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我學會了如何正確對待人

72 我學會了如何正確對待人

法國 思源

一天,陳弟兄找到我,說他想業餘時間操練談見證,為福音工作獻上一份力量。因為之前我跟這個陳弟兄接觸時看見他性情很狂妄,心裡便對他有些成見、看法,再加上談見證的人要有一定的聖經知識,並且交通真理透亮,能夠解決福音對象提出的問題,我覺得他不具備這些條件,所以沒有答應他。他見我沒有同意,就說:「你看我這個素質,去操練談見證是不是也可以啊?不談見證是不是有點屈才啊?」聽了他的一番話,我心裡覺得很厭煩,心想:「你以為談見證是那麼容易的事啊?沒有真才實學能把這個本分盡好嗎?你把自己看得也太高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幾斤幾兩重!」之後,我針對陳弟兄的情形和幾個弟兄姊妹一起交通分辨,有的弟兄姊妹聽後也談了他的一些狂妄表現,此時我更加證實了自己對陳弟兄的看法是準確的,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在沒有尋求真理看透人的情況下就盲目評論人,這是在論斷人,拉幫結夥。

有一次聚會,當我們讀完關於教會生活可以看神家電影的工作安排時,陳弟兄說道:「我看帶領工人沒有多少真理實際,聚會時都是瞎嘟嘟,解決不了弟兄姊妹的實際難處,現在聚會可以看電影,這太好了,這樣有利於我們明白真理。」接著又說,「我剛盡這個本分的時候,因不明白原則,盡本分很吃力,但現在原則都掌握了,感覺盡本分得心應手,工作果效特別好……」聽著他的交通,我心裡特別反感、抵觸,心想:「你真是會抓機會,見縫插針,藉著聖靈使用之人的交通把帶領工人貶低一番,同時還不忘見證自己、顯露自己,你真是狂得沒邊了,太沒有理智了!」接下來,我們準備安排下一次聚會交通的五道題怎麼配合時,陳弟兄自己就包攬了三個題,而且還安排其他兩個題由誰來談。當我安排組長來主持時,他馬上帶著質疑的口氣問組長:「你能行嗎?你可以嗎?」聽他的話音好像只有他才能主持這場聚會。面對他這些表現,我心想:「你也太沒理智了吧,那你能行嗎?你不過是想藉這個平台在弟兄姊妹面前張揚、顯露自己罷了。你想出頭露臉,我偏不讓你出頭。」為了不讓他達到「目的」,我便憑著手中的「權力」重新作了安排,沒有讓他主談。想想陳弟兄的種種表現,我心裡特別嫌棄,對他的成見也越來越大,尤其是跟他交通過幾次狂妄方面的表現,但他只是嘴上承認,過後也沒有明顯的變化,我就覺得這個人不是一般的狂妄,是狂得有些過頭了,甚至覺得這樣的人變不了了,不可救藥了,有時還想,他這麼狂妄根本不適合盡現在這個本分,乾脆把他撤換算了。

聚會結束後,回想我在聚會中所流露的每一個心思意念,心裡覺得有些受責備,感到特別難受,我向神禱告:「神啊,我對陳弟兄有很多的想法,很大的成見,覺得他太狂妄了,現在只要一聽到他說話,我心裡就抵觸、反感,甚至想撤換他。神啊,我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對了,但我不明白你的心意,不知道自己該進入哪方面真理,求你開啟、帶領我。」禱告後,我想到講道交通中說:「你們是不是有這樣的表現?一想到誰,先想到他的缺點,先想到他敗壞的地方,這對嗎?你要是這麼想,你永遠都不會與人正常相處。你想到哪一個人首先應該琢磨他是不是真心信神的,他這個人有哪方面長處。……不能抓住人的缺點把人一碗水看到底,說人家這輩子完了,就是這樣的人了,你這不是論斷人,不是定規人嘛!神拯救人神沒說『人類都敗壞到這個程度了,這就完了,還救什麼呀』,神都沒這麼看。我們現在都在追求真理,都願意追求真理,起碼都相信自己如果這麼追求,幾年之內一定能有些變化,最終完全能夠達到性情變化被神成全。你們是不是都有這樣的信心哪?你們有這樣的信心,那就該相信別人也有這樣的信心。」(摘自《講道交通(一)·如何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這一段交通點透了我的情形,我感到蒙羞慚愧,看到自己本性狂妄自大,好像自己有真理能夠把人一眼望穿,能把人的實質看透。藉著講道交通反省自己,我認識到自從我和陳弟兄接觸以來,看到他說話、做事處處流露狂妄性情,就覺得他年少輕狂,沒有一點自知之明,甚至在心裡定規他是一個狂妄得沒有絲毫理智的人,這樣的人沒法變了,所以我總也不能公平公正地對待他。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而我卻處處定規他,今天是神的顯明讓我看清自己太狂妄自大,把自己的觀點、認為當作真理,當作衡量人的標準,我太沒理智了。我看人、衡量人有原則標準嗎?我這樣看人、定規人合乎真理嗎?我一個蛆蟲不如的人,哪有資格論斷、定罪別人?神的話說:「神拯救的是經過撒但敗壞有敗壞性情的人,不是毫無瑕疵的完美的人,也不是活在真空裡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最重要的是生命進入》)我們都還沒有被成全,都在經歷神的作工逐步變化的過程中,即使在盡本分中流露一些敗壞性情,或者有一些過犯,只要人真心信神追求真理就能有變化。可我不是用發展的眼光來看待人,而是憑己意和敗壞性情來定規人,我實在太狂妄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在神家對待人的原則應該是什麼?(公平對待每一個弟兄姊妹。)怎麼公平對待?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些小毛病、小缺點,都有一些特性的東西,都有自是,都有軟弱,都有不足,你能憑愛心幫助,能包容、忍讓,別太苛刻,不要斤斤計較。有的人年齡小,或者信神時間短,或者剛開始盡這個本分,或者有一些特殊的要求,你就抓住人家小辮子不放了,這叫苛刻。假帶領、敵基督作惡你看不著,弟兄姊妹有些小問題、小毛病你不去幫助,反而大做文章,背後論斷,讓更多的人起來反對他或者排斥他、孤立他,這叫什麼作法?這就是憑個人喜好做事,不能公平對待人,這是撒但敗壞性情!這是過犯哪!人做事神在看,你怎麼做,你心裡怎麼想,神在看哪!要掌握好原則,你首先得明白真理,你明白了真理,你就明白神的心意了,你如果不明白真理,那你肯定不明白神的心意。真理告訴你怎麼對待人,你明白了,你就知道怎麼對待人是神的心意了。該怎麼對待人,在神話裡都有明確的說明或者提示,神對待人的態度那就是人對待人該有的態度。神怎麼對待每一個人?有的人身量幼小,或者年齡幼小,或者信神時間短,有的人本性實質不壞,不是惡毒,只不過有些愚昧,或者有些素質差,或者受社會傳染太多,還沒有進入真理的實際,所以難免做一些愚昧的事,難免有一些愚昧的表現,在神那兒不看這些,神是看這個人的心。如果他有進入真理實際的心志,這個方向是對的,他有這個目標,在神那兒神是在看,在等待,在給他時間、給他機會讓他進入,不是一棒子打死,一伸頭就打回去,神從來不這樣對待任何一個人。神不這麼對待人,那人如果這麼對待人,這是不是敗壞性情啊?這就是敗壞性情。你得看神怎麼對待愚昧無知的人,神怎麼對待身量幼小的人,神怎麼對待人正常敗壞性情的流露,怎麼對待那些惡毒的人,對待不同的人神有不同的對待法,對不同人的不同情形也有不同的處理法,這些你得需要明白真理,這些真理你都明白了,你就會經歷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神的話把對待人的原則、路途說得清清楚楚,對待敵基督、惡人,神的態度是恨,是咒詛、懲罰;而對待身量小、素質差,有各種敗壞性情、毛病缺點的人,只要是真心信神、願意追求真理,能接受真理、實行真理的人,神的態度是愛,是憐憫,是拯救。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對待每個人都是有原則標準的,神要求人對待人要愛神所愛、恨神所恨,對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要包容、饒恕,給人悔改變化的機會,而不是看見人有敗壞性情的流露就一棒子打死,這不是神對待人的原則方式,更不是神的心意。想想陳弟兄平時對待本分也有負擔,有些責任心,也能作點實際工作,他身上的這些長處、優點我從來不去正視,而對他的敗壞流露卻抓住不放,還論斷定罪,我的本性真是太惡毒了!

這時,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神對待亞當、夏娃的態度與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牽掛他們的兒女一樣,也如人類的父母疼愛、照顧、關心他們的兒女一樣,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神並不以自己高大的地位自居,而是親自用皮子給人類做衣服穿。這件皮衣不管是用來遮羞也好,還是禦寒也好,總之,神是在親自作、親手作這件事情,而不是像人想像中的神用意念或者是顯神蹟的方式來做一件衣服遮住人的身體,而是實實在在地作了一件人類認為神不能作也不該作的事。這件事雖然簡單,甚至人認為不值得一提,但是又讓所有跟隨神曾經對神充滿了渺茫想像的人見識到了神的真實、神的可愛,看到了神的信實與他的卑微;讓那些自認為高大不可一世的狂妄之徒在神的真實與卑微面前自覺羞愧,低下了他們高昂的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神的話句句溫暖著我的心,使我感受到神對人的眷顧與體恤之情,神對人的呵護與牽掛是真實的。當亞當、夏娃沒有聽從神的話而吃了善惡樹的果子時,雖然神向他們隱藏,把他們趕出了伊甸園,但神還憐憫了他們,親自做皮衣給他們穿,神太可愛了,神的性情太美善了!神對待有敗壞、有過犯的人,神的態度是在等待,以憐恤之情來擔諒人的無知、軟弱與幼小,給人時間,給人悔改的機會,在等待期間還不斷地供應人真理讓人進入。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了,神是信實的,神對人的愛實實在在,沒有虛假、偽裝,讓人能感受得到、觸摸得到。想到此,我的淚水奪眶而出。回想自己經歷的一幕幕:在調整帶領工人時,因我不進入原則,做了一些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但神並沒有將我淘汰、懲罰,而是藉著弟兄姊妹的檢舉讓我反省自己,悔改變化,盡本分能夠按原則辦事;當我消極軟弱時,神用話語來安慰扶持,還感動身邊的弟兄姊妹交通神的心意,使我剛強起來;當我有過犯或工作出現偏差,活在對神的誤解、防備中消極怠工時,是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我明白神的心意,看到了神的愛與拯救,從消極誤解中走了出來……這一切一切神不早已作在我身上了嗎?看見神對我無限無量的愛,我剛硬麻木的心被神真摯的愛融化了,跟神作了一個悔改的禱告:「神啊!我一次次地悖逆、抵擋你,但你還用愛來寬容我,擔諒我的軟弱,一次次地用話語開啟引導、扶持供應我,把我一步步帶到今天,我不配你如此花費心血來拯救。神啊!你對我的愛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你在等待我變化的同時給了我悔改的機會,我只求以後能按你的心意與要求實行,憑真理原則對待每一個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

隨後,我看到講道交通中說:「你是帶領,對弟兄姊妹該負責任,有的弟兄姊妹不追求真理,不走正路,你該怎麼做?得幫助人家,這個幫助包括修理對付,包括指責、批評,就這麼幫助,這都是愛。還非得哄著來、商量著來呀?那不一定,該修理對付就修理對付,該揭露就揭露。因為你是帶領,你是工人,你不幫助誰幫助啊,這是你該盡的本分。」(摘自《講道交通(六)·怎樣經歷神作工才能達到蒙拯救被成全》)從這段交通中我明白了,真正有真理實際的帶領工人對待弟兄姊妹是有原則的,他知道自己的責任與託付,他能根據人的本性實質按真理原則去對待人,針對人的敗壞缺少來實際地幫助人,他知道對待人什麼時候該愛心幫助,什麼時候該嚴厲地修理對付,什麼時候該責備,他都能有分寸、有原則,不會隨意把有敗壞流露的弟兄姊妹當仇敵來對待。想想自己又是怎麼對待陳弟兄的呢,當看見他流露狂妄性情時,我沒有更多地實行幫助扶持,沒有針對他的狂妄本性進行解剖,達到讓他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看清狂妄性情不變化的危險後果,而是隨意論斷、排斥、定罪,還在背後散佈對他的成見,沒有一點包容忍耐,更不能憑愛心對待他。這時,我才看見自己對待陳弟兄根本沒有真理原則,也沒有盡上自己的本分和責任。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也有了實行的路途,於是我找到陳弟兄,把他身上的種種問題點了出來扶持幫助他,同時也對他實行了對付修理,針對他不對的追求觀點與走的錯誤道路給予解剖,並交通了神聖潔的實質與不容觸犯的性情……感謝神的帶領,藉著交通,陳弟兄對自己的狂妄本性與敗壞流露有了一些認識,他說:「雖然我也知道自己很狂妄,但是很多時候我只是口頭上承認,對自己的狂妄本性從來沒有更深地去解剖,更沒有真正地恨惡。你今天給我指出來,我才看見自己的情形很可怕,很危險,我心中無神,眼中沒有任何人,覺得自己什麼都行,尤其是當工作有果效時,不但竊取神的榮耀,還更加狂妄自大,覺得自己了不起,我走的正是敵基督的道路,是在作惡抵擋神。今天藉著你的提醒、幫助,給了我一個反省自己、悔改變化的機會……」聽著他的交通,我心裡很受觸動,深感自己沒有把本分盡好,沒有憐憫人的心,對弟兄姊妹沒有扶持幫助,反而抓住人的敗壞和過犯不放,給人定罪。今天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使我看清自己狂妄、惡毒的本性,也扭轉了我的謬妄觀點。

看到講道交通中說:「凡是真正喜愛真理、有心志追求被成全的人可以說都有狂妄自是的性情,只要能接受真理、接受修理對付,不管在什麼情況下能絕對順服真理,這樣的人就完全可以達到蒙拯救被成全。其實,凡是真正素質好、真有心志的人沒有不狂妄的,這是事實,神選民必須會分辨,絕不能因為人特別狂妄自是就定規他不是好人,不能蒙拯救被成全……在這一點上需要明白神的心意,如果一個人素質好又有心志還能絲毫不狂妄自是,這樣的人肯定沒有,那絕對是偽裝或者是虛假的表面現象,要知道敗壞人類都有狂妄自大的本性,這是任何人也否認不了的事實。」(摘自《生命的供應·只有實際地接受順服神的審判刑罰才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講道交通使我對該如何對待性情狂妄的人心裡更清晰了,知道了人有狂妄性情不是變不了,關鍵看人是不是能追求真理、接受真理,如果能夠接受真理,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對付修理,狂妄自大的人是完全可以達到變化被神成全的。陳弟兄年輕,信神時間短,沒有經歷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流露狂妄自大的性情也是很正常的。我們被撒但敗壞受狂妄性情的支配,愛出風頭,顯露自己,這都是敗壞人類的共性,我不也常常流露狂妄自大嗎?為什麼我覺得自己能變卻定規別人不能變呢?我為什麼對自己要求不高,偏偏對他要求那麼高,我這不是比他更狂妄嗎?這也不是公平對待人啊!想到這些,我心裡對陳弟兄的一些偏見、定規也都能放下了,覺得他的本性實質不壞,而且有追求真理的心志,就是狂妄性情嚴重一些,我應該憑愛心幫助,盡到自己的責任。

感謝神的開啟引導,藉著這次的經歷使我體會到,人活在敗壞的性情裡,不按神話原則對待人,不能正確對待人身上的優缺點,就達不到公平對待人,不僅會給弟兄姊妹帶來傷害,還會耽誤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甚至還會整人、治人,走敵基督道路。感謝神這段時間在我身上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當我活在這些悖逆的性情裡不能根據真理原則對待人時,是神的刑罰審判及時拯救了我,使我認識自己狂妄、惡毒的性情;當我向神回轉放下自己尋求真理時,得到了神的引導帶領,使我從神的話中明白了對待人的原則;當我按照神的話對待人時,真實體會到了心靈的平安、踏實,而且能從別人身上發現長處來補足自己的缺少,感受到了實行神話語的甘甜。是神的作工與帶領使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對自己的敗壞與缺少有了一些認識,同時也真實地感受到根據真理原則對待人太重要了!我願在以後的盡本分中實行神的話,按神話真理對待每一個弟兄姊妹。

72 我學會了如何正確對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