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神的話對人都是審判

44 神的話對人都是審判

河南省 尋求

以往,我總認為只有神揭示人敗壞實質的話或定人結局的嚴厲之語才是神對人的審判刑罰,而那些不嚴厲的話就不是神審判刑罰人的話。後來藉著一次經歷,我才認識到神不嚴厲的話對人也是審判刑罰,這時我對「神所說的每一句話對人都是審判」才有了一點體會。

前一陣子,接待家的老姊妹因著兒媳和她鬧矛盾而受痛苦,我與她交通了幾次,她的情形仍是沒有扭轉,為此,我有些不耐煩了,心想:「都給你交通好幾次了,你還扭轉不過來,真是一個不追求真理的人,以後不給你交通了。」此後,我很少再過問她的情形。一天,配搭的姊妹和我說起老姊妹的情形,提出再給老姊妹交通交通,和她一起作個禱告,我一聽,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想:「我跟她交通好幾次了都沒達到果效,我看再給她交通也是耽誤時間。」我也知道自己流露的是撒但的狂妄性情,是嫌棄人,對人沒有愛心,但這個情形我怎麼也扭轉不過來。當我們一同禱告時,我裡面仍是放不下對老姊妹的成見,以致靈裡黑暗感覺不到神的同在,心裡還憋悶,好像有什麼東西堵著似的不得釋放。過後,我把自己的難處帶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神哪,我也知道自己太狂妄,人性太差,對老姊妹沒有體諒與同情,我也不願活在這樣的情形裡,可心裡就是扭轉不過來,求你開啟我,使我能明白真理、認識自己。」禱告後,我隱隱約約地想起一段神的話,便趕緊翻開神話書,看到神的話說:「為什麼還說愛神的心志大不大,是否真實背叛肉體,就是看你對弟兄姊妹有沒有成見,有成見的時候能不能放下,就是說,和弟兄姊妹關係正常了,在神面前光景也正常了。在弟兄姊妹軟弱的時候,你不厭憎他,也不恨惡他,不看他笑話,不給他臉看,你如果能服事他就與他多交通……你如果覺得供應不了他,看望看望他也行,這類事並不是非得帶領教會的去做,每個弟兄姊妹都有責任作這個工作,看哪個弟兄或姊妹情形不好了,去看望看望,這是每個人的責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靈的作工與撒但的作工》)「和弟兄姊妹關係正常了,在神面前光景也正常了」這句神的話清晰地印在了我的腦海裡,我一邊揣摩一邊尋求,在聖靈的開啟光照下,我感到神這句看似語氣平和的話卻帶著威嚴、帶著審判,如同利劍一樣扎在我的心上。神早就明明地告訴人,只有在神話語的基礎上才能建立與弟兄姊妹的正常關係,和弟兄姊妹的關係正常了,人在神面前的情形也就正常了。而我在與人相處的過程中流露的盡是撒但的敗壞性情,嫌棄人、排斥人、定規人,我與人的關係不正常了,那我與神的關係又怎麼會正常呢?看望、服事消極軟弱的弟兄姊妹是信神的人應盡的責任,是追求愛神之人該有的活出,也是弟兄姊妹彼此相愛應有的實行。可當我看到老姊妹的情形不好時,雖然外表上也與她交通,但我並不是存著愛神滿足神的心,存著愛弟兄姊妹的心來幫助、扶持她,也不理解老姊妹活在黑暗中的痛苦,不能耐心地與她交通,使她從不對的情形裡走出來,而是用我個人的標準要求老姊妹,認為我交通完了她就得扭轉,當交通後看到老姊妹的情形沒有扭轉時,我就貶低、瞧不起她,甚至還定規老姊妹不追求真理,嫌棄她、遠離她,這離神的要求差得太遠了。想想我本性狂妄自是,常常流露這方面敗壞性情,可神並沒有因著我的敗壞頑固就定規、嫌棄我,而是一直循循善誘,藉著神話語審判刑罰,又藉著神一次次擺設周圍人事物對付修理、管教我,使我認識自己的敗壞真相,看清自己的敗壞實質,在這個過程中用話語來帶領引導我,讓我明白真理,一步步擺脫敗壞性情的捆綁有路可行。神為潔淨拯救我付出了多少心血代價,才使我有了今天的一點點變化啊!其實我一點也不比老姊妹強,又有什麼資格看不起老姊妹呢?我只給老姊妹交通了幾次就沒耐心了,還定規、嫌棄老姊妹,我的人性活出實在太差了!如今,我失去了與神的正常關係,落在神的刑罰中,靈裡黑暗受痛苦,這不正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我了嗎?我越揣摩越覺得這話就是神在面對面地審判我,內心感到蒙羞、自責,與此同時,我對神的敬畏之心也油然而生,體會到了神的性情就是威嚴、烈怒,神實在太公義、太聖潔了,我的每一個心思意念都在神的鑒察之中,都逃不過神的審判。

神話語的審判使我從心裡放下了對老姊妹的看法,願意憑著愛心與她交通。誰知還沒等我與她交通,老姊妹藉著禱告、聽神話語詩歌得著了神的開啟,從消極情形中走出來了。此時,我為老姊妹的情形得到扭轉而高興,感謝神的帶領,更為自己所流露的撒但性情感到蒙羞。

感謝神!在這次經歷中,雖然我流露的都是悖逆與敗壞,但我認識到了神的話語即使不嚴厲對人也是審判刑罰,神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理,都是敗壞人類人性裡所不具備的,所以神的每一句話對人都是審判。以後,我不願再憑著觀念想像來看待神的話,願存著絕對順服的心更多地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從中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早日達到性情變化。

44 神的話對人都是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