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81 我體會到做誠實人真不容易

安徽省亳州市 陳默

每次看到神話「有許多人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說誠實話辦誠實事」我就想:誰這麼傻,寧願下地獄也不願說誠實話、辦誠實事呢?說誠實話真有那麼難嗎?我有什麼敗壞流露可都能在弟兄姊妹面前敞開亮相,並不感覺費勁。因此,我對神說的這句話總是不能接受。後來藉著事實顯明,我才看到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要做真正的誠實人確實不是容易的事。

一天,接待家庭的姊妹說一個姊妹不太追求,並且還常做一些邪惡的夢,不知這屬於什麼問題?當時與我配搭的姊妹說:她若是經常做夢都是跟別人搞淫亂,這屬於邪靈作工(後來才知這種說法並不準確)。姊妹的話讓我猛然一驚,想起自己以前也曾有一段時間有過那種「經歷」,雖然不像那個姊妹在夢中跟什麼人都亂搞,但我怕自己的情形也屬於邪靈作工的一種表現。接下來的幾天,我滿腦子想的都是這件事,同時心裡也在爭戰:這件事我到底是敞開還是不敞開呢?若我敞開了,臉面掛不住是次要的,關鍵是這事直接涉及到我的前途命運,因為上面的工作安排《在災難、試煉中開除人的原則》上說的很清楚:「因神的作工進入最後顯明人淘汰人的階段,各種惡人與所有不可挽救的人已經效完力……對各種惡人與不可挽救的人,必須採取隔離、開除。……所有被鬼縛的、常有邪靈作工(包括同性戀)的人,不論他們以往是哪一級的帶領工人,或有什麼地位、名望,因他們是神的仇敵,也是神選民的仇敵。這些人早已被神恨惡咒詛,必須開除,以絕後患!」因此,我心裡就像壓了塊大石頭一樣透不過氣來,整天心神不寧、寢食難安,一想到現在已進入患難時期,是各從其類的時候,我就擔心、害怕:我會不會是工作安排上說的「已經效完力的」,屬於該被隔離、開除的對象。不然,以往怎麼沒顯明,今天卻藉著姊妹所談之事讓我想起自己早已忘記的往事呢?思來想去,我決定還是不敞開算了,反正也沒有人知道我的事。

可當我這樣想的時候,一段神話浮現在腦海中:「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啟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祕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說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的人。」我痛苦到了極點,猶如面臨生死抉擇,不知如何是好。不得已,我俯伏神前向神呼求:全能神啊!臨到這事我相信有你的美意,都是你為成全我做一個誠實的人而擺設的,我願意做誠實人,但因我被撒但敗壞太深,身量太小,總受前途命運的轄制與捆綁不能單純敞開。神啊!求你幫助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勇氣把自己的隱私敞開亮相,哪怕真的失去前途,我也要做個誠實人滿足你。可當見到抓工作的姊妹時,我的嘴巴卻像被貼了封條一樣,就是張不開口,姊妹走後,我後悔不已,一個勁地恨自己,為什麼說一句真話就這麼難?

於是,我有意識地找誠實人方面的神話吃喝,我看到神話說:「有許多人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說誠實話辦誠實事,這就難怪我對這些並不誠實的人另作處置了。當然,我很了解你們做誠實人的難度有多大。因為你們都很乖巧,都很擅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樣我的工作就簡單多了,因為你們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將你們一個一個都放在災難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訓』……」神威嚴的審判之語猶如利劍刺心一樣讓我難受,讓我羞愧難當,又讓我感到恐懼戰兢。神是聖潔公義、鑒察人心肺腑的獨一真神,神有信實的實質,神喜歡的是誠實人,拯救、成全的也是誠實人,而詭詐人則屬於魔鬼,是神所恨惡、咒詛的,即使我不說出來,神對我暗中的隱情不也鑒察得一清二楚嗎?在公義全能的神面前,我怎能矇混過關。神說過他是不會把一個屬撒但的詭詐人帶入他的國中的,那到最終我不還得被顯明出來,那時我只能接受神公義的懲罰。想到這,我再次仆倒神前:神啊!感謝你的顯明,讓我認識到你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我就是你所說的「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說誠實話」的人,因我在涉及自身利益時就不願做誠實人。現在,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我的心已完全被撒但掌管、控制,想做誠實人說句實話都難上加難,我太詭詐了!神啊!你要求我做誠實人,是為了拯救我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但我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站在不義之人的角度上猜疑你,生怕把自己的隱私說出來你會因此定我的罪將我淘汰,我真是自私、詭詐到了極點。神啊!現在我已認識到自己的敗壞,也明白了你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我願背叛自己,若我的問題真屬於邪靈作工,被開除出教會,我也決不後悔,能做你公義性情的襯托物,也是你對我的高抬,能為你效力更是我莫大的福氣。神哪!願你再次加給我力量,使我能實行做誠實人,我若再隱瞞實情不敞開,願你的公義性情臨到我,讓我遭受你的懲罰與咒詛。當我禱告立下心志後,在神的帶領下我終於衝破了臉面和前途命運的捆綁,原原本本地敞開了自己的「祕密」。亮相時我的臉上雖然燥熱,心裡也痛苦難受,但敞開後好像心裡壓著的一塊大石頭落地了一樣,裡面感到輕鬆釋放了許多,值得慶幸的是通過與姊妹一起尋求、交通也明白了我的那種「經歷」原來並不屬於邪靈作工……

經歷過後我才看到,做誠實人從外表看好像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對於敗壞至深的人來說,卻並不容易,甚至比登天還難。我自認為能說兩句實話,能敞開一些敗壞就是誠實人了,其實這離誠實人的標準相差太遠了,根本不涉及做誠實人的實質。雖然在不涉及切身利益的雞毛蒜皮的小事上能敞開,但如果涉及到臉面、前途命運,我是「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說出來」,就是平時能說一些所謂的「誠實話」也摻雜著自己的存心目的:為了讓人認可我是一個肯實行真理、認識自己、單純敞開的人。現在我看到只有在神話裡明白神的要求、神的心意,才能看清詭詐本性的醜陋與卑鄙,認識到不做誠實人的嚴重後果,達到恨惡自己,才能在真理與肉體利益的抉擇中背叛自己做誠實人。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