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89 經歷婚姻破裂的試煉使我認識了自己

上海市 楊月

以往我認為自己能撇下家庭在教會盡本分,風風火火地跑,又能給弟兄姊妹交通、講道就是有實際了,也不會再背叛神了,為此常常活在自我欣賞的情形裡,瞧不起那些受家庭、情感轄制的弟兄姊妹,認為他們沒出息,若是我臨到這些事才不會受轄制,更不會背叛神。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家庭變故卻將我的悖逆與背叛顯明得淋漓盡致,這才讓我看清了自己的真實身量。

一天早上,我正準備和往常一樣出去盡本分,丈夫問我能不能去店裡幫忙,說他自己忙不過來。我雖然沒答應,但在聚會時心怎麼也安靜不下來,總擔心他一個人忙不過來而累著。這個不對的情形一直沒注意去扭轉,後來,我不知不覺越來越陷入情感的試探裡,總想著如何把家庭維護好,怎麼體貼丈夫,而對教會的託付卻越來越沒有負擔,對教會弟兄姊妹的情形也不管不問,聚會常常不準時,甚至有的聚會乾脆就不去了……但就是這樣丈夫還不滿意,有一次居然說出「你再出去就離婚」的話,面對丈夫的得寸進尺,我仍執迷不悟,為了挽回丈夫的心,為了家庭的和睦、完整,我徹底放棄了本分,整天待在家裡精心地照料著這個家。可沒想到的是,丈夫不但沒因著我的「改變」而笑臉相迎,反而更加堅決要和我離婚。為此我對神滿了怨言:神啊,我信你幾年沒間斷過盡本分,就是沒有功勞也有些苦勞,你怎麼不保守我有個完滿的家庭呢?為什麼讓這事臨到我呢?後來,我開始自暴自棄,也不看神話,也不禱告了,陷在痛苦中難以自拔。丈夫也變本加厲,天天逼著我跟他離婚,我想到自己一再地忍讓,一再地挽回卻於事無補,終於感到心力交瘁,一氣之下和他離了婚。

離婚後,以往盡本分的情景經常浮現在眼前。想到前不久有好多弟兄姊妹都遇到這樣的事,當時我還很高調地去跟他們交通,自信地認為若是自己臨到肯定不會背叛神,卻沒想到轉眼間竟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悖逆者。以往我以為自己已經有身量,有實際了,現在看看我的「身量、實際」在哪裡呢?我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神話,看到神說:「你到底有多大身量,就看你愛神的心有多大,看你在試煉臨到時能否站立得住,有環境臨到,你是否軟弱……你還能不能站住立場,事實臨到時就看出你愛神的心到底如何。……你信神這麼長時間,到今天神已給你斷絕了一切後路,說實在話,你是被迫走到正路上的,是神嚴厲的審判、是神極大的拯救帶你走上正道的。」神話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使我現在才看明白人能一時的撇棄、花費都是聖靈在人身上作工達到的果效,並不代表人的真實身量,人沒有一點可誇的成分。人有無實際是根據人在苦難試煉中能否站住見證滿足神說的,而我在面對魔鬼丈夫的試探、阻撓時,絲毫不尋求神心意,不尋求真理滿足神,甚至裡面有聖靈的責備與良心的控告時也不願回轉,在丈夫與神之間我毫不遲疑地選擇了丈夫,在家庭與本分之間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維護家庭、放棄本分。這不是嚴重的背叛嗎?這不是沒站住見證嗎?當家庭維護不成時,我不但不反省自己,反而以以往的付出、花費為資本與神算帳、講理,還埋怨神不保守自己的家庭,之後更加遠離神。我是多麼的自私卑鄙、沒有良心,哪有一點實際身量?哪有一點對神的愛?回想自己以往所交通的與今天所流露的,我無地自容,感到自己真不配活在神面前。教會的託付是人最神聖的職責,比人的性命還重要,可我卻站在了撒但的一邊,只顧維護肉體利益,置教會的利益於不顧,我的所作所為太令神厭憎了,太讓神痛心了!今天遭到丈夫的背叛實在是我罪有應得,是我該得的報應,也是神公義性情的顯明!但是,神在向我發怒的同時卻仍然在拯救我,仍然在愛著我。神太了解我了,知道我愚昧瞎眼,選擇不清什麼是自己該走的人生正路,而去追求那一文錢不值的家庭和肉體享受,這些東西正是我追求真理、追求愛神的攔路虎,是能徹底斷送我的反面事物,也正是神所恨惡的,所以神挪去了我的丈夫,斷絕了我的後路,迫使我回到神前,死心踏地地跟隨神。此時,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在這看似不留情面的刑罰、責打中包含著神的愛和拯救,正是對我極大的保守和看顧,是神的愛手緊緊地拉著我,把我往正道上帶。否則,我必定會在撒但的網羅裡愈陷愈深,最終被牠完全吞吃。正如一首詩歌裡唱到的:「神的刑罰包含著神的多少愛,愛裡有神的忿怒,忿怒裡有公義。」想到這些,我又慶幸又後怕,神沒有按我的過犯來懲罰我,而是憐憫我、拯救我,又給了我重生的機會,我心裡對神真是有說不出的感激與讚美。

這次的試煉成了我痛苦的回憶,因我撂挑子背叛神,留下了洗不清的污點與對神的虧欠。但也是藉著這樣痛苦的試煉使我看清了自己的貧窮可憐、赤身露體,背叛神的本性根深蒂固,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發作。事實的顯明也讓我明白了會說會講並不代表有實際,人的身量如何不是憑空說的,關鍵要看人在試煉臨到時能否站立住,能否有憑神話活著的實際。我願重新起步,不再追求肉體得福、家庭和睦,只願珍惜神給我的機會,做一個追求真理的人,作好見證還報神愛。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