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87 審判是光

山東省 趙霞

我叫趙霞,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因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名言薰陶,我把名譽、臉面看得特別重要,無論幹什麼都想讓人說個好,得到別人的誇獎、高看。結婚後,我給自己制定的奮鬥目標是:生活要比別人過得富;對待老人、為人處世不能讓別人說半個「不」字;要讓孩子將來考上名牌大學有個好前途,好為我的臉面增光添彩。為此,在公婆面前,我從不與他們吵嘴,有時他們說些刺耳的話,我委屈得偷著哭也不給他們臉色看;看到別人逢年過節給父母買衣服,我就馬上去給婆婆買,而且是挑最好的;家中來了親戚,我幫忙買菜做飯,苦點累點也心甘情願。我怕日子過得不如別人,生了孩子後,我丟下剛滿月的女兒就去上班,結果女兒因吃不上奶導致營養不良,瘦得皮包骨頭,打了100支營養針才有好轉,而我自己也天天累得腰酸背痛。雖然很苦很累,但為了有個好名聲,我任勞任怨、樂此不疲地付出著。短短幾年的時間,我就成了村裡有名的好兒媳,家庭也成了周圍人羨慕的富有家庭,為此,公婆、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對我讚不絕口。面對周圍人的誇獎、好評,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感到這幾年的苦沒有白受,心裡美滋滋的。可自從小叔子結婚後,我寧靜的生活便被打破了。弟媳見面就諷刺挖苦我,說我對婆婆好是有存心的,是為了得到婆婆的財物,並總說婆婆偏心給我家的東西多,而常常為此吵鬧。我感到很委屈,就想當眾與她理論爭辯還自己清白,可這樣就會失去自己在人心中樹立的好形象,因此,我就強忍著,實在受不了時就偷偷哭一場。後來,弟媳得寸進尺,竟把分給我家的地基佔有了,氣得我渾身打哆嗦,幾天水米未進,恨不得去跟她拼了,但一想到這樣做會失去臉面,有損自己的聲譽,被周圍的人小瞧,我便忍氣吞聲,可心裡卻憋屈得難受,整天滿臉愁容,唉聲嘆氣,感到活著太苦太累,不知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真是人的盡頭神的起頭。就在我感到痛苦無助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一天,鄰居問我:「你相信有神嗎?」我說:「誰不相信?我相信有神。」她說她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起初的人類因著敬拜神而活在神的祝福中,人被撒但敗壞後便不再敬拜神,因而活在了神的咒詛下,活在了痛苦中,末世全能神就是來賜給人真理拯救人脫離苦海的,並且她還交通了自己信神的經歷……聽著她的交通,我似乎找到了知己,不禁把內心的痛苦全部傾訴出來。隨後,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神的話如同一股暖流湧進我的心田,撫慰著我痛苦憂傷的心,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個流浪在外飽受苦難的孩子突然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樣,心裡有說不出的興奮與激動,一個勁兒地感謝神,在我走投無路時把我帶到了他的家中看顧保守我,我願好好跟隨神!從此,我天天讀神的話,禱告,唱詩讚美神,心裡感到特別輕鬆。通過聚會,我看到弟兄姊妹雖沒有血緣關係,但卻勝似一家人,相處中彼此之間單純敞開,滿了理解、包容、忍耐,沒有嫉妒紛爭、勾心鬥角,沒有虛假、偽裝,不欺貧愛富,都能以誠相待、一視同仁,我們在一起共同唱歌讚美神,心裡特別得釋放。為此,我喜歡上了這充滿愛與溫暖、公平與喜樂的教會生活,定真了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堅定信心跟隨神走到底。

藉著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最大限度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並看到許多弟兄姊妹為國度福音擴展竭力付出花費,於是我也積極投入到傳福音的行列中。神的末世作工就是拯救人、變化人,神為了潔淨變化我,針對我的敗壞本性在我身上一次次施行刑罰審判、憐憫拯救。一次,我去給一福音對象傳福音,得知她是個帶領,就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與神配合把她帶到神面前。當時正值農忙季節,看到她農活繁忙,我就邊幹活邊向她見證神的末世作工。誰知一連給她交通了三天,她不但沒有接受的意思,還衝我吼道:「你的臉皮真厚,我說了不信,你還一個勁地來傳……」她的話觸到了我的痛處,我就像當眾被搧了幾個耳光一樣臉上火辣辣的,心裡一陣陣隱隱作痛,心想:我好心好意給你傳福音,幫你幹活累得腰酸背痛,你不但不接受,還這樣對待我,真是太無情了!我感到自己受了莫大羞辱,不想再給她談了,但又覺得這樣放棄不合神的心意,於是就在心裡默默禱告,強忍著內心的痛繼續給她邊幹活邊交通,可無論怎麼交通,她仍是聽不進去。回到家,我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了下來,福音對象的話在我腦海裡反覆出現,我越想越痛苦:我這是何苦呢?我一片好心卻換來如此的譏笑、毀謗、辱罵,真是太冤了!從小到大沒有人這樣說過我,傳福音真是太苦太難了!不行,我不能再出去傳福音了!再傳就把臉丟盡沒法見人了。就在我委屈痛苦不願再傳福音時,神的話開啟了我:「你肩負的重任、你的託付、你的責任,你都知道嗎?你的歷史使命感何在?……他們貧窮、可憐、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號,路在何方?多麼渴慕光明猶如流星一樣,突然降下來驅散這將人壓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勢力。苦苦巴望、日思夜想,有誰盡都知曉?這苦難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劃過之日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監牢裡不得釋放,何時不再哀哭?這些從未有過安息的脆弱的靈竟這樣慘遭不幸,無情的繩索、凝固了的歷史早將其封鎖在其中,哀哭之聲誰曾耳聞?愁苦之態誰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神的話字裡行間都透露出神為無辜的人類擔憂、著急的憂傷與牽掛,神不忍心看著他親手造的人被撒但捉弄、苦害,神一直苦苦巴望著人早日歸回他的家中,得到他賜給人的極大救恩。而我面對福音對象說幾句刺耳的話就委屈難受,喊難叫苦發怨言,甚至因著傷及到自己的臉面不願再去配合,看到我哪有一點良心理智?神末世為拯救我們這些敗壞之人,在作工期間一直遭到政府的追捕、逼迫,宗教界的棄絕、定罪、褻瀆、毀謗,還有我們這些跟隨神之人的誤解、抵擋,神受的痛苦屈辱太多、太大了!但神並沒有放棄對人類的拯救,仍是默默無聞地供應著人類的所需,神的愛太大,神的實質太美麗善良!今天我受這點苦比起神為拯救人類所受的苦算什麼!想想我也是受害者中的一員,被撒但苦害多年,若不是神向我伸出拯救之手,我仍在黑暗痛苦中掙扎,找不到光明與活著的希望。我享受到神的救恩,理應忍受屈辱痛苦竭力與神配合,盡好自己的本分,把那些仍在撒但苦害中的無辜的人帶到神的面前,這比世上任何一項工作都有價值、有意義,無論受多少苦都值得!想到這兒,我不再感到傳福音是件受苦的事,而是感到自己能有幸配合國度福音,這是我的榮幸,也是神的高抬,我立定心志:無論福音工作有什麼樣的難處,我都願盡上全力,把更多的渴慕神的人帶到神面前,安慰神心!隨後,我又投入到福音工作中。

經過一段時間的操練,當盡本分再遇到福音對象態度不好或說些難聽的話時,我能正確對待,憑著愛心繼續配合,因此我感覺自己已有了變化,不再那麼注重臉面地位了。可當神根據我的生命需要再次擺上環境來檢驗我時,我又被顯明得淋漓盡致。一天,教會帶領問我這段時間情形如何,還交通了神現時的心意及實行的路途。談話中,我得知她要調到另一處教會盡本分,心中不由得一陣興奮:她走後也可能讓我做教會帶領,若是那樣,我可要好好配合!正在我暗自高興時,姊妹說我村的另一姊妹明天也過來,我一聽心裡立時翻騰起來:她來幹啥?是不是要讓她做教會帶領?我的心不由緊張起來,她信的時間比我短,又是一個村的,若讓她做帶領,那我的臉面往哪兒放?弟兄姊妹又會怎麼看我呢?肯定會說我不如姊妹追求……我心裡不停地思想,晚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第二天聚會時,因我急切地想知道教會帶領的人選究竟是誰,便時刻關注著帶領說話的語氣及態度,當帶領看著我說話時,我就覺得自己有希望做帶領,便滿面春風,不管帶領說什麼都點頭說對,而當帶領對著姊妹說話時,我就認為肯定是姊妹做帶領,因此感到很失落、痛苦。那兩天我被臉面、地位捉弄得心神不定,吃飯不香,甚至感到時間也像凝固了一樣過得特別慢。教會帶領看出了我的情形,就找出一段神的話讓我讀:「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的心,使我感到神就在我的身邊鑒察著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我不禁反省自己這兩天來的所思所行,認識到自己的追求觀點太低賤,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這些話的薰陶,總想有個地位好得到更多人的好評,以至於兩天來被臉面地位捉弄得心神不定,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如同跳梁小丑一樣醜態百出。這樣的環境正是神針對我的情形擺設的,這是神的愛臨到了我。神今天作工是為拯救我,使我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蒙拯救,我這樣的追求與神的作工要求是背道而馳的,信到最終也不可能得到神的稱許,只能一無所獲!於是,我便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我願意順服你的作工,按著你的要求走好信神的路,在你的話上下功夫達到明白真理脫去敗壞性情,不管我能不能做帶領,我都要追求真理注重變化自己身上不合你心意的東西。」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心裡感到特別平靜,無論交通哪方面的內容都很有享受。散會時,教會帶領說根據多數弟兄姊妹的推薦,讓姊妹擔當教會帶領的工作,並讓我配合她的工作。我心裡很坦然,爽快地答應下來,願意與姊妹同心合意盡好本分。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