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86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

河北省 師含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從小就比較懂事,從不和小朋友打架吵鬧,也很聽父母的話,是大人眼中標準的乖乖女。因此,大人們都很羨慕我的父母,說他們有福氣,生了一個好女兒。就這樣,我在周圍人的讚揚聲中一天天長大。上小學時,我的學習成績特別好,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名。一次,鎮裡舉行作文比賽,我寫的作文得了滿分,給學校贏得了榮譽,校長不僅給我頒發獎品和獎狀,還在全校師生面前表揚我,號召同學們向我學習。一時間,我成了學校的「紅人」,同學們還送我一個綽號「常勝將軍」。師長們的誇讚、同學們的羨慕以及父母的寵愛使我心裡不知不覺升起了一種優越感,覺得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真好!為此,我認定:人生最大的快樂就是被眾人羨慕,幸福美好的感覺來自於別人的好評。於是我暗暗告訴自己:這輩子再受苦受累,也要做一個有名望、有地位的人,絕不能被人小瞧、輕視。從此,「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這些「至理名言」就成了我人生的座右銘。
然而,在我十三歲那年,爸爸得了重病住進醫院,使得我們這個原本經濟條件就差的家庭一下子負債累累。看著病中呻吟的爸爸和為了生活累得筋疲力盡的媽媽,我很心疼,真想快點長大,能夠分擔他們的憂愁和痛苦。於是我忍痛選擇了輟學,心想:即使我不上學了,也不能比別人差,長大後我要做個女強人,日子也照樣過得風光!因著上學時成績優異,我在四鄰五鄉都是個「小名人」,當我輟學在家的事被傳開後,村民們都紛紛議論:「這姑娘真傻!不上學前途都毀了!」「不上學誰也看不起,一輩子等著吃苦受窮吧!」從小在讚揚聲中長大的我,霎時間有種「落魄的鳳凰不如雞」的淒涼感覺,我害怕出門,害怕見人,害怕那種被人低看的感覺。為了逃避這種痛苦,我整整兩年時間幾乎沒出過門,每天沉默寡言。與此同時,我想成為女強人的慾望更加強烈,於是又過了兩年後我便出門打工了。我做過很多工作,但是每樣工作都沒做多久就放棄了,不是活太累受不了,就是工資太低,要麼就是老闆不好。屢遭失敗後,我徹底灰心了,覺得做女強人這個夢想離現實是那麼的遙遠……
2005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此我的生活以至整個人生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神帶有權柄能力的話語深深地觸動著我,使我明白每一個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管著,根本不由人自己掌握,無論什麼時候,人都逃脫不了神的主宰安排,都得順服在神的權柄之下,只有這樣人才能有好的命運。今天我出生在什麼家庭,有多高的文化,生活是窮是富等等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不是我憑著自己的頭腦和能力就能改變的。我一心追求做女強人,可苦沒少吃、罪沒少受,最後連一份穩定的工作都沒有,這讓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是通過努力就一定能夠得到的,還要看看神是否允許,看看自己所走的路是不是神命定好的,倘若不是,那不管怎麼付代價也是徒勞一場。明白神的心意後,我不再為自己的坎坷遭遇而苦惱,也不再在乎別人說什麼,而是立下心志好好信神追求真理,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此後,我每天都堅持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唱詩、聚會。因我領受真理比較快,再加上熱心追求,得到了澆灌我的姊妹的賞識,我心裡美滋滋的。到了教會後,聽教會帶領說要重點培養我,我更是難以抑制心中的喜悅,連走路都是輕飄飄的,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追求!不能讓教會帶領失望,就算是為了自己有個好名聲也要大幹一番,把在世上沒有得到的名譽地位在這裡「撈」回來。那時的我根本不理睬神的心意是什麼,只想著觸手可及的名利地位,彷彿那些耀眼的光環在不斷地向我招手……
信神,審判,拯救,名利,地位
不久,我在教會盡上了澆灌新人的本分。為了贏得弟兄姊妹的好評,也對得起「重點培養」這個頭銜,我下決心一定要把這個本分盡好。因在我心裡認為,只要弟兄姊妹都認可我,那自然神也會喜歡我。在我的「刻苦努力」下,一段時間後我終於如願以償,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誇獎和鼓勵,我不由得想到:這麼多弟兄姊妹都認可我,那肯定是我比其他人都好,如果教會帶領知道了,一定會提拔重用我,到那時我必定前途無量……因我活在了沾沾自喜、自滿自足的情形中,不知不覺盡本分開始應付糊弄,不再用心澆灌新人,結果一些新人得不到真實的澆灌,活在了消極軟弱中。面對這種情況,我心裡特別難受,暗想:我好不容易才換來今天的「榮譽」,新人這樣下去怎麼能行?若讓教會帶領知道了,肯定會說我沒有工作能力,說不定還會停止我的本分,那我不就完了嗎?我得想辦法挽回這個局面。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天天出去扶持新人,有時為了聚一個會爬幾座山來回走三四個小時的路程,但我一點也不覺得苦。一個月下來,我累得筋疲力盡,但因我沒有了聖靈作工,交通神的話乾乾巴巴,所以新人的情形並沒有得到及時的扭轉。為此,我熬得頭都疼了,但仍不知來到神面前反省。因工作長期沒有果效,使新人的生命受了虧損,最終我被安排回家了。回到家的那一刻,我彷彿從天上墜到了地上,全身癱軟無力。回想以往有那麼多弟兄姊妹高看我,現在我卻落到這個地步,弟兄姊妹知道後會怎麼看我啊?我越想越覺得沒法面對弟兄姊妹,因此不願出去聚會,每天躲在家裡以淚洗面,心裡特別痛苦煎熬。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於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說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卻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在神話語一針見血的揭示下,我才認識到自己從一開始信神的觀點就不對,想藉著信神得到自己在世上沒能得到的名利地位,並且荒唐地認為:只要得到弟兄姊妹的誇讚就能被教會提拔重用,神也會喜歡我、稱許我。在這一思想的支配下,我變得脆弱而又卑鄙,當得到弟兄姊妹讚許的時候,我信心百倍,一旦失去這些立刻灰心失落、消極退後,我這哪裡是在信神?信的完全是名利地位!神的心意不是為了把我培養成一個出色的「作工人才」,更不是讓我利用盡本分的機會滿足個人私慾,而是希望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發現自己的缺少,經歷神的說話、作工,從而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最後得著神的拯救;同時也能以自己的經歷和所明白的真理供應初信的弟兄姊妹,讓他們在真道上儘快扎下根基,早日進入信神的正軌。可我卻從不尋求神的心意,始終都在為名譽地位奔忙,為個人的野心奮鬥,結果根本獲得不了聖靈作工,無論付多大代價也不能把新人澆灌好。被停止本分後我就消極得超了負荷,誤解神的心意,認為自己沒有蒙拯救的希望了。這時,我突然想起神的話說:「我不管你勞苦功高,或是資格大大,或是追隨左右,或是名望頂天,或是態度好轉,只要你沒有按著我的要求去辦,那你永遠不可能獲得我的稱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給人帶入地獄》)「一個人是否是真心追求並不在乎人對其如何評價,也不在乎周圍的人對其看法如何,乃在乎其人有無聖靈作工與聖靈的同在,更在乎聖靈一段時間的作工是否使其性情有所變化,是否對神有所認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在神的話裡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與要求,原來我所認為的地位越高就越有前途,越能得著神的稱許,這是用屬世的觀點來衡量神的作工,是大錯特錯的。神衡量、定規一個人的結局不是根據人地位有多高、資格有多老,也不是根據人作工的多少,而是根據人有無真理,有無生命性情的變化。如果人在神的作工中沒有得著真理,生命性情也沒有變化,那即使地位再高、有再多的人擁護也毫無意義,不僅得不著神的稱許,反而會被神厭棄、定罪。人只有在盡本分中注重認識自己、認識神,再用自己的實際經歷來澆灌、扶持弟兄姊妹,這樣才能解決實際問題,給弟兄姊妹帶出路來,工作才會有果效。像我這樣在作工中絲毫不追求自身的進入與變化,只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到頭來只能坑害更多的弟兄姊妹,自己也會落得個被淘汰的下場。想到這裡我明白了,教會停止我的本分,完全是神針對我裡面不對的存心、慾望以及敗壞本性而擺設的環境,藉此讓我反省認識自己,改變自己錯誤的追求觀點,儘快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此時,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神的愛與良苦用心,不禁向神獻上禱告:「神啊!感謝你的大愛臨到我,以往我不明白你的心意,總認為擁有了名利地位就能得到你的賞識,致使我在作工中絲毫不注重進入真理,只是一味地追求名利,與你的要求背道而馳。今天藉著你話語的開啟,我明白了你的要求,我不願再像以往那樣與你的作工『南轅北轍』了,我要追求性情變化,走上追求真理這條正確的路。」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