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實質是什麼

2 什麼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實質是什麼

參考聖經: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約1:1)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1:14)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

「耶穌對他説:『腓力,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麽説將父顯給我們看呢?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你不信嗎?我對你們所説的話,不是憑着自己説的,乃是住在我裏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即或不信,也當因我所作的事信我。』」(約14:9-11)

我與父原為一。」(約10:30)

什麼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實質是什麼

相關神話語:

「所謂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顯現,神以肉身的形像來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間,所以,既説是道成肉身,首先務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這是最起碼該具備的。其實,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義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實質成了肉身,成了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道成肉身就是神的靈成了一個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靈作的工作,靈作的工作就實化在肉身,藉着肉身發表出來,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誰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這個正常的人性能發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有正常人性的基督就是靈實化的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智、有大腦思維這樣的一個肉身。所謂『實化』就是神成了人的意思,靈成了肉身的意思,説得再明白點,就是神自己住在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裏,藉着正常人性的肉身來發表他的神性作工,這就是『實化』,也就是道成了肉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神道成肉身的稱呼是基督,所以將能賜給人真理的基督稱為神,這一點兒也不過分。因為他有神的實質,他有人所不能達到的神的性情與作工智慧,而那些不能作神的工作却自稱為基督的人才是冒牌貨。所謂的基督不僅僅就是神在地上的彰顯,而是神在地上開展工作完成他在人中間作工的特有的肉身。這個肉身不是任何人都能代替的,而是足可擔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的肉身,是可以發表神性情的肉身,是足可以代表神的肉身,是能供應人生命的肉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義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實質成了肉身,成了人。他道成肉身的生活與作工共分為兩步:第一步是盡職分以先的生活,是生活在一個普通人的家庭中,生活在一個極其正常的人性裏,有人的正常生活倫理,有人的正常生活規律,有人的正常需要(吃、穿、睡、住),有人的正常軟弱,有正常人的喜怒哀樂,也就是第一步是生活在一個非神性的完全正常的人性裏,從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動;第二步是在盡職分以後的生活,仍是活在一個有正常人性外殻的普通的人性裏,外表仍没有一點超然的東西,但是以盡職分為生,這時的正常人性完全是為了維持神性的正常作工,因為盡職分時的正常人性已成熟為一個足可盡職分的人性,所以,第二步的生活是在正常人性裏盡職分的生活,也就是正常人性與完全神性的生活。第一步的生活之所以是生活在一個完全普通的人性裏,是因為那時的人性并不能維持神性的全部作工,是不成熟的人性,務必等到人性成熟即能足够擔當職分的人性才能盡他該盡的職分。既是肉身就得有成長與成熟的過程,所以第一步的生活只是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第二步的生活是因為人性已足够能擔當工作、足够能盡職分,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在盡職分期間的生活就是人性與完全神性的生活。若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降生就正式開始盡職分,而且都是超然的神蹟奇事,那肉身的實質就没有了,所以説,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肉身的實質而有的,没有人性的肉身是不存在的,而且没有人性的人就是非人類,這樣,肉身的人性就成了神道成的肉身固有的屬性。誰若説『神成為肉身只有神性没有人性』,那就是褻瀆,因為這是根本不存在的説法,而且違背道成肉身的原則。就在他盡職分以後仍是活在一個有人性外殻的神性中來作工,只是這時的人性完全是為了維護神性能在這個正常的肉身中作工。所以,作工的是在人性中的神性,是神性作工,不是人性作工,但這個神性是在人性掩蓋之下的神性,其實質仍是完全的神性在作工,并非人性在作工,但作工的是這個肉身,可以説是人也可以説是神,因為神成了活在肉身中的神,有人的外殻,有人的實質,更有神的實質。正因為他是有神的實質的一個人,所以他高于任何一個受造的人類,高于任何一個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與他有相同人的外殻的人中間,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間,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則都是受造的人類。同樣具備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却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人性是在肉身的外觀上可以看到的,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發現的,而神性則不容易讓人發現。正因為神性是在有人性的前提下才發表出來的,而且不像人想像的那樣超凡,所以人最不容易發現的就是神性。到現在人最難測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到底是什麽,在我説了這麽多話之後想必你們多數人對此還是一個謎,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既説是神道成了肉身,那他的實質就是人性與神性的結合,這個結合稱為神自己,而且是在地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耶穌在地的生活也都是肉身的正常生活,他活在肉身的正常人性裏,或者是作工説話的權柄,或者是醫病趕鬼的權柄,這些超凡的事在他未盡職分以先基本上没有。在他二十九歲也就是没盡職分以前就足可證明他只是一個正常的肉身,既是正常的肉身,而且是未盡職分,人在他身上就看不出一點神的味道,只看見他就是一個正常的人,一個普通的人,正如當初有些人認為他是約瑟的兒子。在人看他就是一個普通人的兒子,根本就看不出他是神道成的肉身,儘管他盡職分時顯了許多神蹟,但仍有多數人説他是約瑟的兒子,這都是因為他是具有正常人性外殻的基督。他的正常人性跟他所作的工作這兩部分都是為了完成第一步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為了證實神已完全來在了肉身,神已成了一個極其普通的人。在他没作工以前他有正常人性,就證明他是一個普通的肉身,後來他作工作仍證明他是一個普通的肉身,因為他顯神蹟奇事或者醫病趕鬼都是在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作的。他之所以能顯神蹟是因他的肉身帶有神的權柄,他的肉身是神的靈穿戴的肉身,他有這權柄是因着神的靈的緣故,并不代表他不是一個肉身。醫病趕鬼是在他該盡的職分中的工作,是在人性掩蓋下的神性的發表,他無論如何顯神蹟,無論如何顯示他的權柄,他仍是活在一個正常的人性裏,仍是一個正常的肉身。在他上十字架死裏復活以先,他一直是活在一個正常的肉身裏,給人恩典、給人醫病趕鬼都是他職分之内的事,都是在正常的肉身中作工,在他未上十字架以先,他無論怎麽作都不離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儘管他是神自己,儘管他作的是神自己的工作,但因着他是神道成的肉身,所以他也吃飯也穿衣,他有正常人性的需要,也有正常人的理智與思維,這一切都證明他是一個正常的人,這正常的人就證明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有正常人性的肉身,并不是超凡的肉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性的正常作工的,而正常的大腦思維是維持正常人性的,正常的大腦思維又是維持肉身的一切正常活動的,可以説,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的一切作工的。若是這個肉身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維,神就不能在肉身中作工,這樣他在肉身中該作的工作就永遠完不成。道成肉身的神雖有正常的大腦思維,但他的作工中并不摻有人的思維,他是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維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并不是發揮正常的大腦思維來作工。無論他所在肉身的思維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摻有邏輯學,不摻有思維學。也就是説,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維想像出來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發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該盡的職分,没有一步是他的大腦琢磨出來的。就如他給人醫病趕鬼、釘十字架不是大腦想出來的,也是所有有大腦思維的人不能達到的。今天的征服工作同樣也是道成肉身的神該盡的職分,但這工作并不是人的意思,這都是神性該作的工作,是屬血氣的任何一個人所不能達到的。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務必有大腦的正常思維,務必有正常的人性,因他務必得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裏作工,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實質,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在主耶穌作工作期間人看到的神有好多人性的表現,例如他可以跳舞,可以參加婚宴,可以與人談心、説話,或者談論一件事情,與此同時,主耶穌也作了好多代表神性方面的工作,當然這些工作都是神性情的發表與流露。在此期間,神的神性實化在了一個正常的肉身之中,讓人看得見、摸得着,讓人不再覺得神忽隱忽現、没法靠近;相反,人可以通過人子的舉手投足,人子的説話、作工來揣摩神的心意,或者了解神的神性。道成肉身的人子將神的神性藉着人性發表出來,將神的心意傳達給人,同時也將在靈界中人看不見摸不着的神藉着發表神的心意、神的性情顯給人看,人看到的是有形有像、有骨有肉的神自己,所以,道成肉身的人子將神自己的身份、地位、形像、性情、所有所是等等都具體化、人性化了。雖然對于神的形像來説,人子的外表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人子的實質與所有所是可以完全代表神自己的身份與地位,只不過在發表的形式上有所區别罷了。無論是人子的人性還是神性,我們都不可否認地説他代表神自己的身份與地位,只不過神在此期間以肉身的方式作工,以肉身的角度説話,站在人子的身份與地位上面對人類,讓人有機會接觸到、體會到神在人中間實實際際的説話與作工,也讓人見識到了神的神性與在卑微中的神的高大,同時也讓人對神的真實與實際有了初步的了解,也有了初步的定義。雖然主耶穌所作的工作與他的作工方式、説話角度和在靈界中的神的真體有所區别,但他的一切都一點不差地代表那一位人從未看見的神自己,這是不可否認的!就是説,神無論以什麽樣的方式出現,無論以什麽樣的角度説話,以什麽樣的形像來面對人,神代表的只有神自己,他不可能代表任何的人,不可能代表任何的敗壞人類,神自己就是神自己,這是不可否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雖然神道成肉身外表與人一模一樣,也學人的知識,也講人的語言,甚至有時候也用人的方式或引用人的説法去表達他的意思,但是他看待人類與看待事情的實質與敗壞的人類是絕對不一樣的,而且他所站的角度與高度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類所不能及的,因為神是真理,他所穿戴的肉身同樣具備神自己的實質,他的心思與他的人性所發表出來的同樣都是真理。對敗壞的人類來説,肉身所發表的都是真理的供應,也是生命的供應,這些供應不是只針對某一個人,而是針對全人類。對于任何一個敗壞的人來説,他心裏能容納的只有與自己相關的那幾個人,他所關心的所牽掛的人也只有那麽幾個,灾難臨到他先想到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的愛人或自己的父母,比較『博愛』的人頂多想想某一個親戚或者某一個不錯的朋友,他會想到更多嗎?永遠都不會!因為人畢竟是人,人只能站在人的角度與人的高度來看待一切,而神所道成的肉身與敗壞的人類就完全不同了,無論神道成的這個肉身多麽普通、多麽正常、多麽卑微,甚至人多麽看不起,而他的心思與他對人類的態度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具備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遠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來觀察着人類,以神的實質、以神的心態來看待人類,他絕對不會以一個普通人的高度,以一個敗壞的人的角度來看待人類。人看人類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識、人的規條、人的學説等等作為衡量標準,這個範圍是人肉眼能看得見的範圍,是敗壞人類能够得上的範圍;神看人類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為衡量標準,這個範圍是人看不見的範圍,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與敗壞的人類截然不同的地方。這個不同是因着各自的實質決定的,而正是實質的不同決定了各自的身份與地位,也決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與高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于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實質就是靈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實質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實質,這個實質是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毀自己工作的事來,也不可能説出違背自己旨意的話來。所以説,道成肉身的神絕對不會作出打岔自己經營的工作,這是所有人都應該明白的。聖靈作工的實質是為了拯救人,是為了神自己的經營,同樣,基督的作工也是為了拯救人,為了神的旨意。神既道成肉身他就將他的實質都實化在了他的肉身之中,使他的肉身能足够擔當他的工作,因而在道成肉身期間基督的作工代替了神靈的一切作工,而且整個道成肉身期間的工作都以基督的作工為核心,其餘不得摻有任何一個時代的工作。神既道成肉身他就以肉身的身份來作工,他既來在肉身就在肉身中完成他該作的工作,不管是神的靈,不管是基督,總之都是神自己,他都會作自己該作的工作,盡自己該盡的職分。

神的實質本身就是帶有權柄的,但他又能順服一切出于他的權柄,無論是靈的作工還是肉身的作工都不相矛盾。神的靈是萬物的權柄,有神實質的肉身也帶有權柄,但在肉身中的神又能作順服天父旨意的一切工作,這是任何人都達不到的,也是任何一個人不可想像的。神自己是權柄,但他的肉身又能順服他的權柄,這就是『基督順服父神旨意』的内涵之意了。神是靈能作拯救的工作,神成了人也同樣能作拯救的工作,無論怎麽説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他既不打岔也不攪擾,更不作互相矛盾的工作,因為靈與肉身所作工作的實質是相同的,或靈或肉身都是為了成就一個旨意,都是經營一項工作,雖然靈與肉身有兩種互不相干的屬性,但其實質都是相同的,都有神自己的實質,都有神自己的身份。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没有一點選擇。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没有撒但的屬性。神活在肉身之中時無論工作如何艱難,無論肉身如何軟弱,他都不會作出打岔神自己工作的事來,更不會放棄父神的旨意而悖逆的,他寧肯肉身受苦也不違背父神的旨意,正如耶穌禱告的『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着我的意思,只要照着你的意思』。人有自己的選擇,但基督却没有自己的選擇,雖然他有神自己的身份,但他仍站在肉身的角度來尋求父神的旨意,站在肉身的角度完成父神的託付,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從撒但來的就不能有神的實質,只有悖逆抵擋神的實質,不能完全順服神,更不能做到甘心順服神的旨意。那些基督以外的人都能做出抵擋神的事來,而且没有任何一個人能直接擔當神所託付的工作,没有一個人能將神的經營作為自己該盡的本分來做。順服父神的旨意這是基督的實質,悖逆神這是撒但的屬性,這兩個屬性是互不兼容的,凡有撒但屬性的就不能稱為基督。之所以人不能代替神的工作,就是因為人根本没有神的實質,人為神作工是為了個人的利益,是為了以後的前途,而基督作工則是為了遵行父神的旨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制約的,他雖在肉身之中,但他的人性并不完全與屬肉體的人一樣,他有他特定的性格,這性格也是受神性制約的。神性没有軟弱,所説的基督的軟弱是指他的人性説的,這個軟弱在某種程度上來講也限制神性,但是有範圍、有期限的,不是無止境地限制,神性的工作到該作的時候那就不管人性如何了。基督的人性完全受神性的支配,除了人性正常的生活以外,其餘人性的一切活動都受着神性的影響與薰陶,也受着神性的支配。基督之所以雖有人性但却不與神性的工作相攪擾,就是因為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支配的,這個人性雖是處世并不成熟的人性,但這并不影響其神性的正常工作。説其人性未經敗壞是指基督的人性能直接接受神性的支配,而且有高于一般人的理智,他的人性是最適合神性支配作工的人性,是最能發表神性工作的人性,是最能順服神性工作的人性。神在肉身之中作工仍不失去一個在肉身中的人該盡的本分,他能以真心來敬拜天上的神。他有神的實質,他的身份是神自己的身份,只不過他來在了地上,成了一個受造之物,有了受造之物的外殻,比原來多了一個人性,他能敬拜天上的神,這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模仿不了的。他的身份是神自己,他敬拜神是他站在肉身的角度上而作的,所以『基督敬拜天上的神』這話并不錯誤,他所要求人的也正是他的所是,在要求人以先他早已作到了,他絕對不會只要求别人而自己却『逍遙法外』的,因為這一切都是他的所是。不管他如何作工都不會有悖逆神的行為,不管他對人的要求如何都不超過人所能達到的範圍,他作的一切都是在遵行神的旨意,都是為了他的經營。基督的神性高于所有的人,因此他是受造之物中的最高權柄,這權柄就是神性,也就是神自己的性情與所是,這性情與所是才決定了他的身份。所以,無論他的人性有多麽正常,但也不能否認他有神自己的身份;無論他站在哪一個角度上説話,無論他怎樣順服神的旨意都不能説他不是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神繼續着他的發聲,以各種方式、多種角度來告誡我們當做的,同時也表達着他的心聲。他的話語帶着生命力,給我們當行的道,也讓我們領悟到了什麽才是真理。我們開始被他的話語吸引,我們開始注意他的説話語氣、説話方式,也開始下意識地關心起這個不起眼的人的心聲。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着我們的歸宿,為着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淚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没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説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們脱離撒但的捆綁,脱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着神的心聲、神的囑託、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着了我們的心。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甦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棄絕了許久的人,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靈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靈是至高無上的,神的靈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那同樣他的肉身也是至高無上的,也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這樣一個肉身只能作出公義的事情,作出對人類有益的事情,作出聖潔的、輝煌的、偉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違背真理、違背道義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靈的事情。神的靈是聖潔的,所以他的肉身也是不能經過撒但敗壞的,他的肉身是與人有不相同實質的肉身,因為撒但敗壞的是人而不是神,而且撒但也不可能敗壞神自己的肉身。所以,儘管人與基督同樣生活在一個空間,但是只有人能被撒但佔有、利用、坑害,而基督却永遠都不可能被撒但敗壞,因為撒但永遠都不能達到至高處,永遠都是不可能靠近神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神能將敗壞的人拯救出來脱離撒但的權勢,但這一工作并不是神的靈能直接達到的,而是神的靈穿戴的肉身、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唯一能作的工作。這個肉身是人也是神,是有正常人性的人,也是有完全神性的神,所以,儘管這個肉身不是神的靈,而且與靈大不相同,但拯救人的仍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是靈也是肉身。不管怎麽稱呼,總歸是神自己拯救了人類,因為神的靈與肉身是不可分割的,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的靈作的工作,只不過不是以靈的身份作工,而是以肉身的身份來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今天所談的實際的神自己既在人性裏作工,又在神性裏作工,藉着實際神的顯現,達到既有正常的人性作工,有正常的人性生活,又有完全的神性作工,人性與神性聯于一體,而且都是藉着話語來成全的,不管是在人性裏還是在神性裏都是説話發聲。在人性裏作工是説人性一類的語言,讓人好接觸、好明白,通俗易懂,能够供應所有的人,無論是有知識的,還是没文化的,都能接受過來;在神性裏作工仍然是藉着説話,但是滿了供應、滿了生命,不摻有人的意思,不涉及人性的嗜好,没有人性的限制,不受任何正常人性的轄制,同樣還是在肉身之中作,但是靈的直接發表。人如果只能接受神在人性裏的作工,只能局限在一個範圍之内,需要常年的對付、修理、管教才能稍有變化,但是如果没有聖靈工作、没有聖靈同在的人還是老病重犯,藉着神性作工來補足這個弊病、這個缺欠,使人達到完全。不需要長期的對付、修理,乃是從正面供應,用話語來補足一切缺欠,用話語來揭示人的一切情形,用話語來支配人的生活,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點透人的存心目的,這就是實際的神作的實際工作。所以説,對實際的神的態度應是既要在他人性面前順服下來,認清、定準,更要接受、順服神性的作工説話。『神』在『肉身』顯現就是神靈的一切作工説話藉着正常人性來作,藉着道成的肉身來作,就是神的靈既支配人性作工,又在肉身中作神性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既能看見神在人性裏的作工,又能看見完全的神性作工,這就是更實際的神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你如果把這看透了,你就能够把神的各部分聯于一了,就不過高地看重神性作工,也不過低地輕看在人性裏的作工,不走極端,不走彎路。總的來説,實際神的含義就是受靈支配的人性作工與神性作工在肉身之中發表出來,讓人看見活靈活現,實實在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相關內容

  • 神道成肉身作工與靈作工有哪些區別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

  • 神道成肉身作審判工作是怎樣結束人類信仰渺茫神的時代和撒但統治的黑暗時代的

    神今天來在人中間其目的就是為了改變千萬年來人的思想、精神以及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藉此機會將人都成全,就是藉著人的『認識』來改變人對神的認識法,改變人對神的態度,讓人對神的認識都捲土重來,達到更新、變化人的心靈。

  • 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的實質性區別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

  • 怎樣認識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現在或許你很想得到生命,或許你很想得到真理,不管怎麼樣,總之你還是想找到神,找到能使你有依靠的神,使你得永生的神。你要想得永生必須先得了解永生的來源,必須先知道神到底在哪裡。

  • 為什麼只有經歷順服神道成肉身的作工才能達到認識神

    神的可愛之處是在他的作工中表現出來的,人只有在經歷中才可發現他的可愛,只有在實際中才能體驗到神的可愛,沒有實際生活的體察,沒有一個人能發現神的可愛。神的可愛之處很多,但人若不與他實際地接觸就不能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