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82 經歷大患難我獲益匪淺

河南省鄭州市 榮光

跟隨全能神以後,我因信神坐了監,那時我是初信,神特別加給我力量,使我站住了見證。但我卻誤以為是自己有身量,認為自己是對神非常有信心、有愛心、有忠心的人,所以那時對神審判刑罰的話我從不注重吃喝,即使看也是拿神揭示人的話跟別人對號,而把自己排除在神審判的話以外,我只願意看神揭示奧祕的話、預言的話以及關乎到人得福的話,對這些最感興趣。當我看到神的話說:「國度之中的得勝者按著功用與所作見證的不同在國度之中做祭司或跟隨的人,凡在患難之中得勝的便成為國度之中的祭司團。……在祭司團中的有祭司長、有祭司,其餘的是眾子與子民,這都是根據患難之中對神的見證而劃分的,並不是隨便稱呼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患難的時間也不能太長,不能達到一年,持續一年就耽誤下步工作了,人的身量也夠不上,時間太長人受不了,人的身量都是有限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怎樣走末了一段路》)我就想:將來在國度中的地位是根據人在患難中作的見證來劃分的,這個見證可關乎人的命運呀,等患難臨到時我可得咬緊牙、鉚足勁,一定要作出美好的見證,這樣我就能得到大的祝福,再說患難的時間也不太長,還不到一年,無論如何我也得熬過這一段苦。就這樣,在得福存心的支配下,我暗下決心,摩拳擦掌,以為靠著自己這樣的「信心」與「心志」就可以在患難中成為得勝者。
神作工拯救人太奇妙、智慧。1996年,在神的擺佈下人都進入了大患難,但大患難臨到時人並不察覺,一切都是那樣的順其自然,這樣一來,我這個投機分子的醜態與本相便在大患難的試煉中暴露無遺了。
那是在1996年六七月份的時候,我正在外地盡文字方面的本分。有一天,這個地方的帶領來告訴我們說最近環境不太好,某某姊妹被大紅龍抓去了。當時聽到這話我們只是想到為姊妹禱告,其他沒多想,因為我們都知道在中國這樣逼迫神的國家因信神被抓是常有的事。可是,沒過幾天,聽說又有幾個弟兄姊妹被抓了,再幾天以後聽說被抓的有十幾個了,而且有很多信神出名的、在神家做帶領的弟兄姊妹都已被暗暗通緝,有的還被懸賞捉拿,這個地方的帶領也被列在大紅龍的黑名單中。我隱約感覺到事情不妙,看來,大紅龍是想把信神的人一網打盡。我們感到有一種恐怖的氣氛在籠罩著我們,這種情況使我們有點不知所措了,想跟上面聯繫尋問下步工作如何進行,但卻聯繫不上了。後來才知道,患難在一個月前就開始了,神的話「當神擊打牧人的時候,羊群分散了,那時你們就沒有真實的帶領人,人都四分五裂,哪能像現在你們能集體聚會」應驗了。但是當時我們靈裡麻木,再加上也不敢亂猜、定義神的工作,所以我們並不知道這就是大患難臨到了。我們只感到大紅龍的黑手在向我們逼近,我們的工作也因客觀原因無法進展。面對這樣的處境,我們隱隱地意識到工作受攔阻是出於神的手,是神在引導我們停止工作隱蔽起來,得抓緊離開這裡回到當地,這樣會安全些。於是,我們只好分散開,各自都回到了當地。
我剛到家一星期,一姊妹就來給我送信,說我們教會有一個弟兄被抓了,讓我趕緊離開家。此時的我猶如驚弓之鳥,沒有一點信心,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趕緊躲藏,不能讓大紅龍抓住我,大紅龍太卑鄙凶殘了,它摧殘信神之人的毒辣手段那是千古罕見,若落入惡魔的手中,後果不堪設想。隨後,一個姊妹介紹我到山裡給礦工做飯,在那裡有兩個姊妹和我在一起,我們可以趁沒有外人的時候一起吃喝神的話、交通、唱詩。因著有神話語的供應,我們每天過得也很充實。可是,剛呆了不到一個月,這地方來了警察,我只好迅速地離開了。之後我又到了一家飯店打工。在這裡接觸的都是外邦人,我和他們沒有什麼共同語言,而且在這樣的環境中既沒有神的話,也沒有交通,甚至連正式的禱告也難以實現,我感到孤單又淒涼,心裡不由生發了怨言,甚至想背叛神不信了:「信神真是不容易,整天提心吊膽的,過著漂泊不定、暗無天日的生活,這日子何時是頭哇,我若不是信神的,就按外邦人的生活方式生活,安安穩穩的,不也挺好嗎?」雖然心裡有這樣的想法,但又感到害怕不敢離開神,也感覺離不開神,一想到離開神心裡就痛苦。然而因著我以往不愛看神的話,不追求真理,只是為了得福而盡本分,所以我一離開神話書,心裡一句神的話都沒留下。沒有了神的生命的話語來支撐我,我就像一個失去大腦思維的傻瓜一樣,不知自己該做什麼、該追求什麼,只是苟延殘喘地過著每一天,對神的心意,對神擺佈安排這樣的環境是為了什麼,該怎樣實行能滿足神,我都沒有心勁去琢磨,心裡只想著自己的苦和難。那時我對神全能全智的信念、對神主宰萬有的信念都失去了。以至於後來當一姊妹來找我,邀我和她一起去看望弟兄姊妹時,我拒絕了,因我心裡只有懼怕,只有膽怯,沒有信心,沒有力量,我憑自己的頭腦想像認為,在香港回歸之前,環境是不會好的,這段時間內大紅龍會瘋狂鎮壓、剷除一切真心信神的人,現在離香港回歸還有好長時間,我一定得保護好自己。在飯店幹活的兩個半月的時間裡,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幾乎到了只承認神的名卻心中無神的地步,心常常被花花世界吸引,想逃脫神手去過外邦人的那種生活。但後來的那幾天我心裡特別想念神、想念弟兄姊妹,想念以往的教會生活,在自己單獨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地流淚,心中憂愁:「神啊,我這樣整天和屬魔鬼的人在一起,一天到晚除了幹活就是吃飯,或是說一些無聊的話,我心裡的空虛和痛苦只有你知道。神啊,這漫漫的長夜何時才能過去啊?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自由釋放地信神,還像以往那樣活在你溫暖的大家庭中啊?……」我的心倍受熬煎,就像長滿了荒草,我再也呆不下去了,正好趕上快到春節了,我就想藉此機會不幹了,趕緊回到弟兄姊妹中間去。後來我才知道,不只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當時很多為躲避大紅龍的抓捕而逃難在外的弟兄姊妹都是如此,都是因有了這樣的想法而回到了家,這真是聖靈的奇妙引導。
我回到家沒幾天,姊妹就來通知我聚會。當我聽到姊妹說患難結束了,一切都恢復正常,讓我還去盡原來的本分時,我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啊?患難結束了?這就是患難?現在離香港回歸還有好幾個月呢,怎麼患難就結束了呢?太出乎意料了!原來,這麼長時間我們所經歷的是患難啊,這下可完了!我在患難中所表現的都是啥呀,除了膽怯、懼怕,就是埋怨、逃避、背叛,沒有一點信的成分,更別說忠心與愛了,這一次神檢驗工程我是徹底失敗了。」垂頭喪氣的我心裡百感交集。這時我才明白神在患難之前說過的話:「我自己的工作作完之後,下一步就是人走自己該走的路了,人該走的路自己都得明白,這路就是苦難的路、苦難的歷程,也是熬煉你愛神的心志的路。你該進入哪些真理,該補足哪些真理,該怎麼經歷,該從哪方面進入,這些你都得明白。現在你得裝備,等到患難臨到那就晚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怎樣走末了一段路》)慘痛的教訓告訴我:人沒有真理而憑自己的意願是不可能在患難中站住見證的,沒有真理作生命的人在神的作工中定會被顯明得徹徹底底,半點都隱藏不住,絲毫矇混不過去。沒有真理就是豆腐渣工程,經不起一點考驗,有真理才能看透事,才能有信心、有力量,才能得勝撒但,才能實行真理滿足神為神作見證。我真恨我自己,神早已苦口婆心地把這方面的話都告訴給人了,我為什麼不信呢,為什麼不當一回事呢!一切已無法挽回,只能在以後的路上好好追求真理了。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