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88 重獲新生

黑龍江省 楊正

我出生在一個思想落後、生活貧窮的農村家庭,自小虛榮心、地位心就特別強。後來,隨著社會環境的薰陶與傳統文化的教育,各種撒但的生存法則被我接受到心裡,什麼「靠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名流千古,流芳百世」「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出人頭地,做人上人」「光宗耀祖」等等,這些謬論更加助長了我的名利地位心,並逐漸成為我的生命,使我堅定地認為:人既然在世界上活著就得讓人高看,無論在哪個人群中都當有地位,都應該最出色,這樣活著才有人格、有尊嚴,這樣活一生才有價值。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我上小學時就勤學苦讀,不管颳風下雨還是身體得病難受,我從來都不缺課,就這樣日復一日總算熬到了初中。眼看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近,我更不敢懈怠,常常告誡自己一定要有毅力,一定要在老師和同學面前好好表現。然而,就在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段時間,我們的班主任與校長之間的緋聞在學校裡傳得沸沸揚揚,老師、學生沒有不知道的。一天在課堂上,班主任問我們是否聽說了這件事,別的同學都說「沒聽說」,只有我老老實實地回答「聽說了」。從那以後,班主任就將我視為眼中釘,時常找各種藉口來刁難我、整治我,同學們也開始疏遠我、孤立我,肆意取笑、羞辱我,最後我實在忍受不了這種心靈上的折磨,只好退學了。我「出人頭地,做人上人」的夢想就這樣破滅了。想想以後日復一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我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悶、壓抑:難道我的一生就要這樣碌碌無為地過下去嗎?沒有地位,沒有威望,沒有前程,這樣活著有什麼意義?那時我真的很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但又無力改變現狀。正當我活在痛苦絕望中不能自拔時,全能神拯救了我,將我心中已經熄滅的希望之火重新點燃,從此我開始了嶄新的人生。

1999年3月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聽到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知道神已道成肉身來到地上,親自發聲說話來帶領人,將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讓人擺脫墮落痛苦的生活,活在新天新地裡。並且,在弟兄姊妹耐心、細緻的交通中,我聽到了許多前所未聞的真理,例如: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神道成肉身的奧祕,敗壞人類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受造之物該具備的理智是什麼,該如何敬拜造物的主,如何活出正常人性,什麼是真正的人生,等等,這些真理深深地吸引了我,使我認定這就是真神的作工。那天,弟兄姊妹還唱了一首生命經歷詩歌《憶苦思甜更愛神》:「實際神!求你聽我訴說,想起以往淚流滿面,心裡暗淡無亮光,以前的生活沒指望,人生的苦楚無處說,只有無奈地過生活,怎能不叫我心寒酸,怎能不叫我心寒酸。實際神!聽我說,想起以前心裡痛苦,都是魔鬼撒但害了我,使我敗壞又墮落。是你的話語照亮我,把我從黑暗中領出來,真神啊!真神啊!我從心裡愛上了你。」這首歌猶如一道光照亮了我黑暗已久的心靈,讓我情不自禁地淚流滿面,多年來深埋在心中的壓抑、委屈、愁苦好像一下子宣洩出來,感覺整個人輕鬆了許多。激動之餘,我更加感謝神在千萬人中揀選了我,讓我疲憊、憂傷的心靈找到了溫暖的港灣。從此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不再鬱鬱寡歡,不再心灰意冷,而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讀神的話、聚會、交通真理上,每天過得充實而快樂。後來蒙神高抬,我盡上了傳福音的本分。因我比較熱心、積極,再加上有點素質,一段時間後工作果效很好,得到了福音小組負責人的好評,教會的弟兄姊妹也高看我,在傳福音上有不明白的事情都問我。不知不覺中我有些飄飄然起來,心想:自己在世上盼望了多年沒有得到的名譽、地位,今天在教會裡一下子得到了,我這個「英雄」終於找到「用武之地」了!看著自己如今的「成果」,我感到很滿足,從那以後更加努力地盡本分,無論遇到多大困難,我都盡全力去克服;無論教會安排我幹什麼,我也甘心順服並竭力去完成;有時因著沒有盡好本分受到教會帶領的修理對付,我心裡即使再難受,表面上從不為自己辯解表白。在這期間,我雖然受了不少苦,但只要能在弟兄姊妹中間有地位,能得到眾人的高看,我就覺得這樣的付出很值得。然而神鑒察人心肺腑,為了扭轉我錯謬的人生觀、價值觀,為了潔淨我信神、盡本分中的摻雜,神在我身上施下了刑罰審判與試煉熬煉。

那是2003年,我被提拔為福音小組負責人。隨著地位的「高升」、工作範圍的擴大,我心裡更加洋洋得意起來:看來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我一定得好好幹,使自己能像芝麻開花一樣節節高,到時弟兄姊妹會更加羨慕我、崇拜我,那該多風光啊!到了盡本分的地方,帶領考慮到我剛負責這方面工作,無論是經驗還是作工的方式方法都比較缺少,就把臨近地方的幾個福音小組負責人召集到一起,讓我們互相取長補短。可在交通的過程中,我看他們都沒我年輕,素質也不如我的素質好,交通神的話也不如我交通得透亮,我就不由自主地狂起來了,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認為憑自己的實力肯定能幹好工作。聚完會後,我馬上到各組了解工作情況,當發現工作上有一些偏差、漏洞,有的隊員還不會傳福音見證神,我既著急又生氣,不由得張口教訓弟兄姊妹:「就你們這樣盡本分能合神心意嗎?既不想付代價,還想蒙拯救,這樣的人有理智嗎?……」並在交通中不時地顯露自己,告訴大家我以前是怎麼配合福音工作的,後來果效如何如何好……看到弟兄姊妹臉上露出羨慕的表情,我心裡美滋滋的,覺得自己就是比別人有責任心。時間一長,弟兄姊妹有什麼事都找我商量,不再注重禱告神、依靠神,而我不但不感覺害怕反倒以此為享受。最後我完全失去了聖靈作工,實在作不了工作了,教會於2004年初撤掉了我的職務,讓我回家靈修反省。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好像一下子掉進了無底深坑,強烈的失落感使我渾身癱軟無力,不由得想到:當初出來盡本分時風風光光的,如今卻如此狼狽不堪地回去,我該怎麼面對家人,面對家鄉的弟兄姊妹?他們會怎麼看我?會不會嘲笑我、小瞧我?一想到自己失去了在人心中的形象、地位,我就感覺快要崩潰了,活在消極中不能自拔,甚至連神的話都看不下去。痛苦煎熬中,我只能不住地禱告神:「神啊!現在我軟弱到了一個地步,靈裡特別黑暗,因我接受不了自己被撤換這個事實,也不願順服教會的安排,但我知道你作的都是好的,都有你的美意在其中,願你開啟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神的話開啟了我:「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為什麼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話語的揭示審判使我猛然醒悟過來,明白了神今天這樣的作工就是為了對付我的地位之心,讓我走上人生的正道。回想自己盡本分以來,有地位的時候就特別積極,信心十足,不怕苦不怕難,臨到修理對付也從不反抗,可如今被撤換回家就消極得爬不起來了,看到自己外表上好像是在盡本分,好像是在通行神的旨意,但實際上我是打著盡本分的旗號搞自己的經營,完全是在利用神來滿足自己心裡隱藏多年的慾望——「出人頭地、讓人高看」,並不是為了追求真理,更不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神。在盡本分期間,看到弟兄姊妹的缺少和不足,我不但不憑愛心幫助、指導,還站地位教訓人,有意抬高自己、見證自己,巴不得讓所有人都來仰望我、崇拜我。自始至終,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就只有這一個目的,這不是明目張膽地與神爭奪地位嗎?人是神造的,本該敬拜神、仰望神,心中只有神的地位,可我一個污穢敗壞、低賤渺小的人,竟想與神爭奪地位,這不是太狂妄了嗎?不是大逆不道、逆天而行嗎?不是嚴重觸犯神性情的行為嗎?想到這裡,我不禁為自己的狂妄本性膽戰心驚,原來自己已經處於該遭神懲罰的危險境地!神的性情是公義聖潔的,是不容人觸犯的,神怎能容讓我這樣的悖逆之子肆意攪擾、拆毀他的工作?此時我才認識到,今天我被撤換這是神極大的寬容、極大的愛,否則我還會作出更多、更大的惡來,真到了讓神無法原諒的地步,那就一切都晚了。我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覺得虧欠神太多,不由得俯伏在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的本性太狂妄、太虛浮了,在盡本分中不追求真理,也不思還報你的愛,而是為了名譽地位奔波忙碌,一心想在教會中出人頭地,帶著這樣的存心盡本分又怎能不失敗跌倒?若不是你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及時臨到,我肯定會沿著敵基督的道路走下去,最終斷送自己蒙拯救的機會。神啊!感謝你憐憫、拯救了我,今後,我願放下自己的野心慾望來追求真理,更多地接受你的刑罰審判,使自己的敗壞性情早日得著變化。」神的開啟引導使我從消極中走了出來,同時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與抵擋神的實質有了一點認識,對神的公義性情也有了一些認識,心裡輕鬆釋放了許多,並且願意在神擺設的環境中繼續尋求真理,更深地明白神的心意。

在接下來的尋求中,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沒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神的話已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把他的心意與要求告訴給人,讓人明白什麼是正確的追求法,什麼是錯誤的道路。今天我把名譽地位看得高於一切,而事實上神並不看人的地位有多高,資格有多老,或信神受了多少苦,而是看人是否追求真理,對神是否有真實認識。有真理的人沒有高的地位,也能得著神的稱許,沒有真理的人即使地位再高,也是神厭棄的對象,這就是神公義聖潔的性情。地位決定不了人的命運,也不是人信神蒙拯救的標誌,更不是人被神成全的印證,那我總用地位高低來衡量自己的價值,把別人的高看、崇拜當作最高享受,這不是與神的要求背道而馳嗎?這樣信神不是徒勞一場嗎?不但不能蒙神拯救,最終還會因作惡多端遭到神的懲罰。今天,神加給我託付是為了讓我在真理上有進入,能追求性情變化,追求順服神、愛神,最終達到蒙拯救、被成全,這才是最正確的道路。明白了這些,我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激,多虧神的刑罰審判將我從錯誤的道路上拉了回來,又開啟我明白了他的心意,我才看清追求名譽地位的危害及後果,才能夠及時醒悟回頭。通過這次的經歷,我明白了一些真理,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隨之情形又恢復了正常,重新投入到了盡本分當中。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