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生死戰

12 生死戰

河南省 常默仰

全能神的話說:「當你背叛肉體時裡面不免有一番爭戰,撒但讓人隨從它,讓人隨從肉體的觀念,維護肉體的利益,但神的話還在裡面開啟光照,在這個時候,看你是隨從神,還是隨從撒但。神讓人實行真理的時候,主要是對付人裡面的東西,對付人的想法,對付不合神心意的觀念。聖靈在裡面感動人,在裡面運行作工,所以說每件事背後都是一場爭戰,每一次實行真理,每一次實行愛神,都是一場大的爭戰,似乎人的肉體平安無事,其實人的內心深處有一場生死戰,經過一場激烈的爭戰,思前想後最後才分勝負,真是哭笑不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每當看到這段神的話我就琢磨:「實行真理有這麼難嗎?人不明白真理的時候實行不出來,一旦明白真理了,按神的意思做不就行了?至於到『內心深處有一場生死戰』這麼嚴重的程度嗎?」後來通過實際的經歷,我才體嘗到實行真理的確不容易,神所說的就是真理,完全合乎事實真相,一點也不誇張。

前段時間,我和配搭的姊妹在盡本分中因著觀點不一致產生了一些隔閡,覺得她狂妄瞧不起我。因此,我陷入了不對的情形裡,開始受她轄制,盡本分總也放不開手腳,說話唯唯諾諾,做事謹小慎微,以至於後來,我說話做事都看著她的臉色,對工作也沒有了負擔,完全活在了黑暗中。雖然我也知道自己的情形很危險,但卻無力自拔,痛苦中,我一遍遍地禱告神,不知不覺裡面有了神的開啟與引導:「不行,我得和姊妹敞開心談談,尋求一條光明之路。」我感到有了一些路途,決定找姊妹敞開心交通交通。可當我走到姊妹的房間門口時,裡面又有了另一種想法:「說出來姊妹會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說我花花事太多,太麻煩、太難辦?」這個想法一出來,我彷彿看到了姊妹那異樣的眼光、藐視的神態,霎時間,我的勇氣蕩然無存,渾身像抽筋似的癱軟了下來。這時神又在裡面引導:「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啟齒,那就會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你就甘心這樣下去嗎?」於是,我又有了一些勇氣,暗暗鼓勵自己:「勇敢點,單純敞開、實行真理又不是什麼可恥的事!」可與此同時,反面的東西又拉住了我:「你不說,別人可能還以為你不錯,說出來別人就看透你了,就該小瞧你了,會認為你花花事多,會不喜歡你的。」「唉!還是別說了吧!」在我又一次妥協時,神再次引導我:「做誠實人不能怕羞怕醜!」神的開啟使我躍躍欲試,哪知我剛有一點力量,撒但的意念又捲土重來:「說出來別人就知道你的廬山真面目了,那你就慘了!」我的心一下子又揪緊了……就這樣,一正一反、一黑一白的爭戰在我心裡此起彼伏。我清楚地知道,我不想說是想維護自己的虛榮臉面,維護自己的尊嚴,但這樣下去自己的情形就得不到解決,對教會工作也沒有益處,只有尋求真理解決問題對工作才有利,才合神心意。但一想到對方知道後就把自己看透了,說不定還會更小看自己,我就失去了實行真理的勇氣,覺得真要說出自己的醜相就沒法活下去了!一時間,我被攪得心煩意亂,心裡像火燒一樣痛苦萬分,又像面臨生死抉擇一樣舉步維艱,不知不覺已是淚流滿面,只有在心裡無助地呼求神。

這時,神的話在我腦海裡閃現:「年少人不該沒有真理,也不該對虛偽與不義包藏……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於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的意義的勇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說的言語》)神的話使我躁動不安的心終於平靜下來,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是希望我能面向正義,有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的信心與勇氣,能衝破臉面、地位、虛榮心的轄制,做誠實人,光明磊落地活著。神的話語給了我實行真理的信心和勇氣:管它臉面如何,我不能再受撒但的愚弄,不能再悖逆神了,我要背叛自己、實行真理!當我橫下一條心找到姊妹與她敞開心交通後,結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姊妹不但沒有小瞧我,反而還敞開了她的敗壞,反省認識自己的缺少,並向我道歉,說以後臨到事彼此多交通真理達成共識,以順服真理為原則,互相取長補短,共同作好教會工作。就這樣,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結束了,我的問題解決了,心裡覺得特別釋放、敞亮。回想剛才內心那場激烈的爭戰,品味著那生死抉擇般的痛苦,我才認識到我的虛榮臉面、地位心是如此之重,它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以至於我活在黑暗中面對神的一次次呼喚卻無力掙脫,明白真理也實行不出來,我真是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同時,我也體會到實行真理、做誠實人的確不易,只有在臨到試煉時,多多依靠神,尋求真理,有實行真理的信心與勇氣,才能勝過撒但敗壞性情的控制,站住見證,活在光明中!

這次經歷過後,我才對神說的「每一次實行真理,每一次實行愛神……內心深處有一場生死戰」這話有了一點真實的體會,明白了神的話都是針對人的敗壞本性說的,因人的撒但本性在肉體中扎根太深,這些撒但敗壞本性已成為人的生命,將人牢牢地控制著,人沒有真理根本無力擺脫。當人實行真理的時候,也是人背叛自己屬肉體的生命之時,這個過程無異於脫胎換骨,的確是一場生與死的較量、搏鬥,是一個相當痛苦的過程。人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沒有真正的認識,沒有受苦的心志,不付一番代價,是絕對實行不出真理的。以往我認為實行真理容易,是因為我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沒什麼認識,不知道自己敗壞有多深,以後,我願在經歷中更深地認識自己,追求在凡事上都實行真理、背叛老己,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

12 生死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