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95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廣東省 莫志堅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窮山溝,我們那兒祖祖輩輩都燒香拜佛,遍地都是廟宇,家家戶戶都燒香,從來沒有人信神。1995年我與妻子在外地信了主耶穌,回來後我們開始傳福音,後來人數慢慢增多,達到一百多人。因著信神的人越來越多,驚動了當地政府。1997年的一天,警察把我叫到當地派出所,縣公安局局長、國家安全局局長、宗教局局長和派出所的所長以及幾個警察早已等候在那裡,公安局長審問我說:「你為什麼要信神?你都跟哪些人聯繫?聖經是從哪裡來的?你為什麼不去教堂聚會?」我說:「人是神造的,人享受的一切陽光、空氣、水都是神造的,人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國家憲法也明文規定公民信仰自由,你們為什麼不准我們自由地信神呢?」宗教局局長說:「宗教信仰自由是有範圍的,就好像小鳥在籠子裡,雖然沒有綁住翅膀和腳,但只能在籠子裡活動。」聽到他說這些謬論,我特別氣憤,生氣地說:「那麼國家政府是在欺騙老百姓了!」他們幾個聽我這麼說都自知理虧,沒話說了,只好讓我回家。當時我對中共政府逼迫人信神的實質並沒有什麼認識,直到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看神的話,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為殘酷的迫害,我才看清它正是撒但邪靈的化身,是神的仇敵,就是聖經中所說的:「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12:9)

2002年6月28日早上五點多,我和幾個弟兄姊妹正準備聚會,突然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我們趕緊把神話書籍藏好,隨後開了門。誰知,門一開就衝進來十幾個警察,他們手持電棍、端著槍把我們逼到一起,讓我們全部蹲下,雙手抱頭。這夥惡警把我們控制住後,就像土匪進村一樣在每個房間裡到處亂翻,把我們的鋪蓋、衣物丟得滿地都是。以往我只是在電視裡看到過黑社會、土匪強盜搶劫的場景,沒想到「人民警察」竟然也像電視裡的土匪惡霸一樣,當時我心裡非常害怕,擔心他們翻出神話書籍,我就在心裡一個勁地向神禱告,求神看顧保守。禱告後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他們翻遍了整個屋子,把我們所有的隨身物品都搜了出來並強行沒收,就是沒有翻到神話書籍,我深知這是神的全能保守,知道神與我們同在,我對神也就更有信心了。之後,他們把我們帶到了派出所,晚上又把我們轉到收容所關押。三天後,警察對我們每人處以三百元的罰款,才將我們釋放。看到中共政府如此蠻橫無理、巧取豪奪,剝奪人的信仰自由,我心中憤恨不已,不禁想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在中國這座鬼城裡,中國執政黨打著「信仰自由、人權自由」的幌子卻大肆逼迫神,抓捕迫害跟隨神的人,不允許人信神走人生正道,恨不得將信神的人都一網打盡。我們既沒有犯法也沒做任何壞事,只是傳福音讓人都來認識神、敬拜神,脫離黑暗痛苦的生活,可中共警方卻要對我們實行抓捕、拘留、罰款,而對那些賣淫嫖娼、殺人放火、坑矇拐騙的惡人卻不管不問,任其逍遙法外。在事實面前我看到了中共政府就是抵擋神、蒙蔽人、欺騙人的惡魔集團,正是神的仇敵。

同年11月28日,我和幾個弟兄姊妹正在給一個宗派帶領傳福音,因著惡人的舉報,十幾個警察把我們所在的樓房團團包圍,然後破門而入,他們手裡端著槍、拿著警棍,大聲喊著說:「都不許動!舉起手來!」接著對我們進行搜身,把我們身上五千多元的錢物洗劫一空,並命令我們雙手抱頭面向牆壁蹲下,有兩個小姊妹當時有些害怕,我對她倆說:「我們沒做壞事,不要怕他們。」我剛說完,幾個惡警立馬衝上來對我一頓拳打腳踢,當場就把我打趴在地。他們把所有的房間翻了個底朝天,屋裡一片狼藉,比土匪進村搶劫還要野蠻、凶惡。一個姊妹在房間裡沒出來,一個惡警衝進去揪住姊妹狠勁往外拖,另一個惡警看到姊妹長得漂亮,就對姊妹實施性侵犯,在姊妹身上到處亂摸,姊妹無力反抗大聲哭喊,幸虧房東及時趕到制止才使姊妹逃過一劫。這時我才看清「人民警察為人民、有困難找警察」「警察是人民的衛士」等等這些話全是騙人的謊言,這夥惡警純屬一幫地痞流氓!之後,他們將我們幾人押上警車帶到派出所,把我們銬在走廊裡兩天兩夜,不給吃也不給喝,我只有在心裡一個勁地禱告神,求神帶領我們,加給我們信心和力量,使我們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站住見證。後來,惡警審問一個弟兄時,因對弟兄的回答不滿意,幾個惡警就把弟兄死死地摁倒在地,一個惡警硬把狗屎往弟兄嘴裡塞,弟兄的精神受到了嚴重刺激。看到這一慘狀,我心痛不已,一股怒氣油然而生,恨不得衝過去跟他們拼了,但神的話在我裡面引導:「我對與我一同生在此污穢之地的弟兄姊妹稍感同情,因此,產生了對大紅龍的恨惡……我們都是它的受害者,因此我對它恨之入骨,恨不得馬上將它滅絕,但我又一想,這樣作還是無濟於事,只會給神帶來麻煩,所以,還是那句話——橫下一條心來通行神旨意——愛神……活出一個有意義的光輝、燦爛的人生……你是否願意這樣做?你是有這樣心志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二)》)神的話使我冷靜了下來,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神心意,神對這夥惡魔已經恨惡到了極點,恨不得馬上把他們全都滅了,但神為了把末世的工作作完,把我們這班人成全,還需要利用撒但來效力。神就是藉著它的逼迫來讓我們長分辨,從而使我們達到徹底看透中共政府的醜惡嘴臉、惡魔實質,從而棄絕它與它徹底決裂,將一顆真誠的心能完全地歸向神,神為著他的工作能達到更好的果效一直在忍受著中共執政黨的瘋狂追捕,而我一個受造之物為蒙拯救受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呢?神的開啟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要效法基督,橫下一條心來通行神的旨意——追求愛神!此時我只願神帶領、保守我們能在這撒但的逼迫中為神站住見證,用愛神的實際來回擊撒但的詭計,讓它蒙羞失敗。

第三天晚上,惡警把我們轉到了縣公安局,對我們連夜審訊。一個副局長先用好話誘勸我:「說出來吧!你家裡有妻兒父母等著你照顧,你趕緊說出來不就可以回家了嗎?」聽了這話我有些動心,心想:如果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就可以出去,那我也就不用在這裡受苦了。這時神的話突然提醒我:「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在神威嚴的話語中我彷彿看到神正在注視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於是我趕緊打消之前的念頭,義正辭嚴地說:「我進來根本就沒打算出去!」惡警見軟招不行,就露出了惡魔的本來面目,只見副局長提起一桶餵豬的泔水舉過我的頭頂就要往下澆,我對他說:「你這是嚴刑逼供。」他聽後突然停手,放下泔水沒有澆。另一個惡警就用皮鞋後跟狠踩我的大腳趾並用力地碾來碾去,劇烈的疼痛傳遍我全身,痛得我禁不住大聲喊叫,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可惡警仍咬牙切齒地使勁踩碾著,直到把我的大腳趾甲硬生生地碾脫落才鬆開,此時我的腳早已血肉模糊。在極度的痛苦中我在心裡一個勁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不向撒但屈服,能為神站住見證。惡魔的凶殘遠不止這些,我看到一個弟兄被提審回來,已被惡警折磨得奄奄一息,全身都是傷痕,眼看就要不行了,惡警們怕出人命,才勉強把弟兄釋放了。之後,他們將我和一個弟兄、一個姊妹轉送到市特警大隊繼續審訊。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