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97 神的責打止住了我作惡的腳步

雲南省曲靖市 周霞

前段時間,我在一處教會調整教會帶領,在聚會中,我很快就瞄上了原教會帶領的妻子,因為聽她交通比較積極,而且她還檢舉揭發了她的丈夫,我感覺她挺追求,也有正義感,比較適合做教會帶領。第二天,弟兄姊妹投票選舉,結果選出來的正是我看中的這個姊妹,我便以為這是聖靈的意思,接下來我隨便了解一下這個姊妹的個人情況,就確定讓她做教會帶領了。

下午,我們準備去另一處教會,新選上的這個帶領怕我們迷路,就說送我們一程。走在路上我問她:「弟兄姊妹選你做教會帶領,你是怎麼想的?」她說:「我願意配合這個工作,願意順服教會的安排。」沉默了一會兒,她問我:「去年的時候,我耳邊經常能聽見趕街的嘈雜聲,還能聽見有人連連叫我的名字,回過頭看根本沒有人叫我,這是不是邪靈作工呀?」我驚呆了:怎麼會這樣?竟然把有邪靈作工的人給選上了,這些她昨天怎麼不跟我們說呢?我用智慧安慰她說:「這不是邪靈作工,是你的情形不好召來的邪靈攪擾,你好好幹工作吧!」她聽後鬆了一口氣。此時我尋思著,要是我們立即返回去重選,肯定會被弟兄姊妹小看。乾脆不管了,就讓她幹著吧。但是聖靈在我裡面責備:你這不是太自私卑鄙了嗎?為了自己的名利、地位,明知不合用也不給換下來,剛撤換了一個「七種人」之一,又換上一個「七種人」之一,這可是觸犯神性情的事!但麻木剛硬的我無視聖靈的責備,拿定主意:還是先讓這個姊妹幹一個星期,等我把另一處教會的帶領選好了,再返回去調整,這樣也好給她一個台階下。

沒想到在路上,我越走越沒勁,渾身軟弱無力,嗓子發乾,鼻子也不舒服。我意識到這可能是神的刑罰、管教臨到了我,但我還是一意孤行,按著自己的計劃行事。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我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後來我的咽喉、肺部嚴重感染、發炎,疼得我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吃藥也無濟於事。萬般無奈,我只好回到神前禱告認罪:「神哪!我把你的選民交給了有邪靈作工的人去帶領,觸犯了你的性情,我太自私、卑鄙,沒有一點人性!今天你刑罰我、管教我,這是我罪有應得,我甘願接受。神啊!我向你保證,明天我一定返回那處教會,把那個姊妹撤換下來,如果我違背誓言欺騙你,願你咒詛我!」當我們返回去時,發現那個新選上的教會帶領表情呆呆的,很不正常,而且她這幾天也沒下小組。我們趕緊把弟兄姊妹召集到一起重新交通了選拔教會帶領的原則,經過大家的禱告、配合,終於選出了基本符合三條標準的教會帶領,這時,我的病也好了一大半。

通過這次配合調整工作,我對自己的撒但本性才有所認識。明明工作安排上說:「……在選拔、設立一個帶領之前,得經過多方面了解,必須得有知情人提供證據、資料,必須得有上下級帶領與同工的證實資料,然後綜合分析、權衡利弊,若能確定此人確實合乎三條標準,才能正式設立。」可我就是不從多方面作細緻的調察來確定那個姊妹是否合乎選拔帶領的三條標準,更沒有詳細了解她的背景,看她是否屬於該清除、撤換的「七種人」,僅僅憑著自己的眼光和感覺,看好她的一時表現,就認為她是合適的人選,弟兄姊妹也投票選舉了她,我便確定這是聖靈的意思,未加考慮就設立其做帶領。直到聖靈將此人顯明,我才看清自己選錯了人,可我非但不及時扭轉,竟然為了自己的虛榮臉面,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形象,為了讓新選的教會帶領能有台階下,置聖靈的責備於不顧,硬著頸項我行我素、任意行事,不願順服神,以致神的管教臨到。我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寧肯犧牲弟兄姊妹的利益;為了殉私情維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寧願拿教會利益做交易;寧肯充當撒但的幫凶,做拆毀打岔教會工作的事,我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撒但的後裔,是個不要命的狂徒,悖逆抵擋神到極點!若不是神嚴厲的責打管教臨到我,使我的病痛加重,我根本不會向神回轉,那樣,教會幾十個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會受到嚴重攔阻,甚至會受到邪靈作工的迷惑,後果將不堪設想!

感謝神對我的管教、刑罰,使我從中看見神的性情不容觸犯,豈能容許人拿神選民的生命當兒戲。若有人故意與神對著幹,神的怒氣是不會放過人的;同時我也體嘗到了神的無限寬容與憐憫,儘管我這樣抵擋神,神並沒有按我的所行將我擊殺,只是以管教的方式讓我回頭,神的的確確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感謝神給我悔過的機會,以後我一定慎重對待教會的託付,嚴格按照教會的工作安排和各方面原則去做好各項工作,再也不敢大大乎乎、任意妄為了,如果我再違背原則真理行事,願神的懲罰臨到!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