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我因為什麼走上了法利賽人的道路

73 我因為什麼走上了法利賽人的道路

山西省 甦醒

我這個人本性狂妄自大,地位是我的致命處,多年來一直受名譽地位的捆綁超脫不出來,曾一次次地被提起、撤換,在地位上受了好多挫折、走了不少彎路。經過多年的對付、熬煉,我覺得自己對地位看淡一些了,不再像以往那樣認為只有做帶領才能被神成全,要是不做帶領信神也沒有盼望了,明白了不管盡什麼本分只要追求真理都能被神成全,總是追求名譽地位走的就是敵基督道路,如今我感覺自己無論盡啥本分,就是再沒地位也能接受了,受造之物盡本分天經地義,放在哪兒都該任神擺佈,有時流露名譽地位這方面敗壞也能尋求真理來解決,盡本分當中不管遇到什麼難處,只要明白真理也願意付代價配合。鑒於此,我便認為自己已經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人性理智也恢復一些了。神鑒察人心肺腑,他深知我的追求中的摻雜太多,還沒有真正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神更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潔淨、拯救我。

2013年6月底,我們這兒的一個帶領被撤換了,後來重新選舉帶領時,弟兄姊妹選上了我,神家就讓我起來配合工作。我一聽讓我擔當那麼大的託付,覺得自己沒有真理實際根本作不了這個工作,這麼大的範圍,這麼多的弟兄姊妹,我怎能帶好呢?那麼多比我素質好的人都被撤換淘汰了,我能行嗎?這不是要顯明我嗎?我不願意再經歷這樣上上下下了,只要有本分盡,哪兒工作需要我竭力去配合就行了,於是我當場回絕:「不行,我勝任不了這個工作……」並找了好多理由推託。滿以為這樣做是有理智,是實情。後來,藉著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才認識到自己裡面持守的是大紅龍毒素「爬得高摔得慘」「高處不勝寒」,不想再在地位上受煎熬了。雖然道理上也知道那些被淘汰的人都是因為他們不追求真理或本性太壞作惡多端造成的,但在我心底深處還是認為只要不做大帶領就沒機會作惡,對自己就是個保守。又想到自己現在家庭沒了,前途也沒了,還受大紅龍追捕,若做了大帶領最後因沒有真理觸犯神性情被開除了,那我真的沒法活下去了。因著受這些觀念、毒素的捆綁,我活在了黑暗中受煎熬,痛苦中我只好向神呼求:「神啊,面對這個託付,我知道是你的高抬,更知拒絕託付就是背叛神,我不敢如此行,怕激起神的憤怒。但是此時此刻我活在撒但毒素的捆綁中走不出來,深怕擔的託付大了,自己本性不保險,又沒真理,會作出大惡受到懲罰。神啊,我現在很痛苦、很迷茫,不知道到底什麼是拯救、怎樣做是順服神,求神幫助我、拯救我。」禱告中神開啟我《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中的一段話:「你們對我的認識豈止這些誤會,更多的是你們對神靈的褻瀆,對上蒼的誣衊,所以我說你們這樣的信只會使你們離我更遠,只會使你們更加與我敵對。多年的作工你們也見識了許多真理,但被我聽到耳中的都是什麼,你們知道嗎?肯接受真理的人在你們中間有幾個呢?你們都認為自己肯為真理付代價,但真正因為真理而受苦的有幾個呢?你們的心中所存的盡都是不義,所以你們認為無論是誰都是一樣的詭詐、一樣的彎曲……」神的審判之語如雷貫耳使我由迷茫、痛苦轉為恐懼戰兢。尤其是「對神靈的褻瀆」「對上蒼的誣衊」「心中所存的盡都是不義」這些話更是如利劍般扎在我心上,讓我感受到了神公義、威嚴、烈怒的性情,看到自己現在的情形正是在抵擋神、褻瀆神,性質太嚴重了!由此我悖逆的心才得以回轉,俯伏在神前尋求順服神,省察解剖自己的流露。多年來自己不知經歷多少次神的審判刑罰,可我不但不認識神,反而對神的誤解、防備加重,把一切不義都加在神的頭上,似乎是神的作工太難為人,經歷多年神作工,並不是與神的關係越來越近,越來越正常,反而與神有了更大的隔閡與距離,我與神之間有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難道這就是我這麼多年來的收穫?此時才認識到是自私卑鄙的本性驅使我背叛自己的良心,忘掉了神多年在我身上所付的心血代價、對我的拯救和培養。此時我再次向神禱告:神啊,我不再憑著撒但的毒素活著,不再傷你心了,願意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扭轉自己錯謬的觀點。於是我又看了2013年6月15日上面的講道交通:「凡是不愛神的人走的都是敵基督道路,最終只能被顯明、淘汰。神的末世作工就是拯救人、成全人的工作,凡是不能蒙拯救的惡人都要被顯明、淘汰,因此人都各從其類。為什麼有許多人有了地位、權力就能作惡多端被顯明出來?並不是地位害了人,歸根結底還是人的本性實質有問題。地位的確能顯明人這不假,但若是心地善良的人地位再高也不會作惡多端。有些人沒有地位時也沒有作惡,外表看像好人,如果有了地位就能作惡多端……」(摘自《生命供應的講道·必須經歷進入神話的真理實際才能達到被神成全》)藉著這段交通,我才看到自己心中所存的觀念是何等的謬妄、荒唐。每個人是否能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不是根據有無地位,不是有了地位就不好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關鍵在於人的本性是否喜愛真理,在於人有無愛神的心。我自以為經過多年的「摔打」,對地位看淡一些不那麼注重了,自己是小草也不追求做大樹了,也能安分守己好好追求真理、好好盡本分了,再不像以往那樣看到神家提拔別人不提拔自己就痛苦、軟弱、消極、自暴自棄,因著這些表現就認為自己性情有些變化了,已經走上彼得的路。如今在事實與真理面前才看清自己的真面目:我並不是真的放下地位了,而是變得更加乖巧、狡猾了,經過多次對付之後,我不是把心交給神,誠誠實實地追求愛神,反而更加保全自己,總是把前途命運掛在心上,還種下了「地位高了不保險」的謬妄觀點,這哪裡是有愛神之心、走彼得之路的表現?

針對我裡面的錯謬觀點,我又看了《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第131條「確定自己的本分與位置的原則」和第155條「為神花費的原則」,其中有彼得禱告的話:「我能做什麼你知道,能盡什麼功用你更知道,我願任你擺佈,我願意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獻給你。我能為你做什麼只有你知道,雖然撒但這樣愚弄我,我也悖逆過你,但我相信你不因那些而記念我的過犯,相信你不按著那些來對待我。我願意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你,我不求什麼,我也沒有什麼別的希望和打算,我只求能按著你的意思去做,照著你的旨意去做,我願喝你的苦杯,任你擺佈。」還有:「人的本分與人的得福或受禍並無關係,本分是人該做到的,是人的天職,應不講報酬、不講條件、沒有理由,這才叫盡本分。得福是人經審判之後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氣,受禍是人經過刑罰、審判之後性情沒有變化,也就是沒經成全而受到的懲罰。但不論是得福或是受禍,作為受造之物就應盡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該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這是作為一個人,一個追求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你不應為得福而盡本分,也不應怕受禍而拒絕盡本分。我對你們說一句這樣的話:人能盡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該做的,人若不能盡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從神的話中看到,彼得一生只追求自己能真實愛神,一切任神擺佈,沒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無論神怎麼擺佈他都順服,最終盡到了受造之物的本分,完成了自己為神捨命、愛神至極的心願。彼得信神之所以獲得成功並不是因著他沒有高的地位,他是使徒,而且主耶穌把牧養眾教會的重託交給了他,但他並沒有站在使徒的位上作工,只是默默無聞、勤勤懇懇地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追求真實愛神、順服神,在自己的本分上盡全力花費達到神的滿意,這才是他的成功祕訣。對照彼得的禱告與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感到很蒙羞,神的話敲打著我的心,讓我看到自己的不順不服、悖逆抵擋,信神總有自己的希望和打算,這麼多年來一直在為歸宿、前途、名利、地位求索奔波忙碌,盡點本分還與神搞交易,讓神按手印,保證我能蒙拯救才行,我對神有如此的要求正顯明了我的撒但本性太自私、卑鄙、邪惡,絲毫沒有一點受造之物該有的良心與理智,沒有一點人性!我是因著自己本性太詭詐而拒絕託付,為了保全自己而拒絕神的呼召,反過來卻講歪理、找藉口,在神面前講起了「理智」,真是撒但的幫凶,是神的敵勢力。此時再看神的話「人能盡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該做的,人若不能盡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我的良心在深深地自責,回想我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我能做什麼、要經歷什麼,神都安排好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臨到我,都是為了恢復我的良心理智,使我能真正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無論神怎麼要求,我理當為神獻上還報神愛,否則就是大逆不道,該受懲罰!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終於扭轉了我的錯謬觀點,喚起了我的良心,今天面對神家的託付,這不是哪個人在安排什麼,而是神對我這麼多年所走道路、這麼多年的追求所作的一個檢驗。今天我沒有真理實際、身量太小這是實情,神加給我這個託付並不是我現在就能勝任,而是讓我在這個本分上加倍追求真理、接受操練,迫使我獻出自己的全力,進入盡心、盡力、盡性、盡意地愛神的實際。以往我活在謬妄的觀點裡,自認為是確定了自己的本分與位置,在那種心態、背景下盡本分自己是不受太大的熬煉、沒有太大的壓力,但也正顯明了我貪享安逸、滿足現狀的墮落性情,顯明了我信神盡本分並不是為竭力達到滿足神愛神的自私卑鄙的追求觀點。此時我才有所醒悟:多年來我自以為已經走上彼得追求真理的道路,可如今事實顯明我把自己的前途命運看得最重,沒有絲毫愛神之心,不願為神擔重擔、奉獻花費我的全人,這與彼得的追求哪有一點是相符的呢?

尋求中,我又看了《神選民必須經歷實行進入的百段神話》中的幾段話:「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沒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體的福氣,實行的是自己的觀念中的真理,性情沒有一點變化,對肉身中的神沒有絲毫的順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規將你帶入地獄,因為你走的路是失敗的路。你是被成全還是被淘汰都在乎你個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此時結合自己的實際情形,再看這兩段神的話,才知原來神的話早已把什麼是彼得的成功之路以及走成功之路的表現都闡明了。彼得的成功之路不是單指不追求地位了、在本分上沒挑揀了,不是只有消極方面的被征服,更主要的是指正面追求愛神、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走正確之路能帶來許多正面的實際果效,即藉著追求真理、實行真理,對神越來越有認識、越來越有順服,再沒有自己的要求、盼望、摻雜,性情得到了變化,最主要的是人在真理上越來越有進入,愛神的心越來越真實,能完全為神奉獻自己別無所求,一生只為愛神而努力。我自認為走的是正確的路,已經進入一些真理實際了,可在事實的顯明中哪有一點得著真理性情變化的表現?哪有一點真實愛神的表現?若真有進入,就能經得起檢驗,無論神怎麼擺佈安排都能順服;若真有進入,對自己的撒但本性實質看透了,就會真實看見神的拯救,更加願意奉獻自己還報神愛。在事實與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中,我才看清自己的確走錯了路,我走的不是盡受造之物本分、追求愛神的路,而是追求個人利益、個人盼望的路,是為保全自己、為保證以後的歸宿而被迫跟隨、有限付出的欺騙神之路。一直以來我追求的就是肉體享受,為滿足一時的安逸不願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得著真理,不願意在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中來追求愛神、為神奉獻一切、花費所有,在我心靈深處的觀點就是:只求安安穩穩盡上點本分,別觸犯神的性情,最後得個好歸宿就行了。神話一再揭示保羅失敗的根源就在於他與神搞交易,是為了以後的賞賜與冠冕而作工,他的追求裡面沒有一絲受造之物對造物主的順服與愛,最終導致失敗受神懲罰。神的話也明確告誡我們:「那為了歸宿而付出的人將迎來最後一次失敗,因為人信神的失敗都是由欺騙而得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談歸宿》)因為這樣的付出沒有真情,只有假象與欺騙。而我卻硬著頸項、避開神話語的審判走自己的路,受本性支配沿著失敗之人的路一直走下去,在神的拯救工作臨到時,還不識好歹、忘恩負義,還給神的全是誤解、抵擋與背叛。此時,我才看清自己的本性是多麼自私卑鄙、陰險毒辣,信神多年一直享受著神還在算計著神,時時等著與神搞交易,沒有絲毫愛神之心,這正是自己走上錯誤道路的原因所在,正是神的話所說的:「正因為人都不『善於』為神完全奉獻自己,正因為人不願為造物的主盡本分,正因為人看見真理卻避開走自己的路,正因為人總是沿著失敗之人所走的路而追求,正因為人總是悖逆天,因而,人總是失敗,總是陷入撒但的詭計之中,陷入自己的網羅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後來,我又看到上面的講道交通中說:「有人總有這樣一種顧慮:『我現在盡本分就是怕走敵基督道路,就是怕做錯事抵擋神哪。』有這樣顧慮的人多不多?尤其是做帶領工人的,他一看某某某以前那麼追求,有恩賜,有頭腦,倒了,某某某講道也挺好,最後沒想到也倒了,就說:『我這兩下子如果一做,是不是也能像他們一樣最後也倒了?』如果你是愛神的人,還能不能怕這些事了?你要真有愛神的心,你還能受這個顧慮轄制嗎?愛神的人他老注重體貼神心意,他就不做錯事了。……你如果真會分辨什麼是走敵基督道路,什麼是走追求真理被成全的路,那你為什麼還怕走敵基督道路呢?你怕走那不證明你還想走嘛,還不願意離棄錯誤的道路,是不是這麼個問題呀?」(摘自《講道交通(九)·怎樣追求愛神見證神》)藉著上面交通的揭露,我更加看清了人沒有愛神之心走的正是敵基督道路,人不愛神才是人失敗的根源;也更加看清了自己裡面隱藏的撒但的理由、藉口,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我不願接受更大的託付,怕走失敗的路正顯明了我本性太自私、卑鄙、邪惡,顯明了我太愛自己、太愛撒但,對追求地位名利、前途歸宿的敵基督道路不恨惡,對真理卻不寶愛,絲毫沒有愛神之心;也才真切地認識到上面所說的信神多年仍沒有愛神之心的人都沒有人性,可以說都有些邪性,都屬自私、卑鄙、邪惡之人,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有了些真實的認識;同時也使我真正扭轉了自己錯謬的觀點,得著了釋放,有了正確的追求方向與實行路途,不再自私卑鄙為自己活著,一切任神擺佈,只管在盡本分中真實地追求真理、實行愛神。

感謝神的審判刑罰扭轉了我的追求目標,將我從錯誤的道路上拉了回來;也讓我對自己的撒但本性實質有了些真實的認識,找到了自己失敗的根源,為自己信神這麼多年卻從來沒有愛過神感到羞辱、自責,自己實在虧欠神傷神心太多,心裡渴望能生發真實愛神的心。彼得被成全是因為他有真實愛神的心,更因著他有追求真理的心志和毅力,我雖差得太遠,但我不再卑鄙齷齪為保全自己活著,願意以愛神為自己的追求目標,在本分上竭盡全力、受苦付代價,真正擔起自己的一份責任,在盡本分中實行真理進入愛神的實際。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