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83 一個狂徒轉變的過程

河南省 張一濤

「神你的作工太實在,滿了公義和聖潔,忍耐作工這麼久全是為了我們。以往信神沒有人的模樣,悖逆傷你心還不知,蒙羞懊悔虧欠你,我今才明白。……沒有你嚴厲的審判,我就不會有今天,面對你這真實的愛感激又虧欠。是你的作工拯救了我,使我的性情有了變化,沒有憂愁和痛苦心裡滿了快樂。」(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啊 你給我的愛太多》)每當唱起這首生命經歷詩歌,想起神這麼多年來對我的拯救,我就對神充滿了感激之情。是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我,使我這個狂妄自大、野心通天的悖逆之子有了點人的模樣,我由衷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我出生在農村,因著家裡窮,父母又老實,經常受人欺負,從小我就被人看不起,挨打受氣成了家常便飯,我常常為此傷心流淚。為了不再過這樣的生活,我就發奮讀書,以求將來得個一官半職,做個人上人,讓所有人都看得起。可是初中剛讀完,正準備中考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那時紅衛兵造反、工人罷工、學生罷課,天天鬧革命,搞得烏煙瘴氣,人心惶惶,高考制度也被取締。就這樣,我失去了考學的機會,心裡非常失望,像得了一場重病一樣難受。後來我想:既然考不了學當不成官,那就努力掙錢吧,只要有錢也能被人高看。此後,我便四處尋找掙錢門路。因家裡窮沒有做生意的本錢,我就求親靠友借了五百元錢開了個滷肉店,那時肉只賣七毛錢一斤,這五百元連買工具帶做本錢實在不夠用,每次都是這次的收入做下次的本錢,賺了錢就還賬。為了日子過得能勝過別人,我吃了不少苦頭,一天到晚沒有空閒時間。通過幾年的努力,我的手藝越學越精,生意越幹越紅火,家裡也很快富了起來,很多人也向我投來羨慕的目光。
1990年春天,村裡有一個人傳我信耶穌,出於好奇我就聽了幾次道,當看到一個弟兄講道時很多人都高看仰望他,那種被眾人簇擁、敬佩的場景令我羨慕不已,心想:我若能成為這樣的人,不僅被眾人崇拜,還能得到主的恩典賞賜,那該有多好啊!在這種思想驅使下我信了主耶穌,進入了家庭教會。之後,我努力研讀聖經,特別追求聖經知識,注重背誦一些聖經章節,很快我就熟記掌握了許多名章名句。當我看到馬太福音16章26節中主耶穌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又看到主耶穌呼召彼得時,彼得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主耶穌。我心裡想:錢夠花就行了,賺得再多如果人死了還有啥用呢?要想得到主的稱許,就得效法彼得。於是我就捨棄生意,開始全時間在教會裡奔波。當時我特別熱心,藉著親戚朋友一下子傳了十九個人,又藉著這十九個人發展到二百三十多人。當我又看到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我心裡更是美滋滋的,就從字面上理解主的話,認為自己已經在遵行主的道,行在了遵行天父旨意的道路上,到下一個時代神的國成就時,我就能在地上作王掌權。受這種野心支配,我的熱心更大了,並立下心志,一定要效法主耶穌的「愛人如己,包容忍耐」,以身作則,不怕吃苦。有時到弟兄姊妹家,我就幫弟兄姊妹提水、燒柴,幹農活;弟兄姊妹有病了就去看望;沒有錢的我就拿自己的錢幫補;看見誰有困難就去幫助。很快,我便得到教會弟兄姊妹的一致好評和上層教會帶領的信任,一年後我就被提拔為教會帶領,牧養三十處教會,管理的信徒約有四百人左右。得到這個地位後我的心情特別好,覺著我的努力付出終於有了收穫,與此同時心裡又有了更高的理想:追求更高的地位,得到更多人的讚揚與崇拜。又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我成為一名上層教會帶領,帶領五個縣的同工,牧養四百二十處教會。此後我更是不敢怠慢,特別注重外表的好行為,注重在同工與弟兄姊妹中間樹立自己的形象。為了讓同工贊同、弟兄姊妹高看,我在教會裡反對大吃大喝,禁止一切異性交往和不正之風。我的「正直、有正義感」得到了同工和弟兄姊妹的擁護贊成,由此,我的狂妄本性也膨脹得越發不可收拾。再加上我對一些常用的聖經章節倒背如流,給下級教會帶領和同工聚會講道時不用拿聖經幾章幾節都是出口成章。弟兄姊妹對我都特別佩服,所以在教會中我說一不二,人都聽我的。我總認為自己說的對,自己的見解高,無論是治理教會、劃分教會,還是提拔教會帶領和同工從來不與人商量,都是我一人說了算,真是「作王掌權」了。那時我也特別享受自己站在講台上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風采,當所有人都向我投來羨慕仰望的目光時,那種眾星捧月的感覺令我心曠神怡、忘乎所以。尤其是當我讀到約翰福音12章44-45節:「耶穌大聲說:『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來的。人看見我,就是看見那差我來的』。」還有3章34節:「神所差來的就說神的話,因為神賜聖靈給他是沒有限量的。」我心裡就特別有享受,不知羞恥地認為自己就是神所差來的,是神賜聖靈給我,藉著我把神的心意表明出來,因為我能解釋聖經,能理解別人不能理解的「奧祕」,能明白別人不能明白的「內涵之意」,我只顧沉浸在地位所帶來的愉悅之中,完全忘了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只是一個蒙主恩召的器皿。
隨著教會的不斷擴大,我的名氣越來越響,當地派出所到處抓捕我。因著政府的逼迫我不敢回家,但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有一次我回家拿衣服,被派出所警察逮了個正著,並判了三年勞教。這三年中我受盡了各種殘酷的迫害、折磨,真是度日如年,渾身上下猶如脫掉一層皮,但出來後我依舊信心百倍地傳福音,並且「官復原職」。半年後我又被當地政府抓捕,判了三年勞教,他們對我百般折磨後把我關押在看守所七十天,之後又把我押到勞教所,讓我在窯廠出磚。當時正值農曆七月的中伏天,窯室的溫度有七十度左右,每天還要出一萬多塊磚,飢餓加上之前的酷刑折磨,我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根本頂不住這樣的高溫勞作。但惡毒的獄警根本不管這些,只要完不成任務就給我拉背銬,令我雙膝跪地,並在我腋下和腿彎裡各夾一隻酒瓶,再用電警棍打,致使銬齒深深勒入肉裡,痛得我撕心裂肺。在這種殘酷的折磨下,我只幹了七天活就暈倒在了窯室裡,經過五十二個小時才搶救過來,但卻成了植物人,不會吃飯,不會說話,不會走路,也不知大小便。經受了中共這樣的摧殘,我的狂妄本性挫敗了許多,以前在教會裡那威風八面、趾高氣揚的勁頭也蕩然無存,變得特別消沉、悲觀,活在無邊的痛苦與無助之中。後來勞教所的人出了歪點子,他們找醫生辦假病例說我是「遺傳病」,給我妻子打電話讓她把我接回了家。為了給我治病,家裡所有的東西都賣完了,親戚來看我時都是諷刺、挖苦和譏笑。面對此情此景,我更加心灰意冷,覺得世界太黑暗,人間沒有親情、沒有愛,都是逼迫殘害、譏笑毀謗……面對病痛的折磨、生活的無望,我不知以後的路該怎麼走。
正當我身陷絕境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回家一個多月後,就有兩個弟兄來給我傳神的末世福音,說神又作了一步新工作,第二次道成肉身來拯救人類。當時我怎麼也不相信,因我不會說話,就找出一些聖經章節讓他們看,以此來反駁他們。他們溫和地對我說:「弟兄,信神應存著一顆謙卑尋求的心,因為神的作工常新不舊,一直在向前,而且神的智慧更是無人能測透,所以咱不能太守舊了,你持守恩典時代神作的工能進入國度時代嗎?再說聖經中主耶穌當時說的話都是有其內涵與實際背景的。」緊接著他們打開全能神的話給我讀,又找出很多聖經中關於神末世作工的預言讓我看。藉著神的話和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神名的意義、神三步作工的內幕、神經營人的宗旨、道成肉身的奧祕、聖經的內幕等,這是我有生以來從未聽過的,也是我苦讀聖經多少年也無法領受到的奧祕與真理,我聽得津津有味、心服口服。隨後,弟兄又給了我一本神話書,說:「等你病好了,再給你的同工和弟兄姊妹們傳福音。」我很高興地接過了神話書。那時的我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看神的話,我那渴慕、享受的心情好像是魚得了水一樣,天天看、天天禱告。不久,我的病也漸漸好了起來,能下床走一走了,生活也能自理了。後來,我在家過上了教會生活,每個星期聚兩次會。

Pages: 1 2 3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