着諸水,他的作為、他的權柄、他的能力運行在新的一日中……

在神説話之前諸水之間有空氣嗎?當然没有!在神説「諸水之間要有空氣」這話之後呢?神要的東西就出現了,在諸水之間就有了空氣,水也因着神説的「將水分為上下」這話而分成上下了。這樣,在神説話之後,因着神的權柄、因着神的能力在萬物中間兩樣新鮮的東西、兩樣新生事物出現了。而對這兩樣新生物的出現,你們的感覺是什麽呢?是否感覺到造物主能力的浩大呢?是否感覺到造物主獨一無二的非凡氣勢呢?這種氣勢、這種能力的浩大是因着神的權柄,這個權柄就是神自己的代言,也是神自己獨有的特徵。

從這段話當中,你們是不是又一次深刻地感覺到了神的獨一無二呢?但是這些還遠遠不够,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遠遠不止這些,他的獨一無二不僅僅是因為他有不同于任何受造之物的實質,也是因為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是超凡的、是無限的、是超越一切的、是凌駕于一切之上的,更是因為他的權柄、他的所有所是能締造生命、締造奇迹,能締造出精彩的、非凡的每一分每一秒,同時他也能掌管他所締造的生命、主宰他所締造的奇迹與每一分每一秒!

第三日,地和海在神的話中應運而生,神的權柄使這個世界生機盎然

接下來我們看下一段,《創世記》一章九至十一節中的第一句:「神説:『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神只説了一句「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這樣的話,事情就發生了什麽樣的變化呢?除了光和空氣以外在這個空間中又有了什麽?經文中下一句這樣説:「神稱旱地為地,稱水的聚處為海。神看着是好的。」這就是説,在這個空間中又有了陸地、有了海,也就是水跟陸地分割開來。這些新生物的出現都是在神口中的一句命令之後「事就這樣成了」。在神作成這些事期間,經文記載神忙碌了嗎?記載神動手了嗎?那麽神是怎麽作的呢?神是怎樣讓這些新生物産生出來的呢?不言而喻,神是用話語成就了這一切,創造了這一切。

在以上這三段話當中我們已經得知有三件大事發生了,這三件大事都是通過神的話語而得以出現、得以産生的,它們因着神的話依次出現在神的眼前,可見,「神説成必成、命立就立」這話并非是一句空話,神的這一實質在神的意念開始的那一刻便得到印證,而神開口説話之時,他的這一實質便得以充分體現。

繼續往下讀這一段的最後一句,「神説:『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并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着核。』事就這樣成了。」在神説話的同時,一切都隨着神的意念而生發,瞬間,一個個形態各异嬌嫩的小生命摇摇晃晃從土壤裏探出小腦袋,還未拂去身上的小泥巴便急不可待地各自招手問候,急不可待地向這個世界點頭微笑,它們在致謝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它們在告訴這個世界它們都是萬物中的一員,它們將為彰顯造物主的權柄而獻上它們各自的生命。隨着神話語的發出,陸地上緑草青青,各類可供人享用的蔬菜蓬勃生發,破土而出,山川、平原上樹木茂密、叢林片片……這個光秃秃的看不見一絲生機的世界迅速被青草、蔬菜和樹木等各種植物所覆蓋而緑意盎然……空氣中瀰漫着青草的芬芳,散發着泥土的香氣,各類植物隨着空氣的運轉而開始了呼吸,也開始了成長的過程,同時,這一切的植物都因着神的話,隨着神的意念而開始了它們周而復始的生發、開花、結果、繁衍生息的生命歷程,開始恪守它們各自生命運轉的軌迹,開始履行它們各自在萬物中的角色……它們都因造物主的話而生,因造物主的話而活,它們都將得到造物主源源不斷地供應、滋養,它們也將永遠為着彰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而頑强地存活在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它們也將永遠彰顯着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力……

造物主的生命是超凡的,他的意念是超凡的,他的權柄是超凡的,所以,在他的話語發出之時,最後的結果都是「事就這樣成了」。很顯然,神作事不用動手,他只是用他的意念在指揮,用話語命定,事情就這樣得以成就了。在這一日,神把水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然後神讓旱地長出青草,長出結種子的蔬菜,并結果子的樹木,神讓它們各從其類,讓果子都包着核,這一切都按着神的意思、按着神話中所吩咐的得以實現,陸續出現在這個新的世界中。

在神還未動工之前,神要作成的事在神的心裏已經有一幅圖畫了,當神開始成就這事的時候,也是神開口説出這幅圖畫的内容之時,一切都將因着神的權柄與能力而開始發生變化,無論神怎樣作,怎麽施行他的權柄,事情都會按着神的計劃、因着神的話語一步一步得以成就,天地間也因着神的話語、因着神的權柄而一步一步得到改變。這一切的變化、生發都在彰顯着造物主的權柄,也在彰顯着造物主生命能力的超凡與偉大。他的意念不是一個簡單的構想,不是一幅空洞的畫面,而是一個具有生命力的、具有超强能量的權柄,是讓一切都能變化、復苏、更新、消亡的能力,因此,一切的事物都會因着他的意念而轉動,同時也因着他口中的話而成就着……

在萬物還未出現以先,在神的意念中早已成就了一個完整的計劃,成就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雖然在第三日陸地上生出了各樣植物,但神并没有理由停止他要創造這個世界的脚步,他還要繼續説話,繼續成就他要創造的每一樣新生物,他要説話,他要命令,他要施行他的權柄、彰顯他的能力,他在為他要造的萬物、要造的人類預備着每一樣他所計劃要預備的……

第四日,人類的節令、日子、年歲在神又一次的施行權柄中誕生了

造物主以他的話語成就着他的計劃,就這樣他度過了他計劃中的頭三日。在這三日中并未見他行色匆匆,也未見他精疲力竭,相反,他度過了他計劃中精彩的頭三日,成就了滄海桑田、桑田滄海的偉作,一個嶄新的世界呈現在神的眼前,一個在神的意念中封存着的美好畫面終于在神的話語中一點一點地被打開來。每一個新生物的出現就如一個新生的嬰兒誕生一樣,造物主欣賞着曾在他意念中如今已成為現實的這幅畫面,此時,他的心得到了一絲的欣慰,但他的計劃才剛剛開始。轉眼新的一日來到,造物主新一頁的計劃又是什麽呢?他又説了什麽?他的權柄又是怎樣得以施行的?同時,又有什麽新生物來到了這個新的世界之中呢?隨着造物主的指引,我們的目光停留在了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這一日又是一個嶄新的開始。當然,對造物主來説,無疑又是一個精彩的一日,又是一個對現在的人類至關重要的一日,這一日當然也是一個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的一日。它是怎樣的精彩,如何的至關重要,它又是怎樣的不可估量呢?讓我們先來聽聽造物主説的話……

「神説:『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并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創1:14-15)這是繼神造了旱地與其中的植物之後又一受造之物所彰顯的神權柄的施行。對神來説作一件這樣的事同樣是很容易的,因為神有這樣的能力,神説了就算,算了就成。神命令天上的光體出現,這光體不但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而且要為晝夜、節令、日子、年歲作記號,這樣,在神説話的同時,神所要作成的每一件事都按着神的意思、按着神指定的方式在應驗着。

「天上的光體」即在上空可發出光亮的物體,它可照亮天空,也可照亮陸地和海洋。它隨着神所吩咐的節奏與頻率而旋轉,為陸地的不同時間段而照明,這樣,陸地之上東西的晝夜便因着這個光體的旋轉周期而産生,它不但為晝夜作標記,也以它不同的旋轉周期而為人類的節期與各種日子作記號,它與神所頒布的四季——春夏秋冬相輔相成、交相呼應而和諧地為人類的節令、日子、年歲作出規律的、準確的記號。雖然人類自有了耕作以來才開始了解或接觸到神所造的光體所劃分的節令、日子、年歲,但其實人類今天所了解到的節令、日子與年歲早在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便開始産生了,人類歷經的春夏秋冬的交替周期也早在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便開始了。因着神所造的光體能規律地、準確地、清晰地讓人辨識晝夜,數算日子,讓人很明朗地掌握節令與年歲(月圓之日即滿月之日,人便得知光體普照的新的周期開始了,月缺之日即月半之日,人便得知一個新的節令開始了,以此類推,多少個晝夜為一個節令,多少個節令為一個季節,多少個季節為一個年歲,便很規律地顯示出來)。所以,人類便輕而易舉地掌握了光體的運轉所標記的節令、日子、年歲。從此,人類與萬物便都不自覺地活在光體的運轉所産生的晝夜交替、四季轉换這樣的規律之中,這也就是造物主在第四日所造光體的意義。同樣,造物主作這件事所達到的目標與意義仍然離不開他的權柄與能力。所以,就神所造的光體與光體即將為人類帶來的價值也是造物主權柄施行的又一力作。

在這個人類還未「抛頭露面」的新世界中,造物主已經為他即將要造的新生命預備了「晚上與早晨」,「空氣」,「陸地和海」,「青草、蔬菜和各樣樹木」與「光體和節令、日子、年歲」。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在他創造的每一件新生物上得以發表,他的話與實并行,絲毫没有誤差,也没有絲毫間隔。這一切新生事物的出現與誕生都在證實着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既説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這一事實從未更改過,以往是這樣,現在是這樣,以後永遠都會是這樣。現在再看經文中的這些話,你們是不是覺得很新鮮呢?你們是不是看見了新的内容、有了新的發現呢?那是因為造物主的作為打動了你們的心,指引了你們認識他權柄與能力的方向,開啓了你們了解造物主的大門,是他的作為、他的權柄賦予了這些話語生命,所以在這些話當中人看到了造物主權柄的活靈活現,真正地看到了造物主的至高無上、看到了造物主權柄與能力的超凡。

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在創造着一個又一個的奇迹,他吸引着人的目光,讓人不得不矚目他權柄施行下的一個個驚人的作為。他超凡的能力給人類帶來一次又一次的驚喜,讓人目不暇接,讓人欣喜若狂,也讓人為之贊嘆、稱奇、喝彩,更讓人為之動容,為之生發仰慕、敬畏與依戀之情。造物主的權柄與作為讓人的心靈震撼,也滌蕩人的心靈,更讓人的心靈得以飽足。他的每一個意念、每一次發聲、他權柄的每一次流露都是在萬物之中的杰作,都是受造人類最值得深入了解與認識的驚天偉作。數算着造物主話語中誕生的每一樣受造之物,我們的心靈被神的能力之奇妙牽引着,不由自主地跟隨着造物主的脚踪來到了下一日——神創造萬物的第五日。

我們來一點一點地往下看經文,看看造物主又作了哪些事情。

第五日,一個個形態各异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展示造物主的權柄

經文是這樣的:「神説:『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着是好的。」(創1:20-21)經文中説得很明白,在這一日神造了各樣水中的生物,造了各樣飛鳥在地面以上,就是造了各種魚類還有各種飛禽,并且神讓它們各從其類,這樣地面上、空中、水裏便因着神的創造而豐富了起來……

隨着神話語的發出,刹那間一個個形態各异鮮活的生命在造物主的話語中活靈活現,它們争先恐後、活蹦亂跳、雀躍歡呼地來到這個世界上……水裏,各類魚兒游動着,各種貝類在水中的沙土裏滋生出來,各種帶鱗片的、帶殻的、軟體的生物在水中以各種形式争先生長出來,它們的體積有大有小,有長有短,同時,各類海藻也争相生發,隨着各類水中生物的游動而摇曳着,擺動着身軀,催促着這片死寂的水域,似乎在告訴它:奔騰吧!帶着你的夥伴,因你不再孤獨!當神所造的各類水中的生物出現在水中的那一刻開始,這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便給這沉寂了許久的水帶來了活力,也帶來了新的紀元……從此,它們相依相偎,相互陪伴,不分彼此。水為着其中的生物而存活,它滋養着所有存活在它懷抱中的每一個生命,每一個生命也將因着它的滋養而為它存活。它們互相奉獻彼此的生命,同時,也都在以同樣的方式見證造物主的造物之奇妙與偉大,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不可超越的力量……

在海水不再沉寂的同時,空氣中也活躍起來。一隻隻大大小小的雀鳥從地面上騰空而起,它們與水中各樣生物不同的是它們長滿羽毛,擁有雙翅,它們體態豐韵,身姿輕盈。它們抖動雙翅,驕縱地、自豪地展示着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華麗外衣與特殊功能和本領。它們自由地翱翔,嫻熟地穿梭在天地間,穿梭在草原上、樹林裏……它們是天空的寵兒,它們是萬物的寵兒,它們即將成為天與地的紐帶,它們即將為萬物傳遞信息……它們唱着歌,歡舞着飛來飛去,為這片曾經空洞的世界增添了歡聲、帶來了笑語,也帶來了朝氣活力……它們用嘹亮、清脆的歌喉,用它們的心聲贊美造物主賜予它們的生命,它們用歡快的舞姿展示造物主造物的完美與奇特,它們將以造物主賦予它們特殊的生命為見證造物主的權柄而奉獻它們的畢生……

無論水中的各樣生物,還是飛翔在空中的各樣生物,它們都按着造物主的吩咐活在不同構造的生命體之中,并且按着造物主的吩咐成群結隊地存活在它們各自的類别之中,這個規律、這個法則没有一個受造之物能改變。它們從不敢超越造物主給它們制定的範圍,它們也不能超越這個範圍。在造物主的命定之下,它們繁衍生息,它們嚴格地遵守着造物主給它們制定的生命軌迹與生命規律,它們自覺地遵守着造物主對它們無聲的吩咐與造物主給它們的天條、戒律,一直到今天。它們用特殊的方式與造物主對話,領會造物主的意思,聽命造物主的吩咐,没有一物曾超越造物主的權柄,而造物主對它們的主宰與掌管都在意念中進行着,雖没有話語的發出,但造物主獨有的權柄在無聲無息中掌管着這一切的没有言語功能的與人類不同的萬物。這種特殊方式的權柄的施行不得不讓人對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得出新的認識,作出新的解讀。在這裏,我不得不説,在新的一日裏造物主權柄的施行又一次將造物主的獨一無二展示出來。

接着來看在這段經文中的最後一句話:「神看着是好的。」對這句話你們怎麽理解?這句話中有神的心情在其中。神看着他創造的萬物已經因着他的話而立而成,一切都在逐步發生着變化,這個時候神對他用話語造的各樣東西、成就的各樣事是不是很滿意呢?這個答案就是「神看着是好的」。在這裏你們看到了什麽?「神看着是好的」代表什麽?象徵什麽呢?這就是説,神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智慧來成就他計劃好的事、他定好的事,成就他要達到的目標。當神作完一件事之後在他那兒有没有後悔呢?答案依然是「神看着是好的」。也就是説,神不但不後悔,反而很滿意。没有後悔説明什麽?説明神的計劃是完美的,神的能力與智慧是完美的,而他的權柄是他能成就完美的唯一源頭。人做一件事情能不能説也像神這樣看着是好的呢?人做的每件事能不能都達到完美呢?人能不能一次而永遠地成就一件事呢?就如人説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樣,人做事永遠不能達到完美。當神看着神自己所作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是好的的時候,神所造的每一樣東西便因着神的話而被定格,也就是説,當「神看着是好的」的時候,神所創造的東西便一次而永遠地被定了型、被劃分了類别、被固定了方位與其用途和功能,同時,它在萬物中的角色與在神經營萬物期間它所要走過的歷程已被神命定,永不更改,這就是來自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天規」。

「神看着是好的」這一句簡樸而很難令人關注的話,一句很難引起人足够重視的話,却是一句神給所有受造之物下達天規、天條的話,在這一句話中造物主的權柄又一次得到了更實際更深入的體現。造物主不但能因着話語而得到他所要得到的一切,因着話語而成就他要成就的一切,而且他也能因着話語將他所造的一切掌管在他的手中,將他所造的萬物主宰在他的權柄之下,并且有條不紊,同時,萬物也將因着他的話語而生而滅,更因着他的權柄而存活在他制定的規律之中,没有一物能僭越!這個規律從「神看着是好的」那一刻便開始了,它將為神的經營計劃而存在、而持續、而運作,直到造物主廢掉它的那一日!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不僅體現在他能創造萬物、命立就立,同時也體現在他能管理主宰着萬物,賦予萬物生機活力,更體現在造物主能一次而永久地給他計劃中要創造的萬物以完美的形式、完美的生命構造、完美的角色出現存活在他所造的世界之中,體現在造物主所思所想不受任何條件的局限,不受時間、空間、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獨一無二的身份就如他的權柄一樣從亘古到永遠都不會改變,他的權柄永遠都是他獨一無二身份的代言與象徵,他的權柄將永遠與他的身份共存!

第六日,造物主話語一出,他意念中的各類活物陸續登場

不知不覺造物主創造萬物的工作已持續了五日,緊接着造物主迎來了他創造萬物的第六日,這一日又是一個新的開端,又是一個不同凡響的一日。在新的一日來到之際,造物主又有怎樣的計劃呢?又有哪些新的受造之物産生、被造呢?你聽,那是造物主的聲音……

「神説:『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于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着是好的。」(創1:24-25)這些活物都包括什麽?經文中記述道: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這就是説,在這一日裏地上不但有了各樣活物,而且都被劃分了類别,同樣,「神看着是好的」。

與前五日一樣,在第六日造物主以相同的口吻命他要的活物生出來,出現在地上,并各從其類。在造物主權柄施行的同時,他的話語從不落空,所以,在第六日,造物主所計劃要造的每一樣活物都如期出現。在造物主説了一句「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這話之後,陸地上便活躍起來,地之上空頓時散發出各種活物的氣息……在緑草青青的原野上,一隻隻壯碩的肥牛甩動着尾巴相繼出現,咩咩叫着的羊兒成群結隊,嘶吼着的馬匹奔騰而來……頃刻間,寂静遼闊的草原上一片沸騰……各類牲畜的出現給萬籟俱寂的草原增添了一道道美麗的風景綫,帶來了無限的生機……它們將與草原為伴,它們將作為草原的主人而與草原相互依存,它們也將成為草原的守望者與看護者,而草原也即將作為它們永久的栖息地為它們貢獻一切,作為它們生存永久的滋養者……

與各類牲畜同日誕生的各類昆蟲在造物主的話語發出之時也相繼出現,雖然它們是受造之物中最小的一類生命體,但它們的生命力依然來自造物主的奇妙創造,它們并未遲到……它們有的扇動着小翅膀,有的緩緩爬行,有的一躍一跳,有的步履蹣跚,有的前行有力,有的後退迅速,有的横行,有的縱躍……它們各自忙着尋找自己的家:有的鑽入草叢,有的忙着在土地上挖掘洞穴,有的飛上大樹,隱秘在叢林裏……它們雖體型微小,但它們却都不甘忍受空腹之苦,各自找到家之後便急不可待地搜尋可果腹之物:它們有的爬在嫩草葉上吃起來,有的抓食泥土一口一口地吞下肚腹,吃得津津有味,好不快樂(這泥土倒成了它們的美餐),有的雖隱秘在叢林裏,但也并未歇息下來,樹上油緑的一片片樹葉的汁液成了它們口中的美味、佳肴……在喂飽了肚腹之後,它們也并未停止它們的活動,它們雖小,但它們却能量巨大,活力無限,所以,它們都是萬物中活動最頻繁、最勤勞的一類受造之物。它們從不慵懶,從不貪享安逸,當它們肚腹飽足之後,它們依然辛勤耕耘着它們的將來,為它們的明天、為它們的生存而忙碌着、奔跑着……它們輕輕哼唱着各種旋律的不同節奏的歌謡,為自己打氣、加油,也為草叢、為樹林、為一片片土壤平添歡樂,帶來與衆不同的每一天、每一年……它們用它們各自的語言、各自的方式為地上各種生物傳遞信息,也以它們各自特殊的生存軌迹為萬物作出標志,留下印迹……它們與土壤、與緑草、與叢林親密無間,它們為土壤、為緑草、為叢林帶來活力、帶來生機,也帶來造物主對各樣生物的囑托與問候……

造物主的眼目巡視着他所造的萬物,這一刻,他的雙目停留在了叢林裏、停留在了大山間,他的意念在轉動。隨着他話語的發出,在茂密的叢林裏、大山間出現了各樣不同于之前所有受造之物類别的一類受造之物,它們就是神口中所説的「野獸」。它們姗姗來遲,它們摇頭擺尾,帶着一副副不同尋常的面孔,你看它們有的披毛,有的帶甲,有的齜牙,有的咧嘴,有的長頸,有的短尾,有的雙目凶煞,有的目光怯懦,有的俯身吃草,有的口中充滿血腥,有的雙足彈跳行走,有的四蹄交替挪動,有的爬上樹木遠眺,有的隱身叢林之中等候,有的尋找洞澗休憩,有的奔跑在平原上嬉戲,有的穿行在叢林裏……它們有的怒吼,有的咆哮,有的狂吠,有的哭嚎……它們的聲音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嘹亮,有的清脆……它們有的面目狰獰,有的模樣俊俏,有的令人厭惡,有的楚楚可人,有的令人恐懼,有的憨態可掬……它們一個個陸續走出來,你瞧瞧,它們個個都趾高氣揚,没規没矩,誰都懶得搭理誰,誰都懶得看上誰一眼……它們各自都帶着造物主賦予它們各自的特殊生命,帶着野性、帶着蠻横出現在叢林裏,出現在大山間。它們如此「目空一切」,霸氣十足,誰讓人家都是大山、叢林真正的主人呢?從造物主命它們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它們便要「霸占」叢林,「霸占」大山,因為造物主早已封定了它們的界綫,給它們制定好了它們的生存範圍,它們才是大山、叢林真正的霸主,所以它們才如此具有野性,如此「不可一世」。而它們之所以被稱為「野獸」,那只是因為在萬物中它們是真正的帶有野性的、蠻横的、難以馴服的受造之物。因為它們不能被馴化,所以它們不能被飼養,不能與人類和睦同居,不能為人類勞作;正是因為它們不能被飼養,不能為人類勞作,所以它們必須要遠離人類,人類也不得靠近它們;因為它們遠離人類,人類不得靠近它們,它們才能完成造物主賦予它們的責任——守護大山、守護叢林。它們的野性是保護大山、守護叢林,是讓它們能繁衍生息最好的保護與保障,同時,它們的野性也將維護和保障着萬物的平衡。它們的到來,讓大山、讓叢林有了依靠,有了寄托;它們的到來,給寂寞空寥的大山、叢林注入了無限的生機與活力。從此,大山、叢林成了它們永久的栖息地,它們永不會失去它們的家園,因為大山、叢林為它們而生而存,它們將為守護大山與叢林而盡職盡責,盡心盡力,它們也將嚴格地遵照造物主囑托它們的——守住它們的領地、持續它們的野獸本性來維護造物主制定下的萬物的平衡,彰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

造物主權柄之下的萬物都盡善盡美

神所造的萬物,包括能動的也包括不能動的,像飛鳥、魚類,像樹木、花草,包括在第六日造的牲畜、昆蟲、野獸,在神看都是好的,而且在神眼中這些事情都按着神的計劃達到了盡善盡美,達到了神要達到的標準。造物主按着他的計劃按部就班地作着他要作的工作。他要創造的東西一樣一樣地出現,每一樣東西的出現都是造物主權柄的體現,也是他權柄帶來的結晶,這些結晶不得不讓所有的受造之物感謝造物主的恩澤,感謝造物主的供應。在神奇妙作為的彰顯之下,這個世界一點一點地被神所造的萬物豐腴了,它由混沌、黑暗變得清澈透亮,由死寂變得生機勃勃、活力無限,受造的萬物之中,由大到小,由小到微小無一不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所創造出來的,每一樣受造之物都有其特有的、固定的存在的必要性與價值,不管它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麽不同,總之,只要是出自于造物主的創造,它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存活。有時候人看到一種昆蟲,這種昆蟲很難看,人就説這隻蟲怎麽這麽難看,這麽難看的蟲絶對不是神造的,神絶對不能造出這麽難看的東西來。這觀點太愚昧!應該説「這個昆蟲雖然特别難看,但它是神造的,它肯定有它獨特的用處」。在神的意念當中,神要讓他造的各種活物有各種各樣的長相,各種各樣的功能與用途,所以神造的萬物没有千篇一律的,從外形到内裏的構造,從生活習性到各自占據的位置都各有不同,牛有牛的長相,驢有驢的長相,鹿有鹿的長相,大象有大象的長相。你説誰最好看,誰最不好看?你説誰最有用,誰最没必要存在?有的人喜歡大象的長相,但没有人用大象種田的;有的人喜歡獅子、老虎的長相,因為它們在萬物中長得最威風,但你能把它們當寵物養嗎?總之,對待萬物人都應存着順服造物主的權柄,也就是順應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規律這樣的態度,才是最明智的,存着尋求與順服造物主的初衷這樣的態度,才是真正的對造物主權柄的接納與肯定。因為神看着是好的,所以人還有什麽理由挑剔呢?

至此,造物主權柄之下的萬物將為造物主的主宰奏起新的樂章,將為造物主新一日的工作拉開輝煌的序幕,造物主也將在此刻為他自己的經營工作翻開新的一頁!萬物將按着造物主所制定的春發、夏興、秋收、冬藏這一規律與造物主的經營計劃遥相呼應,它們將迎來它們各自新的一日、新的開端與新的生命歷程,它們也即將為迎接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每一日而生生不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從開始創造萬物,神的能力就開始發表了,開始流露了,因為神以話語創造了萬有,不管他以什麽方式創造萬有,不管他為什麽創造了萬有,總之,萬有是因着神的話語而生而立而存的,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時候,造物主就以他的能力、以他的權柄為人類創造了萬有,以他特有的方式為人類預備了合適的生存環境,他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將來得到他氣息的人類而預備的。就是説,在人類還未被造的時候,神的權柄就彰顯在不同于人類的所有的受造之物中,大到天體、光體、海洋、陸地,小到飛禽走獸以及各類昆蟲或微生物,包括人肉眼看不到的各種菌類,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得以存活,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繁衍,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它們雖没有得到造物主的氣息,但它們仍舊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構造彰顯着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活力;它們雖没有得到造物主賜給人類的語言的能力,但它們各自都得到了造物主施予它們各自不同于人類語言的表達生命的方式。造物主的權柄不但能賦予外表看似静止的物質以生命的活力,讓它們永不消逝,更能賦予各種生靈繁衍生息的本能,讓它們永遠不會銷聲匿迹,一代又一代地傳遞着造物主賦予它們的生存法則與規律。造物主的權柄所施行的方式不拘泥于宏觀與微觀,不局限在任何的形式之中。他能掌管天宇的運行,也能主宰萬物的存亡,更能調動萬物為他效力;他能管理山河湖泊的運轉,也能主宰其中的萬物,更能供應萬物的所需。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以外的萬物中的彰顯。這樣的彰顯不是一生一世的,它永不停止,從不歇息,没有一人一物能更改,能破壞,也没有一人一物能加添或删减,因為造物主的身份是無人能替代的,所以,造物主的權柄是任何受造之物不能替代的,也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不能够達到的。比如神的使者或者天使,他們不具備神的能力,他們更不具備造物主的權柄;他們之所以没有神的能力,没有神的權柄,是因為他們不具備造物主的實質。在非受造之物中,比如神的使者、天使他們雖能代替神做一些事情,但他們并不能代表神,雖然他們具備點人類不具備的能力,但他們并不具備神的權柄,他們并不具備神一樣的創造萬有、掌管萬有、主宰萬有的權柄,所以神的獨一無二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同樣,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也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在聖經當中你有没有看到任何神的使者也來創造萬物呢?神為什麽不差遣他的使者與天使來創造萬物呢?因為他們没有神的權柄,所以他們不具備施行神權柄的能力。與所有的受造之物一樣,他們也都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造物主同樣也是他們的神,也是他們的主宰者。在他們中的任何一員,無論高低貴賤、能力大小都不能超越造物主的權柄,所以,在他們中的任意一個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他們永遠不可能被稱為神,也永遠不可能成為造物主,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與事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人類發展到今天,人類的科學可説是「蒸蒸日上」,在科學的探索中取得的成績可説是「令人刮目相看」,不得不説人類的本事越來越大,但唯獨有一樣東西是人的科學不能突破的:人類造了飛機、造了航母、造了原子彈,人類飛上太空,走入月球,人類發明了網絡,過上了高科技的日子,但人類却造不出一隻能喘氣的活物來,對于任何生物的本能與生存規律以及各類生物的生死輪迴都是人類科學所無能為力、不能掌控的。這不得不説人類的科學不管如何登峰造極也比不上造物主的一個意念,也測不透造物主造物的奇妙與造物主權柄的威力。地球上的海水那麽多,它從來不隨便越過它的範圍上到陸地上來,那是因為神給它們各自定好了界綫,命定好它在哪兒它就在哪兒,没有神的許可它不能亂動,没有神的許可,它們都互不侵犯,當神説讓它動的時候它才能動,它的去向、它的存留這是神的權柄决定的。

「神的權柄」用土話解釋就是神能説了算,神有權决定怎樣作,神要怎樣作就怎樣作。萬物的規律都是神説了算,不是人能説了算的,也不是人能改變的,它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是因神的意念、因神的智慧與神的命定而改變,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否認的事實。天地萬物,宇宙、星空,一年四季,人能看得見的、人看不見的,都按着神的命定,按着神的吩咐,按着神當初創造的規律一點不差地在神的權柄之下存在着、運行着、變化着,没有任何一人任何一物能改變它的規律、能改變它原有的運行軌迹,它們因神的權柄而生,也因神的權柄而滅,這就是神的權柄。説到這裏,現在你感覺神的權柄是不是神身份與地位的象徵呢?神的權柄是不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所能具備的呢?是不是任何人、事、物所能模仿、所能冒充、所能代替的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能力能創造出任何形式的有生命、有活力的東西,這是神的生命决定的。因為神是生命,所以他是一切生命體的源頭,與此同時,神的權柄能使所有的生命體順服神的一切話語,也就是按着神口中的話而産生,遵照神的吩咐存活、延續,在此之後,神便主宰、掌管所有的生命體,從來不會有誤差,直到永遠。這些是任何人與物都不具備的,只有造物主擁有、具備這樣的能力,所以稱它為權柄,這就是造物主的獨一無二。因此,無論「權柄」這個詞本身或權柄的實質,只能與造物主相關聯,因它是造物主特有身份與實質的象徵,它代表造物主的身份與地位,除了造物主之外,没有一人一物與「權柄」這個詞有關聯,這也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的解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這是造物主對人類説的原話。在他説話的同時,那彩虹便出現在人的視綫之中,直到今日。彩虹大家都見過,當人看到彩虹的時候,你知道這個彩虹是怎麽出現的嗎?科學没法論證這事,科學找不到它的源頭,也找不到它的去向,因為這是造物主與人所立之約的記號,它不需要科學依據,不是人為的,不是人能改變的,它是造物主話語發出之後權柄的繼續。造物主以他獨有的方式在信守着他與人立的約和他的承諾,所以,以彩虹出現作為神立約的記號,這無論對于造物主還是受造人類都是永不更改的天條、法則,這個持續不變的法則不得不説是繼造物主造了萬物之後的權柄的又一次真實的體現,不得不説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是無限的,而以「彩虹」作為記號正是造物主權柄的繼續與延伸。這件事是神用話語作的又一件事情,是神用話語與人立約的一個記號,他告訴人他要定意作成什麽,以什麽方式應驗,以什麽方式成就,事情就這樣按着神口中的話而應驗了。只有神有這個能力,在他説了這樣的話的幾千年之後的今天,人類仍然能看見在神口中所説的彩虹。因着神的一句話,這件事情一直到現在都没有更改、没有變化,没有人能將這彩虹挪去,也没有人能改變它的規律,它只為神的話而存在,這就是神的權柄。「神既説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這個話在這兒很明顯地體現出來,這是神權柄、神能力的一個很明顯的記號與特徵。這樣的記號與特徵在任何的受造之物身上都不具備、都看不到,在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中間也都看不到;這樣的記號與特徵是獨一無二的神特有的,它將造物主獨有的身份和實質與受造之物區分開來;同時,它也是除了神自己以外的所有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永不能超越的記號與特徵。

在神那兒與人立約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要藉此告訴人一個事實,也告訴人他的心意,為此他用了一種獨有的方式,用一個特殊的記號與人立約,用這種記號來承諾他與人立的約。那立這個「約」是不是一件很大的事呢?這件事大到什麽程度了呢?這就是這個「約」的特别之處:它不是一個人與另外一個人立的約,不是一個團體與另外一個團體立的約,也不是一個國家與另外一個國家立的約,而是造物主與全人類立的一個約;這個「約」的有效期是造物主廢掉萬物的那一日;這個「約」的實施者是造物主,它的維護者也是造物主。總之,與人類所立的「彩虹之約」的一切都按着造物主與人的對話而應驗、成就,直到今日。受造之物除了順服、聽從、相信、領會、目睹、稱贊造物主的權柄之外,還能有其他嗎?因為除了獨一無二的神以外没有任何人能有這樣的能力立這樣的約。在一次次彩虹的出現中,它告知人類、提示人類造物主與人類所立的「約」,在造物主與人類所立之約的不斷地出現中,它顯示給人類的不是「彩虹」與「約」本身,而是造物主那永不更改的權柄。一次次彩虹的出現,顯示出來的是造物主在隱秘處驚天動地的奇妙作為,同時也是造物主永不消逝、永不更改之權柄的活力體現。這些是不是造物主另一方面獨一無二權柄的彰顯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説「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這是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這約如同「彩虹之約」一樣將會得到永久的成就,同時也是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這樣的應許只有神有資格有能力去兑現,無論人是否相信,無論人是否接受,也無論人如何看待、如何對待神所給的應許,然而這一切都將按着神話中所説的一點不差地得以應驗。神的話不會因着人的意志或人的觀念的改變而改變,他不會因着任何人、事、物的改變而改變,萬物廢去,神的話也不會廢去。相反,萬物廢去的那一日,也正是神的話得以完全應驗的那一日,因為他是造物主,他有造物主的權柄,他有造物主的能力,他掌管萬有,掌管一切的生命力,他能使無變有,使有變無,他掌管一切生與死的轉换,所以讓人的子孫多起來,在神來看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事了。儘管對這件事人聽起來就像是天方夜譚,聽起來就像是童話故事,但是在神來看,神定意要作的、神應許給人的事不是天方夜譚,也不是童話故事,而是神已看到的事實,它必將被成就。這個你們有没有體會?事實證明了亞伯拉罕的後裔多不多?多到什麽程度呢?是不是神話中所説的「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一樣?是不是遍及各國各方,遍及世界各地?這個事實是因着什麽成就的呢?是不是因着神話語的權柄成就的呢?在神説話之後的幾百年或者幾千年期間,神的話語在持續得以應驗,不斷地得以成為事實,這就是神話語的威力,是神權柄的證實。當初神創造萬有的時候,神説要有光就有了光,這是很快發生的事,是在短時間内應驗的事,這些事的成就與應驗没有時間差,是立竿見影的事。同樣都是神權柄的彰顯,而在神賜福亞伯拉罕一事上,讓人看到了神權柄的另一方面實質,也讓人看到了造物主權柄的不可估量,更讓人見識到了造物主權柄更實際、更精湛的一面。

神的話語一出,神的權柄就開始執掌這個工作了,而在神口中所應許的這個事實就開始一步一步變成現實了,萬物其間,一切都因此而發生着不同的變化,就如春天來到之時,草緑了,花兒開了,樹木發芽了,小鳥兒開始歌唱了,大雁回來了,田間地頭可見人頭攢動……萬物都隨之復苏了,這是造物主的奇妙作為。當神成就他的應許之時,天上的萬物、地上的萬物也都隨着神的意念而更新、變化,無一例外。神口中的一句承諾、一個應許的應驗,萬物都將為此而效力,而被調動,一切的受造之物都在造物主的權下被擺布安排着,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敬獻着各自的功用,這就是造物主權柄的彰顯。在此你看到了什麽?你怎樣認識神的權柄?神的權柄有没有範圍?有没有時間限制?能不能論高低長短?能不能論大小强弱?能不能用人的尺度衡量?神的權柄不是忽隱忽現、忽有忽無的,没有人能衡量他的權柄到底有多大。神賜福給一個人,不管長達多長時間,他的這個賜福都是持續的,這個持續見證着神權柄的不可估量,也讓人類看到了造物主永不熄滅的生命力的一次次再現。他權柄的每一次彰顯都將他口中的話完美地呈現出來,呈現給萬物,呈現給人類,而他權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都是那樣的精美絶倫、天衣無縫。可以説,他的意念、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與他所成就的每一樣工作,都是一幅無與倫比的精美的圖畫,對于受造之物來説,它的意義與價值是人類的言語所望塵莫及的。當神賜給人應許之後,無論這個人生在何處、在做什麽,無論他得着應許前後的背景是什麽,也無論他的生存環境發生了多大的變化,在神都瞭如指掌。神所説的話不管經過了多長時間,在神來看都如剛剛發生一樣。這就是説,神有能力,神有這樣的權柄跟進、掌管、實現他所給人類的每一樣應許,無論這個應許是什麽,也無論這個應許需經過多久才能完全得以應驗,更無論成就這個應許所涉及的範圍有多廣,例如時間、地界、種族等等,這個應許都將會得以成就、得以實現,而且在神都不費吹灰之力。這證實了一件什麽事呢?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範圍掌管的是全宇宙、全人類。雖然光是神造的,并不能説神就只管理光,神造了水就只管理水,剩下的事就與神無關了,這是不是誤解?雖然神賜福給亞伯拉罕一事經過幾百年之後逐漸淡出了人的記憶,但這個應許在神來看依舊如故,它依然在成就的過程中,從來没有停止過,而在此期間神是怎樣施行他的權柄的,萬物又是如何被神擺布、安排的,在神所造的萬物之中發生了多少精彩的故事,這些儘管人類從不知曉,從不耳聞,但神權柄的彰顯、神作為的流露的每一個精彩的片段,都在萬物中流傳、頌揚,萬物都在彰顯着、訴説着造物主的奇妙作為,而造物主主宰萬物的一段段佳話將永遠被萬物傳揚。神主宰萬物的權柄與神的能力顯示給萬物的是神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當你看見了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無處不在的時候,你便會看到神是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的。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不受時間、地理、空間和任何人事物的限制,神的權柄與他能力的範圍超過人的想象,是人測不透、是人難以想象的,是人永遠都認識不完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雖然有權柄、有能力,但他作事很嚴謹,很有原則,他作事很守信。他的嚴謹與他作事的原則顯示出造物主的不可觸犯與造物主權柄的不可逾越。雖然他擁有至高無上的權柄,萬物都在他的權下,雖然他具備主宰萬物的能力,但神從來都不破壞、不打亂自己的計劃,他每次權柄的實施都嚴格地持守着他自己的原則,準確地按着他口中所説的、按着他計劃中的步驟與目標而進行。不言而喻,在神主宰下的萬物也都遵循着神權柄實施的原則,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他權柄的擺布,也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他權柄實施的原則。在他的眼目中,蒙賜福之人因着他的權柄而得到祝福,被咒詛之人因着他的權柄而受到懲罰。在神權柄的主宰之下,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神權柄的施行,也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神權柄施行的原則。造物主的權柄不會因着任何因素的改變而改變,同樣,他權柄施行的原則也不會因着任何的原因而改變。天地巨變,造物主的權柄却不會變;萬物廢去,造物主的權柄却永不廢去。這就是造物主永不更改、不可觸犯的權柄的實質,這也正是造物主的獨一無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能創造、主宰天地萬物的才是獨一真神,就是造物主

    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著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

  • 任何天使都不能稱為神,因為它創造不了天地萬物

    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

  • 神是怎麽帶領、供應人類走到今天的

    耶穌當時作了許多工作門徒也不了解,他說了許多的話人都不明白,因當時他自己並未解釋……因為那時也不是成全人、得著人,就為作一步工作,帶來天國的福音,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釘完十字架他的工作就全部結束了。

  • 神是怎樣管理、主宰整個宇宙世界的

    神在每一個時期都要開展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期都在人中間有新的開端,人若只守住『耶和華是神』或『耶穌是基督』這些僅在一個時代適應的真理,那人永遠都不會跟上聖靈的作工,永遠不會得到聖靈的作工。

  • 撒但是墮落的天使,它不能創造天地萬物,也不能超越神的權柄

    神的可愛之處是在他的作工中表現出來的,人只有在經歷中才可發現他的可愛,只有在實際中才能體驗到神的可愛,沒有實際生活的體察,沒有一個人能發現神的可愛。神的可愛之處很多,但人若不與他實際地接觸就不能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