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

86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

河北省 師含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從小就比較懂事,從不和小朋友打架吵鬧,也很聽父母的話,是大人眼中標準的乖乖女。因此,大人們都很羨慕我的父母,說他們有福氣,生了一個好女兒。就這樣,我在周圍人的讚揚聲中一天天長大。上小學時,我的學習成績特別好,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名。一次,鎮裡舉行作文比賽,我寫的作文得了滿分,給學校贏得了榮譽,校長不僅給我頒發獎品和獎狀,還在全校師生面前表揚我,號召同學們向我學習。一時間,我成了學校的「紅人」,同學們還送我一個綽號「常勝將軍」。師長們的誇讚、同學們的羨慕以及父母的寵愛使我心裡不知不覺升起了一種優越感,覺得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真好!為此,我認定:人生最大的快樂就是被眾人羨慕,幸福美好的感覺來自於別人的好評。於是我暗暗告訴自己:這輩子再受苦受累,也要做一個有名望、有地位的人,絕不能被人小瞧、輕視。從此,「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這些「至理名言」就成了我人生的座右銘。

然而,在我十三歲那年,爸爸得了重病住進醫院,使得我們這個原本經濟條件就差的家庭一下子負債累累。看著病中呻吟的爸爸和為了生活累得筋疲力盡的媽媽,我很心疼,真想快點長大,能夠分擔他們的憂愁和痛苦。於是我忍痛選擇了輟學,心想:即使我不上學了,也不能比別人差,長大後我要做個女強人,日子也照樣過得風光!因著上學時成績優異,我在四鄰五鄉都是個「小名人」,當我輟學在家的事被傳開後,村民們都紛紛議論:「這姑娘真傻!不上學前途都毀了!」「不上學誰也看不起,一輩子等著吃苦受窮吧!」從小在讚揚聲中長大的我,霎時間有種「落魄的鳳凰不如雞」的淒涼感覺,我害怕出門,害怕見人,害怕那種被人低看的感覺。為了逃避這種痛苦,我整整兩年時間幾乎沒出過門,每天沉默寡言。與此同時,我想成為女強人的慾望更加強烈,於是又過了兩年後我便出門打工了。我做過很多工作,但是每樣工作都沒做多久就放棄了,不是活太累受不了,就是工資太低,要麼就是老闆不好。屢遭失敗後,我徹底灰心了,覺得做女強人這個夢想離現實是那麼的遙遠……

2005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此我的生活以至整個人生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神帶有權柄能力的話語深深地觸動著我,使我明白每一個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管著,根本不由人自己掌握,無論什麼時候,人都逃脫不了神的主宰安排,都得順服在神的權柄之下,只有這樣人才能有好的命運。今天我出生在什麼家庭,有多高的文化,生活是窮是富等等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不是我憑著自己的頭腦和能力就能改變的。我一心追求做女強人,可苦沒少吃、罪沒少受,最後連一份穩定的工作都沒有,這讓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是通過努力就一定能夠得到的,還要看看神是否允許,看看自己所走的路是不是神命定好的,倘若不是,那不管怎麼付代價也是徒勞一場。明白神的心意後,我不再為自己的坎坷遭遇而苦惱,也不再在乎別人說什麼,而是立下心志好好信神追求真理,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此後,我每天都堅持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唱詩、聚會。因我領受真理比較快,再加上熱心追求,得到了澆灌我的姊妹的賞識,我心裡美滋滋的。到了教會後,聽教會帶領說要重點培養我,我更是難以抑制心中的喜悅,連走路都是輕飄飄的,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追求!不能讓教會帶領失望,就算是為了自己有個好名聲也要大幹一番,把在世上沒有得到的名譽地位在這裡「撈」回來。那時的我根本不理睬神的心意是什麼,只想著觸手可及的名利地位,彷彿那些耀眼的光環在不斷地向我招手……

不久,我在教會盡上了澆灌新人的本分。為了贏得弟兄姊妹的好評,也對得起「重點培養」這個頭銜,我下決心一定要把這個本分盡好。因在我心裡認為,只要弟兄姊妹都認可我,那自然神也會喜歡我。在我的「刻苦努力」下,一段時間後我終於如願以償,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誇獎和鼓勵,我不由得想到:這麼多弟兄姊妹都認可我,那肯定是我比其他人都好,如果教會帶領知道了,一定會提拔重用我,到那時我必定前途無量……因我活在了沾沾自喜、自滿自足的情形中,不知不覺盡本分開始應付糊弄,不再用心澆灌新人,結果一些新人得不到真實的澆灌,活在了消極軟弱中。面對這種情況,我心裡特別難受,暗想:我好不容易才換來今天的「榮譽」,新人這樣下去怎麼能行?若讓教會帶領知道了,肯定會說我沒有工作能力,說不定還會停止我的本分,那我不就完了嗎?我得想辦法挽回這個局面。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天天出去扶持新人,有時為了聚一個會爬幾座山來回走三四個小時的路程,但我一點也不覺得苦。一個月下來,我累得筋疲力盡,但因我沒有了聖靈作工,交通神的話乾乾巴巴,所以新人的情形並沒有得到及時的扭轉。為此,我熬得頭都疼了,但仍不知來到神面前反省。因工作長期沒有果效,使新人的生命受了虧損,最終我被安排回家了。回到家的那一刻,我彷彿從天上墜到了地上,全身癱軟無力。回想以往有那麼多弟兄姊妹高看我,現在我卻落到這個地步,弟兄姊妹知道後會怎麼看我啊?我越想越覺得沒法面對弟兄姊妹,因此不願出去聚會,每天躲在家裡以淚洗面,心裡特別痛苦煎熬。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於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說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卻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在神話語一針見血的揭示下,我才認識到自己從一開始信神的觀點就不對,想藉著信神得到自己在世上沒能得到的名利地位,並且荒唐地認為:只要得到弟兄姊妹的誇讚就能被教會提拔重用,神也會喜歡我、稱許我。在這一思想的支配下,我變得脆弱而又卑鄙,當得到弟兄姊妹讚許的時候,我信心百倍,一旦失去這些立刻灰心失落、消極退後,我這哪裡是在信神?信的完全是名利地位!神的心意不是為了把我培養成一個出色的「作工人才」,更不是讓我利用盡本分的機會滿足個人私慾,而是希望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發現自己的缺少,經歷神的說話、作工,從而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最後得著神的拯救;同時也能以自己的經歷和所明白的真理供應初信的弟兄姊妹,讓他們在真道上儘快扎下根基,早日進入信神的正軌。可我卻從不尋求神的心意,始終都在為名譽地位奔忙,為個人的野心奮鬥,結果根本獲得不了聖靈作工,無論付多大代價也不能把新人澆灌好。被停止本分後我就消極得超了負荷,誤解神的心意,認為自己沒有蒙拯救的希望了。這時,我突然想起神的話說:「我不管你勞苦功高,或是資格大大,或是追隨左右,或是名望頂天,或是態度好轉,只要你沒有按著我的要求去辦,那你永遠不可能獲得我的稱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給人帶入地獄》)「一個人是否是真心追求並不在乎人對其如何評價,也不在乎周圍的人對其看法如何,乃在乎其人有無聖靈作工與聖靈的同在,更在乎聖靈一段時間的作工是否使其性情有所變化,是否對神有所認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在神的話裡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與要求,原來我所認為的地位越高就越有前途,越能得著神的稱許,這是用屬世的觀點來衡量神的作工,是大錯特錯的。神衡量、定規一個人的結局不是根據人地位有多高、資格有多老,也不是根據人作工的多少,而是根據人有無真理,有無生命性情的變化。如果人在神的作工中沒有得著真理,生命性情也沒有變化,那即使地位再高、有再多的人擁護也毫無意義,不僅得不著神的稱許,反而會被神厭棄、定罪。人只有在盡本分中注重認識自己、認識神,再用自己的實際經歷來澆灌、扶持弟兄姊妹,這樣才能解決實際問題,給弟兄姊妹帶出路來,工作才會有果效。像我這樣在作工中絲毫不追求自身的進入與變化,只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到頭來只能坑害更多的弟兄姊妹,自己也會落得個被淘汰的下場。想到這裡我明白了,教會停止我的本分,完全是神針對我裡面不對的存心、慾望以及敗壞本性而擺設的環境,藉此讓我反省認識自己,改變自己錯誤的追求觀點,儘快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此時,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神的愛與良苦用心,不禁向神獻上禱告:「神啊!感謝你的大愛臨到我,以往我不明白你的心意,總認為擁有了名利地位就能得到你的賞識,致使我在作工中絲毫不注重進入真理,只是一味地追求名利,與你的要求背道而馳。今天藉著你話語的開啟,我明白了你的要求,我不願再像以往那樣與你的作工『南轅北轍』了,我要追求性情變化,走上追求真理這條正確的路。」

不久,教會再次安排我澆灌新人,並讓我和一個小姊妹同住。小姊妹性格直爽、為人熱情,我心想:我是個內向的人,不愛說話,小姊妹性格外向,說話直言不諱,正好我們可以互相取長補短。雖然我是這樣想的,但實際相處中還是產生了不少摩擦與隔閡。為了改變這樣的局面,我便開始小心翼翼地說話、做事,生怕再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小姊妹平時要上班,我看她整日忙忙碌碌的,就包攬了所有的家務活,想給她留下一個好印象,以此維護彼此之間的關係。沒想到幾個月下來,我們之間的關係反而變得越來越緊張,為此,我感到特別壓抑、痛苦。可我並沒有省察、認識自己的敗壞,反而把眼光盯在小姊妹身上,認為是她太不好相處,太不近人情。一天,姊妹下班回來,見我又在忙家務,便直言不諱地說我是在憑熱心做事。聽到這話,我委屈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了,那一刻我真想立馬甩袖而去,再也不回來了。但一想到姊妹比我小,而且信神時間短,如果我放不下自己,跟小姊妹賭氣,教會帶領和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還不得說我對小姊妹沒有愛心、不負責任啊,到時我的臉面往哪兒放?可面對這樣的環境,我真的不知該怎麼辦了。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現在好痛苦,彷彿有千斤重石壓在我身上,使我根本沒有力氣去掙脫,但我相信這個環境臨到肯定有你的美意,只求你開啟我明白你的心意,學到該學的功課。」禱告完不一會兒,一個姊妹正好有事過來找我,我就敞開心交通自己的情形。姊妹聽後和我交通說:「神所作的一切工作都是為了拯救人,臨到的各種環境也都是為了造就、成全我們,我們裡面有這些反面的東西,說明咱身上還有一些撒但毒素是神所厭憎的,神要藉著這些環境來成全、變化我們……」姊妹走後,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心想:神到底成全、變化我什麼呢?於是我就起來看神的話,神說:「從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就可以看見他那個本性是什麼,以及他是屬誰的。撒但敗壞人是藉著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裡面,成為人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人的生活,人的辦事,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人成功的座右銘,行事的手段,每個人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揣摩著神的話,我陷入了沉思:這幾個月來,我為什麼活得這麼壓抑、痛苦呢?我的所作所為到底是受哪些撒但毒素支配的?在神的開啟下,我心裡漸漸亮堂起來,意識到自己從小到大之所以特別看重名譽地位,就是受「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這些撒但毒素的薰陶與迷惑,這些毒素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我為人處事的準則與奮鬥的目標,讓我錯誤地認為只有得到名譽地位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正是由於這些撒但毒素的支配,導致我特別注重臉面虛榮,特別在乎別人的評價,所說所做都是為了維護在人心中的形象、地位,一旦有些事觸及到自己的臉面虛榮,我就會受痛苦、受折磨,這完全是撒但的苦害。回想自從和小姊妹同住以來,為了給小姊妹留個好印象,我總是小心翼翼地與她相處,生怕說錯一句話或做錯什麼事給她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活得唯唯諾諾,醜態百出;當小姊妹對付我時,我不但不從中認識自己,反而因著沒了臉面而對姊妹滿了看法和成見,甚至想逃離這個環境;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臉面,有時我看見小姊妹流露一些敗壞或做一些不符合真理的事,也不敢和她敞開說,生怕因此得罪她,導致我們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這些撒但毒素使我變得越來越虛偽、詭詐,使我活得很累很苦,我真的好想衝出這黑暗的牢籠,撕破自己偽裝的面孔,完全自由釋放地活著,可是靠我自己又無力掙脫。我只好跪在神面前向神傾訴:「神啊!以前我總把得到好評價、好名聲當作一種享受,現在我看到自己錯了,追求這些東西並不是美好的享受,而是痛苦,是壓抑,是捆綁,是束縛。我也看清了都是撒但的哲學迷惑了我、控制了我,使我一心追求名利地位、臉面虛榮,我所有的痛苦都是撒但帶來的。神啊!我真的不想再憑撒但的哲學活著了,求你拯救我,指給我當實行的路,也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衝破撒但的網羅,按照你的要求行事。」禱告後,我心裡感到前所未有的釋放,同時也認識到只有追求真理才能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接下來,我看到了這樣一段神的話:「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這樣,你與人的關係不是建立在肉體之上,而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幾乎沒有肉體來往,但是在靈裡有交通,彼此地相愛,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應,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心滿足神的基礎上做的,不是靠著人的處世哲學來維護,而是靠著對神的負擔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為的努力,而依神話原則實行。你願意體貼神的心意嗎?……你願意把心完全交給神而不考慮你在人中間的地位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神的話指給我一條明確的實行路,那就是操練做誠實人,不再圖謀自己的名利,不再維護在人心中的形象、地位,而是把心交給神,在凡事上高舉、見證神的話,實行真理、順服神,這樣就能和神建立正常的關係,與神的關係正常了,與人的關係自然而然也就正常了。於是,我暗立心志一定要按神的話去行,逐漸脫去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從那以後,我有意識地經常和小姊妹在一起談心溝通、讀神的話,在盡本分中遇到問題不會解決時,就一起向神禱告並找神的話來解決,相處得非常融洽。不知不覺中,我身上的包袱、心裡的壓抑全都煙消雲散了,臉上洋溢出了久違的笑容。我真實體嘗到了實行神話所帶來的釋放和快樂,由衷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經過這幾個月的痛苦熬煉,我終於明白神為什麼不讓人用處世哲學去維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因為那些處世哲學和所謂的至理名言都是撒但灌輸給人的流毒,是撒但捆綁人、苦害人的工具,這些撒但哲學只能讓人產生分歧、爭鬥、廝殺,只能帶給人壓抑和痛苦,因為撒但本身就是敗壞人、讓人分裂的,只有神的話語、神對人的要求是讓人彼此和睦的,人只有活在神的話中,按神的話行事,才能衝破撒但的黑暗權勢,完全自由釋放地活在神面前。同時我也看到,今天我能與小姊妹住在一起,這是神奇妙的安排,是神針對我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毒素與我的實際需要而擺上的,如果神不這樣作工,我永遠認識不到「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等等這些撒但毒素對我的苦害有多大,我仍會把它當成正面事物尊崇,以至於越來越狂妄、越來越敗壞,最終走向沉淪滅亡。這樣的環境、試煉正是神對我的極大拯救!

後來,我蒙神高抬做了教會帶領。剛開始我遇到事還能多聽取弟兄姊妹的意見,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如何,可是沒過多久,我追求名利的慾望又膨脹了起來。因我盡這個本分比另一個教會帶領時間稍長一些,弟兄姊妹有事的時候自然就找我多一些,慢慢地我開始飄飄然了,覺得自己還是比姊妹優秀。和姊妹在一起聚會時,我總是講一些似是而非的大道理來炫耀自己,以博得弟兄姊妹對我的認可和高看,讓他們覺得我就是比姊妹強。一次小組聚會時,姊妹剛交通一會兒,我心裡就冒出一個念頭:我得多交通,不然弟兄姊妹該認為我不如她了。於是我就插了個空子滔滔不絕地交通起來。就在我講得正起勁的時候,旁邊一個弟兄打斷我說:「咱們不能光談些空洞的大道理,應該交通些實際的經歷和認識,這樣才能供應弟兄姊妹。」聽了弟兄的話,我猶如被當眾搧了一耳光,臉通紅通紅的,心想:原本想多講兩句,讓弟兄姊妹給我個好評價,這下可好,真是丟死人了!當時我真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鑽進去。就在我的心倍受煎熬的時候,弟兄讀了一段神的話:「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神句句審判的話語像針一樣扎在我的心上,讓我更加無地自容。回想以前沒信神時,我就特別喜歡享受眾星捧月的感覺,一心追求出人頭地、做女強人,夢想破滅後就想在教會中得到夢寐以求的名利地位。尤其是這段時間,為了讓弟兄姊妹高看,我一直在暗中與姊妹比試高低。表面上我是在和人爭地位,實質上卻是在與神爭奪地位,因為人信神本應仰望神、敬拜神,讓神在心裡有地位,而我卻想在弟兄姊妹心中佔個地位,讓他們都高看我、崇拜我,這不是明目張膽地抵擋神嗎?在事實面前,我才看到自己的本性就是與神為敵的,如果不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性情沒有一點變化,那即使我外表熱心、積極地為神花費,但實質卻是在作惡抵擋神。同時我也看清了,撒但敗壞人就是通過各種途徑把它的毒素灌輸進人的思想裡、心靈裡,讓人對名利地位趨之若鶩,藉此讓人一步步遠離神、背叛神,最終將人拉向地獄。想到這裡我不禁有些害怕,也開始恨惡自己瞎眼愚昧、敗壞太深,恨自己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毒素。如果不是受名利地位的支配,我就可以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只為滿足神盡到我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如果不是受名利地位的支配,我會在盡本分中注重高舉神、見證神,把弟兄姊妹都帶到神面前;如果不是受名利地位的支配,我也不會每天活在壓抑和煎熬之中,享受不到真理帶給我的釋放和快樂;如果不是受名利地位的支配,我會和弟兄姊妹建立正常的關係,在靈裡相互扶持、彼此幫助,而不是用假象去騙取人的信任和高看……這都是撒但的毒素把我坑害到了今天,撒但真是太卑鄙、太邪惡了,完全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在神的開啟引導下,我有了背叛肉體、實行真理的心志和勇氣,便向神禱告:「神啊!是名利地位把我坑害到了今天這個地步,為了追求這些東西,我置你的要求於不顧,一次次地悖逆抵擋你,讓你傷心厭憎。現在我從心裡恨透了這些東西,我要背叛它,徹底放棄它,願你帶領我以後的路。」從那以後,我整個人低調了許多,聚會時開始注重談自己的實際經歷;當弟兄姊妹有難處的時候,我也有意識地敞開心把自己遇到難處時的真實情形和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交通出來,從中讓人明白神的心意,認識神的愛。這樣實行的時候,我心裡感覺踏實亮堂,每天都過得特別充實。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對付修理,我對自己的撒但本性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再遇到涉及名利、地位、臉面這些事時,我就能有意識地禱告神與神配合,背叛肉體實行真理。一次,臨近教會一個姊妹情形不好,我們得知後就常常去和她交通、談心,一段時間後姊妹的情形得到了扭轉,並且積極配合福音工作。在她傳過來的新人中,有個新人很渴慕真理,長進也很快,我們便打算培養她做新人教會的帶領。就在這時,臨近教會來信要求姊妹到那裡去盡本分,我心裡極不情願,可轉念又一想:教會是一個整體,神要的是團體的彰顯,不管新人在哪個教會,只要能盡上本分就是讓神心得安慰的事。我剛才的想法不還是為名利地位作工嗎?注重的不還是自己的形象、臉面嗎?想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是啊!看看自己的所做所行,總是在爭名奪利,沒有一樣是為了神,我太自私了!享受著神的高抬和恩待,每天卻為了名利地位費盡心思、絞盡腦汁,雖然名義上信神卻不能按著神的心意與要求行事,沒有一點順服神的實質。神衡量人是否是真心信神,不是根據人外表的行為,也不是看眾人對他的評價,而是看人在臨到的事上能否放下心中不合神心意的東西,能否為著教會的利益著想,在凡事上滿足神、愛神。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心裡豁然開朗,立刻把這個新人轉給了臨近的教會……

經歷了幾年神的作工,我更清楚地認識到:名利地位就是撒但愚弄人的把戲,是它用來捆綁人的枷鎖,人活在它的權下只能被它束縛、愚弄,沒有一點自由;而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人活在神的話中就是活在光明中,活在神的祝福中,只要人稍稍努力往神的要求上去夠,去實行神所要求的真理,就會體嘗到活在神面前的釋放和自由。回頭看看名利地位帶給我的苦害,再看看神在我身上作的拯救工作,我對神真是感激又虧欠。神為了把我從名利地位的捆綁中拯救出來,精心擺佈了各種環境及人事物,用他實際的作工一步步帶領、引導著我,使我走上了人生的正道。每一次的環境,每一次的顯明,都是神精心安排的,背後都隱藏著神對我極大的愛。經歷了這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逐漸看清了自己的敗壞真相,也對神實際的作工有了認識,看到了神的聖潔、偉大與無私,深切地體嘗到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在以後的經歷中,我願更多地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試煉熬煉,使自己的敗壞性情早日達到徹底的潔淨、變化,真正活出一個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