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教會沒有功臣

19 教會沒有功臣

山東省 劉心

跟隨神這些年,我認為自己傳福音得了一些人,起早貪黑帶教會,撇棄花費受了一些苦,付了一些代價,便覺得自己是教會的功臣,漸漸地,我以教會原老自居,開始吃老本擺老資格,心想:「我都離開家這麼多年了,一直在教會裡盡本分,像我這樣的人,教會各級帶領肯定會對我另眼相看,即使我盡本分有些失誤偏差也沒事,也不會被打發回家的。」因著有這種想法,我活在自滿自足、不思進取的情形中,在本分上漸漸沒有了負擔,對什麼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差不多就行,在福音工作上也沒有了起初的信心,總是活在難處中。面對自己這種情形,雖然有時心裡受控告,良心也受責備,覺得自己這樣應付糊弄盡本分太虧欠神,這樣下去早晚得被淘汰,但我還是抱著一種得過且過的僥倖心理,認為工作果效不好頂多是調換盡其他本分。

神是公義聖潔的,最終因著我盡本分長期應付糊弄,工作搞得一團糟而被撤換,教會安排我回家反省。聽到這個消息我呆住了,心想:「我離開家在教會盡本分這麼多年,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說讓我回家就回家,怎麼一點情面都不留呢?現在這種狀況讓我回家,我可怎麼面對家人啊?我以後還有什麼前途呀?……」我心裡亂極了,對神滿了誤解、埋怨,整個人落在黑暗中苦苦地掙扎。

在極度的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向神呼求:「神啊,現在我活在黑暗中,裡面滿了對你的誤解、埋怨,求你憐憫我,開啟我明白你的心意,能順服接受你的審判刑罰。」這樣反覆禱告幾次後,我的心能安靜下來了。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我是不會可憐你們受苦多年又徒勞無獲的;相反,我對待任何一個並未達到我要求的人只有『罰』,沒有『賞』,更不會同情。或許你們以為你們跟隨多年無論如何也有苦勞,不管怎樣也能做個效力者在神家撈個飯碗。我說在你們中間這樣想的人也佔多數,因為你們向來都是奉行只佔便宜不吃虧的原則。那我現在正式告訴你們:我不管你勞苦功高,或是資格大大,或是追隨左右,或是名望頂天,或是態度好轉,只要你沒有按著我的要求去辦,那你永遠不可能獲得我的稱許。……因為我不能把我的仇敵與帶著邪惡味道與撒但原樣的人帶入我的國中,帶入下一個時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給人帶入地獄》)神的話句句透著公義、威嚴、烈怒,如一把兩刃利劍直刺我的要害,將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無論怎樣也能在教會裡撈個飯碗」的美夢徹底擊碎。這時,我不由得反省自己:這幾年我雖然離開家在外盡本分,外表上是付出了一些,受了一些苦,但我在生命進入上沒有多大長進,絲毫沒有性情的變化,狂妄自大、倚老賣老、擺老資格,不但不體貼神的心意,反而在盡本分中應付糊弄。特別是這段時間,我對福音工作沒有一點負擔,即使傳福音沒有果效得不著人,也感覺無所謂,絲毫不覺得虧欠神;甚至把福音工作當成累贅,認為現在新人多,澆灌新人的少,傳過來的新人越多,找不著人澆灌更麻煩,因而對福音工作不聞不問,致使福音工作受到極大虧損;還有,因著我對澆灌新人的工作也不注重,以致傳過來的新人因沒及時澆灌而退去了;教會安排我找接待家及各項事務工作人員,我總以「沒有合適的人、沒有合適的家」為由活在難處中,不願去落實;我對自己的生命進入更是沒有負擔,只是安於現狀,不求進取,墮落到了一個地步,早已遭神厭憎失去聖靈作工,導致教會各項工作都陷入了困境……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哪是在盡本分呀,簡直就是過犯累累!可我竟認為自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無論怎樣也能在教會裡撈個飯碗,當教會安排我回家反省時,我還覺得委屈,甚至以教會的「功臣」自居,恬不知恥地向神提要求、擺資格,我真是太沒理智、太不明事理了!我這種性情太讓神厭憎、恨惡了!教會不同於社會,教會是真理掌權,是神掌權,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不管人資格大小、受苦多少,跟隨時間長短,只要對待神的託付掉以輕心觸犯了神的性情,臨到的只有神的烈怒與審判。像我這種不作實際工作,只在教會裡混飯吃的寄生蟲,在公義的神面前又怎能破了這個例呢?此時,我才認識到教會安排我回家反省正是神對我公義的審判,也是神對我這個悖逆之子最大的愛與拯救。若不然,我還會持守「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無論怎樣也能在教會撈個飯碗」的錯謬觀點,沉睡在自己編織的美夢中,最終只能被自己的觀念想像斷送。

神的審判刑罰,使我認識了神的聖潔、公義,明白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我不由得仆倒在神面前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我感謝你,讚美你!儘管你的拯救方式不合我的觀念,但我已明白了你的心意,看到了你的良苦用心,我甘願接受你的刑罰審判,從中好好反省認識自己,認識你的公義性情,更願悔過自新,重新做人!」

19 教會沒有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