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浪子回頭

4 浪子回頭

哈爾濱市 王欣

1999年因著工作的需要我擔任帶領的工作。雖然在剛抓工作時深覺自己不配,但因著狂妄、自是的本性,時間久了,便由剛開始的謹小慎微逐漸轉變為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講吃講穿講享受,貪享地位之福;甚至要與神平起平坐,最後,終於被打發回家了。這之後我才有所醒悟,才知道「地位」讓我放棄了神、放棄了真理;「地位」讓我搞起了獨立王國;「地位」讓我成了敵基督;「地位」讓我走上了死亡之路,才發現此時的我已偏離正道好遠好遠,已墮落得太深。

回顧我的下滑是從福音工作稍有點果效開始的。當時我認為自己也有兩下子了,開始誇誇其談、沾沾自喜起來,對自己工作範圍內的人經常是帶著口氣說話。後來和我一起配搭的姊妹給我提缺欠,說我說話帶著一種狂妄的性情。我只是表面接受,但心裡並不服,最後還是繞著彎想方設法把對方提的缺欠給駁回去。在這以後的日子裡,我開始為自己的地位說話,心裡從不因著未滿足神而難受,倒經常因著別人對自己不服而苦惱。漸漸地我的心麻木了,沒有知覺了。就在我在錯誤的道路上追求還毫無察覺時,帶領給我來了一個條,內容寫道:「某某,你現在學會當官了,說話的腔調也變了,跟世上當官的差不多了,你也快被淘汰了。」什麼?這麼說不意味著我要失去前途命運嗎?看完這話我陷入了痛苦的煎熬之中,但我卻沒往本性上去省察,沒有從中領會神的良苦用心,更沒有意識到這樣下去的後果。後來,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臨到了我,此情此境中我感到自己已徹底陷入了絕境,心亂如麻,生怕失去本分,又怕被淘汰沒有前途,又怕被打發回家……我的裡面滿了對神的奢侈要求。我雖然發現自己太在乎「地位」了,但我的全人都在撒但的控制中已無法自拔了,竟仍憑著「帶領」這個地位來支配弟兄姊妹為自己做事,讓他們幫助找大夫,要想方設法趕快把病拿掉。心裡還一直受一個意念支配:我不能沒有地位,我不能失去本分。我開始享受特殊待遇,吃好的營養品,弟兄姊妹送好吃的也照單全收,還荒唐地認為:我不是為了享受,我是為了把病治好,不耽誤工作,這也不算過分……結果,病不但沒治好反而還更厲害了。

後來根據我的情形,帶領讓我回家反省,說我的病是思想問題。

當我聽說讓我「回家反省」這個消息時,真覺如五雷轟頂一般,我雙腿發軟站都站不起來了,幾乎連喘氣的力氣都沒有了。我想:完了,這麼多年的追求不是白費了嗎?還有什麼前途了?這以後可怎麼活……

回家之後,我整天失魂落魄,以前的心志、誓言都沒有了,看看自己的年齡,再看看自己的家已不比當年:姐妹兄弟都已結婚了,我成了一個多餘的讓人無法理解的怪人。此時,我覺得自己淒涼無助到了一個地步,於是我整天活在埋怨、失望、控告裡,沒有一絲安慰。雖有時也回憶以往聖靈作工的甘甜,回憶經歷神作工的幸福時刻,可越想越苦,越想越遺憾。這時就會痛哭一場,自問:難道我信神的路就這樣劃個句號?就這樣冤屈著死去嗎?不能啊!我感到痛苦得簡直生不如死。我跪下來痛哭流淚,大聲向神呼求、禱告:「神啊!離開了你我覺得每一分鐘都那麼的難熬,我已深深地感受到我需要的是你,不是肉體的吃、穿、地位、享受……這些東西只會給我帶來痛苦與刑罰,是精神的折磨,是良心的控告、譴責與不安。神啊!我恨惡厭憎自己沒有珍惜你賜給我的成全機會,我真的不想離開你呀!神啊!我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啊?我該怎麼辦呀?求你指給我當行的路,在這種環境中我怎樣行能合你心意呢?」我的心在哀哭,我的全身在顫抖,懊悔、虧欠、自責的淚水交織在一起,此時我體嘗到一個被神征服之人觸犯神性情之後被神離棄的滋味!就在我不斷的呼求、懊悔中我感覺到神在漸漸向我回轉,神開啟我:「假如再讓你經歷類似效力者的試煉你會怎樣?無論什麼時候都得一心一意地跟著……追求性情變化一直到全宇的工作結束。」我又想起神的話裡說過:「不管你身不由己也好,或悖逆本性出來也好,記住:事後趕緊醒悟!往上夠,不管出現什麼情況都往上夠。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在神娓娓的話語面前,我心漸漸得到復甦,我看到了希望,明白了神的心意,對前方該走的路不再迷茫。神是希望我在此時做一個忠實的跟隨者,能夠腳踏實地地追求性情變化,從今以後能夠站在一個受造之物的地位上來走自己還未走完的路,別再對神要求什麼。這時我又想到效力者的試煉後神說過的話,大意是:其實人若真願意做一個受造之物就沒有那麼痛苦了……是啊,我的苦是來源於我的敗壞,按神的本意不願讓人受這麼多苦,只是我不想做受造之物,總想避開真理走自己的路,總想當神,讓人把自己當神一樣對待,那能不多受苦嗎?我此時體嘗到神話語的威力——能讓我死而復活,能讓我衝破一切死亡的勢力。現在我心裡的難處都被神的話解開了,猶如久旱逢甘霖,一切都是那麼新鮮、那麼釋放、那麼美好。是啊!神,我本是你所造的受造之物,我是你所造的就當歸給你,就當敬拜你,這是我的職責與義務,我不該再對你有一點要求,我只該在你的公義性情面前順服下來。你讓我回家反省是你對我極大的愛、極大的保守,我遭受病痛的折磨是因我的悖逆,是因我觸犯了你的性情,按我的所作所為早該被你咒詛,今天你讓我活著,這本身就是你的恩典。

這次的經歷在我心靈深處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使我終生都無法忘懷。每當回想起自己被擊打的那一幕幕都讓我深受警戒與激勵,我不願再觸犯神讓神傷心,沒有神對我的寬容與忍耐就沒有我今天的這口氣息!神啊!感謝你!在你的作工中我曾享受過你作工的甘甜與幸福,也嘗到了你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更嘗到了浪子回頭重新回到你懷抱的溫暖,因著你的作為我怎能不發出內心深處的讚美呢!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