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做誠實人不容易

50 做誠實人不容易

湖北省 自新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以後,通過讀神的話和聽講道交通我明白了信神追求做誠實人的重要性,只有做誠實人才能蒙神拯救,我便開始在現實生活中操練做誠實人。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自己在做誠實人上有一些進入了,比如:在禱告或與人交談時我能說些真話、心裡話了,在本分上也能求真了,流露了敗壞也能跟人敞開亮相。因此,我便認為做誠實人也挺容易實行的,不像神說的「有許多人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說誠實話辦誠實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那麼難。後來藉著一次次的經歷,我才體會到對於我們敗壞的人來說做誠實人真不容易,神的話說得千真萬確,一點也不誇張。

一天,在整理一份材料時,我看到教會的一姊妹在篩選、整理材料方面都比較好,心裡便想:「我得對她整理的材料把關嚴點,免得帶領看到她比我好而把她提拔上來,那樣我的地位可就難保了。」這個想法出來後,我裡面就感到受控告,省察解剖後,我認識到這是爭名奪利、嫉賢妒能的表現,就趕緊禱告神背叛自己。聚會時,我本想把自己的敗壞敞開亮相,可轉念一想:「我若把自己惡毒的存心交通出來,配搭的姊妹和接待家的姊妹會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說我心地太惡毒,人性太壞呀?算了,還是別說了,反正那只是一個想法,我又沒真這麼做。」就這樣,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說自己看到別人材料整理得好就擔心自己被調換下去,而把自己真正的黑暗面隱藏了起來。過後,我心中倍受責備,便在神面前禱告發誓:僅此一次,下次一定實行做誠實人。

事隔幾天,我和配搭姊妹還有接待家姊妹在一起閒談時,我聽到接待家的姊妹總說以前住在她家的兩個姊妹(我認識的)如何如何好,卻隻字未提我的好,我心裡很不高興。為了讓接待家的姊妹能高看我,我便把那兩個姊妹的缺點一一擺列出來,言外之意就是說那兩個姊妹根本不如我。說完後,我也覺察到自己說的話不合適,存心目的就是為了貶低別人,抬高自己,但又不好意思敞開亮相,就對接待家的姊妹說:「我聽到你總誇那兩個姊妹,覺得你心中的偶像還不少,我得把她們的形象破壞一下,讓你不再仰望人。」話音剛落,配搭的姊妹就說:「這得看你有沒有存心了,若有存心那就太陰險了,若沒有存心那只能說是敗壞流露。」聽她這麼一說,我生怕她們對我有不好的看法,就趕緊為自己辯解:「我沒有什麼存心,我只是交通的方式不對……」詭辯後,我心裡難受極了,禱告時裡面特別受控告:你太詭詐了,說話拐彎抹角,編造謊言,掩蓋事實真相,對自己惡毒的存心、狂妄的野心總是藏著掖著,你這不是欺騙神嗎?儘管這樣,剛硬的我還不知悔改,仍苦苦祈求神饒恕我。

第二天,我突然發起高燒,渾身關節酸痛。我原以為是晚上睡覺著涼了,吃點藥就會好的,誰知吃藥也不管用,兩天後我竟臥床不起了,而且舌頭腫大、變硬,咽喉腫痛,疼得我說不了話,嚥唾液都困難,更別說吃飯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病痛,我害怕了,心裡一個勁兒地禱告神,這時,我意識到臨到這次病痛不是偶然的,就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所說所行。反省中我認識到最近連續幾次說話都拐彎抹角,掩蓋自己卑鄙的存心,明知自己滿口謊言,欺騙了弟兄姊妹,心裡也受責備,但還是沒有勇氣道出真相,沒想到自己耍詭詐都已經是手到擒來、身不由己了。我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虛榮臉面,一而再、再而三地明目張膽地欺騙神、欺騙弟兄姊妹,卻不主動敞開自己的敗壞,尋求真理解決問題,這樣下去最終受虧損的不還是我自己嗎?神鑒察人心肺腑,我再怎麼掩蓋、包裝自己也掩飾不了自己卑鄙的醜相。對自己有了一些認識後,我跪倒在神前向神禱告:「神啊!我才看到自己太敗壞了,受詭詐本性控制想說一句誠實話都那麼難,神啊!願你帶領我敞開亮相自己,在你前面做一個誠實人。」在神的帶領下,最後我鼓足勇氣跟姊妹們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心裡才感到平安踏實了一些。

通過這次經歷,我深切體會到了神說的「有許多人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說誠實話辦誠實事」這話就是實情。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後,說謊、欺騙、玩詭詐已經成了人的本性,在人裡面根深蒂固,而且人又特別寶愛名譽、地位與各種利益,受這些東西轄制人很難說真話,所以做誠實人對於人來說比登天還難。以往我覺得做誠實人容易,那是因為我敞開的只是一些無關痛癢、大家經常交通的敗壞流露,根本不涉及自己靈魂深處的東西,說出來大家也不會小看。我能這樣實行只是在沒有觸及到個人利益的前提下而有的一些外表作法,一旦涉及到我的切身利益,涉及到我的地位臉面時,我的本性就暴露出來了,偽裝不了了。在事實面前,我深深地體會到做誠實人真是不容易,特別是像我這樣的名譽地位心特別重的人若不撕破臉皮,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伴隨,我根本實行不出做誠實人的真理實際。今後,我願老老實實地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全部說話,更深地認識自己的詭詐本性,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做一個真正的誠實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還報神愛。

50 做誠實人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