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我才看見什麼是真正人的樣式

85 我才看見什麼是真正人的樣式

河南省 曉麗

我從小就是一個名譽心極強的人,與人相處特別注重自己的形象,注重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與評價。為此,我總是把方便、好處讓給別人,自己有什麼難處與委屈總是埋在心底,不向任何人表露,而別人有難處我總是想方設法地給予幫助。因此在父母眼裡,我是個「乖乖女」「開心果」,在鄰居、朋友眼裡,我是個熱心大度的人。結婚後,我與丈夫的家人相處得也很融洽,小姑子、小叔子找對象、結婚,我跑前跑後,既出錢又出力,替公婆分憂解愁。很快,我就成了遠近有名的「好媳婦」「好大嫂」……其實,那時的我每天都活得很累,內心特別疲憊,因我總在小心翼翼地維護著與人的關係,照顧著每一個人的情緒,看著他們的臉色說話,唯恐傷害了哪個人而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損害自己的名聲。但當我贏得這些「美名」後,我又從心裡感到自豪,覺得自己的付出很值得,自己做人很「成功」。我常想:若有一天我遇到什麼難處,周圍的這些親朋好友、鄰里鄉親肯定都會向我伸出援助之手,使我擺脫困境。就在我享受自己做人的「成果」之時,一場飛來橫禍徹底打破了我的美夢,改變了我的看法……

1991年12月4日,我丈夫遭遇了重大的車禍。當時他的脾臟破裂、肝腎臟損傷、腸子多處斷裂,大出血不止,僅一個月就做了四次手術,輸血2000多毫升,但仍是生命垂危,醫生說還得繼續輸血,否則傷口根本不能癒合。那時我家剛蓋好房,再加上買了車,已是負債累累,根本無法承受這昂貴的醫療費,而我父母為供弟弟上大學已傾盡所有,沒有一點能力來幫助我們,因此我不得不向親戚、朋友們求借。可沒想到,這些平時總圍著我轉的人卻一個個找理由拒絕我、搪塞我,這讓我很是傷心。後來,我又聽說一個曾接受過我們不少幫助的親戚對別人說:「咱可不能借錢給他們,你看他那個病根本沒有治好的希望,若他死了,他媳婦轉臉又嫁人了,我們找誰要錢去!就是他不死,保準一輩子也是個殘廢,那借給他的錢不就打了水漂了嗎?」聽著這寒心絕情的話,我只有哭的份,因為我知道,這是所有不借給我錢的人的心聲。然而,讓我更寒心的是婆家人的薄情寡義,公婆明明有錢,卻僅拿出500元錢來應付我們,而且到後來跟我們算賬時,竟把他們來醫院看望我丈夫的路費、飯錢、買水果的錢都算了進去;我丈夫的兩個有錢的弟弟來醫院看望時一共才拿了500元。婆家人給的這點錢對於我們來說根本就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實際難處。痛苦絕望中,我只好託人到銀行申請貸款,但銀行也不肯放貸,最後我只好把車廉價賣掉來給丈夫治病。即使這樣也無法湊夠丈夫的醫療費,實在沒辦法,三個月後,丈夫在傷口還沒癒合的情況下提前出院回家療傷。可萬沒想到,我們前腳到家,後腳那些逼債的人就追上門來,就連我大姑姐也追到家裡要錢……面對這樣的場面,我傷心至極,獨自一人跑到山上的樹林裡大哭。那時我剛滿24歲,和丈夫結婚僅一年,狠心的公婆就這樣把重擔全壓給了我,周圍也沒有一個人肯伸手來幫我們一把,以後的路還很長,我怎麼承受得住這樣的打擊與重擔呢?我在樹林子裡想了哭,哭了想,實在沒有活下去的勇氣,我對著蒼天吶喊:「老天爺!我的命怎麼這樣苦呢?我在這個世界中真的活不下去了,蒼天啊,求你把我的命給取走吧!」痛苦歸痛苦,現實難處還得面對,無奈我還得打起精神硬著頭皮支撐著這個家。巨大的生活壓力使一向開朗活潑的我天天愁眉苦臉,丈夫看著我如此受委屈,就哭著說:「你離開這個家走吧,你沒必要為我受這樣的苦!」說心裡話,我也有想走的意念,但把名聲看得比金子還貴重的我絕不會在這種背景下離開丈夫。後來的日子更加難熬,丈夫幹不成活,又加上三年乾旱,地裡的莊稼連續三年幾乎絕收,我背負著沉重的債務,連吃飯也成了問題……就在我萬念俱灰沒有一點希望生活下去時,有人勸我去信耶穌。信耶穌後,我從聖經上看到主耶穌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審判世人),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約3:16-17)在那痛苦的日子裡,神的話給了我莫大的安慰。我還從聖經上看到主耶穌復活走後是去給我們預備地方了,若預備好了就來接我們,從此,我就在心裡盼望著神的歸來,心想:若神回來了,我就再也不用在這個世界上受苦受難了。
1998年秋,我蒙神恩待有幸接觸到信全能神的姊妹,當我從姊妹的口裡得知神已經回來了,而且作了新的工作,我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與興奮,俯伏在神前禱告:「全能神啊,我終於把你給盼回來了,在這個苦難的世界中,我苦夠了,也活夠了,一天也不願呆下去了。神哪,不管你回來作什麼工作,也不管你對我有什麼樣的要求,我都願緊緊地跟隨你。」後來,藉著看全能神的話,我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到了神教導人如何信神、如何活出正常人性,我認識到神的話都是真理,是人生的格言,神在帶領我們脫離罪惡,活出正常人生,走人生的正道。再加上通過與教會弟兄姊妹的相處,我看到了弟兄姊妹對我真誠的愛,我的心深受感動,更加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就是真神來作工拯救人。當時正值秋收季節,負責教會工作的姊妹得知我丈夫不能到地裡幹活,便去地裡找我,見我正在擔玉米,她就搶過我肩上的擔子,爽快地說:「我來幹,你歇會兒!」第二天,她又找了幾個弟兄姊妹來幫助我收莊稼,來時還給我買來饅頭、麵條、蔬菜,給我孩子帶來了瓜子、糖塊。幹完活回到家,他們有人幫我做飯,有人幫我看孩子,還有人幫我洗衣服,兩個弟兄還給我丈夫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晚上,我們在一起讀神的話、唱詩歌,弟兄姊妹聽我訴說苦衷,有人陪我掉淚,有人給我交通真理。其中一姊妹交通說:「若沒有這些遭遇,你或許信不了耶穌,也不可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更感受不到神的愛、神的拯救,這不是壞事,是好事。」我覺得他們談的一切都很新鮮,都是我的需要,特別能吸引我的心。看到他們對我真誠的幫助,我的心真的很受感動,我們非親非故,但他們對我卻比親人還親。多年的生活磨難與人情的冷漠,使我一直鬱鬱寡歡,弟兄姊妹的關愛讓我感到特別溫暖,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沒想到我多年所期盼得到的這份真誠如今在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身上看到了。從他們所交通的真理與活出上我認識到只有全能神能作這樣的工作,能如此變化人。就這樣,在神愛的激勵下與弟兄姊妹的幫助中,我死寂的心有了一點知覺,又有了生活的信心與勇氣。後來,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為神的福音工作奔跑、付出,我也坐不住了,不久我也投入到傳揚神末世福音的工作中。隨著與弟兄姊妹更深的相處,我看到他們的確與世人不一樣,在教會裡你永遠不用擔心被哪個人愚弄、算計,也不用害怕說話不小心得罪了誰,弟兄姊妹在一起都是單純敞開,心裡有什麼就說什麼,即使流露一些敗壞也都能正確對待,凡事都能從神領受,不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無論誰做錯事說錯話,都不埋怨對方,都在反省認識自己,學自己當學的功課;弟兄姊妹誰有難處了,大家都會齊心協力地幫助,傾心交通真理,使人在臨到的難處中明白神的心意,從而按神的要求去實行;在弟兄姊妹之間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人人都平等相處,就是作工的人也和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沒有任何特殊……我從全能神那裡看到了光明,找到了依靠,心裡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安踏實,天天都有說不出的興奮與喜樂。
誠實人,審判,拯救,信神

後來,蒙神的高抬我做了教會帶領,從1998年8月到2005年年底,雖然我為著教會的事也花費了不少時間,但這期間我卻享受了神很多的恩典與祝福。最讓我難以想像的是,我丈夫的身體徹底得到了恢復,他與正常人一樣能打工掙錢了,不但把家裡的債務還清了,還有了一些積蓄,一家人過得平平安安、和和美美。我天天在神面前禱告讚美,感謝全能神拯救了我這苦命的人,祝福了我們這個艱難困苦的家,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願把我的餘生都獻給神為神花費,還報神的大愛。

藉著不斷地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揀選人的目的並不僅僅是為了讓人享受神的恩典與物質的祝福,更重要的是審判刑罰人裡面的悖逆,使人脫去敗壞性情,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模樣。正如全能神說:「人今天看見,僅有神的恩典,僅有神的慈愛、憐憫,人不能真實地認識自己,更不能認識人的本質。只有藉著神又審判又熬煉,這樣在熬煉之中你才認識自己的不足,認識自己一無所有,所以說,人對神的愛是建立在神的熬煉、審判的基礎上的。你如果只享受神的恩典,家裡平安,或得到物質的祝福,這不算你得著神,不算你把神信到家。神來在肉身也作了一步恩典的工作,在人身上確實給人一些物質的祝福,但僅有恩典,僅有慈愛憐憫,不能把人成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為了更徹底地拯救我,在我身上施行了刑罰審判,使我從神的審判刑罰中更真切地體嘗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

Pages: 1 2 3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