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經歷大患難我獲益匪淺

74 經歷大患難我獲益匪淺

河南省 榮光

當看到神的話說:「國度之中的得勝者按著功用與所作見證的不同在國度之中做祭司或跟隨的人,凡在患難之中得勝的便成為國度之中的祭司團。……在祭司團中的有祭司長、有祭司,其餘的是眾子與子民,這都是根據患難之中對神的見證而劃分的,並不是隨便稱呼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患難的時間也不能太長,不能達到一年,持續一年就耽誤下步工作了,人的身量也夠不上,時間太長人受不了,人的身量都是有限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怎樣走末了一段路》)我就想:「將來在國度中的地位是根據人在患難中作的見證來劃分的,這個見證可關乎人的命運呀,等患難臨到時我可得咬緊牙、鉚足勁兒,一定要作出美好的見證,這樣我就能得到大的祝福,再說患難的時間也不太長,還不到一年,無論如何我也得熬過這一段苦。」就這樣,在得福存心的支配下,我暗下決心,摩拳擦掌,以為靠著自己這樣的「信心」與「心志」就可以在患難中成為得勝者。

但神作工拯救人太奇妙,太智慧,人實在無法測度。1996年,在神的擺佈下人都進入了大患難,但大患難臨到時人並不察覺,一切都是那樣的順其自然,這樣一來,我這個投機分子的醜態與本相便在大患難的試煉中暴露無遺了。

那是在1996年六七月的時候,我正在外地盡本分。有一天,當地的教會帶領來告訴我們,說最近環境不太好,某某姊妹被中共警察抓去了。聽到這話我們只是想到為姊妹禱告,其他沒多想,因為我們都知道,在中國這個逼迫神的國家因信神被抓是常有的事。可是沒過幾天,聽說又有幾個弟兄姊妹被抓了,又過了幾天,聽說被抓的有十幾個了,而且有很多信神出名的、教會帶領都已被暗暗通緝,有的還被懸賞捉拿,當地的帶領也被列在中共政府抓捕的黑名單中。我隱約感覺到事情不妙,看來中共政府是想把信神的人一網打盡。有一種恐怖的氣氛在籠罩著我們,這種情況使我們有點不知所措了,想跟上層帶領聯繫尋問下步工作如何進行,但卻聯繫不上了。後來我們才知道,患難在一個月前就開始了,但是當時我們靈裡麻木,再加上也不敢亂猜、定義神的工作,所以並不知道這就是大患難臨到了,我們只感到中共政府的黑手在向我們逼近,教會的工作也因此無法進展。面對這樣的處境,我們隱隱地意識到工作受攔阻是出於神的手,是神在引導我們停止工作隱蔽起來,得趕緊離開這裡回到當地,這樣會安全些。於是,我們只好分散開,各自都回到了當地。

我剛到家一星期,一姊妹就來給我送信,說我們教會有一個弟兄被抓了,讓我趕緊離開家。此時的我猶如驚弓之鳥,沒有一點信心,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趕緊躲藏,不能讓警察抓住我,因為中共太卑鄙凶殘了,它摧殘信神之人的毒辣手段那是凶殘無比,若落入惡魔的手中,後果不堪設想。」隨後,一個姊妹介紹我到山裡給礦工做飯,在那裡有兩個姊妹和我在一起,我們可以趁沒有人的時候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唱詩讚美神。因著有神話語的供應,我們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可是,剛呆了不到一個月,中共警察又來檢查,我只好迅速地離開了。之後,我又到了一家飯店打工,在這裡接觸的都是外邦人,我和他們沒有什麼共同語言,而且在這樣的環境中既沒有神的話,也沒有講道交通,甚至連正式的禱告也難以實現,我感到孤單又淒涼,心裡不由生發了怨言,甚至連背叛神的心都出來了,心想:「信神真是不容易,整天提心吊膽地過著漂泊不定、暗無天日的生活,這日子何時是頭啊!我若不信神,就按外邦人的生活方式生活,安安穩穩的,不也挺好嗎?」雖然我心裡有這樣的想法,但又不敢離開神,也感覺離不開神,一想到離開神心裡就痛苦。但是因著我以往不愛看神的話,不追求真理,神的話也沒有記住多少,所以我一離開神話書,一句神的話都沒記住。沒有了神生命的話語來支撐,我就像傻瓜一樣,不知自己該做什麼,該追求什麼,只是苟延殘喘地過著每一天,對神的心意,對神擺佈安排這樣的環境是為了什麼,該怎樣實行能滿足神,我都沒有心勁去琢磨,甚至對神的全能全智和主宰萬有的信念都失去了,心裡只想著自己的苦和難。以至於後來當一姊妹來找我,邀我和她一起去看望弟兄姊妹時,我因著膽怯害怕被抓拒絕了。我憑自己的頭腦想像認為這段時間形勢是不會好轉的,中共政府會瘋狂鎮壓、抓捕一切真心信神的人,我一定得保護好自己。在飯店幹活的兩個半月時間裡,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幾乎到了只承認神的名卻心中無神的地步,心常常被花花世界吸引,想逃脫神的手去過外邦人的那種生活。但不知為什麼,那幾天我心裡特別想念神,想念弟兄姊妹,想念以往的教會生活,每當一個人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地流淚,心中憂愁:「神啊,我這樣整天和不信神的人在一起,一天到晚除了幹活就是吃飯,或是說一些無聊的話,我感覺離你很遠,我心裡的空虛和痛苦只有你知道。神啊,這漫漫的長夜何時才能過去啊?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自由釋放地信神,正常地聚會、盡本分、讀你的話語啊?……」此時,我的心倍受煎熬,就像長滿了荒草,我再也呆不下去了,快到春節時,我就想藉此機會不幹了,趕緊回到弟兄姊妹中間去。後來我才知道,不只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當時很多為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而逃難在外的弟兄姊妹都是如此,都是因有了這樣的想法而回了家,這真是聖靈的奇妙引導。

我回到家沒幾天,姊妹就來通知我聚會。當我聽到姊妹說患難結束了,一切都恢復正常,讓我還去盡原來的本分時,我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兒來:「啊?患難結束了?這就是患難?怎麼患難就結束了呢?太出乎意料了!原來,這麼長時間我們所經歷的是患難啊,這下可完了!我在患難中所表現的都是什麼呀,除了膽怯、懼怕,就是埋怨、逃避、背叛,沒有一點信的成分,更別說忠心與愛了,這一次神檢驗工程我是徹底失敗了。」垂頭喪氣的我心裡百感交集,這時我才明白神在患難之前說過的話:「我自己的工作作完之後,下一步就是人走自己該走的路了,人該走的路自己都得明白,這路就是苦難的路、苦難的歷程,也是熬煉你愛神的心志的路。你該進入哪些真理,該補足哪些真理,該怎麼經歷,該從哪方面進入,這些你都得明白。現在你得裝備,等到患難臨到那就晚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怎樣走末了一段路》)我真恨自己,神早已苦口婆心地把這方面的話語都告訴給人了,我為什麼不信呢,為什麼不當一回事呢!一切已無法挽回,我只能在以後的路上好好追求真理了。

就在我們聚會結束時,我聽一個姊妹說出中共的內部情報:中共政府還在狠抓信神的人,而且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一聽這話,小信的我心裡又犯嘀咕了:「現在環境這麼緊,弟兄姊妹都出去盡本分,這能行嗎?」但過後的事實卻讓我看到:形勢雖緊,但弟兄姊妹心裡已沒有了患難時期的那種恐怖氣氛,我們盡本分時心裡特別踏實平安,似乎忘記了姊妹說的內部情報,聖靈也在教會裡大大作工,沒多久各地就出現了福音擴展的盛況,每一個弟兄姊妹都在自己的崗位上竭盡全力地盡本分,各項工作都在順利地進行著,這熱火朝天的情景就在中共政府的眼皮底下進展著,可工作開展得這般轟轟烈烈卻沒有出現大患難之時的抓捕現象。這些眼見的事實使我看清了一個真相:中共一直都在幹著抵擋神、逼迫神、迫害神選民的勾當,從沒有停止過,它要將神和神的選民全部暗殺,有時它手中的屠刀沒有落下,那是神看顧保守了我們,有時我們沒有覺察到有殺機,那是神用他的大能庇護著我們,並不是它放下了屠刀,停止了逼迫。中共從來都沒有放下過屠刀,它也絕不會放下屠刀,它要與神對抗到底,而且越是到最後關頭越瘋狂,因為中共就是撒但、邪靈,它知道神完成拯救工作的得榮之日就是它的末日,所以死亡越是臨近它越是拼命掙扎。但無論怎樣,中共都是神作工所利用的襯托物,是神手中的效力品,是神用來檢驗神選民的工具,它再凶殘也攔阻不了神的工作,若沒有神的許可,它也奈何不了神的選民,神不允許它追捕,神選民就算在它眼皮底下它也抓不著,它只能乖乖地任神擺佈,正如神的話所說的:「當我正式開始作工之時,所有的人都隨著我的轉動而轉動,以至於全宇之下的人都隨著我而忙碌,全宇上下一片『歡騰』,人都被我帶動了。因此,就是大紅龍也被我折騰得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在為我的工作而效力,心雖不願意,但又不能隨從己意,只好是『任我擺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二十九篇》)這一次大患難臨到有神的許可,因為神要利用中共的逼迫來造就、成全神的選民,讓我們看清中共抵擋神的實質。若不受逼迫,我們對神揭示中共敗壞實質的話就不會真正相信,還會被它愚弄、欺騙,相信它所說的「宗教信仰自由」「公民合法權益」是真實的,而且對神的信實也不會有認識。如今親身經歷了中共的逼迫、追捕,親眼看見了中共殘害神選民的窮凶極惡相,我才知道它所宣揚的所謂自由、民主等都是它欺騙人、愚弄人的伎倆,才看清了中共邪惡卑鄙的魔王本質,它的確就是神的冤家對頭,是殘害人、吞吃人靈魂的惡魔,心裡對它產生了真實的恨惡,下定決心背叛它,跟隨神到底。

患難發自於神,什麼時候結束也必定在神手中掌握,當神的工作達到果效時,神絕不拖延時間,正如神的話所說:「患難的時間也不能太長,不能達到一年,持續一年就耽誤下步工作了,人的身量也夠不上,時間太長人受不了,人的身量都是有限的。」神對人有望眼欲穿的了解,他知道我們的身量,也知道我們的情形,神不願意讓我們的生命受虧損,所以在時間上不拖延一分一秒,都是我們能承受得住的。神在我們身上精密計劃著他的工作,處處為我們的生命著想,可我在患難之中所思所想的都是自己的安危、自己的肉體,絲毫沒有想到神的心會如何,我真是自私卑鄙,沒有良心理智,不配活在神面前!在患難中神顯明了我的實際身量,使我對自己有了實際的了解,看到自己是多麼的貧窮、可憐、瞎眼,不明白真理,對神沒有一點信心與愛心,只有悖逆與抵擋,甚至是隨時隨地的背叛。此時,我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危險,想起神的話說:「我自己的工作作完之後,下一步就是人走自己該走的路了,人該走的路自己都得明白,這路就是苦難的路、苦難的歷程,也是熬煉你愛神的心志的路。你該進入哪些真理,該補足哪些真理,該怎麼經歷,該從哪方面進入,這些你都得明白。現在你得裝備,等到患難臨到那就晚了。」慘痛的教訓告訴我:人沒有真理而憑自己的意願是不可能在患難中站住見證的,沒有真理作生命的人在神的作工中定會被顯明,半點都隱藏不住,絲毫矇混不過去。沒有真理就是豆腐渣工程,經不起一點考驗,有真理才能看透事,才能有信心、有力量得勝撒但,才能實行真理滿足神,為神作見證。這讓我看到裝備真理真是太重要了!這時,我再看神的話感覺特別親切,尤其看到神揭示人敗壞本性的話,就覺得神的話揭露的都是實情,活靈活現,如兩刃利劍刺透我的骨節與骨髓,把我內心深處的骯髒與不義都揭露了出來,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卑鄙、醜陋,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開始有了恨惡自己、變化自己的心,渴慕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我感受到神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的的確確是潔淨人的工作,只要我真心追求真理,就一定能得潔淨蒙拯救!我第一次感到神話語的寶貴、真理的重要,心裡暗自高興:我現在信神才入門了,我邁向了一個新的起點,看到了蒙拯救的希望。於是我暗下決心:無論前面的道路有多麼坎坷,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

神奇妙的安排使我們不知不覺進入了患難,又不知不覺從患難中走了出來,我們從中得到的收穫卻是顯而易見的。藉著這次患難,我看到了神的全能、神的智慧,看到了中共的無能、愚蠢,它再囂張、再猖狂,也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只能被神利用,作神工作的效力品、襯托物。中共妄想以殘酷的迫害嚇倒神選民,攪擾、拆毀神的工作,沒承想神正是藉此來成全我們。雖然從外表看是中共的迫害臨到了我們,但實際上是神在擺佈著一切,將人打散,又將人聚攏,將人帶進患難,又將人帶出患難,神始終以他的大能托著人、牽著人,使人都無法離開。在神奇妙的擺佈之中,我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從心底對中共產生了真實的恨惡,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的全能智慧,越發堅定不移地跟隨神,同時也看見了自己的真實身量和缺少,心裡越發渴慕神、渴慕真理。神興起大患難的意義太大了,神的作工太智慧了,無人能測透!我能經歷神擺佈的這一次大患難,實在是神的高抬和厚愛,也是我此生的榮幸,每次回憶起我都有很多的感慨,都會發自內心地感謝神、讚美神。若沒有這次患難,我只能一直稀裡糊塗地跟隨,最終因沒得著真理,敗壞性情沒有變化而沉淪、滅亡;若沒有這次患難,我對神不會有真實的信心,更不明白神作工的艱辛、拯救人的不易;若沒有這次患難,我無法看清中共的真面目,還會對這個黑暗的社會抱有幻想,還會貪戀世界,不能鐵心跟隨神。是神奇妙且智慧的作工征服了我,是神的全能與神的大愛帶領我走到今天!今後,不管還要面臨多大的試煉與患難,我都願憑著對神的信與愛為神站住見證,安慰神的心!

74 經歷大患難我獲益匪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