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78 唯有神愛最真

四川省 曉東

神的話說:「敗壞了幾千年的中華民族存留到今天,各種病毒不斷發展,猶如瘟疫一樣到處蔓延,就人與人之間足可看見人身上的病菌有多少。神在這樣一個封閉極其嚴密的病毒之地開展工作是極其不易的,人的性格,人的生活習慣,人的作風,人的所有一切生活中所表現的,以及人與人的關係都是破爛不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六)》)神話語的揭示讓我看到了因著撒但的敗壞,人與人的關係都不正常,都是建立在撒但的處世哲學上,絲毫沒有真理。若不是神的拯救,我的雙眼仍被蒙蔽,被情感所困,藉著經歷神的作工讓我明白了人與人「互相幫助」的實質,看透了友情、愛情、親情的真相,我看到了只有神的話才是真理,憑神的話活著才能脫離撒但的權勢,憑真理做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那時因著信耶穌我們得了很多恩典,在生意上神特別地祝福使我們豐衣足食,親戚朋友多數都不如我們的家庭條件,我父母在錢財、物質上也沒少關照他們,那時我們的親戚對我的父母都特別的尊重,自然對我也是另眼看待,我從小在這種優越的環境中成長,我認為我的親戚朋友都特別的好,無論我們家有什麼事他們都願意幫忙。

1998年我們全家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因著得福的存心,也因著生意不好做,我們就把生意停了,這時親戚朋友來勸說,「這麼多年你們的生意已經做起來了,不幹太可惜了」,也有在背後諷刺挖苦說是錢掙得夠用了。聽到這些話我們心裡也很難過,但還是毅然把生意停了。雖然我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但因著我對這個敗壞的人類沒有什麼認識,我的心還是嚮往著世界,整天與這些「親朋好友」混在一起,吃喝玩樂,加上我花錢大方,我的朋友也越來越多,無論是同學大聚會、小聚會,還是同學朋友生日、結婚等,都少不了我這個「核心」人物。除此之外,每到星期天我都要去接送我女朋友,而且還經常一塊出去玩。那時,雖然一星期三次聚會我是堅持一次不落,但我對神的話沒有絲毫的認識,心還是在外邊飄著,把信神當成規條枷鎖,然而神藉著環境讓我明白真理,讓我認識到人與人之間就是利益關係,沒有真情更沒有真愛。

生意停下來後,父母修了房子加上供我們讀書,幾年下來我們家的積蓄所剩無幾,真是大河沒水小河乾,因此我在花銷方面就有所收斂,朋友同學結婚或大、小聚會我是能免就免,致使我的朋友越來越少,我在朋友中間的地位也越來越低,以至於我那些窮親貧友隨著自家條件好轉,與我們的來往也少了。為此我也受了一些熬煉,感到在別人心中沒有地位了。特別是女朋友也因我在花錢上不像以往那麼大方了,與我的關係越來越疏遠,2001年她就移情別戀。當我得知此事時,我無法承受這個事實,外表裝得無所謂,但心如刀絞,我對她一心一意,真心地付出,為什麼得到的卻是她的「背叛」,五年的關係就這樣告終,我無法從心裡抹去她的影子,只能把痛苦深埋在心底。從那時起我不願讓任何人提及此事,我當時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事會臨到我的頭上。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踏得破爛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無精打采,根本無心去搭理神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一)》)神這段揭示的話語正是人類生活的真實寫照,想想自己整日活在男歡女愛之中,活在虛無縹緲的「浪漫愛情」裡,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殊不知這些都是撒但玩弄人的把戲,讓人活在其中沒有追求的目標,更無心搭理神的作工。自己雖然掛個信神的名,卻整日為友情、愛情奔波勞碌,若不是這樣的環境臨到,我仍然相信那些「山盟海誓」與「朋友義氣」,無法擺脫這些東西。因著與女友關係的破裂,我也斷絕了與同學的一切來往,沒有這個嘈雜的環境,我也能安下心來好好地信神。藉著聚會,與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我受傷的心漸漸癒合,我感到了久違的喜樂,不再失落,不再活在痛苦中。因著沒有外界環境的攪擾,我也能安靜下來好好地聚會了,對信神越來越感興趣,從此我加入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當親戚得知我信神後,都竭力地攪擾,認為我年紀輕輕不應該來信神。我姨媽拉攏我去給她幫忙,我姑媽讓我去與她一塊做生意,就是我乾媽也勸我早點結婚,有了孩子她幫我帶(因她沒有兒子),奶奶哭著說:「你父母信神我絕對不反對,因他們操勞了大半輩子,把一切都給你們鋪墊好了,也該歇歇了,你應把心放在成家立業上。」並講述了我爸從小受窮,是怎樣白手起家的,受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說我放著這麼好的環境,卻沒有「理想」。一時間他們的「關心」讓我「受寵若驚」,我迷茫了,我感到他們說的也都對,都是對我好,他們畢竟都是我最親的人,不會害我,我這麼年輕什麼也不做,我以後怎麼辦?……我活在了熬煉中,雖然我知道這是靈界的爭戰,但我已無力掙扎。聚會時,帶領給我看了一段神的話:「中國人歷時幾千年的奴役生活,將人的思想、觀念、生活、言行、舉止都束縛得毫無一點自由,幾千年的歷史將活活的、有靈的人都折磨得猶如無靈的死人一樣,多少人都生活在撒但的屠刀之下……外表看來,似乎人是高等的『動物』,其實,人都在與污鬼同起居、同生活。因著無人治理,人都生活在撒但的埋伏圈裡,人被困在其中無法擺脫。與其說人都在溫暖的家裡與親人相聚,幸福美滿地生活,不如說人都活在『陰間』,都在與鬼打交道,都在與魔鬼來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五)》)藉著神話語的揭示與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在外表看他們是我的親人,所說的都合乎我的肉體,但因撒但的敗壞,所有人的思想、觀念、生活、言行、舉止都被禁錮了,他們都是不信的人,他們的觀點都來自於撒但,他們談論的都是從撒但而來,追求的都是肉體的邪情私慾,沒有合乎真理的,因現在我沒有真理,也沒有分辨,跟他們接觸只能越來越墮落,沒有絲毫的益處,只能將我斷送。那時我對弟兄姊妹常交通的「凡不信的都是魔鬼」稍稍有些認識,但並不真的透亮。後來,神給我擺設環境,我才看透了親情的實質。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